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三章:停车场风波
    第二四三章:停车场风波林强这次没有开车,而是跟覃晓花坐何远文和周媛那辆奔驰s320一起前去。

    车子从吴记明ktv所在的城市广场出来,左拐驶上了先锋东路,经过中山公园和东门塘,在桥北路立交右拐一直驶上了北江大桥。在大桥上往两边看,宽阔的江面上船只穿梭不停,两岸到处高楼林立。

    “凤城建设得很不错呀。北江穿城而过,地理优势要比阳州那边好很多,看来这里有大把发展机会呀。”何远文边开车边道。

    林强笑道:“所以我才拉大家组团上来看看嘛。”

    “凤城这里的楼市行情怎么样?”何远文问道。

    “行情还算不错,楼价基本跟阳州持平,北江两岸的江景房要比老何你那些河景房每平方贵了三百元以上,且这里的地价明显要比阳州那边低很多。”

    “凤城沿北江而建,的确很有发展前景。河流湖泊往往是一个城市弥足珍贵的资源,阳州跟凤城相比,恰恰就是缺少了一条穿城而过的大江,一条小小的陆洋河边的所谓河景房就能引来购房者的极大青睐,可想而知凤城这里的北江两岸楼盘有多受欢迎了。”何远文感叹道。

    覃晓花道:“老何,吴记明在白庙码头那幅地有三百多亩,规划得好的话,完全可以打造出一个大型的江景楼盘来。”

    何远文点点头,问林强道:“听说那幅地的手续还没有完全办妥,是吧?”

    林强道:“是这样的,最初的时候,吴记明是跟当地政府签了三十年的租约,已经一次性付完租金,后来通过关系,已经成功变更了土地用途,就差最后补交土地出让金了,可最近有人看中了那幅地,从中使绊子-----”林强把情况详细跟何远文讲了一遍。

    “吴记明是凤城有名的瓷砂大老板,居然还有人敢从他手中抢食?”何远文问道。

    “老何你有所不知,这些人的来历很大,吴记明说,是来自于现任凤城市市长郑家雄家乡的房地产老板。郑家雄现在凤城市里风头正劲,手握实权,现任凤城市委记正等着明年年初任期满后顺利退休,郑家雄届时基本上能稳坐上凤城一哥的宝座。”

    何远文道:“就算是那个郑什么市长的亲兄弟也不能这样明着强买强卖吧?”

    “老何你还真说对了,那些人就是郑家雄家乡里的同族兄弟,花姐上次过来也看到了,其中有两兄弟还可以大摇大摆、明目张胆的在北江河道上采挖河砂呢。”林强道。

    说话间,车子已经驶到了市政府,在大门口处登记过后,林强指着路让何远文把车子开往停车场。

    何远文是多年的老司机了,开车非常淡定安全,车子缓缓开到了停车场入口拐弯处,大半个车身已经转进了入口,不想从车场里疾速奔出一辆崭新黑色奥迪suv,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直朝出口处而来,急驶到何远文的车子前才来了个急刹,坐在后排座上的周媛和覃晓花被吓得惊呼了起来。

    何远文也踩了急刹车,还没来得及生气,奥迪车却又鸣喇叭又打双闪,奥迪车司机还做着手势要何远文倒车让行。何远文被气得够呛,来了句经典的“京骂”便干脆熄了火走下车去找对方论理。

    林强不知道对方车子是不是市政府里哪位高官的座驾,要是自己平时碰到这种情况,肯定会忍气让行的,见何远文下了车,便也赶紧打开了车门,正要走上前去,被从后座上下来的覃晓花轻轻拉住。

    “花姐,对方不知是不是这里的官员,我们----”林强回过身来小声道。

    覃晓花颇为不屑的笑了笑,道:“官员那有坐这种suv车子的,而且还不是凤城本地车牌。”

    林强一看,奥迪车果然挂着粤g车牌,并不是凤城本地的车。开车的是个年轻人,正摇下车窗大声朝何远文嚷嚷着。

    何远文不怒反笑,绕过车头走过去围着奥迪车转了一圈,不急不慢的道:“车子不错呀,还是最新上市的2006年款奥迪q7 fsi quattro技术型,4.2l的排量,裸车价应该差不多一百五十万元吧?”

    “少罗嗦,赶紧把你的车倒出去。”年轻人不耐烦的嚣张道。

    “小伙子,我看要倒车的应该是你吧?”

