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浪漫的玫瑰
    37小说 .37xs.

    “呵——你明白就好。”梵芊菡露出了个孺子可教也的笑意,这小子还是挺聪明的。

    林洛一听,果真如此,顿时不淡定了,脸上着急的表情溢于言表,飞快的追问道,“他做了什么,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一贯吊儿郎当的人表情变了之后,还真有几分迫人的气势。身后的小弟被震的一愣一愣的,呆立在了原地。

    梵芊菡眉梢一挑,晦暗的眸子明明灭灭,“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跟南方基地的人有关。”

    “我不……”林洛怒目一瞪,他是不相信的,他知道这女煞星肯定知道一些情况的,显然他们之前在别墅区碰面的时候就盯上他了,那一次的报复应该不是巧合吧。

    梵芊菡脸上的表情一肃,打断了他的话,“林洛——”

    “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时,林洛着急愤怒的脸上表情一僵。是啊,女煞星是为了他好,而且也没必要告诉他,他大哥的事。

    “**——”恨恨的抓了一把头发,那烦躁的心情这才好受了点。

    梵芊菡暗暗点头,“你北上去北方吧,那里距离南方最远。而且想要报仇的话,你可得长点心了,没有绝对的实力就算是活下去也难,你看看你现在这没出息的德行,现在你能做出什么事来,没准一进门就被抓住了,更何况是报仇。”

    她语气尖锐严厉,像是说给他听,也像是追忆自己的过去。

    她现在不就是在变强吗,她会慢慢的报仇的,绝色柔弱的脸上透出几抹邪佞晦涩的暗芒——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微闪,隐隐的不知为何有些心疼。

    “嗯。”林洛点了点那一头的红毛,也冷静了下来,一双不大的眼中散发着隐隐的亮光,“那就去北方吧。”

    “咦,那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吗,我们也要北上去找老爹啊。”那边丁玉的脸上就兴奋了,这么好,有伴儿了。而且不良少女和小混混组合,哈哈哈……还是不错的,起码比王百万、林正勇这两个怂货靠谱多了。

    王百万和林正勇委屈脸,他们也很有用的好吗。

    不过,看到丁玉那瞪过来的眼神时,两人顿时又怂了,好吧,他们不跟女人计较。

    “哦,那也可以,不过你们得自己备好车子。”林洛的眼神闪了闪,要有实力吗——

    他现在没有异能,那壮大一下队伍还是可行的,这三个虽然是富二代,也许吸收不到队伍里来,但是要是找到了他们老爹,没准能结交些人脉。作为混混,他这点场面事儿还是懂的。最重要的是这是三个人之前也没添什么乱,少爷小姐脾气没发,而且脸皮也挺厚的,这就很对他的口味了。以后再好好调教调教,保准他们能领悟到混混的精髓——

    “好啊好啊。”丁玉赶紧点头同意,喜笑颜开,路上他们可是看到了不少的废车,弄个一辆没问题。

    “对了,那云香姐呢?”丁玉突然转头,看向旁边还抱着孩子正有些不安的两个女人。

    “我……。我们还要等表姐夫……”秋寻雁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怯怯的乱转着,有些呐呐的道,虽然这群人很好,没像以前那些人一样嫌弃她们,跟着一起走或许很好,可是——

    “哦,反正我们也打算在这里再呆两天,再找找物资,没那么早启程,到时候你们想一起的话就再说吧。”林洛对她们道,这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有空间异能,要是能带上的话,可是少了不少的麻烦呢。

    刚刚有了强大的意识之后,他立马就脑子活泛了起来,能收服这么几个死心塌地的小弟,就证明着他还是挺有几分领导能力的。

    梵芊菡看着他不动声色的样子,抿唇一笑,不错,至少不是提醒了个蠢货。

    于是开口道,“我们先上去吧,有几只丧尸过来了。”

    几人顺势一看,果然有好几只丧尸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出来朝他们过来了。

    “哦哦。”赶紧的应了一声,几人由林洛带头就往楼上走去。

    林洛所在的楼层在五层,而梵芊菡他们选中的房间在三楼,在三楼的楼梯口,他们就要分道扬镳了。

    “那么有缘再见了,没准那时候你们已经修炼有成了。”梵芊菡唇边带着轻笑的道。

    “修炼有成,那是妖怪吗?”林洛嘴角抽抽,这女煞星是在开玩笑吗?

