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把酒清谈
    第八十五章:把酒清谈

    下午那场骤来的风雨带来了阵阵清爽,露天吧台上凉风习习,四周的栏杆上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彩灯,室内的吧厅里隐隐约约传来强劲的迪斯科音乐。

    这是一个通宵营业的酒吧。林强他们来到露天吧台时已经是凌晨二点多了,吧台上客人不多,倒是很清静。刚刚在歌厅里大家都已经喝了不少的酒,所以林强他们只是要了一打蓝带啤酒和几样小吃。

    啤酒上来后,军长又尽显巾帼本色,端起酒杯对林强说道:“林强,很多谢你组织了这次广州同学见面会,让我们这些外地的同学也能在二十年后又重温了以前的欢乐时光。来,这一杯是我专门敬你的。”

    林强连忙打手作揖,但也跟着拿起酒杯,与军长碰了一下,说:“军长此言差矣。要说多谢的话,应该是我代表广州的同学感谢你们这些外地的同学热心参与和支持这次聚会才对。来,来,大家一起来,为我们的同学之谊----碰杯。”

    他清楚自己的酒量,不敢说“干杯”,说完之后自己先喝了一大口,便想把酒杯放下。军长可不依了,说:“不行,不行。枉你在北方呆了几年,喝酒的规矩都忘了?碰了杯就得干了,大家说是吧?”

    林强忙道:“唉呀,军长大人,我甘拜下风行了吧?俗话有说,‘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吐偏妍;帆张半扇免翻颠,马放半缰稳便;’咱们还是随量吧。”

    军长便道:“就你道理多。” 所幸这是小范围的聚会,大家也不跟林强太较真,相互碰杯之后各自随意喝了一大口,便放下了酒杯。

    关二哥也一改之前的嬉笑作风,颇有感慨的说:“真是时光匆匆呀,一转眼就十几年过去了,我们不知不觉都闯进中年人之列了。”

    关东的话让大家深有同感。是呀,现在的社会日新月异,大家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奔波忙碌,免不了要时时为稻梁谋,能像现在这样围坐一起把酒清谈对已不再年轻的林强他们来说真的是非常难得了。

    大家先是简单介绍了自己毕业后这十几年间的大致经历,说起来真是各有各的精彩,也各有各的无奈。从最初踏入社会时的热情和憧憬,到现在的倦怠和迷惘,令大家唏嘘不已。

    大鼻佬仰头把杯里的酒干了,道:“林强,还是你潇洒,自己当老板,自由自在,真令我们羡慕呀。”

    “说起来惭愧,我那时辞职可是迫不得已的。”林强回想起当年,心中依然感慨万千,“那时自己年轻气盛,跟单位里的领导一言不合便义无反顾的炒了单位的鱿鱼。当时还是孤身寡佬的,没什么后顾之忧,心想,出来就出来了,我就不信还养不活自己!这就是年轻的好处,有冲劲,敢去闯,敢去拼。还真别说,刚出来那阵子真的挺潇洒的,但没高兴多久,毕竟商场跟职场不同,商场里到处充满机会,也处处是陷阱,稍不留神,便会坠入深渊!现实有时候真的很残酷,也很无奈。”

    “林强,我很想知道,你下海这么多年,最大的感触是什么?”何炽权问道。

    “我最大的感触可以用时下很流行的那句话来形容:如果你改变不了现实,就努力去适应现实!”身为商道中人,林强早已深谙其中的潜规则,正所谓无奸不商,商场中尔虞我诈,各种阴招暗招呈出不穷,无论当初你是多么单纯清白的人,在这个大染缸里打滚,始终免不了要被浸染,这是任谁也改变不了的现实,林强自己也早已融入其中,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名“奸商”。

    “哈哈,林强你的话让我想起另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来:如果你无力去反抗,就把被强奸当作一种享受!”关二哥嬉笑作风又来了。

