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一章:深夜训斥
    第一九一章:深夜训斥

    在阳州最豪华的金典ktv包房里,丁义正左抱右拥,搂着水嫩漂亮的小姐在花天酒地。

    “义哥,这次我们一下子把河砂价格提高了每立方8元,每个月的收入又增加了不少。不过,我还是有些提心,那些工地会不会接受我们的提价。”旁边的青年正跟一个女孩子玩骰子,刚赢了一把,在女孩子仰头喝酒的时候,趁机在她丰满的胸部摸了一把,女孩子只是“嘤咛”了一声,把身子更亲密的靠向他。青年名叫李卓强,外号“牛强”,是丁义最信任的心腹之一。

    丁义捏了一下左手边女孩子的小脸,道:“他们不接受也得接受,没有河砂工地就得停工,在阳州地面,他们还能到哪里找得到河砂?”

    正说放话间,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丁义拿起来一看,连忙“嘘”了一声,并示意牛强把音乐关了,才接通电话,“姐,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急事?”

    电话那头丁蓉的声音明显有着不满,“你也知道晚了吗?每天都夜不归宿的。我问你,今天是不是又擅自把河砂提价了?”

    丁义把身边的女孩子推开,站起来走到一边,讨好的道:“姐,现在什么都在涨价,我们把河砂提一点点价也很正常呀。”

    “正常你个头。我不是早跟你说了吗?这种事要先跟我商量,不能擅作主张。下午好几个工地老板都打电话向我投诉,你马上来我公司,我在办公室等你。”丁蓉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丁义握着电话愣了半晌,跺了下脚,很不情愿的招呼牛强离场。他这些天被张臻华迷得有些神魂颠倒,没想到羊肉没吃着,反而弄了一身骚,被林强狠狠教训了一顿,还害他花了几千大元把撞断的后视镜换了,心里正窝着火,今晚来到ktv,让老板专门介绍了几个新来的正妹子,还想着一会就带去酒店开房,好好泄泄火的,丁蓉的一个电话就把他的美梦搞黄了。

    牛强给几个女孩子扔下几张大钞,顾不上她们的嗲声挽留,跟着丁义走出了ktv。

    刚坐上红色的跑车,还没来得及启动,丁义的手机又响了,“喂,何工,有什么事?”

    电话是李大全工地采购部的何标打来的,“丁总,我们老板刚刚通知我,明天开始不再从你们那里进货了,让我明天一早组织几台泥头车,亲自去拉河砂。”何标一直负责河砂的采购,从丁义这里得到好处后,便成了他的眼线。

    丁义连忙追问去什么地方拉河砂,何标说,他老板没有说具体地点,明天他会亲自带车过去。

    丁义懊恼的捶了下方向盘,骂了句粗口,“cnm,李光头居然敢坏了规矩,有他好看的。”

    在阳州兴发贸易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丁蓉正生着闷气。

    这段时间以来,她总感觉诸事不顺,不但陆洋河整治那么大的工程在眼皮底下错过,连许多以前非她莫属的政府采购业务都出现了不少变数,除了要参加正常的招投标外,她还连需要的内幕消息都很难打听得到。自从蒋荣生主政之后,邹勇明显就被边缘化了,坊间还有传言说,有匿名举报信举报邹勇以权谋私、生活腐化,虽然还只是传言,邹勇也从未被请去纪委喝茶,但丁蓉已经嗅到危险味道了。

    好在她一直以来都足够谨慎,跟邹勇的交往也从没有被人捉到真凭实据,自始至终,她也没有直接从邹勇手上拿过一分钱,只是借助他的关系,开起了这个贸易公司,利用他的影响来快速拓展业务,公司所有的注册手续都很正规,财务和税务都经得起任何审核,邹勇也从来没有从她的公司里得到过好处,可以说,在明面上,邹勇跟她的贸易公司没有一丁点的关联,她倒不担心上面来查她的公司,至于利用邹勇的关系来承揽业务,丁蓉也做得相当的高明,从来不会直接打着邹勇的名号,而是每次只从他这里私下探听到内幕消息后自己再去独自操作,并没留下不利于自己的证据。

    丁蓉是相当聪明的女子,兴发贸易公司能有今天的成绩,除了刚起步时借助了邹勇的关系外,更多的是她努力的结果。她平时做事低调,从不张扬,只是他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丁义,人长脑不长,仗着自己对他的宠爱,经常惹出事来。

    丁蓉父亲去世得早,母亲六年前也患病不治,弥留之际拉着刚刚大学毕业的丁蓉,让她一定要好好照顾刚刚读大二的弟弟丁义,丁蓉含泪答应了母亲。她那时刚分配到阳州经贸局当实习生,而邹勇当时是主管领导,在一次下来指导工作时见到丁蓉后,便看上了她,而丁蓉因为母亲的病还欠着不少的债务,又要供弟弟上学,在不负生活重压之下便从了邹勇,成了他的地下情人。一年之后她辞职下海,创办了这个贸易公司,凭着自己的精明能干和努力,打造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来。

    丁义大学毕业后没有去找工作,而是回到阳州协助她管理公司,后来丁蓉便把名下的土石方公司交由他来打理。

    土石方公司在她亲自经营期间已经发展了不少的长期客户,丁义只要规规矩矩的继续做业务就成,没想到他却玩起各种小手段,经常被原来的老客户投诉,这次又是不跟她商量,就擅自提价,惹得她满肚子的火。

    在这种敏感时期,丁蓉只希望能低调的维持原有业务就阿弥陀佛了。

    丁义赶到丁蓉公司,让牛强在车上等他,自己就独自走进办公室。他虽然在外面嚣横,但对于自己姐姐,还是有着敬畏,“姐---。”他小声唤了句,便乖乖的坐到沙发上。

    丁蓉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道:“明天一早赶紧去拜访客户,把提价的决定收回来。”

    “可是,姐----”丁义还以为提一下价钱没什么大不了,那些工地长期都是从自己这里进货的,谅他们一下子也找不到别的供应商,可没想到何标打电话来说李大全马上就能找到其他的路子,丁义自然不敢把情况告诉姐姐了,可要让他明天就去把提价决定收回来,不就相当于抽自己的脸吗?以后自己还怎么样在这个圈子时混下去?

    “怎么啦?拉不下面子,是吧?”丁蓉很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不容置疑的道:“拉不下面子也得去做。你知不知道,像你这种最后通碟式的提价方式,谁都会难以接受,最终客户都会被你得罪完了。今天晚上我好说歹说才把几个客户安抚好了,向他们保证说不会提价,他们才答应继续跟我们交易。晚上我还主动的给电话吴金中,吴金中的语气模棱两可,我估计他已经对我们有很大成见了,我约了他明天中午吃饭,想当面向他解释。你就负责做其他客户的工作,听到了没有?”

    丁义不敢跟姐姐顶撞,唯唯诺诺的应承下来,回到自己车上的时候,对牛强说:“明天一早你带人到李大全的工地门口候着,暗中跟着他的车,看看他到底去什么地方进货。”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