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2章 下毒的真相(二十三)
    金帐中的宿卫将军一直在观察帐外的情况,见耶律跋窝台的狼军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平定了萧撒弼的造反,这才放下心来。

    他手里拿着两张黄绢,是耶律洪基弥留之际留下来的遗诏,其中一张,是要把皇帝之位传给耶律延禧的圣旨,而另一张,则是赐封杨怀仁为南方王的旨意。

    宿卫将军走出金帐,却又经历了朝中众臣推选耶律跋窝台为新帝的过程,他本想站出来宣读耶律洪基的遗诏的,可这一刻里,他呆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眼前的一幕,给了他巨大的心理冲击。群臣并不是不知道先皇在位时一直都在栽培皇孙耶律延禧成为继承者,但几百个贵族和大臣,几乎同时推举了耶律跋窝台成为新帝,完全抛弃了耶律延禧。

    宿卫将军立定原地,却发现再想向前迈进一步,是那么的困难,好像双脚被钉在了地上一般。

    有些事,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不能说出口。

    耶律跋窝台再三推辞,是他真的不想成为辽国皇帝吗?答案很简单,那绝对不可能,权力对这些身居高位者的诱惑,就像是毒药,一旦中毒,便再也无法自拔。

    他推来推去,也不过是做出一番姿态罢了,换另一种角度看,便是拉拢人心。

    宿卫将军回想了一遍耶律跋窝台和先帝曾经谋划的事情,目的是达到了,但结果却是耶律洪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让他不得不去想,萧撒弼设计谋反,耶律洪基设计了计中计意图除掉萧撒弼这个眼中钉,那有没有可能,耶律跋窝台设计了一条更精妙的计中计中计,既除掉了萧撒弼,同时毒害了耶律洪基,而让他顺理成章的继位为帝呢?

    宿卫将军越是这么想,他越是感到头皮发麻,恐惧的感觉好像一堆毒虫蛇蚁在阴暗里慢慢爬上了他的心脏。

    下意识的,他竟然看向了杨怀仁!

    他发现杨怀仁也在对耶律跋窝台说着恭喜的话,可表情上,却又隐隐有一些言不由衷,特别是从他眼神的那一丝狡黠里,似乎还有一些难言的诡异。

    也许杨怀仁和他一样,也想到了这一点,只不过,眼前的形势,不允许他把真相说出来,那相当于自寻死路。

    宿卫将军心中苦笑,这也许就是杨怀仁这一刻能做出来的唯一的选择吧。

    笑完了别人,他又开始笑自己,杨怀仁没有选择,他有吗?他连想都没有去想,便微微摇了摇头,这种问题还用想吗?太可笑了。

    作为宿卫将军,他的使命便是忠于皇帝,保护皇帝。

    原来的皇帝被毒杀身亡,阴暗的金帐里的尸体已经开始渐渐变冷,新的皇帝在帐外的灿烂阳光之下,接受者百官的朝拜。

    或许光明和阴暗的分别,本就没有那么清晰。

    如果单单是从使命的角度讲,他应该带领他的属下忠于先帝,待颁布完了先帝的遗诏,他便可继续他的使命,忠于新帝。

    但眼前的情况,忠于先帝,便无法忠于新帝,忠于新帝,便辜负了先帝,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困难的问题?

    他手里握着的两张圣旨,不知为何开始变得发烫,宿卫将军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手心里传来了阵阵的灼烧之感,而且那种灼痛的感觉,顺着手腕往上爬,最后来到了心脏。

    他自嘲道,原来文人们口中所说的什么烫手的山药,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耶律洪基的遗诏,到底念还是不念?

    宿卫将军似乎没有了选择。他想起了他的家庭,上了年纪的父母,刚刚学会了走路的孩子,还有温柔贤惠的妻子。

    还有如今就在他身后守卫在金帐周围的那些宿卫军将士们,他不得不去考虑他们的未来,这一刻,他感觉肩上的压力好大,好像一座山,重重压了下来。

    宿卫将军低头看着手里的两道圣旨,如果第一道成立,似乎第二道才能成立,这是杨怀仁答应过耶律洪基的。

    但现在什么都变了,第一道已经完全不可能成立,那么第二道,他又应该如何处理呢?

    他再次看向了杨怀仁,忽然觉得也许杨怀仁的做法,也许对他来说时候指引意义的。

    他的确要旅行他作为一名宿卫军的使命和职责,但同时,他也要顾及他的家人和手下的将士们的安危,逆势而行,对他没有半点好处。

    他最后转头看向了金帐,脸上充满了愧疚之色,微微张口,喃喃道,“陛下,请你不要怪我,我真的没有选择。”

    说罢宿卫将军大步走向了人群里,高高的把手中两道圣旨举起来大喊一声,“诸位王公和大人,末将这里有两道陛下的遗诏在此。”

    众人这才想起耶律洪基还有遗诏来,这才又装作一副悲伤的样子,向着金帐的方向叩拜哭泣。

    宿卫将军身旁一个大臣问道,“不知陛下的遗诏里说了些什么,请将军当着众人面前公布一下吧。”

    宿卫将军并没有理他,依然高举两卷黄绢站在原地,似乎在等某个专门的人,来接这两道耶律洪基最后的圣旨。

    史孝忠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向了耶律跋窝台。耶律跋窝台会意,上前一步,恭敬地在宿卫将军面前伏下身去,“臣南院大王耶律跋窝台接旨。”

    宿卫将军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把手上的圣旨直接交到了耶律跋窝台手里,解释道,“这两道圣旨,一道是给所有人的,一道是给某一个人的,请南院大王代为颁旨吧。”

    说罢躬身推开了几步,然后跪在了地上,群臣见状也伏下身去,把脑袋深深低了下去。

    耶律延禧本来已经对自己不抱任何希望了,可耶律洪基最后的两道遗诏被拿出来之后,他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好像深不见底的深渊里,又有了一丝微微的亮光一般让他精神重新振奋起来。

    他忍不住去幻想,如果祖父的遗诏里点名了说要把辽国皇帝职位传给他的话,那群臣是不是不会违逆先帝的遗愿,重新考虑一下,把皇位让他来继承呢?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