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林堂主的恨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梵芊菡轻挑着眉,水光潋滟的眸子在这片黑暗之中也格外的好看。引的楼炎枭暂时将视线从那两个欠收拾的人身上收了回来,就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深邃的眸中带上了几分柔和宠溺。

    视线相触间,梵芊菡的眼中多了几分诡谲的笑意,和隐藏在笑意底下的危险暴虐。这一次的丧尸攻城又让她想到了上辈子的事了,记得那一次第一次丧尸攻城就是丧尸青皇,也就是自家哥哥带着丧尸大军们攻打的南方基地,而这一次——

    她双眼微眯,并没有在丧尸群中看到哥哥的身影,同样也没看到那只据说带领了丧尸大军来攻城的四阶丧尸,这就有点奇怪了。而且四阶丧尸,还不到五阶丧尸王的程度可是操控不了那么多丧尸大军的,要说那带领的是四阶丧尸梵芊菡还是要保留一点怀疑态度。

    当然,四阶丧尸要想带领操控丧尸大军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这只丧尸是四阶精神系的,不然一只四阶丧尸可是绝对驱使不了其他丧尸的。不过,还有一个准备就是这只丧尸已经进化成五阶的了,也就是丧尸王的存在了。那么,他们需要应对的可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了。

    四阶和五阶,虽然只相差一个等阶,但这却是丧尸进化中最关键的分水岭,也同样是证明这只丧尸有没有潜力晋升丧尸皇的鉴定资格。所以,每一只五阶丧尸王都是潜力股,它的强大潜力不可小觑。

    若这次带领丧尸大军攻城的真是五阶,那么他们就要早作准备了。可惜,偏偏的,他们还找不到那只领头丧尸的藏身之处。

    不过,这梵芊菡担心的还是其次,不管四阶还是五阶,总会解决的,更何况她和楼炎枭也都是五阶的了,就算是那丧尸再强悍,两个人类五阶也够它吃一壶,再不济,她手上还有倪代裳所制的特别加强版爆炸符,据说可以直接炸毁一个小山坡,那威力可想而知。

    所以,她最担心的还是她的哥哥,上辈子的丧尸青皇。

    这辈子即使没有他的带领,但是末世的轨迹不可转圜,在这个时间依旧爆发了丧尸攻城。而且比上辈的第一次丧尸攻城更猛更烈,她知道,大半的原因还是因为带领它们的不是丧尸青皇。

    上辈子的丧尸青皇虽然每每纠集丧尸大军攻击南方基地,但是却每每将在要得逞之际又控制着那些丧尸大军撤退,给了南方基地喘息的机会。也同样的是为什么上辈子的南方基地远远不及这辈子的南方基地,却依旧顽强的坚挺着。至少在她活着的十年内它都依旧没有被攻破。

    那么,哥哥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一时间,梵芊菡那双潋滟的水眸中,暴虐更甚。狠狠的一咬牙,这该死的末世!

    与之对视的楼炎枭眼神也是一暗,看来还是得先找到丧尸大舅子才行啊。他们的婚礼大舅子也应该在场,不然,估计媳妇儿也不会同意的。哎,再一次在心里暗搓搓的揍了吴军卓一顿,都是他撩起的火——

    闵律风在旁边有些踌躇的看了一眼那正在“含情脉脉”对视着的老大和小嫂子,心里那叫一个着急啊,要不要打扰他们呢?

    要,不要,要,不要……

    这个心思在心里徘徊了老久老久了,结果不远处那脸都烂了的丧尸吼的一声——

    得了,给他做完决定了。

    梵芊菡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转而移开视线就落在了那不远处又是一片密密麻麻围过来的丧尸群。

    她眉头一蹙,还真是没完没了。

    转而和楼炎枭对视了一眼,再一次开始了战斗——

    狰狞的嘶吼声,密密麻麻接连不断,不知疲倦的丑陋丧尸,战斗,血腥,愈加的浓重,惨烈。

    不知道是人类的,还是丧尸的,断胳膊残腿几乎占据了所有的视线。让人心生惶恐,焦躁不安。战栗并且畏惧着——

    也同样证明着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梵芊菡、楼炎枭他们那样强悍,能以一人之力就能倾覆大半丧尸的。无力对敌,损伤惨重的大有人在。

