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下毒的真相(二十六)
    鬼姐有些犹豫,关于她的事情,她愿意告诉杨怀仁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关于整个计划,她不知道能不能对杨怀仁全盘托出。

    杨怀仁也知道,如果她不想开口,他并不能把她怎么样,只好换了一种方式,“事到如今,事情已成定局,难道你觉得还有什么对我隐瞒的必要吗?

    如果你不愿意说,那我来说,如果哪里说得不对,你便开口来指正我,如何?”

    鬼姐毕竟心里对杨怀仁有些愧疚之意,便微微点了点头。

    杨怀仁深吸一口气,回忆起最初他和鬼姐相见时的画面。

    “大概应该在我成为宋使出使辽国的时候,耶律跋窝台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消息来源我也不去计较了,一个辽国的南院大王,想了解宋朝的朝廷里发生了什么事,应该不算是难事。

    所以你们对我进行了一番调查。一开始也许是对我有些防备,才来调查我的底细的,可后来调查得到了很多对你们来说有用的信息,所以你们觉得改变策略,利用我此次出使辽国的目的,来利用我。

    我在你们眼里,也许本来就是个厨子,在大宋只不过是个弄臣,凭着厨艺博得了宋朝皇帝的欢心,才得到了如今的地位和财富。

    后来你们从我参加的环州之战里,知道了我不但会做菜,更懂得下毒之道。所以利用我来给耶律洪基下毒,让你们得利,这便是你们最初的计划。

    这个计划说起来和后来萧撒弼想的毒杀耶律洪基的计划还有点相似,只不过萧撒弼没有你们这么聪明而已。

    所以为了达到目的,你们决定让你亲自来和我接触一下,为了得到我的信任,所以你的身份不能是南院大王的宝贝女儿,应该是一个让我能信任的人。

    于是你便编造了一个蓝衫军的谎言……”

    “不对。”

    鬼姐插话道,“蓝衫军,真的存在,只不过,和你理解的蓝衫军不同罢了。”

    “哦?”

    杨怀仁大吃一惊,“蓝衫军真的存在?这难道不是你编造的一个已经消亡了的抗辽组织,来博得我信任的伎俩吗?”

    鬼姐微微撇了撇嘴,“不骗你。蓝衫军真的存在。不过和你理解的那个抗辽的蓝衫军,不是一码事。

    原来的蓝衫军很多年前在朝廷的打压和追捕之下销声匿迹,到现在已经过了几十年了,至于他们还存不存在,说实话,我也说不好。

    契丹人统治燕云百余年,起先的汉人,是极不情愿的,这一点,我很理解。一个民族被另一个民族统治,被当做二等百姓来对待,不反抗才是不可能的。

    所以蓝衫军最开始的时候很得人心。只是他们在强大的契丹军队面前,还是显得太单薄了,他们反抗契丹人统治的活动,只能留在地下。

    但后来时间长了,汉人百姓和其他各族百姓一样,渐渐安定了下来,汉人在燕云的一些世家和读书人,受到了契丹朝廷的重用,给他们官当,甚至还有爵位。

    后来慢慢的,这些人的生活过的并不见得就比在汉人国家差,便接受了眼下的生活,也慢慢的不再反抗了。

    普通的百姓见那些世家和读书人都不反抗了,他们更没有反抗之心了,也许生活过的很困苦,但只要还能有一日两餐,头顶有片瓦遮头,他们也默认了这样的生活状态。

    于是蓝衫军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逐渐销声匿迹,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倒也不能说就没有人反抗契丹人的统治了,还是有很多人,很多组织,很多部族,并不甘心受到契丹人的压迫。

    耶律洪基为了进一步清楚这些反抗朝廷的势力,便想到了一个计划,命耶律跋窝台暗中成立新的蓝衫军,举着抗辽的大旗,欺骗那些有心抗辽的人加入进来,然后再对他们进行暗中杀害。

    用这样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把民间暗地里反抗朝廷的人逐渐清除掉。”

    杨怀仁又惊又怒,“耶律洪基还真不是个好东西,这么阴险的法子,他都能想出来。不过我有一点还不是很明白,既然如今的蓝衫军成了专门暗杀抗辽人士的组织,为何你还要把身上的狼头刺青烫掉呢?

    你可别说是为了骗我才烫掉的,我见过那个疤痕,应该是烫掉了有些时候了。”

    鬼姐道,“所以我说在我的身世上,我并没有骗你。或者说……不算是骗你。”

    杨怀仁听懂了她话中的含义,猜测着说道,“让我猜一下,你外祖父是契丹人,你外祖母也的确是呼伦尔雅部之人,所以你的面容上,和普通的契丹人不同,我第一眼看见你,便知道你是个白种人和黄种人的混血。”

    鬼姐听的有点迷糊,不过大致上还是了解了杨怀仁的意思,接话道,“你说的对,我的样子骗不了人,我不是纯正的契丹人。

    不过,我身上流着四分之三的契丹血液,也就是说,所谓我亲生父亲是个不得意的汉人的事情,是骗了你的。

    因为如果我不这么说,我也没有汉人的血统的话,我所说的我憎恨契丹人,要帮助汉人从契丹人手里收回燕云之地的话,就完全没有可信性了。

    何况我蓝衫军的身份,也会不攻自破。所以为了得到你的信任,这个谎话,我必须要说。

    至于我背上烫去的狼头刺青,是为了骗人的。耶律跋窝台,是我的亲生父亲。要不然的话,你觉得他这样的人,还会这么疼我吗?

    你再想想,他当初只是一个耶律氏皇族中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果不是帮助耶律洪基建立了蓝衫军这样的组织来屠杀民间的抗辽人士,他又如何能扶摇直上,最宠成为朝廷里最有权柄之一的南院大王呢?

    所以为了帮助父亲,我宁愿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一块疤痕,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杨怀仁听的有点心惊,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为了成就父亲的大业,竟然甘愿对自己的身体做出这样的伤害,想想真的有点可怕。舌尖上的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