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八章:代喝酒
    第一三八章:代喝酒

    好来登酒店大堂豪华气派的大门上方,长形的led显示屏正滚动展示着“热烈欢迎参加毕业二十周年的凤城一中八二届高三(2)班全体同学”。林强心道,马大强还真有能耐,居然能让酒店专门打出欢迎标语,手里有实权就是不一样呀。

    “林强你终于到了,快过来签到。”林强刚走进大堂,便见到进门右侧摆放着几张桌椅,好几个人围在那里,巫小明正朝他招呼。

    那几个正在签到的同学闻声也回过头来,林强赶紧快步上前,跟大家握手问好。十多年没见面了,相互间有些陌生,但毕竟同窗共读三年,林强很快就把眼前的几个同学跟读时的记忆联系起来,准确叫出了他们的名字。

    “林强,你可是没怎么变化呀,还是跟高中时那样潇洒靓仔。”李秋焕拉着林强的手道。他当年师专毕业后就回家乡禾云镇的中学任教,现在是禾云中学的副校长,前额中间有些谢顶,梳着个大背头,身材还是像中学时那样略显瘦削。

    林强当年在学校里风头很劲,不久前还在广州里组织同学搞了次小型聚会,聚会的相片都上传到班里了,因此同学们对他一点都不陌生。他笑着跟大家招呼过后,便在签名薄上签了名,看到旁边的本子上登记着同学们自愿捐助的份子钱,便也掏出了钱包。

    这次因为有胡启文和马大强的大力支持赞助,组委会便没有硬性要求个人交纳聚会费用,只是本着自愿的原则,捐助份子钱。林强看到先签到的同学大都是捐助了三百、五百,想了想,便捐助了一千元。

    “对了,秋焕你们几个跟我到车上把一些纪念拿进来。”林强领着几个同学来到停车场,把那些彩雕纪念搬了进来。

    纪念分两种,一种是专门送给老师们的,上面雕刻着“师恩难忘”,另一种是给同学们的,雕刻着“同窗情深”,配有精美的图案和聚会的时间、地点等,还有高档的木托架包装,看起来美仑美奂,大家都爱不释手。

    严记从二楼楼梯走下来,“林强,大家都在宴会厅等着你呢,快点上去吧。”并让同学们把那些纪念搬了上去。

    宴会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同学,大家正围在一张大圆桌兴奋的聊着天,马大强和胡启文坐在中间的位置上,高谈阔论,很有一种众星拱月的感觉。

    见到林强走进来,大家都纷纷朝他招呼。

    “不好意思,中午时有点事情耽搁,来晚了,还好没有迟到。”林强笑着回应大家,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林强,这次你可不够积极呀。”马大强拿起身前的软装中华,隔着桌子给林强扔过来支烟,笑着道。

    “这次有你和启文出面,我就可以偷偷懒了。”林强笑道。

    “好多年没见你回凤城了,怎么样?还是做建材吗?这些年应该赚得盆满钵满了吧?”胡启文问道。

    林强笑了笑,道:“还是在广州做着跟建材有关的小生意。不能跟启文你比呀,我是小打小闹,启文你可是大老板了,是我们同学中的成功人士,得好好向你学习学习呀。”

    胡启文潇洒的摆了摆手,“听说谢居也出来自己创业了?”

    “是呀,谢居现在可是大老板了,听他的初中同学说,他在海珠区那里开了个很大的服装厂,上次广州同学聚会时,曾尝试过联系他,但他通过同学传话说,没有兴趣参加聚会,也许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穷同学吧。”林强道。

    “哼,有钱了就很了不起吗?”马大强很不屑的道:“我们启文够有钱了,这次还不是很热心全程赞助聚会,大家说是吧?”

    大家纷纷点头回应,又向胡启文说了不少恭维话。

    虾公道:“这次全靠我们马处长和胡老板大力支持,才让我们可以在这样高档的地方举行同学聚会,还有,林强也为参加聚会的每个同学和老师准备了精美的礼物,我代表组委会和同学们对你们表示感谢。”

    胡启文和马大强口中谦虚着,脸上却是一副很受落的样子。林强则只是微微笑了笑。

    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宴会厅又走进来一大班同学,只见世伯领头,带着七、八个男女同学走了进来。四朵金花之中的周文婕、军长和陈初芳也在其中。

    “冯局,还是你有面子,女同学都跟着你来了。”马大强打趣道。世伯现在已经是城区税务局的副局长,他们两人是同学之中在官场上混得最好的。

    世伯本来也跟好来登酒店很熟,但既然有马大强出面,他也就不用费心思了,“我哪有马处和胡老板有面子呀?刚才上楼时,大家都在夸你们俩呢。”说着上前拍了拍林强,“林强你也早到了?”

    林强站起来,回拍了世伯一下,朝他点了点头,又朝军长她们招呼道:“怎么只有你们三朵金花呀?北江河小姐呢?”

    芳芳瞪了他一眼,道:“你还好说,作为广州的召集人,你都不全力招呼,北江河今天要到番禺的关系医院坐诊,说如果下班不太晚的话,会赶过来。”

    周文婕今天穿了条淡粉色的丝纱裙子,上身是浅紫色的圆领纱衣,露出雪白的颈项和锁骨,简单又不失大雅,精致的脸庞薄施粉黛,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晕让她看上去雅致温婉。她挽着军的手,朝林强展颜一笑,“你什么时候到凤城的?”

