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厚脸皮不符合我的审美
    “啧啧……”这么一场好戏就这么结束了!

    闵律风暗叹可惜!

    双眼一扫地上的那个小便失禁的瘦子,得了,第三个调戏女魔头的人……。哎,真是一言难尽,可能是他这一辈子都去除不了的污点了!

    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赶紧跟上。这空气中带着股骚味,可真难闻!

    后边那楼炎彪带着的几个小弟们也是一脸鄙夷的看着那还摊在地上的瘦子,哼,真不想承认这是他们的人。老大之前就不应该收了他!

    而不管他们如何鄙视,地上的瘦子完全没看到,他还沉浸在刚才那“砰——”的一下,自己就快要死了的惊吓中,半响的没见半分动静,可想而知,梵芊菡的恐吓非常管用!

    梵芊菡可没管这个瘦子如何,也不管“楼炎彪”究竟是什么表情,她此刻正一脸兴致盎然的走在最前方,扬着漂亮精致的下巴东张西望,时不时的点点头表示满意,活像是从哪儿下来视察的领导。

    而跟在她后边的楼炎彪领着的一群人则是员工,等着她的点评临幸,啊呸……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自称楼炎彪的大汉此刻一脸的诡异加狐疑,这但到底算是个什么事儿啊?怎么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呢,原本是想要逮一车肥羊的,可是结果,这是请回来了一祖宗吗?

    而且还是这么漂亮,这么表里不一的一祖宗!

    总之,此时他的心里相当复杂。

    双眼又看了看跟在这漂亮祖宗身边的那几个人,一个霸气凌然,比之他之前见到过的第一军火商的人还要有气势几分;另一个看着斯斯文文的,笑眯眯的很和气很温润的样子,但是他知道这人绝对精明腹黑着呢,表里不如一,就和他是同类人。要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只能告诉你,这是同类人的直觉。

    还有那高个子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至于还剩下的两个,虽然上去威胁小一点,但那不代表他们就简单了!

    哎,真是——

    那张憨厚的脸上带上了警惕之色,最重要的是,虽然那女的那把小手枪是不是第一军火商出产的他不知道,但是后来那男的拿出来的枪绝对是真的。要知道那把枪他可是暗中垂涎了许久,据说只有第一军火商内部高层人员才能有的。

    而这几个人,双眼一眯,或许跟他之前听到的那件事有关,他得想办法从他们嘴里套出点话来,若真的有关的话,没准将消息送上去还能换上不少好处。

    于是,那双眼睛越发精明的在前面几个人身上打量着。

    “嗯?你在看什么?”原本在前面“领路”的梵芊菡一转头,那双漂亮的水眸犀利,透亮,就这么对上了他的。

    瞬间像是被整个人都被看透了似的,让他高壮的身子浑身一僵,瞳孔一缩。

    等她淡然笑意的将视线移开的时候,他这才缓过神来,整个人虚汗直冒。真是见了鬼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不行,他得探探来路,这样的人留着危险。

    想着,那张原本冷却了热情的憨厚脸又挂上了笑意,“这个小姑娘可真漂亮啊,怎么以前从没在z市见过啊,真是可惜了,若是末世前,我必定邀请你去最好的餐厅好好吃上一顿。”

    这男人的脸变的,可比大姨妈的女人还要变化多端呢,梵芊菡心中感慨了一下。

    唇角微挑,“啊,是吗。不过末世前我可不会见你这样的人,光就这张厚脸皮就不符合我的审美标准,所以,你还是感谢一下这末世吧。”

