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对待死人总是要宽容点
    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随后随意的抓了几包调味料就推着购物车离开了。

    而剩下的一大片空白的货架——

    “咦,怎么没有盐了?这么大的超市居然断货了,可恶!”后面隐隐的传来一道气愤声,不过她完全当做没听到。

    刚办成了一件事,梵芊菡心里高兴着呢!

    啊,她想到了,还剩下的六个储物格里还能装个火腿啊。反正不用考虑过期的问题,这是肉,平时既能当菜又能当零嘴磨牙,嗯,就这么办。

    于是继酸奶之后,各大超市的火腿也被她给扫荡一空了。

    一阵欢快的购物之后,梵芊菡这才拎着各色美食回到了酒店内。

    “叮铃铃,渣爸来电话,渣爸来电话——”

    “嗯?”听到这个她特意设置的铃声,梵芊菡原本咬着牛排的樱唇一勾,终于迫不及待来电话了吗!

    不过算算时间,下午的法庭宣判应该也已经结束了,她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他们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呢。

    一手架着电脑点击到最新的新闻,一手接通了电话。

    “喂。梵芊菡你个死丫头,是不是你搞得鬼。”一接通,就听到了渣爸那气的粗喘的声音。

    “嗯?怎么这么说?”看着电脑上那播出的法庭审讯视频,梵芊菡微微勾起了唇角,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双眼却是落在视频中,那三人勃然大怒到颓然的表情,啧啧……这副真面目还真是难看呢!

    “你,你个该死的丫头,不是你还是谁能拿到这么多证据。老子生你养你,给你吃给你穿,你就这么对待你老子的吗,赶紧给的我滚回来,跟法院申请撤诉,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巴拉巴拉的一段恶声恶气的话语从电话的那头传过来。

    原本平时装的那副温文儒雅大善人形象彻底被撕开,露出真面目来,电话内各种脏话直飚,刺耳又难听。

    不过,偏偏梵芊菡觉得这撕心裂肺的骂人声悦耳极了,犹如重生前火海中的那阵阵咒骂,骂吧骂吧,骂得越狠越证明着你痛苦,这实在是让人心里舒畅啊!

    果然践踏在他们一家三口的痛苦之上才更为愉悦不是吗!

    最后耳膜被震的有些疼了,梵芊菡这才有些可惜的将手机挪远了一点。一边又漫不经心的吃起了牛排,嗯,这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梵芊菡,你个死丫头,我让你滚回来你听到了没有……”呼呼的传来一道粗喘声,还有另外两道细碎的咒骂声。

    啧啧……

    “你说完了没有?”慢吞吞的咽下最后一口牛排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了。

    “你——”

    “既然说完了,那爸爸,祝你好运吧!”最好在末世来临后也好好的活着,让你们也尝尝为了一口馒头一口馊饭,被逼的下跪祈求的那一天……

    眼中锋芒闪过。

    呵呵呵……。现在的这些痛苦还不算什么,失去了梵霖最爱的财富这不是还有他最珍贵的命在吗,不过她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取走的,生不如死这才是她想要看到的。

    这一次,她倒要看看,这一家三口在末世后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唇角凉薄的勾起,随后直接挂断电话。转而又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声音突然一变,害怕中带着惶恐,“阿姨,帮帮我,我怕,我爸爸要来这个房子打我了……”

    “没事没事,小姑娘你别怕,你先去外面躲一躲,阿姨已经申请强制没收产权了,我会通知警局那边帮你把人赶走的。”那头的声音柔柔的,带着安抚的道。

    “好,阿姨谢谢你,我马上离开这里。”

    说着两人告别了,她又“匆匆”的挂断电话。

    室内,突然就沉寂了下来。

    过了几秒钟之后——

    “撒,来尝尝茗品的甜点吧,再过几天可就没得吃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梵芊菡就一直在市区的商业街转着,买了不少的衣服,还有各种甜品蛋糕,小吃零食,发发红包,赚赚好感度和积分,试图在末世来临之前吃好睡好玩好,美美的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对了,值得一提的是,她原本想要把衣服放进储物格的。可是没想到,居然衣服和裤子要分开占用一格,内衣内裤也不是同一物种,tut,这实在是太坑人了,这系统到底是按照什么来分类的?

    于是,她充分的发挥了七寸不烂之舌,和那小机器人的机械音争讨了好久这才把内衣归类到衣服上,内裤归类在裤子上,裙子也勉强算在了衣服上。

    哎,就这样又占了两个储物格。

    对这分界严格的机器人小十一她也是无力吐槽了!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于是她就奋起了,在购物街上狂买衣服,不把格子里面填充的多一点,总觉得太便宜小十一了。

    又过了几天,梵芊菡在外面尝够了美食,金卡上的钱花的一分不剩之后,这才回到了那个小农村。

    这个村子本就是发展种植业的,种植面积多,但是住在这里的人却不多。也属于地广人稀的那一种了。

    当然绝大部分种植地还都是梵芊菡外公的,贫富差距拉开,生活不对等,这里的人素质教育也还没达到,自然还产生了人类最基本的情绪,嫉妒、贪婪……

    她开着小破车回来就被认出来了,不过这不意外,都是一个村子的自然都认识了。

    往常他们是一个个看见她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这回好了,她刚把车停在自家门口,周围的人就把她为围成了一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受欢迎呢。

    从车上下来,梵芊菡微垂下眸子,收敛起了眼中的情绪,这才有些弱弱的开口了,“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瞬间眼睛一亮,打开了话匣子。

    一膀大腰圆的大妈挤开周围的人,一把就到了她前面,“哎哟,芊菡啊,没想到你家的那个爸和继母那么不是东西啊,你受苦了!”说着那张老脸还硬生生挤出两滴鳄鱼眼泪来,看的人眼疼。

    特喵的,这种演技在她面前表演那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嘛!

    不过她还是很好心的没有直接揭穿她,反正她们也没几天好活了,对待死人总是要宽容点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