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九章:绝饶不了那家伙
    第一一九章:绝饶不了那家伙

    林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张臻华在电话里告诉他,下班之后,曹卫东和几个工人到楼盘大门口马路对面的大排档里吃饭,刚吃好埋了单想回去,七八辆无牌照摩托车轰鸣着开到大排档,走下来十来个小混混,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把曹卫东他们围着打,幸好大排档老板是本地人,担心会在自己档口弄出人命来,马上一边报警一边大声喝止了那班小混混。几个工人都挨了打,曹卫东头上还挨了一棍子,鲜血直流。她和郑志洪接到消息马上赶了过去,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和治安员也接到报警赶到了现场,郑志洪带着几个工人到派出所录口供,她就赶紧带曹卫东去镇医院检查伤势。万幸的是医生说只是伤了皮肤,正在帮曹卫东作消毒止血。

    林强告诉她不要慌乱,自己马上赶过去。

    收了电话,林强把情况跟大家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肯定是陈新那班人在搞事,我得马上赶过去处理。”

    “我跟你一起过去。”覃晓花道。

    两人马上回到公司,开车直奔增城。

    在路上,覃晓花听林强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后,气愤的道:“那些人还有王法吗?居然敢当街伤人。”

    林强只是笑了笑,他知道像覃晓花这种层次的人绝少跟那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小混混们接触,甚至都不会清楚底层百姓生活环境的复杂和混乱。他想了一下,给林辉和曹志平打电话,让他们也马上赶来增城商讨对策。

    林辉最气不过自己的大哥受人欺负了,而曹志平更是暴跳如雷,听说自己的堂叔曹卫东在增城被人打破头,立马叫上自己最得力的两名手下,跟林辉开着猎豹车飞速赶了过来。

    林强和覃晓花赶到增城的时候,张臻华来电话说,已经带着曹卫东到派出所里跟郑志洪他们汇合了,正在录口供。林强问清楚了位置,直接开车过去派出所。

    派出所里,接警的吴姓警员显然对这种街头闹事斗殴见怪不怪了,正慢条斯理的做着笔录。要不是雅乐花苑的郑志洪亲自出面,他甚至会在现场简单询问一下就算了,反正又没有出现重大伤亡,滋事一方的人又都跑清光了。

    “吴警官,我敢肯定,是光头华手下的人搞的事,那个叫陈新的人嫌疑最大。”等吴姓警员做完笔录,郑志洪上前道。

    “郑总,我们警察办事是要讲证据的,我了解过了,大排档那里没有监控摄像头,我们也不能随便怀疑任何人。派出只能是做好备案,我已经详细录下了口供,你们可以先回去,有处理结果会通知你们的。”吴警员道。

    “那我们不是白白吃亏挨打了?”曹卫东头上缠着绷带,愤愤不平的道。

    吴警员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想怎么样?真正追究起来,你们这是街头聚众互殴,双方都要拘留的。你刚才录口供时不是说了,你们几个当时也反击了吗?”

    “我们不过是自卫罢了,难道还得站在那里任由他们打过来?”曹卫东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用手挡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可能会开了花呢。他们几个都是干体力活的,身强力壮,本来不太悚那些小混混,只是林强事前就告诫他们凡事要小心为上,且大排档的老板及时喝止了双方,要不然的话,曹卫东他们几个一定会拼死抗击的。

    “那你们几个要不要在派出所里住几天,等我们调查清楚了再进行处理?”吴警员有些不耐烦的道。

    林强暗中摇了摇头,上前道:“吴警官,我是他们的老板林生,我先把他们领回去好了。”

    吴警员看了看林强,态度缓和了些,道:“你作为老板得好好管教工人,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一律先拘留下来再说。”

    覃晓花还是头一回见识到派出所的这种做派,她真想不明白自己的人被人无端打伤了,派出所居然还说要拘留他们?心里颇为不服,上前想质问,林强悄悄拉住了她,使了个眼色。他清楚现在没有证据,还奈何不了陈新那班人,只有先回去再想办法。

    正当他们走到派出所门口时,一辆警车急速在门口停下,车上走下一个穿便服的男子,门口值班的保安恭敬的招呼道:“周所好。”

    便服男子只是点了点头,快步走向门口,见林强他们一班人正走出来,便停下来打量了林强一会,道:“你就是林强?”

    林强愣了愣,道:“我就是,你是??”

    “林辉刚刚给我电话,说你可能在我们所里。强哥,你是周其呀,跟阿辉是上下铺的兄弟,还在警校读时我跟阿辉还去过你宿舍里几次呢,还有印象吗?”周其走上前来拉着林强的手道。

    林强再仔细打量下他,终于也想起来了,怪不得刚才见他就觉得有些面熟了,原来是林辉警校的同宿舍师兄弟。

    “强哥,阿辉说你的工人被人打了,到底怎么回事?来来,我们进去再说。”周其拉着林强重新返回派出所里。

    吴警员见到自己派出所的副所长跟林强搂肩搭背,有说有笑的进来,吃了一大惊,听到周其亲自连夜赶回来过问此事,连忙拿出笔录道:“周所,这位林老板手下的工人跟那些小混混发生了些摩擦,我已经做好了笔录了。”

    周其并没有看笔录,听林强把事情经过简明说了一下,便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林辉和曹志平此时也赶到了派出所。

    “老大,你还挺神速的嘛,那么快就从凤城赶过来了。”周其上前搂着林辉道。在警校时,林辉是他们那班师兄弟中的老大,虽然毕业超过十年了,且林辉早已不再从警,但他们师兄弟平时见面时都还是习惯于称呼他为老大。

    曹志平看到堂叔曹卫东伤势并不是很重,才放下心来,悄悄问道:“你记得住是那个家伙打伤你的吗?”

    曹卫东道:“记得,那家伙染着一头黄毛,嘴角边上有颗大黑痣。”

    曹志平狠狠的道:“好,认得就好,绝饶不了那家伙。”

    他们俩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在座的人还是能听到。吴警员眉头皱了皱,见到周其只是跟林辉在热聊,便也只装作没听到。

    林辉毕竟在派出所里工作过,知道办事规矩,了解一番情况后,便对周其道:“你现在不是上班时间,我们去外面宵夜,顺便叙叙旧。吴sir也一起去吧。”

    吴警员连忙说自己还在值班,不能离岗。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