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正主来了
    一路上,三人回去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生怕哪儿冒出来个丧尸真把他们给啃了。不过,直到他们快到地方了,仍旧没见到一只。

    林鹤轩回想起那姑娘那戏谑的笑意,镜框下的黑眸顿时上一沉,“该死,被她给骗了。”

    “骗了,骗了什么?”四处张望警惕的元魁回过脑袋看向他,一副傻憨憨无知的模样,闵律风也是一脸懵逼。

    林鹤轩看了这两人一眼,轻叹了一口气,“哎,无知是福啊!”

    “喂喂,大鸟,你把话说清楚啊,人身攻击是怎么回事?”闵律风帅气的眉眼皱了起来。哼的一声,所以说他最讨厌的就是大鸟这一副聪明人样儿却又喜欢装逼的样子。

    “不,这是对你智商的歧视!”林鹤轩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就走到门口打算敲门。

    闵律风:“……”一口老血差点梗在喉咙里。

    还没等敲门呢,门就自己开了,露出里面两个人影来。

    “咦——老大你醒了?”原本还想怼回去的闵律风看到人影时,顿时露出一抹惊喜的笑意来。

    “嗯。”一道低沉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响起,眉头微皱着,英挺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之色,一双锐利的眸子就落在了他们身上。“你们说什么骗了?骗了什么?”

    “啊,这个啊——”原本兴致冲冲想要上去说话的闵律风顿时脚步一顿,蔫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啊。于是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向旁边站着的林鹤轩,示意赶紧说话啊大鸟!

    只见林鹤轩依旧慢条斯理的推了推眼镜,依旧一副聪明人的沉稳模样。

    随后淡淡开口,“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恶作剧罢了。”

    “哦,没想到有人还能骗到你啊!”男人带着血丝的眸子看了他一眼,高冷的说了一句,脸上的表情却是掩饰不住的暴躁不耐。

    林鹤轩眼神一闪,就察觉到了他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双眼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随后转移视线,狭长的眸子看向那边站在角落里安静如鸡,蔫哒哒的元童,“嗯?老大这是怎么了?”

    “不,不知道啊,老大醒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元童委屈着脸,简直要哭了。

    刚才看见老大一醒来的时候,他是很高兴的,但是还没等他走近呢,就感受到老大身上了爆裂的气息,像是原子弹一样,简直像是一碰就要炸啊。于是趋利避害的本能,他没敢直接上去,只能怂了吧唧的乖乖的坐在旁边。

    “不用问他了,老子现在烦躁的很。”就见男人暴躁的揉了揉头发,狠狠踹了一脚在旁边的砖块,一脚下去,直接被踹的稀巴烂。

    “咕咚——”一声,四人顿时噤若寒蝉。

    一个个呆呆的看着那稀巴烂的砖块,傻眼了,什么时候老大的杀伤力这么大了?

    而且据老当家的教导,老大不是一向奉行俊美优雅,运筹帷幄的人设吗?

    现在这是人设崩了?

    “老……老大,是不是烧还没退,难受啊?”元童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鹤轩眼神一闪,想想确实很有可能。

    “行了,你们几个别在我耳边叽叽呱呱的,吵得我头疼。鹤轩,你们之前去哪儿了,有带水回来吗?”刚刚发泄了一下的男人看上去比刚才好了一点,此刻正双眼依旧犀利不耐的看过来。

    “哦,这个啊——”林鹤轩推了推眼镜,恢复了平常镇定的模样,“我们在村子里没找到食物还有矿泉水之类的东西,不过倒是找到了一个包吃住的地方,作为交易,她要求要用枪作为报酬。”

    “哦——倒是有意思,这个小村子里居然有人要枪这种违禁物品。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男人锐利的眸子一眯,暴躁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点兴味。像是找到了什么分散注意力的事了,随后平息了一下内心的暴躁,恢复一张冷冽帅酷的脸,一个大跨步就朝着门外走去。

    “哎——外面有丧尸呢!”元童尔康手,在后面拦都拦不住。

    “行了行了,我们跟上吧,外面的丧尸估计已经没有了。”林鹤轩一把扯过人说道。

    “咦?没了?”那张可爱的脸上满是疑惑。

    “嗯,估计被某个女人全干掉了。”闵律风双手抱头,优哉游哉的在旁边走着。“对了,要是老大对上那女人,应该没事吧?”

    瞧瞧前面一马当先,压抑着暴躁的老大,再想想那女人一副柔弱脸孔却狡猾的神色,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鹤轩抚着眼睛的手指也微微一僵,“应……应该没问题吧,毕竟我们之间还有交易在呢。”

    “咦咦,到底怎么回事啊……”元童顶着一脑门的问号跟在后面,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抓心挠肺的想知道为什么……

    “到了到了,老大,前面墙过去就是了。”闵律风在一旁指着路。

    “嗯。”男人不可置否的应了一声,一双带着焦躁打的眸子不耐烦的看向前面的墙,随后侧过身子走过去。

    顿时前面豁然开朗,宽阔的田野展露在眼前,而他也一眼就看到了那边背对着蹲在那里,一身白衣牛仔裤的少女,她身材玲珑有致,露出皮肤白皙光滑,还散发着莹莹的白光。

    清风拂过,那黑色带着微卷的长发散乱漂浮,柔软异常,像是要带走了心中的那一抹焦躁。

    再往下,而那个少女正拿着一把西瓜刀,大刀阔斧的——杀鸡!

    顿时,觉得这一副美好的画面破碎了。

    男人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草,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差点看呆了,这绝对不符合他军火商当家的气质。

    咳咳……轻咳了两声,就恢复了原本的表情,一副冷淡帅酷的模样走了过去。

    在距离十米之外的地方站定。

    “你就是要枪做交易的那个人?”低沉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还带着一种唯我独尊的霸道气息。

    “嗯?”梵芊菡原本拔毛的手一顿,眼神一闪,正主来了!

    随后慢慢的放了点清水,洗了洗手,悠悠的起身站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