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迷障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楼炎枭此时,正和梵芊菡一起联手又击退了一波丧尸群。终于得以喘息了一下,他立马迫不及待的就无视旁边那三只灼灼的眼神,奔向了那抹娇小的身影。

    “嗯?”梵芊菡已经失去了笑意的脸上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双潋滟的水眸此刻也布上了几分阴沉之色。

    楼炎枭脚步一顿,在她三米处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双深邃的眸子微沉,早在之前他就发现她的情绪有变了,顿时,一颗砰砰跳着的心脏也跟着失去了几分力度。

    他带着磁性沙哑的声音微沉,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她,“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那双深邃的鹰眸中充斥着认真关切。看的梵芊菡微微一怔,随后那原本随着战斗、血腥升起的冷漠阴沉,孤单森凉的情绪也消散了一点。

    对上那双灼热的视线,她此刻也有些不自在的挪开了视线。

    漂亮的樱唇一抿,捕捉到了不远处的几道身影时,她脸上的不自在这才退去了几分。转而变成了冷笑阴沉,“看来,那几只小老鼠并不不知道懂的珍惜性命啊。”

    “嗯——”楼炎枭随着她的视线微微偏转了一下脑袋,那双眼中突然暴起了暴虐冷厉,

    哼,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想要偷袭可没那么简单。

    梵芊菡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反倒是随着那边的几道自以为躲藏的很好的身影低低的笑了,樱唇划过了一抹冷艳,“迷障花,催眠诱惑人激发心底最真什的愿望,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这林堂主的理智正一点一点的崩塌呢。派这样的人来偷袭确定不是来送人头的吗。”

    对此,楼炎枭自然是跟着夸赞的,“还是媳妇儿睿智。”

    那边听了一耳朵的闵律风也有点忍不住了,跟着双眼就是一亮,连连点了点头,“是啊是啊,那花是好东西啊。我之前隐身放进去的时候没想到居然有这个效果,不给没想到林横那老东西最大的**居然是杀欲,而且还是杀老大的,哼,早知道该直接宰了他了。”

    楼炎枭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他这是在反对自己媳妇儿的做法吗。

    于是,明晃晃的就给了他一个冷脸,“还是让他失去理智,一步步看着自己的东西流失的好。这样才能更折磨人。”

    哇哦,一向装的贵族霸气的老大居然讲出这么“残忍”的话,闵律风表示小心肝颤颤,难道自己有说错什么话了?

    不过虽然不知道错在哪里,但是老大身上那传来的冷气已经启动了他身体上的紧急警报系统,呜呜呜的提示着他现在必须迎合自家老大。

    于是,闵律风一张帅脸一绷,没皮没脸的赶紧的讨好道,“是啊是啊,老大说的对,那种人一刀宰了实在可惜,就该好好折磨折磨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失去了才最痛苦。”

    “嗯。”楼炎枭听着他的话这才满意了几分,随后转头看向自家媳妇儿,一张俊脸上带着几分期待。

    期待什么?

    夸奖吗?

    可惜若是换成一般时候的梵芊菡她还有那么点心情,但是现在,那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一双眸子在黑夜中闪了闪,就瞥开了视线,“走吧,去吧那几只老鼠解决了。”

    “嗯。”楼炎枭脸上带上了几分委屈,心中哀叹,媳妇儿是不是每月一次来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冷淡呢?

    闵律风见状,貌似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这还是天天撒狗粮的老大和小嫂子吗?这事闹不好可是要出矛盾的,于是赶紧的主动请缨,以求给他们两个多一点的二人世界。

    “老大,不过是几只小老鼠罢了,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你和小嫂子先歇着——”说罢,顿时风一阵的就刮了出去。

    留下梵芊菡看着那背影,以及已经传来了的惨叫声若有所思。

    楼炎枭:“……”

    让那小子出风头了,欠揍!

    又在心里给闵律风加了一笔,随后性感削薄的唇一抿,将身侧的人手一牵,脸上带上了几分讨好的笑意,“媳妇儿,要是心情不好的话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转转啊,这里交给他们三个就能搞定了。”

    旁边一直cos木头的郁棋:“……”

    这个变脸真快的老大,一会儿严肃霸道,一会儿居然还狗腿上了,真是闪瞎了他的眼,简直不忍直视。

    还有什么叫交给他们三个就能搞定了?

    他不行哇,那些恶心的丧尸他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而且最强大的两个输出走了,你确定他们三个真行?

    要是不行的话,那不是给总裁小队倒牌子了?

    不过,还不待他说什么呢,就见那灯影绰绰下,那个娇小女子还真就点头答应了,“嗯,确实得让他们自己多练练了,小虎子他们应该也已经到了,那就放在这里一起吧。”

    “嗯,媳妇儿说的对。”楼炎枭点点头,唇边噙着笑意,表示很赞同。

    梵芊菡扫了他一眼,随后就对着那边的郁棋和元魁两人道,“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会尽快找到小虎子他们,让他们一起来的。”

    随后,楼炎枭很是配合的,一把将人抱进了怀里,然后嗖的一声消失不见了。

    那速度瞬移的绝对够快速。

    郁棋尔康手还没伸出来呢,这人就这么没了,让他顿感挫败万分。

    元魁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大步走上前,又是一个沙暴葬送,一大批丧尸跟着沦陷了。

    郁棋也反应过来,伸手,片片桃花瓣,颜色鲜红却又极致的锋利危险,俯一出手,原本挣扎着从土里出来的丧尸们被花瓣雨缠绕,咻咻咻的就将它们的脑袋割裂的四分五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几乎所有的刚爬出土堆的丧尸们全都被收割了脑袋,留下一地的腐烂污秽。这一种收割方式也让郁棋眼前一亮,原来没想到这组合异能还可以这么使的啊!

    于是,一下子就得瑟了,果然他也是很厉害的嘛,谁叫那些丧尸的致命伤在脑袋呢,谁叫那些丧尸不是屁股先爬上来的呢?不然它们还有那么一丢丢生存的机会的,啧……可惜!

    ------题外话------

    晚安了,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