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节操掉了
    “我——”闵律风喉咙一哽。

    脸色难看了几分,回想起自己刚才那一举动,好像……确实有违他一贯的作风。

    虽然他的身份明面上见不得光,但是在暗面上却也有头有脸,身为大当家的左膀右臂,也是有格调有身份的人,刚才那小混混架势,仗着地头蛇狐假虎威的人是谁?

    咬了咬牙,特娘的,他绝对是被这女人气昏头了!

    理智回笼了一下,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老大,表情未变,还是平时里那一副冷傲蔑视苍生的模样。

    再将视线往旁边一瞄,就看到了大鸟那似笑非笑的模样。

    哼,幸灾乐祸!

    不过,闵律风还是眉头一松,还好老大没生气。转眸又看回了对面那笑的玩味的女人,磨了磨后槽牙,哼,这个女人真是好口才!

    整了整衣服,于是,就是气质一变,从之前的狐假虎威架势立马升级为黑道大腕的模样,双手抱胸,下巴一扬,“咳咳……我哪种都不是,就是通知你一句,要是想要在以后过好日子,那就拿出实际行动来,爷可不是你能指挥就指挥的了的。”

    “哦,实际行动——”只见阳光下一抹银亮闪过——

    “你是指这个?嗯——”略带软棉的声音响起,在此刻却显得格外的惊心动魄。

    闵律风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条水之锁链快的来不及反应,就拴住了他整个脖子,湿滑冰凉,虽然斜光看去是纯澈的碧蓝色,但是总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喂,喂……”闵律风惊恐的感觉到脖子上的那条锁链越缩越紧,越缩越紧,吓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哎,风哥,风哥……”元童在旁边看着也是着急,一下子就往他那边扑过去,试图帮忙。

    可是那条锁链被他碰到就像是水一样穿了过去,但是偏偏缠绕着的那个脖子却能感到窒息。

    “我,救……救我……”闵律风死命的扣着那条锁链,脸上涨红,都快翻白眼了。

    这时候,原本看戏的林鹤轩和楼炎枭这才凝重了起来。两人同时将抱胸的手放下,转而冷冽犀利的看向对面的那个女人。

    楼炎枭眉头深皱,眸光深邃,浑身紧绷,像是下一秒就能扑上去将她擒拿似的。

    气氛一瞬间凝滞,肃穆危险,风雨欲来——

    而几人的关注中心,梵芊菡却只是眉梢一挑,看了对面几个大男人一眼,手轻轻松松的握着锁链的另一头,碧蓝色的锁链流淌着娟娟细流,映衬着整只手纤细又白皙。

    下一刻,这才缓缓的轻启樱唇,“怎么,我这不是按照他的话说用实际行动证明一下吗,还是说你们几个大男人想仗着身强体壮想要围殴我这个小小的弱女子?”

    说着,还很是“柔弱”的眨了眨纯澈眸子,这简直是双天生的作弊利器,要是没有那条还凶残的缠着闵律风的锁链,还真有人会被她这等神态给迷惑了。

    特么的,女魔头——

    作为第一受害者的闵律风翻着白眼,心里暗骂着。

    其他人也是嘴角抽抽,刚形成的凝重氛围就这么被打破了。想要对这个女人动武却又像是打在棉花糖上似的让人无从下手,她总能一句话打散他们对她的敌意。

    楼炎枭眉头深沉的一皱,“你先把人放开。”

    “嗯——”不明意味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直接放手,而是稍稍放松了一下,至少让闵律风有了喘气的机会。

    “呼呼——”刚得到放松的闵律风急急的喘了几口气,享受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瞟了他一眼,梵芊菡樱唇一勾,语气略带“生气”,“你们说实际行动,我这不就实际行动了吗,现在又让我把他放开,你们几个大男人是真想欺负人吗?刚才威胁我,现在又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现在可不敢放手了。”

    将锁链往自己的手腕上缠了缠,淡薄的瞥了他们一眼。

    不敢,这模样哪儿像不敢啊?

    闵律风恨不得白眼翻到天上去,这女人简直睁眼说瞎话到天界了好吗,搞清楚好不好,现在受苦的只是他一个人,悲伤的两根宽面条流下来!

    楼炎枭薄唇一抿,神色严肃,果然他不是很懂女人这种生物。就算是眼前这个和以前见过的那些变着花样想爬上他床的恶心女人不一样,但是他依旧沟通不来。

    皱着眉头看向旁边的林鹤轩,示意让他解决,而他自己看着现场这没什么危险的状况也就不参与了,双手抱胸,直接站在旁边cos大卫的雕塑。

    还别说,那棱角分明的俊美五官,严肃霸道的气场还真是一副荷尔蒙直飚的美男画面。

    不过,这对于在场的唯一一名女性梵芊菡来说却完全没用,连余光都没分给他一个。

    而被委以重任的林鹤轩则笑的一脸无奈的走出来,“芊菡姑娘啊,这小子刚才跟你开玩笑的,身为一个有格调有身份的人,是不会把黑道挂在嘴上的。”说着还冲闵律风那边使了个眼神:赶紧的说话,不然管你去死!

    而接收到信号的闵律风顿时就是一个激灵,看着那个似笑非笑看着他的女人,顿时就蔫了。她是真的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不过他承受不起啊。再对上大鸟那鄙视的眼神,干脆特么的就破罐子破摔了,“女人,不,女侠,我错了,求求你把这放开吧……”

    “嗯?那我还指挥的动你吗?”梵芊菡好笑的看了他一眼。

    “指挥的动,指挥的动……”闵律风赶紧讨好的笑笑,什么面子,什么节操全都掉了一地了。

    “嗯,很好。不过,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你,要是你以后还欺负我怎么办?”梵芊菡双眼眨眨,故作沉思状。

    “欺负——”闵律风眼睛一突,他真是服了,这女人还拿这事说话呢,他就问问,到底谁欺负谁了?

    不过,到底还是没问出口,因为不敢啊!

    感受着脖子处那根又变紧了的锁链,他简直欲哭无泪啊!早知道他就不招惹这女魔头了,特么的简直是自找罪受啊!他刚才为什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瞪了一眼旁边看他笑话的大鸟,随后又换了个讨好的嘴脸,“那女侠你说怎么办?”

    ------题外话------

    楼炎枭:媳妇儿,快看我看我——

    梵芊菡:没事飚什么荷尔蒙啊,想吸引年轻小姑娘不成?

    楼炎枭赶紧讨好笑笑:哪能啊,那些恶心的女人怎们能跟你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