    说着,还很是嫌弃的在他的脸上打量了几眼,完了,又看了看站在旁边的楼炎枭洗了洗眼睛。

    “……”闵律风嘴角抽抽,这女人的这张嘴他现在是服了。

    “额……”大汉也是脸上一抽,不过好在如梵芊菡所说的,他的脸皮够厚啊。只是一瞬间的难看就又重振旗鼓了,“呵呵呵……这位姑娘说笑了,现在的女人谁不喜欢金银珠宝、奢华品牌啊,我身为第一军火商的大当家要钱有钱,要能力又能力,要权利与权力,就算是电视上被捧为第一女神的明星灵仙也要倒着往上贴,想请姑娘吃个饭也不是难事吧。”

    这吹嘘的,把脸上全贴上金光了。

    “呵呵……你也知道那是被捧出来的第一女神啊,就这样的可跟我成不了一个级别的,本姑娘能是这些被金银俗物打动的庸姿俗粉吗!哼,可笑——”梵芊菡下巴一扬,整个人都高傲了起来。

    原本的柔弱表象再加这么一抹高傲,妥妥的站在雪山之巅的傲人仙女啊!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大汉的脸上一僵,再这么仔细一眼。虽然白衬衫牛仔裤,但是依旧挡不住她的天生丽质,绝色动人。而再对比她之前的那一句特别自恋厚脸皮的话,令人崩溃的是,他特么的居然还觉得非常有道理。

    闵律风那是彻底的服了,要论脸皮厚,这女魔头要是认真厚起来绝对是无人能敌啊!

    暗搓搓的给她竖了根大拇指。

    楼炎枭也是满脸的纠结之色,想想以往在眼前出现过的女人,还有那个叫灵仙的……。那心里就忍不住的带上了厌恶,再对比对比眼前这女人,唔……确实无论是气势、容貌、身材,都是她更甚一筹。怎么就越看好像还越漂亮了几分呢?

    深邃的眸子微敛,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就在一群人深思或暗搓搓鄙视她脸皮厚的时候,还是小鸽子最直接,“哈哈哈……那是,那些庸脂俗粉怎么能跟我表姐比呢,表姐最漂亮了!”

    “……”大汉嘴角抽抽,这还能不能继续愉快的谈下去了?

    看了看她那张脸上明晃晃的嫌弃之色,原本到喉中的话又默默的咽了回去。好吧,这女人不是什么善茬,等下次有机会再向那几个看起来很嫩的小子再打探打探。

    于是这场厚脸皮的pk赛,梵芊菡成为了最终的胜利者。

    接下来一路无话,很快的就上了二楼。

    “唔唔……”刚一到楼上,细细碎碎的挣扎声就传入耳中。

    “咦——”梵芊菡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了宽阔的二楼内,只有几只油罐子,还有一排排靠边的货架,而另一边则只是桌椅板凳,一目了然,所以也是很明了的能看到了被绑在角落处的人。

    他们脸色惨白憔悴,甚至还带着颤抖,有男有女的,狼狈的被捆成了一团,堵着嘴巴,手脚处或多或少的都带着血迹。唯独好一点的要算在最外面的几个神情桀骜的各色杂毛青年了。

    梵芊菡眉梢一挑,这不是之前跑在他们前面红毛林洛几个吗?

    原来落到他们手里了,啧啧……看来好像没受什么伤嘛!

    喂喂,你那一脸惋惜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儿?

    红毛一看到她那张脸上的表情就是一脸愤愤,这女煞星到底怎么回事,来看他的笑话不成?

    “怎么,你认识他们?”身后的大汉看到她的视线,也顺着看了过去,顿时眼中精光闪闪。

    梵芊菡淡笑的回眸看了他一眼,“呵——怎么可能,你看他们的毛色就知道了,我们可不是同一窝的。”

    “毛色?”大汉嘴角抽了抽,那是在说兔子吗?

