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一章:达成交易
    第二二一章:达成交易

    许多生意都是饭桌上谈成的,对于这一点,林强早就深有体会。

    虽然他一直不善喝酒,每次陪客人吃饭时都难免要解释一番,可他总能想出体面的理由,为自己找来台阶。刚开始涉足商海时,曾被不少人认为他很另类,甚至因此而得失过不少的客户,最近这些年,因为接触的客户层次明显高了不少,大家多少都自恃身份,已经很少出现饭桌上拼酒的事了。

    也正因为林强不喝酒,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在饭桌上观察了解对手。饭桌上的表现往往可以透露出一个人的行为修养,特别是那些好酒之人,几杯酒下肚之后,就会忘乎所以,不自觉的会把自己最真实那一面呈现出来。

    今天的饭局跟昨晚不一样,昨晚胡启文他们因为刚看到出货希望,心里兴奋,频频敬酒,喝得那叫畅快淋漓,而今天主要的还是借吃饭的机会商谈生意,席中还有黄沛源这种有份量的人物,胡启文自然懂得轻重,不敢再过于表现自己了。

    胡启文一直在高中同学面前有着种优越感,享受着大家的恭维,今天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浅薄,吴记明刚才表现出来的淡定和自信,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而林强虽然话语不多,可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吴记明和梁志高对林强是推崇备至,甚至连初次见面的谭志权也对他尊重有加,今天这个局就是在林强的斡旋下才有了解困可能的。回想起去年同学聚会时,自己在林强面前的自大表现,胡启文真的有些无地自容。

    黄沛源自然也不是真的要讨酒喝,今天纯粹是过来帮吴记明撑场面的。

    吴记明早上在好来登酒店停车场听完林强的提醒后,马上打电话给黄沛源,如此这般的跟他商量好,在谭志权面前演了出好戏,表现得天衣无缝,在座的除了林强和覃晓花外,其他的人都还被蒙在鼓里。

    “黄总,久闻大名。很早就听记明说起过黄总了,一直没有机会当面见识黄总的风采。我是广州潮牌彩雕公司的小林,一直以来都是黄总公司的老客户了,还望黄总以后多多关照。”林强入座的时候专门挑了个挨着黄沛源的位子,见他刚刚喝了口茶,放下茶杯,马上拿起茶壶帮他续了茶,恭敬的道。

    黄沛源刚说了声谢谢,听到林强的话,马上认真的打量了他一眼,道:“你就是那个跟吴总一起在华南装饰城开了间整体家装旗舰店的林强?幸会,幸会。林总看起来真的是年轻有为,怪不得吴总老是在我面前称赞你了。”说着很热情的伸出手跟林强握了握。

    “黄总这样说真的很令我汗颜。”林强谦虚道:“在黄总面前,我们还是小字辈。”

    “我在旗舰店看过你们公司那些彩雕产,做得很高档。特别欣赏你们那种全新的经营理念,现在你们那个家装馆在凤城可是风头强劲呀,已经引领起凤城家装行业新一轮的时尚来,不错,不错。”

    “黄总谬赞了。您们公司生产的那种超白通体砖质量真的很好,我们刚推出彩雕产时,在佛山市场上试用了很多家陶瓷厂的产,最终还是选定你们的简约牌瓷砖。”林强笑道。

    “那还得多谢林总对我们产的认可。难怪吴总一直都指定要在我们厂里进那种高档砖了,还指定要优等,原来有林总这条路子。”黄沛源指着吴记明道。

    吴记明故意瞪了他一眼,道:“要不是你们陶瓷厂老是拖欠我们的瓷砂款,你以为我很想拿砖抵款呀?这一进一出的,我连运费都得贴上。下次黄总可要再给我几个点的优惠才成。”

    “没问题呀,只要吴总肯在瓷砂供货价上给我们优惠,我不介意在瓷砖上给你双倍的下浮点数。”黄沛源笑道。

    “不愧是老狐狸,我虽然读比我这个师兄少很多,数还是会算的。我一个月顶了天也就从你那里提二百万元左右的瓷砖,可每个月给你供应的瓷砂货值起码差不多十倍。我还是不跟你讨论这个了,到头来一不小心又会着了你的道。来,来,我们还是喝酒吧。”吴记明大声笑道。

    因为一会还得商谈生意,大家都是轻尝辄止,一顿饭下来只开了一瓶红酒。

    林强看似无意之中带起的话题,让谭志权对吴记明多了份了解。凤城瓷砂老板财大气粗是尽人皆知的事,听到吴记明跟黄沛源的玩笑话,仿佛每个月一千几百万元的生意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当回事似的,看来这个吴记明实力相当不俗。

    饭后回到吴记明那间豪华宽敞的办公室,黄沛源跟大家客气几句便要告辞离开,林强连忙抓紧机会上前道:“黄总,我们潮牌公司一直想找有实力的陶瓷公司开展一项合作计划。”

    “林总有什么好的合作计划?说来听听。”黄沛源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彩雕公司准备帮你们这些大型的陶瓷公司加工制作彩雕背景墙,刻上你们公司的logo,你们可以把彩雕产放到样本厅里,各地的经销商都可以用成本价选购一幅回去做样本,做代理销售。现在这种产在市场上很受青睐,顾客选购了刻有你们公司logo的彩雕背景墙后,自然也会选购同牌的其他陶瓷产,对你们的产销售会有很好的促进作用。”林强道。

    “林总这个想法很不错,有空到我公司里再好好商谈。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们是否可以单独在瓷砖上雕刻logo呢?我们现在给经销商的样本都只是在表面用透明不干胶把logo贴上去的,看起来太普通了。”黄沛源道。

