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下毒的真相(十八)
    正在这时,营地外远远的传来一阵马蹄声,听上去好似千军万马呼啸着冲杀过来一般。

    萧撒弼狂笑道,“哈哈,大军已至,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管是谁,只要拥立本王登基大宝,本王一定保他全家荣华富贵。

    要不然么,哈哈,今天就送你们去给耶律洪基陪葬!”

    史孝忠见大军的马蹄之声来自北方,猜想一定是萧撒弼的小鹰军已经杀至营地北面,尽管还有宿卫禁军在营地外把守,但终究敌众我寡,宿卫军能抵挡片刻,却阻拦不了数万的小鹰军杀进营地里来。

    他忽然仰天长叹一声,随即转向了金帐的方向跪下去连叩了三个头,“陛下,老臣来陪你了。”

    说罢史孝忠便抓起一把吃饭切肉用的餐刀,抬手划向了自己的脖颈。

    杨怀仁以前倒是听说过有这样的忠贞之臣,但亲眼见到的那一刻,心中那种感动还是震撼到了他的内心。

    尽管史孝忠是个辽国的汉人大臣,但杨怀仁还是不忍眼看着史孝忠这么一位忠臣就这么自杀殒没,史孝忠举刀的那刹那,杨怀仁也不知身上哪里来的能量,竟如燕子窜过了水面一般,一个飞身冲了上去。

    眼见餐刀的刀刃贴上了史孝忠脖子,杨怀仁猛然击打老头的手腕,老头吃不住痛,手上抓握不住,松开了餐刀,任由它掉落在地上。

    杨怀仁把史孝忠扶了起来,“事情还没有明了之前,老大人万不可轻生啊!”

    史孝忠哭丧着脸,“萧撒弼大军杀至,老夫杀身成仁,还能博得一个身后的美名,驸马何苦要阻拦老夫呢?

    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如今耶律氏皇族大势已去,萧撒弼弑君夺位已成定局,老夫若苟活于世,如何对得起先皇知遇之恩?”

    杨怀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史孝忠不解,问道,“驸马笑是何意?”

    杨怀仁心说史孝忠是忠臣不假,只是老头做人有点迂腐,又不好把这话说给他听,只得劝慰道,“我只是觉得,还不到非死不可的时候。”

    老头楞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表示对杨怀仁的乐观很不理解。

    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接着是一阵喊杀之声,应该是守卫营地北门的宿卫军和萧撒弼的小鹰军交上手了。

    众臣这会儿也顾不上别人了,要么开始向萧撒弼投诚,要么开始准备逃跑。

    萧撒弼忽然狂笑起来,“大辽的天下,终于是我萧撒弼的了!”

    他身后的萧达布合和众随从也忽然朝他跪地叩首,嘴中大喊“恭喜陛下”之类的谄媚之辞。

    这让萧撒弼更爽了,他抬头望着苍天,极力张开双臂,呼吸着最狂放的空气,拥抱着最高的权力,好似整个世界都跪伏在了他的脚下一般。

    耶律延禧忽然回过神来,坐在地上抬头看了看犹在享受这一刻疯狂的萧撒弼,会偷偷看看乱作一团的众人,他的随从早已经四散奔逃离他而去,忽然间他整个人都垮掉了一般。

    萧撒弼低头看见黯然神伤的耶律延禧,鄙夷道,“皇太孙,你不是要杀了朕吗?来啊,怎么,没胆子了吗?

    别说朕残忍,只要你俯首称臣,对朕行三拜九叩之礼,朕不是不可以网开一面,说不定会给你六尺之地,让你能安然度过余生。

    如果你不肯嘛,哈哈,等朕的大军杀进来,朕便命他们将你碎尸万段!”

    耶律延禧吓得面无血色,整个人都害怕的颤抖了起来,嘴巴哆哆嗦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萧撒弼调戏似的又问了一句,“怎么,你不肯吗?”

    耶律延禧慌张地翻身跪地,狼狈的向前爬了几步,把头叩了下去,结结巴巴求饶道,“陛……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哈哈哈哈……”

    萧撒弼大笑,指着跪在他脚下的耶律延禧对慌乱不已的群臣说道,“诸位看见没有,这就是耶律洪基这个老糊涂要扶植的皇太孙,**的整个就一个大废物!

    希望你们认清现实,顺应天意,只有我萧撒弼登基为帝,统治大辽江山,才是对大辽,也是对诸位最好的结果!”

    众人无奈地看着犹在叩拜的耶律延禧,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已经崩盘,不断的有人愣在原地,然后缓缓地低下了头,屈膝面相萧撒弼跪了下去。

    萧撒弼狂笑不止,忽然转头对杨怀仁这边说道,“怎么,你们还要死扛到底吗?最后的机会,如果你们现在跪地求饶,朕还可以既往不咎,放你们一条生路!”

    杨怀仁也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厉色道,“装逼遭雷劈,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萧撒弼没听明白,但知道杨怀仁这句话表明他根本就不怕他,于是阴着眼威胁道,“那就别怪朕无情了。”

    他对身后侍卫大喝一声,“来人啊,给朕把杨怀仁和耶律跋窝台等人拿下,今日朕登基大宝,就用这几个不开眼的的人头来祭天!”

    可他话一说完,却不见有人动弹,萧撒弼一时之间不知发生了什么,扭头斥道,“为何听了朕的旨意,你们还不速速动手?!”

    萧达布合慌张地指了指北面,示意萧撒弼赶紧去看。

    萧撒弼心中疑惑,再回身看向了北面。这一看不要紧,他整个人立即要原地爆炸了一般,天灵盖差点从脑袋瓜子上弹飞出去。

    远远望去,北面的兵马已经冲入了营地,向广场冲奔过来。但……排头的几个骑士手中所挥舞的,并不是小鹰军的旗帜,而是南院精锐狼军的大旗!

    这**怎么回事?!

    萧撒弼心中大骂,也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前他计划周详,早已暗中通知了麾下小鹰军将领,昨夜便动身,一半人马截住大鹰军来营地救援的道路,另一半人马则偷偷向捺钵节营地的方向进军,然后悄无声息的躲藏在营地东北方向二十里外的一片密林当中。

    等萧撒弼这边成事之后,便以号角为令,命事先藏匿的人马立即杀至营地,挟持朝中众臣,威逼利诱他们拥护萧撒弼继位为帝。

    但萧撒弼万万没想到,来的怎么是耶律跋窝台的狼军?!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