    “你---,你再不倒出去我可要叫人来了---”年轻人嚷道。

    何远文双手一摊,说了声,好呀,你尽管叫人来吧。说完便不再理他,转身回来掏出烟给了林强一支,两人站在路边悠闲的抽着烟,覃晓花和周媛也神情轻松的挽着手站在那里。

    开车的年轻人用方言骂了几句粗口,便掏出手机来打电话。奥迪车和何远文的车后都已经陆续跟上几台车,大家还以为发生了交通事故,纷纷围上来看个究竟。

    很快,从停车场旁不远处的市政府办公大楼大门前匆匆走来两个男子,看起来都是四十来岁的样子,西装革履,手里拿着老板手包。其中一个个子瘦高的男子问开车的年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开车的年轻人指着何远文他们恶人先告状,说何远文他们故意堵着路口不让他出去。

    瘦高男子转身打量了何远文几个人一眼,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何远文耸耸肩,“不明摆着的吗?他飞速抢道,还野蛮的非要我倒车让道。”

    开奥迪车的年轻人探身出来争辩道,是他先开车来到出口的。

    何远文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小伙子,那要不要我调出行车记录仪来让大家看看呀?”

    年轻人当场语塞,看着那两个中年男子不敢再说话。另一个身材稍胖的男子走过来,大声对何远文他们道:“你们是什么人?就不能把车子倒一下?”

    覃晓花笑了笑,道:“我们是什么人不重要,是你们的人飞车抢道的,凭什么要我们倒车让行?”

    胖男子有些恼羞成怒了,上前拍着何远文的车子前盖,威胁道:“再不倒出去,我就要通知保安把你们的车子扣起来了。”

    何远文笑怒道:“大哥你可轻点拍,拍坏了可要照价赔偿的呀。”

    “你------”胖男子恼怒的用力“啪”的一声拍了下车盖,道:“你信不信我马上找人来把你这车子砸了?”

    “好呀,尽管砸吧,我正想着换新车呢。”何远文双手抱在胸前,轻蔑的笑道。

    一旁围观的人们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议论纷纷。林强开始的时候还想息事宁人,不想把事情搞大,可看到胖男子的嚣张态势,心里也是窝着一把火,看何远文他们气定神娴的,便也只是微笑着站在一边,不说话。

    “怎么回事?”接到停车场保安的电话,保卫科长温大刚带着几个保安赶到了现场,厉声问道。见到那两个中年男子,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走上前招呼道:“两位郑老板也在呀。”

    胖男子只是朝他微微点一点头,道:“温科长,你赶紧找人把他们这车清走。”

    温大刚看了一眼何远文那辆外市牌的车,色厉内荏地对何远文道:“你们怎么把车挡在路口?赶紧倒出去。”

    “温科长是吧?看来温科长跟这两位郑老板很熟呀,上来都不问原因就指责我们,不是不有失偏颇呀?”何远文看着温大刚道。

    温大刚闻言愣了愣,看到何远文几个一点都不慌张,一下子还摸不透他们的来历,心想,敢在市府里跟两位郑老板怒怼的人,自己还真惹不起呢,连忙缓下了口气,问道:“你们几位是来找谁的?”

    “我们已经在门卫处登记过了,来找谁不需要当面向温科长您汇报吧?”何远文道。

    温大刚尴尬的笑了笑,朝身边的保安耳语了几句,保安看了眼车牌,赶紧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那个瘦高男子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何远文他们,见他们几个气度不凡,一口纯正的京腔普通话,心里已隐隐猜到些什么,悄悄把胖男子拉到一边,低声在商量着。

    那个保安打了完电话之后,也把温大刚拉到一边,凑近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温大刚脸色变了变,堆上笑容走过来对何远文道:“原来是陈市长的朋友,误会了,误会了,来来,大家不要围在这里了,都让一让---”

    瘦高男子此时也走过去呵斥开车的年轻人道:“平时怎么教你的?开车要文明,还不赶紧把车倒回去?”说着又来到何远文面前,客气地拱手道:“年轻人不懂礼貌,多有冲撞,还请几位多多包涵。”

    何远文见对方放低了姿态,倒也不好再把事情搞大,客套了几句,待保安指挥奥迪车后面的几辆车顺序倒车,腾出了路口后,便也把车子开进了停车场。

    瘦高男子扯着还有些气愤难平的胖男子上了奥迪车,让司机开车出去,经过林强他们身边时,胖男子还在车里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温大刚还在为自己刚来到现场时的冲动懊恼,他自然早就清楚陈大同在凤城官场里的超然地位,连郑家雄都要惮忌三分,他的朋友自己绝对得罪不起的,等何远文从车场出来后,连忙走上去讨好道:“刚才的事希望各位不要放在心上。对了,陈市长办公室在八楼,我带你们上去吧。”

    “一场误会而已。”何远文道:“不用麻烦温科长了,我们自己上去就行。”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