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哇的一声哭出来
    “……”看着飞扑上来,一把抱住自己大腿的小豆丁,梵芊菡心里是郁闷的,她哪儿来的一个小豆丁小表弟啊?

    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还是说这个小豆丁其实是个狡猾的小豆丁?

    不过看着那黑鸦鸦的小脑袋满是依恋的靠着自己的腰,心中一股奇异的感觉划过。

    在楼炎枭略带惊奇的眼神下,抬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随后不带感情的拎着他的后衣领往外一拽,“你叫我什么?我怎么不记得我有一个小表弟了,嗯?”

    被她这么严肃的声音问着,那小豆丁黑溜溜的眼中闪过一丝怯色和泪意。

    闻声赶过来的闵律风几人也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谴责,女魔头不愧是女魔头,连个小孩子都不放过!

    梵芊菡扫了他们一眼,一丝流光划过,警惕是必要的,末世十年,可没人计较是小孩还是大人,只要能活下去,小孩也可以成为恶魔。她可是亲眼看过一个乖乖巧巧的小孩儿一刀子捅进别人的身体的,至今她还记得那个人不敢置信、死不瞑目的双眼呢!

    转而,那双水眸又严肃的看向前面那个小男孩,只见他泪眼朦胧,黑不溜秋的眸中既欣喜又有些害怕,却强忍着倔强不肯放声大哭出来。

    吸了吸鼻子,眼眶微红,“我……我爸爸说他是表姐妈妈的远房表哥,我妈妈说她是表姨妈的好姐妹,当初就看出来梵霖是个人渣,为此闹了很长时间没见面。后来表姨妈死了,她把梵霖大骂了一通,又不想看到梵霖的丑恶嘴脸,就没有往来了。前几天看到新闻才知道梵霖那个人渣狗东西居然虎毒食子,这么对待表姐,所以我们一家三口就打算去看看,顺便揍那人渣一顿,可是,可是……哇……”

    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梵芊菡眸光微深,听他这么一说,印象里,好像确实在她很小的时候见过那么个火爆又亲切的阿姨,只不过后来一直在谋划怎么让梵霖那人渣倒霉,然后又过了末世十年,记忆确实有些久远了。

    不过看着这小豆丁骂人渣的时候,那活灵活现的小模样,确实挺有趣的。

    “好了,别哭了,那后来你们发生了什么?怎么又躲在这儿了?”既然知道了有这么个小表弟,梵芊菡倒是语气稍缓了点,就冲他义愤填膺的骂梵霖是个人渣这点,这个小表弟她认了。

    闵律风、元童:“……”懵逼脸,还真是小表弟啊!

    侧着耳朵继续听,女魔头的事情他们还没了解到多少呢,听着还怪好奇的!

    “我……这里是我家的别墅,我们本来想在这儿住一晚再去找表姐的,可是爸爸妈妈被闯进来的坏蛋抓走了,哇……”说着,吸了吸鼻子又忍不住放声大哭了出来。

    “……”楼炎枭几人揉了揉耳朵,这小子的嗓门还真大。

    梵芊菡皱了皱眉:“……你躲在里面多久了?”不知道在哪儿找了块帕子,擦了擦他满脑门的汗。

    再看看他身上穿的那件小棉袄,也亏的这个别墅四周环树,还有些阴凉,不然这骤然从冬天变为夏天的温度,他得热晕过去。

    “不……不知道……”随着梵芊菡的动作,渐渐的止住了哭声。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怯怯的看着她。

    “啧……”没带过小孩子的梵芊菡轻挑了一下眉,“行了,男子汉大丈夫的别哭鼻子了,像我当初三岁之后就没哭过了!”

    “嗯,我不哭了,表姐好厉害哇!”小豆丁腼腆的一笑,带着微湿的双眼亮晶晶的看着她。

    “那是。”瞧着他敬佩的小眼神,梵芊菡满意的点点头,一点没带谦虚的。“来,手抬起来,把你身上这件衣服脱掉,不知道热啊!”

    “啊,都听表姐的。”

    眼看着这素不相识的两表姐弟都快亲如一家人了,闵律风几人是懵逼的,话说女魔头什么时候又这么好说话了?而且还一副慈母范儿?

    真是,一时一个样儿,什么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自己懵!

    郁闷的给旁边的元童使了个眼神,示意回去烧饭了。

    “哦。”元童点点头,不过没有离开的意思,闵律风只好拖着站在原地的元魁进去帮忙了。

    脱完了衣服,小豆丁的情绪总算是好了一点,继续蹦跶到之前那藏身的小格子里,扒拉出几个小面包。一边塞进自己的嘴里,鼓着腮帮子嚼着,一边伸着小手往梵芊菡这边递,“吃,表姐你吃!”

    “嗯,乖。”还知道分享食物,嗯,这是个好豆丁。

    梵芊菡也没跟他客气,扒拉开包装纸就往嘴里塞。砸吧砸吧嘴,嗯,草莓味的,味道不错!

    楼炎枭嘴角抽了抽,这女人还真是不拘小节啊!

    随后又听到她开口继续问道,“那你躲进去的时候是几号啊?”

    “2月29。”小豆丁眨巴着眼睛,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哦,那是末世来临的那天晚上啊!”梵芊菡皱着眉头说道,这么说起来小豆丁的爸妈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我爸爸妈妈还有救吗?表姐?”小豆丁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安,小脸带着忐忑的问道。

    瞧着他那乖巧的小大人样儿,梵芊菡眉头微微一皱,“不知道,等吃完饭我帮你找找,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林游戈,爸爸妈妈都叫我小鸽子,表姐也可以叫我小鸽子,今年11岁了。”小豆丁按耐住了忐忑,口齿清晰的介绍着自己。

    “十一岁了?才一米出头,这个头也太矮了吧,小鸽子,小个子,确实挺吻合的。”元童一声唏嘘,按平常十一二岁的孩子少说都一米四、五了,这小豆丁居然才七八岁的外表?

    随后转眸又朝着梵芊菡看了一眼,“咦——原来你们家都是矮个子啊!”

    楼炎枭顺着他的视线也看了一眼,之前没注意,现在看着确实不高。在这个女性普遍都是一米七的社会里,她这看上去一米六三左右的身高已经算是中下游了。

    ------题外话------

    小豆丁:表姐——

    梵芊菡一把拎起:哪儿来的小豆丁啊?

    小豆丁:是我啊,你妈妈的表姐的姑姑的爸爸的儿子的女儿的儿子的儿子啊……

    元童:我有点晕,容我再算算,你这小个子确实够远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