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长着张祸水脸
    “不是吧大鸟,你没骗我吧?”双眼愣愣的看着他,脸上带着狐疑之色,这大鸟蔫坏蔫坏的,没准是忽悠他的呢!

    “呵——”林鹤轩狭长的狐狸眸子一眯,“你觉得我是在忽悠你?”

    一句反问,立马镇压了那颗侥幸的心。

    ?????

    闵律风瞬间一怂,“好吧,我相信你了。”

    “呵呵……”说的好像一定要他相信似的,反正他信不信,事实就在那里。

    “啊,那这样的话,我们就都可以觉醒异能了,真好。”元魁摸了摸头,脸上表情憨厚,笑着为大家庆贺着。

    “什么,不是吧——”闵律风双眼怔怔的看向旁边的元魁,眼睛一突,差点郁闷到吐血。

    难道这发烧还批发着来,一来来一批不成?

    连元魁都要觉醒异能了,那这么说他们这一群人等睡一觉醒来就全是异能者了?

    说好的异能者难得,一百个才出一个吗?

    说好的身体健康几率越大呢?

    哦,不对,这一条好像他们几个都符合来着。

    双眼对上梵芊菡的,试图寻找答案——

    梵芊菡眨眨眼,事实就是如此,别怀疑了!这百分百的几率放在别人身上她不敢保证,但放在这几个人身上,她倒是一点没有震惊。毕竟除了闵律风之外,其他几个,上辈子个个都是顶尖儿的异能强者呢!不觉醒异能她才觉得奇怪呢!

    “好了好了,散了散了,该睡觉的睡觉,该饭后散步的饭后散步。”梵芊菡挥挥手就带着小表弟道别了。

    “哎,等等——”双眼皮直打架的元童强撑了点精神,开口叫道。

    “嗯?还有什么事儿?”梵芊菡脚步一顿。

    “嘿嘿,我就问问我们大概要睡多久,毕竟外面还危险着呢!”元童揉了揉揉眼睛。

    “唔……”梵芊菡一挑眉,倒是没想到这平时看着没心没肺,天真烂漫的元童还有这心,看来以前没少经历过。不过一想到他们的身份,倒是了然了几分。

    “睡啊,看个人体质吧,有的人一两小时,有的人一天,还有的人两三天也不是没有的事儿……”

    元童和其他几人:“额……”

    话音一转,“不过按照你们的身体素质,应该算是短时间的。”

    “呼——”四人松了一口气,这人说话总是喜欢逗着他们玩儿,也是没谁了!

    不过虽然梵芊菡逗着他们玩儿,他们却一点不怀疑她此刻说的话。即使知道她说的根本无从考究!

    瞧着他们那样儿,还怪有意思的。唇角微微上扬,这几个人知情识趣,不追根究底,确实是未来伙伴的好人选啊!嗯,可以确认放入友好名单内了!

    双眸微闪,梵芊菡倒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不过,你们睡之前可得找个人守夜啊,不然睡的人事不知的,万一被摸上来的丧尸或者其它什么东西给啃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

    说罢,就牵上小表弟的手,“走,我们出去散散步,消化消化。”

    “嗯嗯。”小鸽子很乖巧的点点头,一脸萌萌哒的就跟着走了。

    “喵喵——”女王也站起身子跟上。

    一豆丁一猫,又开始了聊天日常。

    要放在平时,那是怎么看怎么诡异。可是现在,比这小豆丁和猫更诡异的是餐厅内的气氛。

    守夜?他们这四个全发烧要去睡觉了,那么剩下的——

    闵律风佯装着认真擦着桌子的样子,一边还悄摸摸的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老大。

    那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绷着,削薄的唇轻抿,看不出任何表情。

    心里突突,老大面不改色的技艺真是越来纯熟了。

    瞧,那一副可不就是一切运筹帷幄、了然于胸的大将风范嘛!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到底要不要守夜你倒是给个准话啊?瞧,元童那小子都睡着了!

    现场的空气安静的不像话。

    最后还是林鹤轩站了出来打破了这诡异静谧的气氛,“我有点撑不住了,先上去休息了,安保警戒的问题就交给你们了。”

    说着,大长腿一迈,就走上了楼梯,一点不带拖泥带水的。闵律风尔康手拦也拦不住啊!

    心里止不住的欲哭无泪,这狡猾的大鸟,就他跑的最快了,有本事的你当面让老大给你守夜啊,tut!

    “啊,那我也带元童上去了,他这样睡会着凉的。”说着,元魁憨憨的挠了挠脑袋,壮实的手臂将趴在桌子上的人一拖,一个公主抱的就上楼了。

    留下一个闵律风:“……”

    喂喂,要不要这样啊,连元魁这个傻大个儿也学精了。你别走,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他现在晕还来得及吗?

    楼炎枭眉头一皱,很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怎么,还愣着干什么——”

    “啊——”闵律风脑子瞬间一懵,面部表情空白了三秒这才缓过神来。嘤嘤嘤……果然还是老大最好啊了!

    赶紧讨好的笑笑,“走,我马上就上去……”

    说完,碗也不洗了,锅也不刷了,赶紧一滋溜,脚底抹油的蹿上了楼梯。

    楼炎枭眉头微微一皱,哼,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稳重了!

    视线微转,双眼看向那已经微黑了大门外,深邃的眸中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一点小担忧!

    那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去散什么步啊,不是说外面很危险吗。不知道自己长着一张祸水脸啊,万一被看上了……

    他可不想出去救人,哼,真是麻烦死了!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这才停顿了一下,收起桌上的碗筷,走进厨房。没一会儿的,发出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至于某个长着张祸水脸的人现在在干什么呢?

    “表姐,我们要去哪儿啊。这地方小鸽子熟,我带你去啊!”小鸽子仰着小脑袋,一脸乖萌的问道。

    “唔……现在不用,我们先随便逛逛,等天黑了好办事儿。”梵芊菡四处打量着,一边说着。

    “哦。”小鸽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过还是乖巧的跟着。

    小脑袋也学着四处张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