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二章:一招制敌
    第一九二章:一招制敌

    李大全当年投身房地产的时候,曾得到邹勇的大力帮助,自然知恩图报,除暗中给邹勇直接输送好处外,对丁蓉的土石方公司也一直很关照,把相关业务都转到她公司来,反正生意跟谁都是做,还不如趁机给邹勇一个顺水人情。

    前两年,在丁蓉亲手经营土石方公司时,双方一直合作愉快,后来丁义接手,情况就出现了变化,不但价钱升高了,还经常以次充好,碍于邹勇的面子,李大全也只能忍了,没想到这次丁义又一声不吭的把价格一下子提那么高,还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李大全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碰巧林强那里有大量优质河砂出售,便和向志宏他们毫不犹豫的跟潮牌公司签下了供货协议。

    早上一上班,李大全就亲自开着小车,在前面带路,领着五台泥头车直奔陆洋河而去。来到林强他们的临时工场时,见到吴金中和孟茹已经早他一步到了,正看着自己公司的车队在装沙,曹志平和林辉正在旁边指挥着铲车和做着记录。

    “老吴,怎么样?沙子质量还可以吧?”李大全走过来给吴金中递了支烟,问道。

    “没说的,正宗的陆洋河河砂。”吴金中笑道。

    “那我就放心了。”李大全说着便走过去跟曹志平办了相关出货手续,并把泥头车司机介绍给曹志平认识,说以后就由这个司机负责签单。

    吴金中他们早就办过手续了,待李大全安排妥当后,便拉着他往马路走,一起开车去酒楼喝早茶了。

    牛强和一名留着小平头的青年开着向朋友借来的小车,一路跟着李大全他们来到这里,正停靠在马路边上守着。马路的地势要比河堤低很多,从马路这里根本就看不到临时工场里的情况,小平头拿着相机,悄悄跑上河堤,才发现工场里面堆放着小山似的河砂,比他们土石方公司的存货还要多。

    牛强听完小平头的汇报,正在惊疑间,见到吴金中和李大全正有说有笑的从河堤走下来,一起开车离去,暗道一声“不好了”便赶紧掉转车头赶回去向丁义报告。

    丁义昨晚应承丁蓉却没有一早就去做客户工作,而是在办公室里等着牛强回来。当他看着小平头拍回来的照片,也是吃了一大惊,不知道陆洋河边怎么会一下子就冒出那么多的河砂。听到吴金中也已经派车到那里装砂之后,丁义才真正的急了起来。

    金碧湾新城一直是他最大的客户,如果吴金中不再从自己这里进货,不但会损失重大,更严重的是,其他的工地一直唯他马头是瞻,肯定也会跟着他终止跟自己的交易。

    丁义苦思了一会,决定要亲自过去看个究竟。他一边安排牛强组织人手,一边给工商局和水务局里面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赶过来商量对策。这两个朋友从他这里得到过不少好处,曾多次以无牌经营和河道管理的名义,把其他想进入阳州的河砂经营者赶走,这两个人在单位里啥职务都没有,只是最普通的工作人员,却能凭着一身威严的工作服,轻易就吓唬住那些私人老板。

    人手到齐以后,丁义让牛强带着人马,开着三辆面包车先去现场等着,自己就拉着从水务局赶来的谢海峰坐到自己的跑车里,工商局来的陈记目则是直接把车身刷着“工商管理”字样的单位车辆开了过来。

    来到现场后,丁义把车身底盘低的跑车停在马路边上,和谢海峰坐上陈记目的车开上了河堤,直接开进了泥砂分离场。

    吴金中和李大全的车队刚刚离场不久,曹志平安排好铲车工人清理现场后正跟林辉往办公室走,见到那辆工商局的车子直冲进来,曹志平冷笑一声,道:“没想到那班孙子动作还挺快的。”

    其实,小平头在河堤上四处张望并偷偷拍照时,就被林辉无意中发现了,并告诉了曹志平,本来还想及时通知林强的,曹志平却说不焦急,要先单独会会他们,却没想到对方狐假虎威,把工商局的人也叫上了。

    “喂,你们两个站住,谁是这里的老板?”陈记目把车子直接朝他们开过来,快到身边时才来了个急刹,扬起一阵尘土。车子刚停下,便从车上跳下来,厉声喝道。

    曹志平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从裤袋里掏出烟,给林辉扔了支,慢悠悠的点着火,吸了一口,吐着烟雾问道:“我就是这里的老板,有何贵干?”

    陈记目被曹志平的淡定神态怔了怔,故意提高声音道:“有人举报你们这里无牌经营,你们的工商执照呢?”

