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九章:抱头痛哭在一起
    第二二九章:抱头痛哭在一起

    在阳州某处高档别墅里,邹勇正焦虑不安的在二楼豪华客厅里来回转圈,不时透过落地玻璃窗看一眼楼下的雕花铸铁遥控大门。

    随着换届时间越来越近,不利于他的消息越来越多,邹勇很清楚有大把人凯觎他这个副市长的位子,从内线消息得知,近期对他的举报不断增加,市纪委也已经有所动作。

    邹勇深知自己身上有屎,预感到难逃罪责,这几天正抓紧做善后工作,跟有牵扯的人私下作了沟通,并清退了其中一些受贿款项。

    一辆红色的宝马驶近大门前,邹勇用遥控开了铁门,宝马车徐徐开进,直接进了地下车库,丁蓉神色凝重的走下车进了电梯。

    她对这个别墅很熟悉,邹勇一直把这里当作藏娇的金屋,且只对她一人开放,没有第三人知晓,每次邹勇要见她,也是用秘密的手机卡联系,这两张从不对外公开的手机卡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邹勇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待丁蓉从电梯走出,马上把她拉进屋里,焦急的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丁蓉从随身小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邹勇道:“这里面有四百六十万,密码是aa****。”

    邹勇把银行卡放在口袋里,拉着丁蓉来到沙发上坐下。看着眼前这个妩媚女子,他心里感触很大。跟自己其他几个秘密情人相比,这个丁蓉显得很特别,除了刚开始交往时,迫于生活的压力从他这里接受过金钱资助外,之后就从来没有直接向他张口要过钱,而是毅然辞职出来创业,凭着自己的聪明和努力,打造出一番事业来,就算是在创业期间,也绝少直接开口寻求他的帮助,只是利用从他这里得到的信息,自己去运作。

    邹勇很欣赏丁蓉的这种个性,经常有意的给她一些有用信息,在一些工程招投标上还暗中不动声色的给予照顾,但从来就不跟她名下的公司发生过金钱上的关系,这一次,因为之前挪用出去的高达几百万元的公款一时之间回收不了,邹勇情急之下才让丁蓉帮他想办法。没想到丁蓉马上就把钱送过来了,让他心里感动不已。

    “把那个手机卡给我吧。”邹勇道,说着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台手机,打开后盖把卡拆了下来,拿起茶几上的剪刀把手机卡剪成两半,又接过丁蓉递过来的手机,作了同样的处理,然后起身走进卫生间,把剪毁的手机卡丢进了抽水马桶。

    丁蓉默默的看着邹勇做着这一切,待他从卫生间出来,轻声问道:“有确切消息了?”

    邹勇苦笑了一下,“还没有,不过估计这次是迈不过去了。这笔钱是借给那个马老板的,我会想办法让他尽快还给你。”

    “千万别说,我不想让第三人知道这事,我也不要那个马老板还钱。”丁蓉连忙道。

    邹勇明白她的心思,动容道:“丁蓉,多谢你,也多谢你这些年陪伴我。想想真的很内疚,你还很年轻,即使不是出了这事,我也不忍心再耽误你,这次之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你也要好好规划自己以后的路子。”

    丁蓉望着眼前显得疲惫憔悴的邹勇,心里涌上难以言明的复杂情绪,对这个男人,她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恨,真正说起来也算是各取所需,丁蓉并不怨他耽误自己的青春,没有他,自己也绝不会有今天事业上的成就,听到他这样说,忍不住鼻子一酸,道:“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句话听过很多次,没想到今天就要落到自己头上了。”邹勇叹了口气,道:“我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你放心,我们之间的事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你不用担心会受到牵连,即使以后有人找你谈话,也要一口咬定我们不存任何的关系,知道吗?”

    丁蓉点点头。

    邹勇拿起茶几上一包用文件袋装着的证件递给丁蓉,道:“这套房子是以我深圳一个绝对可靠的朋友名义买的,按现在的行情,至少值三百多万元。这一次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我都不可能再来这里了,我把房子留给你,这是相关的证件,我会马上跟深圳那个朋友沟通,让他尽快跟你联系,办理过户手续,你如果不想在这里住,可以把它卖掉。”

    见丁蓉迟疑着没伸手过来接证件,邹勇挪了挪身子,靠近她坐下,把证件塞到她手上,道:“你尽可放心,这房子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深圳那个朋友也绝对可靠,你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跟他办理过户手续。那笔钱我也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还给你,这套房子就算是一点补偿,你不要再推辞了。”

    丁蓉拿着证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邹勇又拿出一串钥匙,道:“这些钥匙也留给你,一会我先离开,你把这里好好清理一下,该扔的扔掉,该换的换掉,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见丁蓉还愣在那里,邹勇把钥匙放在茶几上,伸过手搂了搂她,又轻轻拍了拍她肩膀,说了声“我走了”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口,待丁蓉反应过来,邹勇已经坐上了电梯。

    丁蓉拿起遥控,走到窗前,目送着邹勇的车子出了大门,随着大门徐徐关上,丁蓉紧咬着嘴唇,两行清泪敞上了脸颊。

    三天之后,阳州电视台、阳州日报同时发布消息,副市长邹勇涉嫌严重违纪,已被双规,正在接受纪委的调查,阳州官场起了一阵震动,那些平时跟邹勇走得近的老板也惶惶不可终日。

    丁蓉也被纪会请去协助调查,但由于没有真凭实据,光凭那些举报信并不能说明什么,而且,两人之间除有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外,丁蓉并不担心上面调查她跟邹勇之间的经济往来。邹勇落马的事件最终并没有给丁蓉带来直接的影响。

    丁义自从在曹志平那里受到了教训,被丁蓉派去管理石场之后,收敛了很多,不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了,特别是丁蓉跟他作了一次长谈后,丁义终于明白了姐姐的良苦用心和处境,下定决心痛改前非,踏踏实实的把心思用在了业务上。

    陆洋河堤坝修复工程开工之后,林强在丁蓉的带领下,来到石场跟丁义签订了碎石供货合同。丁义也找了个机会,请曹志平和林辉吃了顿饭,大家最终冰释前嫌,在业务上开始了愉快的合作。

    这次邹勇的落马,更是让丁义意识到姐姐之前对自己的劝告是多么的重要,同时也很为姐姐担心,怕她会受到牵连。

    丁蓉被请去纪委协助调查那天,丁义一直等在家里,直到丁蓉安全回来,才暗暗舒了口气。

    “姐,没事了吧?”丁义关心的问道。

    丁蓉放下挎包,拉着丁义坐下,努力的绽出笑容道:“没事了,都过去了。以后我们要挺起胸口做人。”

    丁义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姐,我以前太过任性,老惹您生气。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从今之后,我要负起男子汉的责任,不让姐姐您再受一点委屈。”

    丁蓉看着相依为命的弟弟,心里一酸,“我答应过妈妈,一定要照顾好你,受点委屈算不了什么。以后我们都要生生性性的做人,知道吗?”

    丁义流着泪拼命的点头,两姐弟抱头痛哭在一起------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