    “哈哈哈……你觉得自己是那就是了。你们上楼自己小心了,拜——”说完,一点没有留恋的,挥手潇洒而去。

    看的林洛更是无语,说好的分别依依不舍呢?好歹也是共患难过的,被她这么一搞,什么离别愁绪都没了。

    “希望你还能活到那时候。”楼炎枭幽暗的眸子在他身上扫过,末了,浑身气势凌厉的远走而去。

    直到好一会儿,林洛这才抹了把头上的冷汗。有些疑惑的转向旁边的人,“我怎么总觉得他对我有敌意呢?”

    “呵呵呵……”落后一步的林鹤轩对他“和善”笑笑,随后也跨步离去。

    林洛:“……”

    “糟了,忘记他们是一伙儿的了,那男人会不会回来揍我啊,走走走,我们赶紧上楼。”说着,带着人赶紧急哄哄的往楼上跑去。富二代三人组也跟着撒开脚丫子跟上,一时玩兴大起。

    看的司云香两姐妹那叫一个汗颜啊。

    “表姐,我们还没问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呢?”秋寻雁双眸落在那个已经空了的楼梯口,带着点呢喃的道。

    司云香看了自家表妹一眼,柔和的脸上带着几分安抚,“她长得那么出色,能力那么强,就算不知道名字,想必以后也会显露出来的,就如她说的,有缘再见吧,我们有机会再报答。”

    说着,唇边噙着笑意,看向怀里的小星星,又想到了她的父亲,一想到王苗,心里也有了点盼头。

    “嗯,表姐说的对。”秋寻雁点点头,最终眼神闪过一丝坚定,随后转身赶紧快步的超楼上走去。

    而另一边,梵芊菡并不知道有人还惦记着自己呢。

    这会儿她心情正相当不错的走在楼道内,期间还碰到了一只零阶丧尸,随手的就给解决了,随后就朝着那一家已经选好了的房子走去。

    而身后仅落后一步的楼炎枭此刻却浑身散发着阴郁的气息,一双黑色的眸子余光接连的看着,这个女人为什么对那个小混混那么好?他看不出那一个红毛到底出色在哪里。

    眉头紧紧的锁着,像是思考着什么大事一般。

    林鹤轩眼疾手快的就拽住了还想往前凑热闹的闵律风。

    “唔,大鸟,你拉着我干什么?”甩开他的手臂,闵律风瞪了他一眼。

    林鹤轩温润的脸上闪过一丝精明的笑意,“呵呵……我这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他怎么就这么怀疑呢?大鸟有这么好心的时候?

    林鹤轩嘴角抽抽,看来最近戏弄的太多了,信用度透支了。不过这一次他还真好为了他好,这人傻不愣登的上去,没看见前面两人之间的气氛吗,万一老大要是生起气来,殃及池鱼可就不好了。因为之前在车里他还起到了一点作用,所以,现在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想罢,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

    闵律风:“……”他就说大鸟什么时候这么好过。不过看了一眼还落在后面的元童和元魁,他到底还是没再上前了。

    一路,安安静静的就到了那家门口。

    如梵芊菡所说,这里的门确实够结实,但是怎么进去呢?

    一个个眼睛刷刷刷的就朝着她看去。

    “啧啧……”梵芊菡耸了耸肩,唇边带着轻笑,颇为熟门熟路的就倒腾了这门上的密码锁来。

    然后几人只见她白皙的手指轻快的在上面跃动了几下,门就滴的一声开了。

    这一次亲眼看见她的操作,纷纷为她这一手开锁技术叹服。这姑娘末世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开门技术这么熟练,该不会是什么入室大盗吧?

    还来不及脑补,他们却被眼前的一片火红给震住了。

    “这……这还真是婚房啊!”闵律风瞪大着眼睛,看着里面那铺满了一地的玫瑰花瓣,还有那扑面而来的玫瑰花味,惊呆了。

    这得多少朵花弄起来的啊?