    “请问你是哪个单位的?工作证呢?”林辉装作没看见车身上的字,问道。

    陈记目又怔了怔,道:“我们是市工商局的。”说着从身上掏出工作证朝林辉他们扬了扬,便想放回口袋里。

    曹志平不说话,朝他伸出手去。

    “你干吗?还要查看我的证件?”陈记目怒道。

    “那当然,现在冒充国家工作人员的多着呢,你要查看我们的工商执照,我们当然也要先查实你的身份了。”曹志平不急不慢的道。

    “你----你没权查看我的证件。”陈记目深知自己不是正常执法,自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谢海峰却不知深浅,走上前道:“我是水务局的,你们从陆洋河里采挖河砂,有办理采挖许可证吗?”说着还把工作证递给曹志平。

    “谢海峰是吧?请问你哪只眼看到我们从陆洋河里采挖河砂了?我们只是把清淤物集中起来处理,作废物利用罢了,难道这样也要办许可证?”曹志平看了一眼证件,道。

    谢海峰被问得哑口无言,看了眼河涌里正紧张进行着的清淤工作,突然醒悟过来,他虽然只是水务局的一个普通职员,但也知道这次河涌整治是市里的重点工程,能承接这样工程的公司绝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都怪自己一时冲动,强行出头,当下便不敢再吱声了。

    丁义见自己请过来的两个朋友压不住对方,回头见到牛强他们已经手持家伙围在大门处,胆子一下子壮起来,朝牛强他们招招手,牛强他们便马上往这边冲过来。

    林辉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揪着丁义的衣服,一个简单的擒拿就把他的胳膊反扭到后背上,痛得他“哗哗”直叫。林辉朝他喝道:“马上让那班孙子滚出去。”

    牛强见到丁义被身材健硕的林辉一把制住,动弹不得,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一大班身穿奇形怪状服装的小混混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曹志平把手上的工作证扔回给谢海峰,对愣在一边的陈记目道:“还不赶紧把破车子给我开出去,难道还要我把车玻璃砸了,留个纪念才走?”

    陈记目知道这次自己碰到硬渣子了,哪还敢逞能?要是真的被砸了车玻璃,自己回去单位就无法交待了,便再也顾不上丁义了,拉着谢海峰跳上车子,一溜烟的跑了。

    曹志平又吸了口烟,信步走到牛强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遍,把烟头潇洒的弹了出去,突然弯腰一记直勾拳朝他的肚子狠狠打去,牛强被打得直捂着肚子倒退几步,手上的铁水管也掉在地上,曹志平不待他站稳,欺身上前抓住他的衣服来了个过肩摔,把他四脚朝天的扔在地上,上前一脚狠狠的踩着他的右手,“呸”的一声往旁边吐了口口水,全然不看那些目瞪口呆的小混混,指着牛强道:“学人做带头大哥,是吧?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居然敢到我的场子捣乱?”说着脚下一用力,在场的人都听到“咔嚓”一声,牛强的指关节被生生的踩断,痛得他嗷嗷大叫。

    曹志平却不再理他,转过身看着那班小混混,道:“来呀,有胆量的就往我身上招呼,皱一下眉头是孙子。”

    丁义在林辉的压制下艰难抬起头,色厉内荏的道:“快放开我,你、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曹志平回过身来看了他一眼,缓缓朝他走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敢伤我,我、我绝不会放过你。”丁义惊恐的想往后退,林辉加了几分力把他压低头,动弹不得。

    “原来正主儿还在这里。”曹志平扯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仰起来,“丁总是吧?久闻大名呀,怎么啦,看中我这里的河砂是吧?要不要送你一点做留念呀?”说着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慢慢的撒在他的头发上,又用力搓了搓。

    开铲车的工人跟随曹志平多年,异常的醒目,早就跑回宿舍那边叫来了大班工人,还派人把大门给关上了。

    那班小混混见自己的头儿一招之内就被制服,早就被曹志平他们的气势所镇住了,现在见到对方大班人围了上来,大门也给关上了,更加惊慌起来,纷纷把手上的家伙偷偷扔在地上。

    丁义见大势已去,特别是听到曹志平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如此羞辱自己,知道对方的来头肯定不小,不敢再逞能,紧张的思索着脱身之计。

    “快住手。”

    身后传来一声娇喝,曹志平和林辉回过头,只见一个女子从办公室那边的大门冲过来,身后还跟着林强、李婉和吴金中他们。

    林辉在松开手时顺势往前轻轻一推,丁义收不住身势,扑到在沙地上,倒地瞬间,扭头见到姐姐正朝自己跑近。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