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三章:奸商一个
    第一九三章:奸商一个

    丁蓉本来约了吴金中一起吃午饭的,在前往酒楼时,途经土石方公司便顺道拐了进去,听到留守在办公室的人说丁义纠集了一班人赶去砸别人的场子,便立即追问详情,办公室的人不敢有所隐瞒,倒豆似的把情况告诉了她。

    丁蓉一下子就想到,弟弟要去砸的正是林强的场子,暗道一声“糟了”,赶忙给林强和李婉打了电话,让他们马上赶去现场,自己也即刻开车前去,路上的时候又给吴金中电话,简单说了下情况,说中午不能陪他们吃饭了。

    吴金中和孟茹正开车赶往酒楼,一听就知道丁义要找林强他们的麻烦,马上便掉转车头赶了过来。

    丁蓉见林辉把自己弟弟推倒在地,冲上前去怒道:“你是谁?怎么敢出手伤人?”不待林辉回报,又连忙把丁义扶起来,焦急地问道:“他们打伤你哪里了?”

    丁义狼狈的拍着身上的尘土和头上的沙子,指着还躺在地上的牛强道:“我没有被打伤,但他们把牛强的手指踩断了。”

    丁蓉见弟弟没有受伤,回过心神来,扫视了下场面,见到那班小混混扔在地上的铁棍铁棒,猛然醒悟到是自己的弟弟带人来别人这里捣乱的,自知理亏,不好意思再责问林辉。

    “怎么回事?”林强走上前来,故意严厉的问林辉道。

    “哥,这班家伙二话不说就冲进来要砸我们的场子,还带了什么工商局和水务局的人来吓唬我们,被我跟志平狠狠教训了一顿。”林辉道。

    林强皱了皱眉,又看着曹志平。

    “强哥,那两个什么工商局、水务局的人被我一怼,马上就怂了,溜之大吉。这班不长眼的家伙仗着人多,拿着家伙想袭击我和阿辉,这个小平头开始还很凶,谁知那么不经打,被我一拳便打倒了,自己摔倒弄断了手指,能怪我吗?”曹志平轻描淡写的道。

    丁义一见到林强出现,才知道又惹上自己的克星,当下便不敢言语。

    丁蓉看着林辉道:“你是林总的弟弟?”

    林辉笑着道:“正是,小名林辉,还请丁总多多指教。”

    吴金中很适时上前糊稀泥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有什么事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嘛。”

    丁蓉瞪了丁义一眼,斥道:“还不赶紧带着人滚出去,还想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那班小混混如蒙大赦,赶紧扶起牛强,连扔地上的家伙都不敢捡了,灰溜溜的跟着丁义走出了工地。

    “林总,真的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丁蓉看着林强道。

    “丁总言重了,年轻人做事一时冲动,可以理解,所幸没有发生什么严重后果。走,既然来到我们工场了,到办公室坐坐吧。”林强笑着道。

    丁蓉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想到,林强他们承揽河道清理,应该是会挖到河砂的,却没想到他们有专业的泥砂分离方法,一下子就能清洗出大量的河砂。在办公室里听林强介绍说,他们这里每天都可以分离出几百上千吨的优质河砂,而且很坦诚的告诉她,昨天中午就已经跟几个工地老板接触过,吴金中和李大全今天早上就开始从他这里进货了,丁蓉一方面惊叹于林强对机会的精准把握,一方面又狠狠咒骂丁义拱手把客户往林强这里送。

    “林总,生意场上的竞争很正常,我昨天晚上才知道丁义擅自提价,马上要他今天一早就向客户解释并道歉,还专门约了吴总他们吃午饭,想当面向他们解释,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这次我是输得心服口服,不敢怨责任何人。吴总,很多谢你这些年来一直关照我生意,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丁蓉很大度的道。

    吴金中一直跟丁蓉合作愉快,现在他楼盘里的绿化工程也是丁蓉的公司承包的,这次一声不吭的就把河砂业务转到林强这里来,还想着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向丁蓉解释的,现在听到丁蓉这想说,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林强笑了笑道:“丁总真不愧是女中豪杰。不过你这次真的是言重了,像你说的,生意场上的竞争很正常,但我们之间不存在谁输谁赢的问题,更不是丁总说的输得心服口服,我早就说过,很期待跟丁总有更多的合作,如果丁总愿意的话,我们在河砂上也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我们还能在河砂上合作??”丁蓉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林强问道。她很清楚,像林强现在这种采砂方式,成本会低很多,最起码不用交纳大笔的采挖许可费,按他刚才说的给李大全他们的出货价,自己的土石方公司根本就没法跟林强他们公司竞争,凭他们背后的关系,完全可以轻易的快速占领阳州的大部份市场,自己的弟弟还给了他们非常及时的神助攻。

    “那当然了,河砂并不是我们的主业,而丁总是这方面的老行尊了,如果我们两家公司合作,肯定是双赢的局面,丁总难道没有兴趣?”林强直盯着她的眼睛道。

    丁蓉避开林强的目光,脑子快速思索着,林强的提议不容她拒绝,但又想不透林强为何要这样做,也不知道他具体想怎么样合作,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林强。

    吴金中笑着道:“肚子都有意见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边吃边谈?”

    丁蓉正需要时间理顺自己的思路,马上便说,中午本来就要请吴金中吃饭的,现在大家碰在一起了,正好把林强、李婉也一起请上,并随即拿出电话,给预约的酒楼经理打电话,让他给自己准备一间豪华包房。

    李婉匆忙之间是坐林强的车过来的,在赶往酒楼的路上对林强道:“今天这场好戏是你一手导演的?”

    “你太抬举我了,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导演这种大戏,不过是有想过其中的剧情,但这次丁义他们的即兴表演比我想象的剧情还要精彩,真该给他颁发个电影奖。”林强边开车边道。

    “我们真的要跟丁蓉在河砂业务上合作?”

    “那当然,她有成熟的销售渠道,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而且,更主要的是,他们有当地的采挖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我们现在是打擦边球,真正追究起来,我们是不具备这种资格的,就算不怕被人查,每天大量的河砂进进出出,也会太招人耳目,如果能把丁蓉的土石方公司迁到我们那边去,所有的问题就解决了。”林强笑着道。

    李婉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你这个家伙,都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样长成的,想法往往出人所料,明明是在利用别人,还要让人觉得捡了大便宜,反过来对你感恩戴德。”

    “别这样说我好不好,整得我像个奸商似的,你就不能学一下上的流行语:双赢。”林强呵呵笑道。

    “我看呀,你不但是奸商,而且是大奸人一个。”李婉也笑着道。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