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九章:够狠的招数
    第一二九章:够狠的招数

    常务副市长张伟全自幼丧母,从小就是在比他大五岁的姐姐关心下长大的,对姐姐有着特别的感情。李婉是他姐姐的独女,张伟全一直把她当作己出,自小宠爱有加。

    李婉也很争气,大学毕业之后回到阳州,自己创业,她在大学里学的是广告设计,毕业时本来可以凭借舅舅的关系进入政府部门谋份好工作的,可自小就很有个性的她创办了新世纪广告公司,经过几年的拼搏,打出了一片天地,虽然少不了要借助他的影响力,但都是下面的人为了巴结讨好他,而暗中给李婉提供的方便,张伟全自己就真的是从来没有直接出面为外甥女谋过利益,在这一点上,张伟全对得起组织和良心,也从不惧怕落人口柄。

    李婉也是聪明的女子,知道该怎么样利用自己的身份,从不会给自己的舅舅添麻烦。可这一次,眼看到手的大工程就要被人抢走了,李婉情急之下只有拨通了舅舅的手机。

    张伟全听李婉说完事情经过,眉头皱了皱,这种事情他还真的不好出面,而现在的教育局长赵子钦又是蒋荣生的人,自己连隐晦打个招呼都没有可能。他也很清楚这个工程对李婉的重要性,整个工程可是以千万元计的大工程,相当于李婉公司好几年的业务总额了。

    本来有邹勇暗中关照,张伟全完全不用自己去操心的,没想到李婉会直接向他求助。

    张伟全问清楚邹勇现在还在跟评审小组在作初评,便让李婉来他办公室一趟。

    在三楼的小会议室里,邹勇和评审小组成员们打开了交上来的几份方案。邹勇装作随意的翻看了林强和李婉他们的两份方案后面的工程报价,大出他的意料,林强他们那种高档的做法居然比李婉的报价还要低很多!

    邹勇瞬间意识到自己最后向覃晓花的询问真是蠢到家了,无形之中相当于把自己给套了进去,他原本是想用工程造价过高这一条来把林强他们的方案一票否决,让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公示环节的,现在他真的是找不到任何合适的理由来帮李婉他们说上几句好话了。

    邹勇心里很是烦躁,借口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赶着处理,让其他评审人员先自行讨论,起身离开了小会议室。

    在座的评审人员个个都是人精,早就能猜测得到邹勇的心思,自然谁都不想做出头鸟,邹勇在场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表现出对林强公司方案的过多欣赏来。赵子钦也深知自己在邹勇面前人微言轻,不敢当着他的面对林强他们的方案表示支持。不过,他心里清楚,林强他们跟市委记的关系密切,覃晓花在台上的镇定自若更是让他相信,这个女人的来头不简单。

    林强他们的方案无论从哪一方面比较,都明显要比李婉他们的要优胜很多,赵子钦相信在座的评审人员心中都有数,看到邹勇离开了会议室,赵子钦抓住机会道:“我觉得潮牌公司这份方案很有创意,赖处和欧阳局长你们觉得呢?”

    其他几个副局长都是自己的手下,赵子钦着重征询财政局赖处长和规划局欧阳龙局长的意见。

    赖处长今天是临时代替公事出差的财政局廖局长参加评审会的,严格来说,他并不属于张伟全和邹勇的人,因此顾虑没有其他人多,道:“赵局长说得没错,潮牌公司这份方案不但新颖高档,有三年的质保期,而且报价要比其他三家都要低,邹市长刚才也提到过了,全市的文化墙工程量加起来很大,如果造价过高的话,财政上的压力会很大。我个人意见,觉得潮牌公司的方案比较优胜,欧阳局长怎么看?”

    欧阳龙也是通透之人,上次在教师新村见到蒋荣生跟覃晓花亲切互动,就清楚覃晓花跟市委记的关系不一般,覃晓花刚才甚至敢于在台上向自己招呼,摆明了就是向自己传递一个明确的信号,他们潮牌公司是得到了市委记的支持的,欧阳龙虽然是张伟全阵线上的人,但他也很清楚,蒋荣生才是阳州市真正的一哥,“我也觉得潮牌公司的方案更优胜,我跟赵局长都在教师新村现场看过他们公司的产,的确是很高档耐用,应用在文化墙上,肯定会效果不错的。”

    其他几个副局长自然就意见统一了,大家一致认为,在初审阶级,潮牌公司和新世纪公司的方案暂时胜出,等下午进行过现场提问后,便会正式确定两个优胜方案进行为期三天的公示,公示结束后根据各方面的反馈意见,由评审小组投票决定最后的优胜者。

    赵子钦在大家统一了意见后,心里笃定了很多,他知道,只要林强他们的方案能顺利进入公示环节,其他人就不敢再作暗箱操作了。

    邹勇离开会议室之后,便直接来到了张伟全的办公室,他也很清楚,要把林强他们挤出局,只能是想办法把他们阻止在公示之外。见到李婉也在张伟全的办公室,邹勇并不觉得意外,开门见山的对张伟全道:“张哥,我觉得这次的文化墙工程还要另外附加上一个条件,就是承包单位必须是在阳州注册超过三年,每年都对阳州地方税收作出过贡献,且连续三年以上按规定帮公司所有正式员工购买社保的公司,还要有为本地教育行业服务过的资历,不符合条件的公司没有资格参加竞争。这也是很多地方政府保护和扶持本地企业经常采用的措施,我们同样也有义务大力支持像新世纪这样长期扎根于阳州的本地公司,不可能眼睁睁的把那么大的工程让给初来咋到的外来新公司。”

    邹勇这一招可真够狠的,他也不是头一次使用这种招数,在以往很多的政府工程招标中,都会为内定的中标人量身制定各种准入条件,其他的人一早就被排除出局了,甚至在教师新村工程的招标中,邹勇也曾想过要把工程交给吴金中他们公司,要不是何远文关系够硬,蒋荣生亲自过问,以要更多引进外面投资、公平竞争的名义废除了诸多限制条件,何远文的宏远房地产公司根本就连参与投标的资格都没有。

    在邹勇的眼中,潮牌公司只不过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外来新公司,想凭借自己公司产的优势不知深浅的想挤进来,岂有那么便宜的事?

    李婉毕竟不是官场上的人,对邹勇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狠手段心有疑虑,而且,这种随意临时改变规则的做法也真的是过于张扬和显眼,李婉担心会引起林强他们的强烈反应,把事情闹大难以收场,可眼下她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反败为胜的方法,见到自己的舅舅沉默着没有出声,便也不好说什么。

    张伟全最终也没有对邹勇的提议明确表态,看了下时间,已经到就餐时间了,便站起来道:“我们先去吃饭吧。李婉你们不是有安排了工作餐吗?就不要跟我们一起了。”

    邹勇跟张伟全共事多年,在很多时候都心意相通,张伟全没有当面反对,也就相当于是默认了。邹勇就想着在下午集中开会之前,把这条新规定在评审小组内部宣布,直接的把林强他们公司排除出局。

    对于像潮牌公司这种没有什么后台背景的新公司,邹勇也不担心他们会闹得出什么花样来。当下便心情轻松的跟着张伟全向食堂走去。

    可当他走进食堂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况惊住了------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