    就比如隔了他们不远的那一方划分给军火商的位置。

    “报告林堂主,我们前方第一批人已经死伤大半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儿顶着满脑门的大汗,一脸惨白的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在后方坐镇的林堂主脸色就是一变,那张本就略显老态了的脸上一肃,暴虐横起,“死伤大半——”

    他额上的青筋跳了跳,这些日子本就暴躁的脾气现在更为暴躁了。手上的杯子直接啪的一下砸碎在了地上,“哼,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不过是一阶、二阶的丧尸罢了,你们的能力都喂了狗了,这才刚刚开始就死伤大半了,没用的蠢货——”

    临时搭建的帐篷内林横那暴怒咆哮的声音传来,本就战线不远的其他势力的人也听得清楚。

    “林……林堂主……。”前来报告的小伙儿本就被吓得面无人色的脸上就更白了,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满是瑟缩的看着他。

    林横看着他这胆小如鼠的样子,脸色又是一臭,哼,都是那个灵仙的贱人,把他手下最好用的王兆给勾搭走了,不然——

    有些头疼的揉了揉揉额角,脸上的暴怒微微收敛,但是那双眼中的阴鹫之意思更甚,“算了,告诉他们,按照原来的计划将丧尸往两边引,王堂主和红堂主那边应该可以应付的很好——”

    说着,那张老脸上更是浮现了几分阴险的冷戾。哼,红堂主、王堂主,这两个敢公然背叛抢他的人,这笔账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是,是。”年轻小伙呐呐的应了一声,什么都不敢多说。

    看着他还算听话的样子,林横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派去关注楼炎枭那边的人呢?”

    小伙一想起那个传来的消息,他脸上就更白了,哆哆嗦嗦的回答道,“他……他传来消息了。”

    “嗯,你这畏畏缩缩的样子想什么话,我军火商的人可没这么胆小如鼠的性子。”林横眉头一皱,很是不满意这个被带在他身边的人居然如此畏缩,“说说吧,传来什么消息了你怕成这样?”

    “我……我据说他们才五个人就……”

    接下来这脸白的不行的年轻小伙儿继续脸白着,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就讲了一下楼炎枭他们五人之前所做的“残暴”事情,比如所过之处丧尸皆摧,一个爆炸炸死丧尸几十,比如雷霆万钧,阵仗十足,所过之处丧尸灰飞烟灭……

    听的林横脸上阴云密布,越来越沉,仿佛能滴出水来了似的。

    一张显得老态的脸上褶皱更深,他狠狠的咬了咬牙,“让那边的人准备,只要抓到空子,就让他们动手,楼炎枭不过是大当家的捡来了孤儿罢了,凭什么他就能坐上大当家的位置,哼,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他一双眼中充斥这阴鹫,那浓烈的恨意让这片不大的空间内都乌云密布了起来,楼炎枭三个字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魔障,所以他丝毫不顾身侧还有群狼虎饲,只要那人死了他就是大当家了,偌大的军火商就是他的了……

    这样的春秋大梦让他脸上更多了几分畅快。

    想着,变脸速度极快,转眼间又变的暗沉阴鹫了一片,心中充满了不忿,哼,同样都是军火商收养来的人,凭什么那小子就能被大当家可看中,就能力排众议的推举那小子为新任大当家。而他,努力了那么久,奋斗了那么久,还要取个母老虎为妻,使劲了手段也不过小小的堂主之位。所以他不甘心,所以他在钟召云那小子一提议之下他就直接反了。

    他无时无刻不向着宰了那小子,可惜……折损了霸刀,折损了百来个人都没能将人怎么样,他依旧好好的活在那里,所以,恨,他恨啊!

    ------题外话------

    感谢ng小小兔、静墨烟云、舒雨辰的月票和水嘀嘀的票票和评价,么么哒~

    谢谢含夏的花花,这两天好像每天都有啊,幸福︿(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