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尽情狂欢
    第八十四章:尽情狂欢

    虽然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外号北江河的何晓红尚未现身,但聚会的热烈程度已经比林强预想中的要好很多。

    北江河是当年班上绯闻最多的靓女,曾让班上不少男生神魂颠倒,大鼻佬就是其中的一个好逑君子。北江河现在已经是省计划生育医院小有名气的妇科主任医师,今天正好轮到她去番禺的关系医院坐诊,没能赶上下午的活动,但她给林强打来电话,说肯定会参加晚上的聚餐。

    在云台花园和美丽的珠江岸边拍照时,因为少了北江河的身影,大鼻佬显得格外的失落。相反的,我们的关二哥可就春风得意多了。

    关二哥原名关东,是当时班上的足球主力,可现在明显过度发福的他,身上根本就看不出一丁点往日的运动员风采来,但他风趣幽默的天性却依然如旧。

    现在的关二哥已经是凤城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想当初,关二哥和芳芳正好同住在一个叫“方伯里”的小街里,常见他们出双成对的,班上也就流传开有关他们俩的许多传说。

    关二哥这次是跟大鼻佬江艺还有另外三个同学专程从清远赶来参加聚会的。

    在会议室的时候,关二哥一见到芳芳,便夸张地做出激情拥抱的姿势,大鼻佬也乘机从旁推波助澜,毫无心理准备的芳芳差点没被吓得花容失色,引来大家一阵起哄欢呼。

    芳芳当然也不是十几年前那个害羞的小姑娘了,镇静过来后,便大方应对,并高姿态的与关二哥来了张手拉手的亲蜜合影。

    林强本来还担心聚会时同学会拿他跟周文婕开玩笑的,他自己倒没什么,只是担心周文婕会有所尴尬。现在跟周文婕单独见过面,林强可就少了这种后顾之忧,可以尽情的跟大家嬉笑玩乐、谈笑风生了。“怎么样?关二哥,十几年后再拉着我们芳芳的手感觉如何?是不是‘拉着老婆的手,好像左手拉右手;拉着小姐的手,仿佛回到十**;拉着女同学的手,后悔当初没下手’?”

    林强的话又引来大家的一阵哄笑。芳芳瞪了林强一眼,道:“林强,你好野!。”

    “就是,林强你等着,你跟周周还没有交待,晚上聚餐时你们要自罚三杯。”军长也开始挤兑林强。

    本来在中学时就数她最经常取笑林强,那时候的林强还真的不敢跟她较劲,可现在不同了,“军长,你用不着吓唬我,我根本就不怕。倒是你,是不是也得跟我们锦城同学来一张合影呀?”

    “来就来,谁怕谁呀。”军长的豪爽气慨又出来了,反而我们的李锦城同学不好意思起来。大家便齐齐起哄,大鼻佬更是把锦城从人群中拉出来,把他推到军长身边,并把锦城的手搁到军长的肩膀上,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两人的亲蜜姿态便被定格下来。

    在云台花园和珠江边拍完照后,一行人便驱车直奔番禺水上农庄。

    李锦城显然是轻车熟路,不用问就知道是这里的老熟客了,一路上不停的向大家介绍这里的特色菜肴。像他们规划局那种肥单位,公款吃喝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了。

    林强他们要了个大包房,正好可以摆两张大圆桌。

    大家刚坐下,北江河就打电话给林强,说已经到了农庄大门口,问林强他们的具体方位。林强告诉她在“翠菊苑”包房,并说大家都在等她呢。

    林强笑着问大鼻佬,这一次北江河姗姗来迟该如何惩罚好。大鼻佬笑而不语,关二哥则道,大鼻佬怜香惜玉,当然不会惩罚佳人了。他提议,一会北江河进门时,让她逐个说出在座诸位同学的名字,说漏一个就罚喝啤酒一杯。

    大家轰然叫好。

    北江河自然不知道大家正为她设了个局,当她推开门时,只见包房里二十来人居然鸦雀无声,二十多双眼睛齐刷刷的射向她。

    北江河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自己进错了包房,有点不知所措,待她终于看到军长、芳芳还有霞女时,才明白大家在逗她玩。