    “这个就简单啦,这样吧,我回去后先帮黄总雕刻几块样本出来,做好后带上来让黄总看看效果。”林强道。

    “好,这是我的名片,随时联系。”黄沛源掏出名片递给林强,对大家道:“各位,我下午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吴记明送了黄沛源出了门口,回身关上了门,道:“强哥,黄总在我们家装馆里看过那些彩雕背景墙后一直很欣赏,你这个提议正合他的心意。”

    林强笑了笑,这是他早就在策划的想法,每个陶瓷厂在全国各地都有数量不少的经销商,如果能把自己这种彩雕产打进陶瓷厂,跟他们合作,把产推荐给经销商,就可以极大的拓宽销路,相当于一下子增加几百上千家代理商,销量会呈几何级增长。现在他们产还有足够大的利润空间,完全可以让利给陶瓷厂,实现双赢。

    其实这个计划在他心里酝酿已久,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去实施,今天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黄沛源,林强自然不会错过这难得的机会了。

    大家又坐在一起喝了一轮茶,梁志高道:“谭经理,吴总,货大家也看过了,具体怎么商谈就由你们双方亲自沟通了,我跟林总他们只是做见证人。应谭经理的要求,他还是想通过我们这种中介商来进行交易,在手续上会显得正规一些,事先声明,我不参与你们之间的讨价还价,只提供交易帐户,你们谈妥之后,谭经理会先把订金打到我的帐户上,由我再转帐给吴总。吴总觉得有没有问题?”

    吴记明笑道:“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交易了,梁总还是谢总和强哥的朋友,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谭志权道:“好,吴总真是做大事的人。那吴总准备给我们多少的出货价呢?”

    吴记明道:“不怕老实跟谭经理说,我现在正跟林总在阳州那边进行着河通整治工程,需要大笔资金投入,这次是我说服胡总和周总,想要尽快出货的。他们两人其实还想再屯货一段时间,减少点损失。既然谭经理那么有诚意,专门从汕头赶过来,我们也不想再折腾下去了,这样吧,我想谭经理肯定也了解过了,现在市面上的出货价大概是31元/吨左右,我就收个整数,只要31000元/吨,谭经理需要多少货,马上可以安排装运。”

    谭志权迅速算了一下,这个价钱再加上中间商的10%差价,相当于他们经销公司的进货价大约是34000元左右,比他们之前的最低进货价要低上每吨2000元,对经销公司来说,完全可以接受,可就比他自己的心理预期要高一些,道:“吴总,大家也都清楚现在的行情,我们交给铜厂的出货价也低了很多,按你这个价钱,我算了一下,除掉税金、运费和其他费用,我们基本上是没什么利润的了。我明白吴总开出的价钱已经很实际,也清楚相比你们的进货成本,已经亏了不少,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再大幅压价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一口价,整数30000元/吨。”

    其实,早上在前往仓库的时候,听梁志高介绍完情况,谭志权心里还想着趁机把价钱压到20/吨这个价位的,那样的话,自己就有大把的操作空间了,不但可以为公司争取来较低的进货价,还可以从中为自己狠赚大笔差价,现在看情况,吴记明他们肯定是接受不了这个价钱的,自己只有退一步,如果最后能谈到30000元/吨这个价位,也是不错的,到时自己还可以在公司的进货价上做些手脚。

    吴记明跟胡启文他们交换了下眼色,道:“谭经理,你这个价格比市场价低很多,我们会被同行骂死的,另外,对我们后面的出货也很不利。为了减少影响,你看这样好不好,这次我们就按谭经理说的价钱,以梁总的名义出货二百吨,这样既可以不令谭经理白跑一趟,又不对市场造成影响。”

    谭志权的目标自然不止区区的二百吨货,要是吴记明他们联系上其他的采购商,自己的计划可就要落空了,现在这种市道下,要想再找到这么大批的货可不容易,错过了这次机会,自己肯定要后悔的,当下便道:“吴总,要不这样,我把你们仓库里的货全部吃下,价格方面我们再各让一步,就按30500元/吨来算,这样你们也不用担心以后的出货了。”

    胡启文和周志行一听,心里激动难已,恨不得马上代吴记明应承下来。就在昨天下午,当他们听到现在的收购价已经跌至23000元/吨时,早已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只祈祷能尽快找到出货渠道,就算是有人肯出收购价把他们的货全部收购,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现在看到谭志权的出价比他们的心理预期多出来那么多,整批货下来可以减少近一千五百万元的损失,就像是被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一样,脸上难掩兴奋之情。

    吴记明略略沉吟,道:“好,谭经理真是爽快人,我也不计较这一百几十万的差价了,就按谭经理说的办吧。”

    价格谈妥之后,蔡小琴马上跟梁志高前往银行办理过帐,吴记明则联系相熟的货运公司马上派车去装货。

    由于货物都是捆扎打包好的,叉车可以一步到位装货,吴记明联系上了附近的近十台小叉车,在两个仓库同时装货,几十台大货车排成一排,场面很有些震撼,正好仓库附近就有地磅,可以随时过称,一直忙到傍晚七点多才把二千多吨的货装完。

    看着清空了的仓库,胡启文和周志行终于可以长舒了一口气,这次总共收回过六千万元的货款,基本上可以收回三个人前期的投资,每人也就损失了一、二百万元,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做梦都不敢想的最好结果了。

    “老同学,这次全靠你出手相帮,晚上回去把马大强他们叫上,我们好好聚一聚。”胡启文兴奋的道。

    “好呀,你约一下他吧。”林强也正想要找马大强了解一下凤城的河砂行情,听吴记明说,最近北江河上冒出两家新的河砂公司,有传言说,这两家公司跟现任市长郑家雄的关系密切,非常强势,林强担心迟早会对自己那个黄口潭河砂场造成不利影响。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