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酒店里的缠绵
    第九章:酒店里的缠绵

    酒店房间里,林强仰靠在沙发上,默默的抽着事后烟。

    已经有很久没有像刚刚那样放纵过自己了。

    在极度兴奋回落后,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虚缈之中,恍如在做梦一样,可冲凉房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却让他再一次真实的体会到,背叛自己心里原则的悲哀和迷茫。

    三十多岁的林强正处于最能展现男人魅力的年纪,在外有着自己不错的事业,在家有着温柔贤惠的妻子和精伶可爱的女儿,一直是同学、朋友眼中的成功男人。

    更让人羡慕的是,林强是那种不会为事业放弃享受生活的人,虽然曾在投身商海之初,遭遇到重大挫折,但一直秉承着较高的生活味。像所有商人一样,他也努力追逐财富,却不会被金钱所奴役;追求位,但不会附庸风雅;喜欢独处思考,却不会离群索居;享受人生,但对那些比自己不幸的人心存同情和救助之心。

    多年的商海浮沉,让林强信奉一条商场真理,就是千万不要与和你有利益关系的女人上--床!无论这种女人有多性感,多煽情。

    因为这样的女人往往可以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今晚鬼使神差的,自己一时荷尔蒙上升,与正在冲凉房里洗澡的熊蔚兰上演了一场颠鸾倒凤的激情大戏。

    刚进入房间,被熊蔚兰从背后抱紧时,林强曾有过短暂的惊愕和下意识的心理抗拒。

    转过身来,看到她满脸潮红,眼神里满是期待。当两人紧紧相拥着倒在宽大的柔软席梦思床上时,林强很明显的感觉到熊蔚兰内心的那种逼切和渴望,她傲人的身材和反客为主的主动也让林强体会到了一种另类的刺激。

    “林哥,我已经帮你放好温水了,去泡个澡吧。”浴后的熊蔚兰俏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身上只裹着条大浴巾,酥胸半露,饱满双峰似要呼之欲出,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在昏黄的灯光下展现着致命的诱惑,虽然林强还处在疯狂过后的不适期,可仍是被她的美色所吸引。

    “谢谢你,我不太习惯泡澡的,一会再洗个淋浴澡就行了。那个----,你还是先回去吧,现在也很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林强在熊蔚兰洗澡的时候,已经穿整齐了衣服。

    “哦。”熊蔚兰轻轻的应了声,看了看自己那些原先散落在地毯上,现在已经摆放在床上的衣服,稍稍犹豫了一下,便侧过身子,扯掉了身上的浴巾,羞红着脸开始穿衣服。

    林强看到她的眼神里闪过失落,心里有些不忍。光着身子的她前凸后翘,皮肤光滑细腻,可林强真的没有留她过夜的打算。刚刚那场**,曾带给双方畅快淋漓的享受,可说到底,那只是一种生理上的相互需要,或者说只是一种身体上的交流,林强自然不想与对方有过多的纠缠。

    熊蔚兰虽然年纪不大,多年的职场摸滚打爬也让她心里明白,像林强这种三十多岁的成功已婚男人,他们的生活只需要年轻的女子来丰富而不可以被她们来颠覆。正如吃腻了正餐需要点心一样,他们虽然同样渴望着艳遇,却不会主动去勾搭,往往只坚守在自己的阵地里,等待年轻的女子经过,给他们略显乏味的生活增添些点缀,却不会允许她们进入自己的生活。

    “谢谢你,林哥。”熊蔚兰真诚的对林强道。眼前这个男子不但给自己带来了大笔订单,也给她寂寞的身心带来了抚慰,“我住的地方离这很近的,你不用送我了,早点休息吧。”

    熊蔚兰上前轻轻的拥抱了下林强,便利索转身走出了房门。刚刚跟林强的抵死缠绵,自己饥渴的身体和空虚的心灵都得到了满足,这一切的发生,可以说是自然而然的,她从开始就没有带有其他的目的,纯粹是一种生理上、或者是情感上的自然需要。

    走出酒店后,熊蔚兰想,今晚之后,自己与林强很快又会回复到之前那种生意上的朋友关系,再无其他的牵连了。

    但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许多事情也许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的,因为跟林强的这次亲密接触,让她之后的人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大和山庄的装修工程正式开工之后,曹旭把广州本部的精英几乎全部拉到了工地的临时办公室里现场办公,还从佛山和韶关分公司里抽调到大批熟手施工员到场,每天都加班加点的赶工。

    林强作为名义上的工程总监,也要经常的去工地露露面。

    彩雕背景墙的生产有章国志和何光在厂里全程跟进,倒不用他操很多的心。两台新的雕刻机采购回来后,产量大大提高了,完全可以满足工程进度的需要。

    有时候林强也很佩服自己,从大学时代的社团开始,他就很有一种做大事之人所必须具备的素质,就是抓大放小,现在公司里所有已上正轨的业务,他都放手让底下的人全程负责,自己就可以抽出身来,考虑些决策性的事情。

    觊觎已久的华光集团发外加工,因为覃晓花的出现,让林强的思路出现了大改变。

    他之前只是想着利用自己跟现在那些老总的关系,在其中分到一杯羹。他很清楚这里面的巨大利润,也清楚其中的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现在社会上有不少的人,凭借关系,依附着这些大型国有企业,不显山露水的赚取了外人无法知晓的巨大财富。这里面巨大的寻租空间,也滋生了许多的**,不少的国企高管也因为东窗事发而身败名裂。

    下海之前的林强,还自视清高,不屑与这些被人们称为“国企蛀虫”的人为伍,可多年的商海沉淫,让林强改变了不少,在商言商,追逐利润本来就是商人的特性。

    既然自己改变不了现实,就只能是去适应现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