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二章:酒乱心性
    第二三二章:酒乱心性

    向志宏的新丽都花园经过景观改造,整体档次一下子提高了不小。

    改造方案全程由新潮牌装修公司精心设计,加入了许多彩雕元素,施工就由丁蓉名下的景观绿化公司负责,整个工程耗资近二百万元。这样的投入对向志宏来说,一点都不觉得心疼,因为新潮牌置业公司在销售代理计划中,把新丽都花园的毛坯房开盘价直接推高到了3380元/平方,比当初议定的代理价提高了200元/平方,而且,林强坚持首次开盘只推出其中的两幢,说余下的四幢开盘价还要更高。

    这一次的促销宣传中,林强很好的抓住了即将竣工投入使用的阳州市新客运总站这一大利好,把新丽都花园的地理优势作为一大卖点,结合起独具特色的公共景区,定义出一个便捷、时尚的新型高尚住宅小区形象。

    虽然向志宏已经在金碧湾新城和宏远花苑那里亲眼见证过林强他们的销售奇迹,可具体到自己的楼盘,想着那么高的开盘价,向志宏心里还是不能淡定,直到开盘首日迎来了开门红,他的脸上才真正绽放出舒心又兴奋的笑容,当晚便在惠城食府举成了盛大的晚宴,把建筑商、供应商和阳州地产界的头面人物悉数请来,好好庆祝了一番。

    作为头号功臣的阳州新潮牌置业公司成了晚宴上最受关注的对象,而年轻靓丽的李婉作为公司的总经理,更是受到全场追捧,她本来就是阳州广告界有名的美女老总,跟大部份的楼盘都有业务往来,加上她的身份特殊,几乎所有阳州市里的房地产老总都跟她认识,纷纷上前来找她敬酒。

    林强对外的身份只是潮牌装修公司的经理,况且他本身就闻酒色变,自然没有办法挺身去帮李婉挡酒了,所幸他有先见之明,事先把张臻华也拉了过来,以置业公司副总的名义帮李婉代喝了不少酒,但即使如此,在这样的场合里,作为老总的李婉也很难完全推脱得掉,在许多次的“意思、意思”声中,硬着头皮喝了不少的红酒,俏脸上泛着酒红,看起来更加的娇艳迷人。

    张臻华的酒量不错,可也经不住众人的车轮战,半顿晚宴下来,俏脸比李婉还要红。林强在旁边只能干着急,悄悄把向志宏拉到一边,让他别让大家把她们灌醉了,见向志宏只是笑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林强故意威胁他说,如果李婉她们醉了,明天售楼部就要临时关门一天,向志宏才赶紧出面圆场,招呼大家开始多吃菜。

    李婉还从来没有喝过那么多酒,但奇怪的是,除了脸色变得绯红外,自我感觉还算良好,只是头有一点点的眩晕,精神和意识都还很清醒,也许是受场面的感染,整个人处于亢奋之中,增加了身体对酒精的抵抗力。反而是张臻华,这种场面经历多了,今晚喝的酒也实在不少,看起来比李婉还显醉态。

    好不容易晚宴结束,林强见到李婉和张臻华挽着手走出包房,步伐并不踉跄,放下心来,心里正想着,要是她们喝醉了,自己还真不知如何处理好呢,就见到何远文和周媛笑嘻嘻的走上来,拍着林强的肩膀道:“怎么样?叫你平时不学喝酒,关键时刻还要我们两位靓女来撑场面。”

    林强用力捅了他一下,道:“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见死不救。”

    “我怎么救?今天你们可是主角,我没有上前去凑热闹已经够意思了。对吧,李总?”何远文笑道。

    周媛走过去搂着李婉和张臻华,关心的问道:“没事吧?要不要我陪你们回去?”

