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二章:商谈的策略
    第二五二章:商谈的策略回到了广州高桥潮牌彩雕有限公司,林强先循例领着大家参观了展厅和生产车间。

    何远文和丁蓉没想到林强的公司规模还不小。

    “你们公司每个月的背景墙产量有多少?”何远文问道。

    “我们最大的月产能大约是15000平方,现在只是开两班,每个月的产量12000平方左右。”林强道。

    丁蓉道:“哗,就算平均按1000元/平方来计算,林总你们公司每个月的产值也不小呀。”

    林强笑笑,“产值怎么大也很难跟老何这些房地产商比呀,他们随便一期的房子卖出去,赚的钱就顶得上我们好几年的利润,对吧,老何?”

    “别看我们表面风光,其实房地产的投入很大,如果房子滞销的话,财务成本就会成倍增加,压力山大呀,弄不好连回本都难,要是遇到资金链断裂,分分钟会破产跑路。还是林强你们这种实业公司好呀,既赚钱,又风险可控,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技术,也宁愿开一家这样的公司,不用每天顶着压力,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何远文摇了摇头,道。

    大家来到了高桥五金加工厂。

    加工厂的面积不算很大,呈长条形,干净整洁,地上刷着地坪漆,注塑机、冲床、刨床等加工机械沿墙边一字排开,材料、半成、成在指定位置整齐堆放,工人们正忙碌的工作着。

    林强介绍道,这个五金加工厂是专门为覃晓花他们那间大公司加工零配件的。现在,华光集团总部最主要的那几种发外加工件,已经悉数被林强揽了过来,翟忠权本来还想着把全部的发外加工件都交由他加工的,林强不想过于张扬,况且有许多的加工件价值不高,种繁杂,质量上的要求也不高,原来的代加工厂完全可以加工得出来。林强清楚,原来那些小型加工厂光是制作模具就花了不少钱,不想赶尽杀绝,以免引起众怒,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现在,那几种数量大、价值高的加工件,每个月都能为林强带来大笔稳定的收入。只要华光集团不出现大的人事变动,这种稳赚不赔的生意,林强就能够一直做下去。

    在五金加工厂最里面的机修间里,章国志正领着两个机械师傅在赶制第二代的半自动装砂机,见到林强他们进来,章国志兴奋的向大家介绍道,经过白庙码头那套第一代装砂机的试运行,他们几个已经制定了改进方案,第二代装砂机的性能将会有不小的提高,因为已经有了之前的制作经验,章国志说,他们同时进行三台装砂机的制作,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能完成。

    “林总,你们整个工厂管理得井井有条,手下的人工作效率很高,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呀。”从五金加工厂出来,丁蓉禁不住感叹道。

    林强笑道:“刚才那个章国志是我们的技术厂长,整个潮牌企业的设备运行、维护、升级改进都由他一手负责,大家在彩雕车间看到的那个何光,是我们的生产厂长,负责全公司的生产安排,有了他们两个,我基本上就不用把心思花在公司的具体生产上了。”

    当初在成立潮牌彩雕股份有限公司时,林强为章国志和何光争取到了每人2%的公司股份,曹旭当时还主动让出了这4个点股份出来,现在看来,各个合伙人都从内心觉得,何光和章国志完全有资格获得这些股份。

    今年年初,几个合伙人在讨论提高公司人员的工资待遇时,除了一线生产工作人的工资整体提高12%外,覃晓花身为大型企业的董事长,深诣用人之道,还提出要大幅提高公司管理层的待遇,特别强调要增加几个老总和厂长的薪酬。

    在这之前,林强一直跟闻婕、小彦象征性的每个月从公司里领三万元的工资,何光和章国志每人也有二万元的月收入。现在,公司的规模和效益都上了好几个台阶,覃晓花提议说,要按正规的大型公司年新制来执行,经过讨论,一致决定,林强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和掌舵人,年新108万元人民币,闻婕和小彦作为公司副总,年新88万元,而何光和章国志作为主管厂长,每人68万元。

    按现时潮牌彩雕股份公司的赢利能力,这部份的年新支出完全不成问题。对林强、闻婕和小彦来说,这部份收入的增加并不算什么,他们还有着巨额的分红,可对何光和章国志来说,一下子就增加了二、三倍的收入,那份吸引力真的是非常巨大,也让他们更加的把全副身心都放到了工作上。

    下午三点左右,中原陶瓷营销部经理杨伟雄带着手下的几个区域主管来到了潮牌彩雕公司,参观了样本厅和生产车间,并在三楼的会议室里听完林强用幻灯机作的专业而详细的介绍后,对这种高档的彩雕背景墙有了深入充分的认识,真正从选材、工艺、制作、包装、配套产等等方面看出了潮牌公司的产跟佛山市场上那些平面彩印产的质区别。

    “林总,你们公司现在总共有多少特约经销商呢?”杨伟雄问道。

    林强把自己公司的运作模式向杨伟雄他们介绍了一遍,“我们公司在全国的几乎所有一、二线城市都有特约加盟经销商,连三、四线城市在内,总共在超过一百个城市里有近四百家经销商。”

    “那你们公司的产能可以满足市场的需要吗?”

