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九章:意外重逢
    第二六九章:意外重逢北京东凌实业公司成立于九十年代末,是专门为了参与从1997年开始的被称之为“国退民进”的国有企业改制的。

    几个创始人都有着过硬的背景关系,国有企业改制大规模推广之后,东凌公司参与了多起重大的改制,成为了其中的大赢家。

    可是,越来越多的事实反映出一个令人吃惊的现实,就是作为国有企业改革最重大的战略调整,“国退民进”一直没有形成一个全国性的、法制化的改革方案。

    这也是本次改革最奇异的地方,各地依照“摸着石头过河”的思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出现了数十种产权量化出让的手法。

    在这个过程中,有关系的人通过与国有企业经营者、地方政府、银行等沆瀣一气,上下其手,据国有资产为己有,肥了个人的腰包,而数以千万计的产业工人则以“工龄买断”的方式被迫离开工作岗位,成了下岗工人。

    当时的“工龄买断”价很低,一年工龄折算下来,只有一千多元,许多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职工,几万元就被彻底打发了。按当时官方的统计显示,全国下岗工人的总量达到了1500万人。

    国企改制之后,传说全国的社保欠帐数目接近2万亿元,曾有经济学家建议,中央应该划拨2万亿元国有资产存量“做实”老职工的社保个人帐户,以补偿这些下岗工人为改革所付出的代价。听说国家体改办还专门拟定了相关计划,最终却遭到最高层的否决,其理由是“把国有资产变成了职工的私人资产,明摆着是国有资产的流失”。

    著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晚年在评论这一往事时,用了八个字:“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这一轮轰轰烈烈的国有企业改制,以产权清晰化运动为名义的经营层暴富与上千万产业工人被抛弃形成了鲜明对比,在经济高速发展和物质财富增长过程中,出现了非常不均衡的财富分配,国内的贫富分化开始变得悬殊,再次以血腥的方式展现出中国经济变革残酷的一面。

    (ps:码字不易,《儒商》首发易云,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另求月票支持,多谢!)

    也可能是上层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进入到2003年之后,这场以机制转换和放权搞活为主题的国有企业改革运动开始降温,许多大型国企的改制已经完成,中国企业的所有制格局也渐渐定型。

    覃晓花他们的公司早期直接参与了多家国有企业的改制,并大都已经转手获利离场,现在东凌公司的经营方向已经转向了参股上市公司,成为了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

    钱小刚的父亲当年患病之际,覃晓花夫妇赶回北京照顾,认识了当时的主治医生冯伟。

    冯伟是当时全国著名的胸心血管外科专家、北京医学院的孙仲才教授的得意门生,深得孙教授的赏识,博士毕业之后跟孙教授的女儿孙丹结为了夫妻。

    为了感谢冯伟在父亲住院期间的悉心治疗,钱小刚和覃晓花请冯伟夫妇吃了一顿饭,席间闲聊时,大家得知孙丹刚刚通过了考试,获得了acca会员资格证,都向她表示了祝贺。一年多之后,覃晓花产后复出,出任了北京东凌实业公司的董事长,便第一时间向孙丹发出了邀请,让她负责公司的财务。

    孙丹也不负覃晓花所望,参与了公司所有大型项目的财务审计,表现出色,很快就成了公司的投资顾问和财务总监,跟覃晓花还成了好朋友。

    前些年他们公司开始对华光机电集团布局时,孙丹曾对华光集团作过深入了解,赫然发现这个集团的前身正是林强当年工作的单位,她知道林强十多年前就已经离开了单位,下海创业了,他们之间也已经有多年没有联系,孙丹当时在华光集团作调研时,曾尝试过联系林强,却发现他原来的手机早已打不通了。

    林强这个当年学校里的才子,曾给她带来过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更曾深深撩动过她少女的芳心,多年过去了,虽然两人不再有联系,可林强留在她心里的,依然是当年那个才华横溢、又有点孤傲清高的才子形象。