    李婉朝周媛笑了笑,道:“还好吧,谢谢。不用麻烦周总了,林强送我们回去就行了,他又没有喝酒。”

    林强把车子开了过来,打开中门让她们坐到后座上,开车出了食府。

    李婉仰靠在座位上,对林强道:“车内有点闷,你把空调关了,打开车窗吧。小张今晚喝了不少酒,先把她送回去吧。”

    张臻华现在还是住在公司总部的员工宿舍里,林强把车开到公司后面的小院子里,把张臻华扶下车,让李婉先在车里歇会,他要先把张臻华送上楼。

    张臻华神志还很清醒,只是刚刚在车上被风一吹,酒意上来了,脚步开始有些飘浮,坚持说自己可以走回去,让林强赶紧把李婉送回家。

    林强自然不放心她了,陪着她上了楼,进了房门,确认她能照顾好自己之后,才赶紧跑下楼去,回到小院子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到李婉手拿纸巾捂着嘴巴,正艰难的走下车来,连忙跑上前把她挽扶住,李婉挣扎几步奔到围栏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弯腰蹲了下去,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

    林强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停的安慰着她。李婉吐了一轮之后,喘着粗气,人也清醒了些,掏出一串钥匙,让林强扶她上二楼的办公室,说那里有间休息室,自己要先休息一会。

    上楼梯的时候,李婉已经浑身无力,脚下虚浮,整个人靠在林强身上,根本迈不出脚步。林强顾不了那么多,拦腰把她抱起,来到二楼办公室,用身体顶开了玻璃门,却腾不出手来打开里面休息室的门锁,又不好把李婉放地上,所幸李婉还有着清醒意识,双手紧紧环绕着林强的脖子,让他可以就着身子伸出手去把门打开。

    当他把李婉抱到床前时,也已经费尽了力气,弯腰放下她时,李婉双手还环绕着他的颈脖子,林强脚下一软,整个人趴了下去,头脸正好埋在了她那丰满柔软的峰峦上,隔着薄薄的衣服,林强立马感受到一种温暖,嗅到了迷人的馨香,心里腾地涌上异样的感觉。

    李婉也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慌乱之间却无力躲开,怔在那里,任由林强在自己胸前蹭挲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颤粟感受让她甚至忘记去松开紧抱着林强脖子的双手。

    林强在楼梯里抱起她的时候,李婉就已经芳心乱颤,却又无力挣脱,更要命的是,自己的半边酥**乳紧紧抵在他的胸前,瞬间给了她一种美妙难言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搂紧他的头,头埋在他的颈脖间,鼻翼传来他身上迷人的男子气息,令她羞窘之余,又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更想去靠紧他、亲近他。

    林强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不该触碰的地方,回过神来便想支起身子,不想李婉的双手还在用力紧抱着自己,非但抬不起头来,反而让自己的嘴巴在她起伏的层峦间来回摩擦着,甚至在领口处触碰到她滚*烫腻**滑的肌肤。

    两人瞬间石化,僵在那里,世界突然间静止起来,林强再也不敢乱动,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背过手去把李婉抱着自己的手松开,小心支起了身子,眼睛所及之处,发现李婉的上衣不知何时被自己拱开了最上面那颗钮扣,露出胸前一片迷人的雪白,上面居然还沾有自己的唾液。

    李婉显然还没有从迷醉中回过神来,脸色酡红微醺,娇吁无力,整个身子软软的,几缕散乱的秀发蒙在脸庞上,美眸微睨,平日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也变得迷离飘缈,迷迷蒙蒙的看着站在床边的林强,俊逸迷人的脸庞,微微上翘、棱角分明的嘴唇,还有那一脸慌张无措又带着迷醉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让李婉整个人恍惚起来,内心极度渴望着眼前人能重新把自己拥入怀中----

    林强定了定心神,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伸出手去帮她拨弄开脸上的发丝,手背轻轻抚过她发烫的脸颊,感觉到李婉的身子又颤了颤,回头见到床边有纸巾,扯了张出来,却怎么样也下不了手去帮她抹拭去胸前的那一点唾液。

    李婉显然也是意识到了,烧红着脸,接过纸巾,快速的拭了一下,双手捂在起伏不平的胸前,把头扭到一边,不敢去接林强有些慌乱的目光。

    她今天穿着及膝的西装套裙,裙摆稍稍上扯,一双冰雕玉砌似的雪白大长**腿紧紧并拢着,没有一丝的缝隙,让人看上一眼便忍不住心跳加速,林强尽量不让自己目光去触及,弯下腰去帮她脱了鞋子,轻轻的把她垂在床边的双脚挪到床里,偷偷的长呼了一口气,想着转身出去找条湿毛巾帮她敷敷额头。

    李婉迷迷糊糊之中以为他要离开,顾不上矜持和羞涩,下意识的一把抱着林强的腰,喃喃的道:“不要走----,不要走----”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