    “不过,林强你毕竟是为自己工作,有明确的目标,也有奋斗的方向和动力,不像我们这些混职于职场的人,时刻充满着焦虑,不知未来如何保障。现在到处兴改制、闹下岗,没准哪天我们也成待业人员了。”何炽权道。

    “老何那也不能这样说,事情总有两方面的。”罗进洪道:“说到未来的保障,我还是认为呆在单位里比较保险些,单位里毕竟还有各种福利,比如养老、医疗、退休金等等,反而像林强他们,什么事都当得自己扛,压力可不小呢。”

    “罗教授你的单位特殊,当然那样说了。”军长现在是深圳某著名超市连锁集团的高级管理,众人羡慕的白领丽人,“我们可就不一样了,我们和企业之间说到底只是一种交易的关系——企业支付薪水,我们提供劳力或智力。我们按职位的标准来做事,从而得到相应的报酬,但这种报酬远远不能保障我们的未来!”

    “军长说得没错!”何炽权接着道:“我们大多数人的人生目标就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包括对财富、社会地位的渴求和所谓的‘实现自我’。但很可惜,绝大部分的工作都很难实现这些目标,无论你多么努力工作,能获得小康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对大多数人来说,今日的努力只是为公司付出,充其量是‘锻炼了自己’,但这种锻炼如果不能让自己成为行业顶尖,事实上对自己的未来益处也是有限的。没准哪一天企业解散了,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也就到此结束了。说到单位里的福利,那也做不了准,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当时好歹也算是个副厂长呀,厂子解散后,还不是几万块钱就把你打发走了?还何来的福利?”

    林强若有所思的听着他们的话,不时微微点点。

    是呀,已经步入中年的同学们,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生活的压力。像他们这种三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没有了工作初期的新鲜感,对所谓的“企业文化”、“企业远景”之类的华美说辞更是早已麻木,而更多的是关注自己的未来。

    可令他们咀丧的是,在现时的中国,普通白领的收入远远不及一个生意场中的小老板!因此,在中国这个社会福利保障还有待完备的社会里,你的人生要过得好,就需要你今日所作的投资或者努力能为你的人生带来长久的收益。

    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昔日令众人趋之若骛的“铁饭碗”早已不再牢靠,更不再吃香了。工资像眉毛,物价像胡须,眉毛不长胡须长,对普通的工薪一族来说,生活的压力真的是越来越重了。而另一方面,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也给那些有权人物创造了大量敛财的机会,大大小小的**现象便似雨后春笋应时而生,“庙穷方丈富”更是随处可见!

    也难怪何炽权早就有自己出来创业的念头,虽然他现在的职位和待遇都不错,但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握或左右着,而一旦创业成功,不但可以重新掌握自己的命运,更可以为未来获取保障!

    林强很理解他这种心情,但也坦诚相告,商海里到处有暗礁,随时都有翻船的危险,并不是所有敢于下海的人都能成为弄潮儿。毕竟不是年轻的时候了,冲动不得,还是应该伺机而动的好。

    林强在这些老同学当中算是见过些风浪的人,他主张,大家到了这种年纪了,不应该再做孤注一掷的事,不必非要奋身下海,而更应该发掘和利用现有的同学关系,互通有无,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

    大家一直聊到零晨四点多才散场。关公他们还要连夜赶回凤城,外地来的同学之中就只剩下周文婕和军长了。

    在回酒店的路上,军长悄悄问林强说:“林强,你参加工作之后就真的一直没见过我们周周?”

    林强反问道:“很奇怪吗?”

    军长朝他做了个鬼脸,笑而不语-------

    ------------

    亲爱的读者朋友,小说《儒商》是本人另一部正在连载的小说《时光启示录》的后传,如果大家想对林强、曹旭、闻婕、覃晓花、周文婕等人之前的经历有更深入的了解,请先《时光启示录》,并请多提建议,多发评论,多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