    林强领着她们到旁边的空桌子坐下,给她们倒上茶,道:“我昨天就到了凤城,军长你是今天从深圳赶来的?你们是约好一起过来的吧?”

    “深圳里还有阿枪和李建彬两位同学,我是跟他们一起过来的。”军长依然是一身快乐单身贵族的打扮。

    严记已经安排有车的同学把老师们陆续接过来了。老师们都已经退了休,班主任陈育老师和爱人吴老师一起出席,数学老师朱报捷已经年近古稀,满头白发,他领头创办了凤城华侨中学,并连任校长多年,班上许多当年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都被他招进了华侨中学,其中,陈健雄两年师专毕业后就最早进去,踏实听话,很得朱校长赏识,很快就当上了学校的团委记,后来严记他们师范本科毕业后也进入了华侨中学,陈健雄因为先人一步,占据了好位置,还让其他人眼红了好一阵子。

    陈健雄很快升为教务处主任,可惜三年前因为经济问题被开除了公职,朱校长后来多次提起他时,都是满脸惋惜之情。严记说,陈现在成了无业人员,这次也不好意思参加同学聚会了。

    这次的聚会全程由严记主持,同学到齐后,严记作了简单的开场白,邀请老师们讲话,并让巫小明几个把林强带来的纪念发到了大家手上后,丰盛的晚宴正式开始。

    林强坐在周文婕旁边,两人不时低声说着话,军长也很识趣的跟芳芳热聊,不去打扰他们俩。

    “明天什么时候回去?”林强问道。

    “应该下午吧,我妈也跟我一起回去。”周文婕道。

    “真的好多年没见你妈了。我开了车过来,明天可以送你回去。”

    周文婕看了他一眼,小声道:“谢谢,我已经让我弟弟预订好明天下午的车票了。”

    “哦---,你弟弟现在还是在做消防方面的生意?”

    “是呀。”周文婕拿起纪念牌子,问道:“这是你厂里做的?”

    林强笑了笑,道:“是呀,工艺怎么样?”

    “不错呀,挺精美的。你们厂主要就是做这种工艺?生意还好吧。”

    “还算过得去吧。对了,你上次还没跟我说怎么样知道我车牌的。”

    “你是不是在珠海华侨宾馆对面的名门海鲜酒家吃过饭?”周文婕问道。

    林强想起自己第一次去珠海,是跟曹旭他们去钱小刚的别墅工地,钱小刚的望海房产公司就在名门海鲜酒家附近,那天中午是在那里宴请林强他们的,原来还真的有那么巧,周文婕居然在那里见到过自己。

    “你们公司也在那附近?”林强问道。

    周文婕点了点头,“我们公司就在名门大厦。那天我跟客户也在那个酒家吃饭,出来后见到你刚好开车离开了。”

    “那次是跟几个朋友谈业务,也是我第一次去珠海呢。”

    “你到珠海来也不给电话我?”周文婕看了她一眼,道。

    林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我那时还不敢打扰你,而且,那时还不知道你的手机号呢。我们公司在白藤湖那边有装修工程,上个月已经进场施工了,以后少不了要往那边跑,到时候再去找你,好吗?”

    周文婕还没回答,便见到严记和马大强、胡启文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来来来,大家都把酒满上,男士喝白酒,女士们就喝红酒。”马大强挺着已经微微发福的肚子,举着酒杯大声道,又特意走到林强身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林强你就不够意思啦,光顾着跟我们周周说悄悄话,都不带头招呼大家喝酒。”

    林强连忙解释自己真的不能喝酒,胡启文却不由分说的先给他倒满了一小杯飞霞液,道:“这是我们凤城最好的白酒,不比五粮液差,林强你怎么样也得跟大家干一杯吧?”

    林强见推脱不掉,只好硬着头皮把酒杯端起来,跟大家一一碰了杯,见到各人都是一口就把酒干了,自己本来想喝一小口意思意思的,大家却不依他,齐齐起哄,林强没法子,只能是一咬牙,仰头把酒也干了,并再三声明,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再喝可就要倒下了。

    那边马大强又已经给大家重新满上了酒,“每人三杯,只能多,不能少,这是我们严记定下的规矩,谁都不许赖帐。林强,除非你能找周周代你喝,否则,倒下也得把三杯酒喝完,同学们说对不对?”

    大家看着林强和周文婕,都齐声说好。

    周文婕看到林强是真的不能喝,那小杯酒下肚,脸色马上便现出紫红,不动声色的道:“三杯喝完之后是不是就可以随意了?”

    “那当然了,如果周周觉得还不够尽兴,我再单独敬你。”胡启文豪爽的道:“这样好不好,周周,你喝一杯红酒,我喝两杯白酒,怎么样?”

    林强曾听周文婕说过自己酒量还不错,可也不想让她喝太多,刚想说话,周文婕却暗暗扯了他一下,端起他面前的白酒,“我先帮他把剩下的两杯白酒喝了。”在众人的惊讶声中,很潇洒地把酒干了,又把空酒杯伸到马大强身前,让他满上,再一口干了。

    大家还没回过神来,周文婕又端起自己的红酒杯,道:“记,我们现在可以干第二杯了吧?”

    马大强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周文婕还真的就代林强连喝了两杯,惊讶过后便带头鼓起掌来。而胡启文更没想到周文婕喝起酒来,居然比他还要豪爽,刚才邀她斗酒的话也许说过了头,弄不好今晚自己就要出洋相了。

    **************************

    《儒商》正在线写作,很希望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建议。等更的朋友可以先《时光启示录》,了解林强早期的成长经历。多谢大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