    孙丹这次收到覃晓花发过的邮件,觉得这是没有什么难度的项目,温泉度假村的资料也算是详尽,一些具体的数据还需到现场去统计,让她眼前一亮的是那一份行云流水般的度假村升级发展方案,方案里不但计划做得很详尽,遣词用句也非常的优美,让人读起来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感,看来这个阳州新潮牌投资有限公司里也是有能人的。有了这份方案,孙丹觉得事情就更好办了。

    他们是早上九点的班机,十二点不到就抵达了白去国际机场。

    覃晓花这次亲自开车过来机场接他们,在机场里面的餐厅里简单用过午餐后,便直接赶往阳州。

    “花姐你们什么时候把业务转到阳州那边去的?”孙丹坐在车里问道。

    覃晓花笑了笑,道:“也不能说是转到阳州去吧,我是广州潮牌彩雕公司的合伙人,公司的总部还是在广州这里,阳州只是我们公司最早开发业务的地级城市,下一步我们公司的发展重点将会落在凤城市。”

    “凤城市?”孙丹下意识的问道。

    “是呀,我们公司最大的合伙人是凤城人士,很有家乡情结,说是要为家乡的建设出力呢。孙丹你有去过凤城吗?”覃晓花笑道。

    孙丹说还没有去过,但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凤城,还说自己上大学时,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就是凤城人,大家都叫他“老广”,当时还是学校里很有名的风云人物呢,不过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联系了。

    覃晓花便道,等忙完阳州这边的事后,带孙丹去凤城走走,没准还能在凤城街头碰见老朋友呢。

    孙丹摇了摇头,道:“他毕业后没有回去凤城,而是分配到了广州。对了,花姐,我想起来了,他当时毕业分配的单位就是华光机电集团的前身,广州华光机电厂,不过已经在十年前辞职出来了,我也跟他失去联系好多年了。”

    覃晓花心里猛然一动,问道:“你那个朋友该不是姓林吧?”

    “是呀,花姐你怎么样知道的?”孙丹诧然道。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哥虽然不再行走江湖,江湖却依然有着哥的传说。”覃晓花笑道:“孙丹你那个朋友叫林强,是吧?他当年可是厂里的青年才俊,最大的贡献是成立了国产化小组,把许多零配件都国产化了,大大降低了产的成本。”

    “是呀,林强当年曾任团委记和厂办主任,不过他早就辞职出来了,花姐你怎么会认识他?”孙丹有些奇怪的问道。

    “他现在是我们集团发外加工件的主要供应商。”覃晓花道:“我曾听他说过在北京上学四年,却没想到他跟你还是同学。我还知道他在上学时又是什么创办诗社啦,又是千里走单骑啦,等等---”

    覃晓花一时兴起,说起了林强在学校里的很多辉煌历史,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凭她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应该不会跟一个小小的供应商如此熟悉的,等她有所察觉时,心跳加速了几下,连忙尴尬地收了口。

    所幸孙丹还在感叹着世界真是小,这样都能让大家在茫茫人海中遇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覃晓花的表情。

    覃晓花从孙丹的表情中,猜想到她当年跟林强的关系应该不一般,本来还想着直接告诉她,这次的改制就是由林强策划的,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故意逗她道:“我这里有林强的联系电话,一会到了阳州,找出来给你。”

    “好呀,那个家伙失踪了好多年,还真想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况呢。”孙丹道。

    车子刚刚驶入宏远花园,覃晓花远远就看见,林强、何远文、李婉已经来到会所大门口等着他们了。车子还没停稳,林强因为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一下子就认出了坐在副驾座上的孙丹,径直走上去拉开了车门,微笑着道:“孙总监,好多年没见了!”

    孙丹没有戴近视眼镜,也根本不会想到林强会出现在这里,待听到他说话,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时,忍不住“哗”的惊呼起来------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

    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