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怪我喽
    做主教练其实挺好的,没事还能公款旅游看球,美其名曰考察球员,这些费用回头都能找俱乐部报销。

    美滋滋啊!

    从小组赛看到最后的决赛,重要场次布鲁诺基本没有遗漏。

    只不过遗憾的是,这一届欧洲杯是功利足球抬头的一届,保守功利,观赏性实在不值得一提。

    和另一个时空结果一样,内德维德所在的捷克队输给了德国队,遗憾落败无缘冠军。

    布鲁诺还特意在赛后安慰了内德维德,作为自己未来的弟子,他总要表达一下关心,虽然他知道,可能内德维德并不需要这些。

    不过内德维德却通过这一届欧洲杯初具名气,很多俱乐部都看好这个在场上仿佛永远不知道疲惫为何物的斗士,无论技术层面还是精神属性都近乎完美,谁不想要?

    结果一打听,这么出色的球星居然被佩鲁贾捷足先登,那叫一个晦气。

    至于拉齐奥更是肠子都悔青了,泽曼怒气冲冲的找到拉伊奥拉,差点没把这个死胖子怼在墙上,都不知道这老头子哪来的那么大力气。

    “怪我喽?”拉伊奥拉耸耸肩,无辜中却带着无所谓。

    事实如此,拉齐奥说对内德维德有兴趣,却并不上心,那还怪佩鲁贾横插一杠子?

    而且得到布鲁诺的提点后,拉伊奥拉跑到瑞典找到了那个叫伊布的小家伙,就看他踢了十分钟,差点没给伊布跪了。

    这是妥妥的未来超级巨星啊,布鲁诺绝对是给他送了个大礼。

    拉伊奥拉毫不犹豫的签下了伊布,就差认伊布做干儿子了,那叫一个喜爱。

    如果不是拉伊奥拉始终和自己的小秘书不清不楚,恐怕伊布都要担心这胖家伙是不是对自己菊花有点什么别样的兴趣。

    反正拉伊奥拉并不在乎泽曼是不是生气,这事儿本来就不怪他,况且现在拉伊奥拉逐渐在意甲拥有了不小的人脉力量,也不用全靠泽曼吃饭。

    气急败坏的泽曼赶紧找拉齐奥主席,让他将内德维德从佩鲁贾买下来,虽然泽曼没有转会权,但并不妨碍他忽悠拉齐奥主席。

    “现在内德维德也就值三百万美金,可要是再踢几年踢出成绩来,卖个几千万都不是问题!”

    泽曼就是在忽悠人,但如果布鲁诺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莫名惊悚,因为另一个时空中,拉齐奥卖内德维德给尤文图斯的时候,真卖了4000多万......

    然后拉齐奥主席经过一番考量之后,也动心了,虽然他未必信泽曼的话,但内德维德的确表现出色,而且这个夏天拉齐奥失血过多,也应该补充补充营养,要不然泽曼绝逼造反。

    于是,拉齐奥就向佩鲁贾报价了,50亿里拉求购内德维德。

    当然,拉齐奥还不至于蠢到用低于佩鲁贾买进内德维德的数字来报价,这个价格差不多相当于240w美元,的确比180w美元高一些。

    泽曼还想让拉伊奥拉在中间帮帮忙,不过拉伊奥拉却没有那么傻,他隐晦的表示,一切问题两支俱乐部来谈,球员内德维德本人没有任何意见。

    拉齐奥的报价现在就摆

    在高奇的办公桌上,高奇看着这份报价,心中的得意就不要提了。

    作为一个出色的商人,高奇未必是一个好的俱乐部主席,但亏本买卖却从来不做,这一点多少还是值得肯定的。

    别看仅仅买了几天,内德维德的身价就涨了20%还多,而且这还是初步报价,如果成交,说不定还要更高一些。

    投资已经成功!

    但这笔买卖能做么?

    显然不能!

    内德维德的潜力就摆在那里,高奇怎么可能这么点钱就卖掉?

    就好像你专门投资了一处房产,然后房地产市场开始火爆升温,趋势不可阻挡,虽然现在转手也能小赚一笔,但你能现在就卖掉?

    那肯定不会,至少也要等涨到差不多极限了再出手,这就叫利益最大化。

    既然布鲁诺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眼光出色,那么高奇就不会在这个时候为了这十万二十万美元的小钱拖后腿,毕竟他已经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了近2000w美金。

    甚至都没告诉布鲁诺这事儿,高奇直接就拒绝了拉齐奥的报价,并且对拉齐奥放言:“想要内德维德?没问题!拿1000w美金来!”

    如果布鲁诺知道高奇这么搞,肯定要崩溃,咱不带这么闹的。

    特么要是拉齐奥真拿出1000w来咋办?

    虽然现在内德维德不值这个价,但架不住以后内德维德值好几个一千万啊!

    重生者就是这点不好,对什么都太了解了,有时候也挺忐忑的!

    好在拉齐奥方面在听到高奇的喊话后,只是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丧心病狂,而并没有真的掏出一千万砸在高奇脸上,显然,他们没有富二代那么壕无人性!

    ......

    欧洲杯过后不到两个星期,佩鲁贾一线队正式集结,开始了新赛季前的备战!

    为了给球员们留下一个最深刻的印象,同时也为了激励球员们,布鲁诺在头一天晚上准备了一个慷慨激昂的演讲,他都佩服自己,自己怎么能说得那么激情万丈!

    然后,睡觉的时候掀被子,把肚子凉到了,早上起来就感觉马桶在对自己深情的千呼万唤,让他根本不忍拒绝。

    足足在卫生间奋战了两个小时,差点没壮烈牺牲,走出家门的时候,双腿又麻又飘,感觉自己身体好像被某种可怕的生物所支配,完全没有自主权。

    到了训练基地,球员们集合在布鲁诺面前站成两排,等待着布鲁诺的讲话,按照过程,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然后,他们还要去接受训练前的体检,球队需要掌握他们第一手的身体资料。

    球员们脸上写满了好奇,对于这位年轻的主教练,他们已经听过了太多的版本,到底现实中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威严?

    铁血?

    一丝不苟?

    或者是一个幽默的人?

    在球员们期待的目光中,布鲁诺轻咳一声清清喉咙,准备进行自己最声情并茂的演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