    “现有的产能基本可以满足经销商的正常订货,我们会随时根据市场的需要,增加设备和人手,提高产能。”林强道。

    “我们公司在全国的专卖店超千家,要是跟你们谈成合作,需要的量会很大,不知道林强公司能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呢?”

    “杨经理放心,我本身也是凤城人,家乡就在你们陶瓷厂附近不远的高桥镇,我已经在那里物识好了场地,准备建一个大型的彩雕分厂,专门给凤城市场供货和给你们这些陶瓷厂供货。”林强道。

    杨伟雄点点头,问道:“那林总你希望是以何种方式合作呢?贴牌生产?”

    “也可以说是贴牌生产吧,我的计划是,专门以你们中原陶瓷的名义重新设计产图册,我们潮牌公司负责产的设计和制作生产,所有的产都雕刻上中原陶瓷的logo,作为你们公司专属产,而且,我们公司不参与具体的营销,所有的营销计划都由你们自己执行,营销价格也由你们决定,我们一概不干涉------”林强把大致的合作计划说了一遍,“至于我们公司给杨经理你们的出厂价,我会让人根据产工艺的不同,做一份详细的报价单发给杨经理的。”

    这样的合作方式对陶瓷公司来说是最有利的,可以作为自己公司出产的产,借助已有的销售络和自己的牌效应快速占领市场,在产定价方面也不会受潮牌公司原来产的影响。

    杨伟雄对这样的合作计划非常满意,问林强什么时候能把详细的报价单做出来,他拿到报价单之后,还要向公司领导汇报。杨伟雄说,他们黄总已经交待过了,如果价格方面能够谈得拢的话,他们公司非常看好这次的合作。

    林强道:“明天就能把详细的报价单做出来,而且我会让人把合作协议的草稿也一起做出来,对了,我让人加班做一份用你们中原陶瓷logo的新的产图册样稿出来,杨经理你的名片上有邮箱,我明天中午前就能把资料发给你。”

    “好,林总的效率挺高的。我们先拿几套你们公司的产图册回去给领导看看,明天收到资料这后再跟林总你电话联系。”杨伟雄站起来跟林强握手道:“我们也要先告辞了,希望能跟林总公司合作成功。”

    林强连忙挽留说,已经在订好了位子,让杨伟雄他们一起去尝野味再回去。杨伟雄笑着说,谈成合作了,以后机会多的是,到时再好好去喝上两杯。

    送走了杨伟雄他们,林强和一起参加会谈的覃晓花、曹旭、闻婕、小彦回到了办公室。何远文和李婉他们都急着追问合作的事谈得怎么着了。

    林强朝他们摊了摊手,说这次只是双方初步接触,还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商谈。说着打开了手提电脑,给小彦发了个邮件,道:“小彦你马上回办公室收个邮件,把里面的资料打印出来。”

    覃晓花站在旁边,看到林强发的邮件内容,惊讶道:“原来你早就把报价单和协议草稿做好了?那刚才为什么不直接给杨伟雄他们呢?”

    闻婕和小彦闻言,也走过来一看,见林强甚至把那份新的图册也设计好了,怪不得他敢应承对方说,明天中午前就能把资料发给人家了,原来这家伙早有准备的。

    林强笑了笑,道:“我原来以为杨伟雄是一个人过来的,还想着可以马上把事情敲定下来,没想到他们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没法谈呀------”

    何远文指着林强,哈哈一笑,“你这个家伙,我可是服了你了-----”

    等小彦把报价单和协议稿打印出来,大家轮番看过一遍之后,才知道林强已经把整个计划都设计好了,详细得几乎让覃晓花他们提不出什么修改意见来,令大家不得不对他思维的慎密和行动的迅速大为佩服。

    晚上到知青第一村尝过野味之后,李婉和丁蓉坐何远文的车赶回阳州,林强他们则要留在广州一段时间,那幢宅基地宿舍楼已经装修完毕,马上就要进行内部认购了,公司上上下下有认购资格的员工早就去参观过多次,大家都有点迫不及待的想住进属于自己的新房子呢。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