    她一跺脚,连房门也来不及关了,一下子冲了过去,原本寂静的包房立刻变成了喧哗的墟市,四个女人互相之间又抱又拥,旁若无人,全然不把男同胞们放在眼里。

    “安静,安静。”林强边示意服务员把房门带上,边走上前去对那几个欢喜雀跃的女同学说,并把关二哥的惩罚提议向北江河述说了一遍。

    “切,小菜一碟啦。本小姐还没到健忘的年纪。”北江河把随身挎包往座位上一放,便站起来环视了大家一遍,道:“你是林强,比中学时帅多了。这是我们班的骄傲、清华高材生何炽权,这是罗教授,-----这是‘大鼻佬’,这是‘薛飞人’,这是‘虾公’大人,这是白明气功师------”

    北江河还真行,不但认出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模样,还能记住大家的绰号。

    每当她说出一个同学的名字时,大家便报以热烈的掌声。可当看到关二哥时,她还是顿了顿,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的道:“你是关公!真没想到你小子发福得像猪头似的。”

    众人大笑,关二哥则作吹须瞪眼状。

    轮到李锦城时,北江河可真是卡壳了,想了半天都对不上号。

    也难怪,昔日黑瘦黑瘦的他,现在是大腹便便,一派官相。芳芳悄悄拉了她一下,又指了指军长,北江河猛然醒悟过来,“你是金兀术!哈哈哈-----”

    “不算不算,有人通水。”关二哥终于逮到了机会,把一杯啤酒塞到北江河手中,说:“罚酒一杯!”

    “罚我没问题!但给我通水的芳芳要不要罚呀?是不是关二哥你代我们的芳芳喝呀?”北江河朝芳芳调皮的眨眨眼。

    芳芳打了她一下,笑着说她这是恩将仇报。

    “代喝就代喝。来,一口干,不许赖皮!”关二哥说完便把满满一杯酒干了。

    北江河倒也豪爽,二话没说便也把手中的酒一口干了,大家又报以阵阵掌声。

    席间,老同学们有笑有说。临散席前,大鼻佬更是把气氛推向了**,在大家的起哄下,他愣是缠着北江河当众表演互喝“交杯酒”,博得了大家的满堂喝彩!

    林强也在军长的鼓动下,跟周文婕来了一杯。

    晚饭后回到广州,李锦城早已联系好歌厅了,大家又尽情的唱呀跳呀,其中那三个友情客串的班级友人都是歌舞能手,很能带动起气氛。

    包房面积不小,液晶电视前还有小小的舞池,当林强第一次搂着周文婕走上舞池时,虽然舞池略显窄小,不能很好的舒展,可两人不时的身体相触,依然让林强心中泛起太多的快意感受。

    大家一直狂欢到凌晨二点歌厅打烊才尽兴而散。

    结帐时,芳芳告诉林强说,李锦城已经早一步自己掏腰包埋了单了。林强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破费,觉得还是让芳芳把钱还给李锦城好一点,反正收上来的经费才用了一半不到呢。可李锦城却不肯收回钱,说那是小意思了。

    罗振洪平时跟李锦城接触较多,说李锦城财大气粗着呢。林强想想也就算了,让芳芳把余下的经费存进专门的帐户,当作班级的活动基金。

    送走了广州本地那些要赶回家的同学之后,林强跟罗振洪、何炽权等陪着外地来的同学回到酒店,大家总觉得意犹未尽,便相约来到珠江大厦对面的“未来酒吧”露天吧台上把酒畅谈。

    刚刚的聚会应该说是热烈而融洽的,但毕竟人多嘈杂,让人很难静得下来深入交谈。

    林强一直认为,同学关系是最可靠的关系,现在,大家都出来工作十多年了,许多人在各自的岗位上已有所建树,甚至能独当一面,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难得的关系资源,应该好好的实现这种资源共享。

    ------------

    亲爱的读者朋友,小说《儒商》是本人另一部正在连载的小说《时光启示录》的后传,如果大家想对林强、曹旭、闻婕、覃晓花、周文婕等人之前的经历有更深入的了解,请先《时光启示录》,并请多提建议,多发评论,多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