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 下毒的真相(十二)
    众人听罢开始顺着杨怀仁的思路重新思考了一遍,纷纷露出惊恐的表情。

    史孝忠反应最快,他问道,“照驸马的判断,酒中的毒是在酒从酒壶倒进了酒杯中之后才下进去的,对吗?”

    杨怀仁点点头。

    史孝忠惶恐地看着杨怀仁,“驸马,你这不是承认了你自己给陛下下了毒吗?”

    萧撒弼忽然哈哈大笑,“驸马,你果然疯了,如果事实是你说的那样,那么你是不是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陛下的第二杯酒,可是你和公主敬给陛下的!”

    “慢着!”

    杨怀仁笑道,“大家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酒,的确是我和公主一起敬给陛下喝的,也确实只经过了我们三个人的手。

    陛下不可能给自己下毒,我和公主,更没有给陛下下毒。”

    萧撒弼怒道,“你说来说去,还是前后矛盾,你说酒中的毒是酒从酒壶里倒到酒杯里之后才下的,可你也说了,陛下不可能下毒害自己,那么只剩下你和公主了。

    现在你又说毒不是你下的,怎么,大白天的还闹了鬼了是咋的?哈哈……”

    杨怀仁义正言辞道,“萧撒弼,你这人就是性子太急,说了很多次听我把话说完,你听不懂吗?

    大家再想一想,下毒就一定要当场下吗?为什么不能提前下?”

    耶律和鲁斡不敢相信他从杨怀仁嘴里听到了什么,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问道,“驸马,本王还是没听懂,你先说酒是从酒壶里倒出来之后才被下了毒的,好吧,你刚才亲自喝过了酒壶中的酒,现在依然没事,证明了你的说法。

    接着你转头又说酒中的毒不是当场下的,是事先就下了的,这又让我们如何明白?

    酒从酒壶里被倒出来,然后到被陛下喝到肚子里,就那么一会儿的工夫,酒中的毒是如何被下进去的?”

    “王爷,”杨怀仁指了指桌上,“毒,并不是下在酒里的。”

    众人顺着这他的手指指向的方向,看到的是一个倒在了桌上的银质的酒碗。

    史孝忠恍然大悟道,“这不是陛下刚才喝第二杯酒的时候,所用的那只酒碗吗?驸马的意思是……毒并没有下在酒里,而是下在了酒碗中的?!”

    众人哗然,接着议论纷纷。

    如果毒是被下在酒碗中的话,那么杨怀仁的各种说法联系起来,忽然间变得合理了。

    那只酒碗,是和两壶美酒一通被端上来的,也就是说,这一只酒碗并不是先前耶律洪基饮酒所用的酒碗。

    那么有人事先偷偷的在酒碗中抹了一层看不出来的毒液,也就合情合理了。

    杨怀仁小心的拿起那只酒碗来,对众人说道,“大家回忆一下,刚才史大人用羊来试毒,还有我喝的酒壶中的酒,都是直接从酒壶里倒出来的,所以喝了酒壶中的酒之后,羊没有事,我也没有事,便说明了酒壶中的酒,是没毒的。

    刚才那些被暴打了的内侍,也就是清白的了,这件事和他们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被冤枉了。”

    那些被打了的内侍听杨怀仁这么说,忽然间热泪盈眶,本来以为下毒事件不论是个什么结果,他们都逃脱不了被连带处死的命运。

    但如今杨怀仁忽然帮他们开脱,还用有力的推论证明了他们的清白,他们怎么能不感恩戴德?

    杨怀仁又指着银质酒碗上的特殊的花纹说道,“大家请看,这只酒碗,和平常的酒碗不同。”

    鬼姐站出来说道,“对,这两只银质的酒碗,上边刻的是连理枝和鸳鸯戏水的花纹,这不是平常的两只银碗,而是专门用来给我和驸马成亲时用的喜碗。”

    杨怀仁继续道,“公主说的没错。下毒者便是早就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根本不用去找出今日内侍们会搬出哪一坛北山羊羔酿来给陛下饮用,只需要在我们给陛下敬酒所用的特殊的银碗中动手脚便可以了。

    大家再回忆一下,公主之前说过,昨夜他看到一个神秘人偷偷潜入了膳房的帐篷,起先大家都会想,这个神秘人是不是就是那个在酒坛中下毒的人。

    现在看来,我们之前的想法是错的,且先不管神秘人的身份如何,他半夜潜入膳房的帐篷,并不是要在酒里下毒,他也知道他不可能撞运气。

    而是他早知道这两个特制的银质酒碗是今日用来行礼之后,我们给陛下敬酒时所用的,他只要实现在某一只银碗之中下毒,便可以了。

    也许是因为他所使用的毒药非常的特别,只需要把毒药稀释成液体,然后涂抹在酒碗里,等毒液中的水分渐渐蒸发之后,毒液中的毒素却附着在了银碗上。

    这种毒药无色无味,被涂抹在银碗之上非常难以被人察觉,而今天我们用这只银碗来给陛下敬酒的时候,把酒壶中的酒倒进了银碗中,毒药也跟着溶解进了酒里。

    也就是说,毒药,是在银碗被倒进了酒的时候,才被下在了酒中的,但毒药却不能说是在那时候被下的,而是早在昨夜,就已经被下好了。”

    众人细想之下,果然觉得杨怀仁这次的推理非常值得相信,也觉得也许这就是耶律洪基被下毒的真相。

    萧撒弼笑道,“驸马,也许你的推断是对的,可这跟本王又有什么关系?”

    耶律延禧怒道,“萧撒弼,你还在狡辩?”

    杨怀仁拦住他,对萧撒弼道,“光凭就被中下毒这一点,的确不能说毒是你,或者是你派人下的。

    但是,如果公主没有看错,昨夜那个人就是大家心目中早已经死了多年的萧达勒徽的话,你就有最大的嫌疑了,难道你觉得不是吗?”

    萧撒弼大笑道,“你们两口子是商量好了要把这个黑锅扣在本王头上了吧?萧达勒徽死了十多年了,尸首也是诸位朝中老臣见证过了的,你们两口子非要在今天拿出来说事,难道不可笑吗?

    本王再重复一次,萧达勒徽跳崖之时,不光是本王一人亲眼所见,很多同去追捕他的禁军将士也看见了,难道好几百人,同时撒谎不成?”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