    随即撇开这被越带越偏的想法,脸上有点僵的道,“那好,你们现在这里坐着休息吧,需要吃的可以去货架上拿,不过也不能白拿。要么就拿出东西来换,要么就是加入我们,不过要是你们想真留在这里成为我们的一员的话,首先得把你们身上的枪交出来。现在是特殊时期,基本每五人配备一把枪。”

    梵芊菡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心里素质还不错嘛,没被气糊涂了,居然还有心思想着试探他们呢!“怎么,你不是第一军火商的老大吗,枪械居然还不足了,我还以为你们是缺人不缺枪呢。”

    “额……这不是特殊情况,特殊情况嘛!”大汉的脸上僵了僵,这小姑娘总是这么犀利。

    怼的他都有些不耐烦了,“这你们到底参不参加了。”

    这次梵芊菡倒是没有回答,她双眼就看向了旁边的楼炎枭,加不加入她是无所谓了。反正被她看上了的东西是跑不了了,包括这里货架上的食物和楼下的石油罐子。

    楼炎枭眉头剑眉一皱,直接拒绝。

    他本来就是军火商的老大,要加入一个假的军火商,呵——就算是作戏也不成!

    元童几个也是一脸的反对,一副拒不合作的模样。哼,这假的楼炎彪居然敢冒充他们老大,名字取得再相近也离他们老大差的远着呢!

    “那好吧,那你们就安稳的在这里呆着,不然的话——”眼底闪过一丝阴狠,隐藏着的獠牙这才彻底暴露无遗。

    说完,转身就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老大,怎么样?”守在楼上的几个人看到他迅速迎上来道。

    “哼,遇上了几个硬茬子。我怀疑他们跟第一军火商的人有关,不过那死丫头嘴巴太厉害,套不出什么话来,还有那几个男的也不是什么善茬,我打算布置一下把他们全抓了再逼问,看他们的嘴巴还紧不紧。”那张粗糙的脸上厉色闪过。

    “知道了老大。不过之前那个来找我们的人确定能信吗,可别我们把消息送上去了,他们翻脸不认人。”其中一个小弟有些担忧的问道。

    “呵——想骗我彪爷,可没这么容易,我会这么毫无准备的把消息全传出去吗,哼,不就是几个篡位了的人,他们军火商没了之前的大当家可不像之前那么严实了。什么世界第一,哼,现在还不是散成一团。”

    “嘿嘿,还是老大英明,既然老大都有打算了,我们就不参和了。对了老大,那这几个血快放完了的人怎么办?”

    “怎么办?”大汉看了他一眼,眼底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味道,“怎么办还用我教你们吗?现在这末世可不是以前的和平时代了,死上几个人完全不是什么事。你们这帮小子就算是以前这样的事还干的少吗?”

    “嘿嘿,知道了老大。这不是才末世第三天吗,我们还没习惯没习惯呢吗。”几个脸带阴险的人呵呵的一笑,脸上勾起了残忍至极的弧度。

    很显然,这上面的人才是这大汉真正的手下。

    下面元童听的面色扭曲了一下,这些人可真可恨。

    冲着对面坐着的几个好兄弟就是一阵龇牙咧嘴,表示了对那几个残忍的人的愤恨。

    闵律风嘴角抽抽,“你小子说人话,这脸皱的,是在卖萌吗?”

    他表示不是很懂这面部表情语言。

    “……”元童嘴角抽抽,这风哥怎么就这么笨呢!

    林鹤轩一脸淡然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随后推了推眼镜,面带轻笑的道,“元童这是在说楼上的人还有同伙,并且是真正的同伙,而且手段狠辣,残忍至极。现在正在伤害人命,并且还在谋划着我们。”

    “嘎——原来是这样啊。”闵律风默然的点点头,随后一脸狐疑的看向身边的人,“大鸟,你是怎么看出来这么抽象的东西的?”

    “呵——”林鹤轩一脸蔑视的看过来,“那是你愚蠢!”

