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过是一件臭皮囊罢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路看过来,军火商的阵营内满地的凌乱,作为领头人的几个堂主也首先乱上了。这一侧,梵芊菡又看到了那战在了一起的红堂主和王堂主,还有再旁边那个笑的满脸迷乱的灵仙。

    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视线直接从他们身上掠过,继续扫视着。等等,那几个是——

    “他们在那里。”梵芊菡视线微顿,变得凌厉了些许。

    就看到蓝博士几人正匆匆的往着丧尸群里跑去。

    来的刚好。

    梵芊菡双眼一凌,怕是他们再晚到一会儿,蓝博士他们估计已经进入那丧尸群之中了,到时候就算是想找也找不到了。不过现在——

    只见她手一伸展,白皙的纤手上瞬间出现了一根红宝石手杖——

    “雷霆万钧——”

    强势却又带着冷冽的声音响起,天空中瞬间也跟着这一道喝声呼应了起来,紫光闪烁,紫色的雷蛇快速的跃动,随后整个儿直冲而下。“轰隆隆——”

    原本胜利在即了的蓝博士几人,下意识的一抬头,瞬间脸上闪过震惊之色,“什么——”

    “快,快躲开——”

    “护着博士——”

    几道杂乱的声音响起,雷电落地,在地面上砸出了几道沟壑蜿蜒,看的附近的军火商其他成员直咽口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仙人打架,闲事少理。”

    于是一个个的缩头缩脑的又缩了回去,就连还有几个在坚持打丧尸的人都不敢再过去了。那雷电那么大的阵仗,过去了不是找死吗。

    “该死,竟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钟召云咬着牙,一脸阴郁的看向那还在翻滚的云层。与平日里一身白的钟召云不同,此刻他浑身上下都穿着黑色,更衬的他整个人邪气了不少。

    他带着身侧的人快速的几个闪身,略有些狼狈的躲过了那连连劈下来的雷电,头发散乱了一些,甚至衣服上也多了个焦洞,但是他却依然固执的没放开身侧的人。

    这样的钟召云,很不像平时那个狡诈的能舍弃一切的钟召云。

    而他身侧的那个人正是林雨辰提及到的那个华斌,他此刻一张紧绷着的脸,眉头深深的皱着,眼神不明意味的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

    从之前对他格外的不同,到后来因为他的渐渐疏离,这男人也没什么表示,只是依旧对着他有说有笑。但是这一切的明亮温和的笑意也全都截止在了刚才。

    这男人果真如梵队长所说,狡诈如狐,最善于隐藏,也最猜不透心思。

    在用了迷人药之后与蓝博士争执想要直接杀了他的其他十几个兄弟,就连蓝博士的话也要笑的温和却森冷的反驳。却偏偏的在他,华斌的奋力攻击下放弃了杀了那十几个兄弟的打算,只能遗憾的将那几个人关在实验室内任他们自生自灭。

    或许他和蓝博士一样都认为反正他们也活不了多久了。这也是华斌庆幸的,幸好他之前没有因为钟召云的友好示意而告诉他别墅里发生的事,以及他们不用死了的事。不然,今天雨辰哥他们怕是必死无疑了。毕竟蓝博士的那个刻意研究出来对付他们的迷药确实很有有用。

    也因此,今天他才认识到了这个钟召云的真面目。

    华斌眼神闪了闪,声音带上了几分淡漠,“躲不开了就放开我吧,你这样带着我只会给你拖后腿的。”

    闻声,原本脸上阴郁的钟召云却是笑了,他侧眸充满了不明笑意的看华斌一眼,“呵呵呵……你放心吧,不会放的,就算是我受伤了也不会放的,华斌安心。”

    听他这么说,华斌反而蹙起了眉头,这个男人貌似脑子有病。

    不过为了不激发他的神经病,华斌还是抿着唇,皱着眉不再说话了。反正他现在被绑着也做不了多少小动作了,还是等着梵队长过来再想其他办法吧。

    “呵呵呵……”轻笑着,钟召云继续躲闪,那张俊美的脸上又慢慢的恢复成了阴郁的一片。

    另一侧,蓝博士在几人的保护下,依旧躲闪的狼狈,就连今天特意梳的头发也散乱粗糙如稻草一般的凌乱了。此刻她那张脸上的温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狠,尤其是看到那边钟召云居然带着华斌那个废物在躲来躲去,气的她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几条了。

    该死的,要不是看在钟召云那人狡诈如狐,谋略手段极强的份上,她是绝对不会任由着他胡作非为的。

    好在,没过去多久,那雷霆万钧终于停下了。但是蓝博士这一方的几人也受了颇大的伤,还有一个被钟召云推出去当替死鬼了,也因此这一次他们这边也出现了一个死亡的人。

    梵芊菡侧头看了楼炎枭一眼,楼炎枭意会,长臂一揽,抱着人就闪身朝着前面而去。

    “是你们——”钟召云阴戾着一张脸,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前面不过十几米的距离的两人,脸上的狠色更重了。

    “对啊,是我们。”梵芊菡依旧被楼炎枭半搂着,双目带着些许笑意的看了过去,“很久不见了,你换了一张脸倒是比以前还臭了。”

    “呵呵……不过是一件臭皮囊罢了。”钟召云脸上带着阴郁的笑意,但是笑不达底,看的他旁边的华斌又是眉头皱了皱,总感觉这男人心中的某座火山要爆发了似的。

    “哦,是吗,我还以为你换了一张脸就失忆了呢。还记得你换脸之前和我们相见时候的那一幕吗,啧啧……你不觉得跟现在很像吗?”梵芊菡双眼一眯,脸上却依旧是笑意盈盈。

    看的人有点头皮发麻,就连华斌也忍不住的深想,看来他的这一位梵队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你——”原本还算平静的钟召云闻言,却突然脸色大变,瑕疵欲裂的就看着眼前那两人。

    因为他立马就想起了脑海里那个浑身鲜血淋漓斑驳,却依旧固执的牺牲自己,只为他带来一线生机的血红身影。这是他一辈子最愤怒的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