    闵律风:“……”泪牛满面,对,他就是愚蠢,每次都要问一下来讨嫌,哼,以后再也不问了。

    “不过老大,那个为首的人居然知道第一军火商,看来还知道这一次事件的一些内情,我们要不要来个反客为主?”林鹤轩提议道。

    “嗯——”楼炎枭微皱着眉头,眼神深邃。眼中沉色闪过,“可以,看来那老不羞留下来的组织早就存在不少漏洞了。这一次的末世来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嗯。”随着楼炎枭的话,林鹤轩也突然猛地一怔。是啊,若是这位冒充老大的楼炎彪真知道了老大炸死在外的事,那么也就证明着他们之前策划这件事的人员中有人泄密了。同样也证明了组织内的另外几个老家伙也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他们回去之后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大围堵,大追杀了。

    依照那几个老家伙的狠辣手段,势必要把这次的假死变成真死了。

    梵芊菡听着,挑眉了然。

    光从这几句话再加上上次在她们家客厅,她光明真大的听到的一些话,也可以大致推断出他们所说的意思了。

    大围堵,大逃杀吗,上辈子确实有。而且还是在末世之后的,她甚至是亲眼所见,那一次也算上间接的帮她逃过一命。而闵律风估计也是丧生在这一场大围杀中的吧。

    梵芊菡眼眸微深,眸中星光点点,看了一眼这几个暗搓搓聚在一起在说悄悄话的脑袋,柳眉微微一扬,再抬眸看了一眼远处正在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几个汉子,笑了,可惜距离的远,他们没元童的顺风耳。

    也不掺和他们的内部事情,起身打算活动活动筋骨。

    无视几个汉子那虎视眈眈的眼神,慢慢悠悠的就走到了红毛那一群人的边上。

    红毛林洛:“……”眼睛一瞪,看,看什么看!他不就是被绑了吗,有什么好看的,迟早他痛揍一顿那几个绑他的人,逃出去的。

    “呵呵……”梵芊菡樱唇一勾,这小子还挺有意思的。

    红毛羡慕嫉妒恨的瞪了一眼这个居高临下,俯视着他的人。眼含悲愤,这女煞星的待遇为什么就跟他们不一样呢?

    难道是因为她比较凶残?

    事实证明,还真被他猜对了。就是她凶残了点,能唬人了点,所以才有现在这待遇。

    “喂,你干什么呢,不准跟他们说话——”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的汉子终于找到了茬,正虎着一张脸严厉的看着她。

    “嗯?我要是还想说怎么办呢?”梵芊菡眉梢一转,笑眯眯的看向他,双眸扫了一眼在不远处正看着她的六双亮晶晶的眼睛,心中了然。

    随意的比了个ok的手势。

    “老大说,既然你们认识,那就一视同仁的绑起来。”虎目一瞪,那只大手就朝着她抓过来。

    “呵——”只听得耳边一声冷笑,前面一个眼花的人就消失不见了。直到大汉倒下去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这个柔弱的妹子居然轻而易举的打倒了一个汉子?

    原本就有些虚弱的被绑人员亲眼目睹这一幕,有些瑟瑟发抖的往后退了退,一双双眼睛写满了惊惧。

    唯独红毛林洛白眼一翻,他就知道这女煞星不是个好惹的。

    “你们在干——”远处看到这场景的几个大汉顿时脸上一惊,可是刚等他们跑了几步,就瞬间被拦截,然后利落的被放倒了。

    那快速的身手,干净利落,比梵芊菡之前的还要完美。

    她不得不感慨一下,果然是练过的和没练过的区别,看来以后得好好练练了,当个脆皮的法师可不是她的追求。

    就连红毛林洛也瞪大了眼睛,tut,果然跟女煞星一伙儿的都不是简单角色。

    咕咚——咽了口口水,他之前貌似还骂他们是大叔来着,不知道他们跟不跟女煞星一样记仇?

    要是也小心眼儿的话……

    眼中带上了点怯意,对上那双看过来的深邃幽暗的眸子,总有一种被狼盯上了感觉,那叫一个心惊胆寒啊——

    ------题外话------

    先上传五千,晚上我继续努力(^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