    而且墙上还贴了好多由玫瑰花组成的心形,更有几张大红喜字,房间上面还漂浮着好些心形气球,处处充满着红色浪漫的暧昧气息。

    可是,他们这几个人进来就很不搭了。

    几个大男人的,哦,还加上一个一看就没什么少女心的姑娘。

    “……”

    “咳咳……这个玫瑰花瓣味道太浓了,到现在都还没烂掉,一定是放了很多人工添加剂。”这时,闵律风十分煞风景的来了一句。

    梵芊菡转头就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这叫做浪漫知道吗,女孩子结婚都喜欢这样的,而且这里本来就是婚房,这样的布置很……很合适,嗯,很合适。”

    她摸了摸鼻子,自己带来的地方,就算是再嫌弃也得圆过去。而且,之前是发生了什么,不过是末世前最后一天,居然被搞成这个样子了,那两小年轻还真的怪浪漫的啊。不过,这花香味确实有点难闻。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有些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闵律风被怼的一脸灰,但是楼炎枭却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双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点点幽光,原来浪漫是这样的啊!那他以后——

    “好了好了,进去吧进去吧,至于这玫瑰花瓣收一收,虽然是挺浪漫的,但又不是我们的,没有留着的必要了。”梵芊菡一边走着,一边无情的踩踏着这些花瓣就进去了。

    “喵喵——”女王猫更是嗖的一声就窜了进去,几个快速的跳转,就到了一个高架子上不下来了。

    “喵喵——”本喵虽然喜欢花,但是这么多花瓣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在挑战本喵的鼻子吗?

    喵喵的又叫了几声,就用爪子推开了窗户。

    “哈哈哈……女王你等着,我把它们全扔出去,还要小龙兄弟也一起帮忙。”小鸽子哒哒哒的就跑了进去,直接一下子就扑进了花海里,一时间扬起花瓣无数。还飘到了几人的眼前。

    “啊嚏——”一个喷嚏,又把它们吹了回去。

    闵律风揉了揉鼻子,这就算是花粉不过敏也受不了啊。

    “行了,需要你的时候到了。”林鹤轩走到窗边,将窗户大开,就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嗯?”闵律风还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他干啥,还想要让他和地上的那个小屁孩一样,撅着屁股扑花瓣啊,他才不干呢。

    “……”林鹤轩嘴角抽了抽,这脑子真是没救了。

    无奈的一声叹息,“你傻啊,用异能啊,用风把它们吹出去啊!”

    “我……。”闵律风一噎,确实没想到,不过,“大鸟,我的异能是用来打丧尸的,现在用来吹花瓣实在是太low了,我好歹也是个异能者啊异能者……。”

    林鹤轩翻了个白眼,“你现在的能力只能当当风扇,吹吹花瓣,有本事你吹掉一个丧尸脑袋来给我看看,我就不叫你做这么low的事了。”

    梵芊菡在旁边扬了扬唇,嗯,很好,这话怼的很有她的风范。

    闵律风:“……”

    “我吹,我吹还不行吗。”

    虽然话说的勉勉强强,但是闵律风那闪闪亮的眼中还是昭示了他此刻的跃跃欲试,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他可是得让老大他们好好见识见识他的异能。

    想着,扬手就打了个响指——

    然后众人就看见一小团玫瑰花瓣从地上漂浮起来,飘忽忽的盘旋上升了一米,然后继续飘忽忽的移动着,但是,还没到窗户边呢,就吧唧的掉了回去。

    闵律风:“……”

    梵芊菡几人:“……”

    嘴角抽了抽,“连嘴吹出来的气都比你这个有力道一点。”她这说的可是大实话。

    闵律风脸上一僵,“失误失误……。我这不是还没调整好状态吗,对,还没调整好状态,等我再来——”

    说着,就急急忙忙的赶紧接着运用起异能来,地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旋涡状的玫瑰花龙卷风,然后呼的一下朝着窗外送去,从半空中洒下,下起了一场玫瑰雨。

    “呼——”闵律风抹了把冷汗,总算是没丢脸。

    转头露了一口大白牙对他们一笑,“怎么样,厉害吧!”

    梵芊菡:“……”看了一眼只露出一小片空白的地上,嘴角抽了抽,“同志仍须努力。”

    闵律风也顺着她的视线一看,自己的脸皮也绷不住了,草,才这么一点儿啊,这铺的到底有多厚一层啊。

    也不敢再得瑟了,赶紧的再接再厉。

    然后,在场的几人就见他动作越来越熟练,越来越熟练,从原来的一个小龙卷风到两个,再到三个……

    梵芊菡满意的看着他的动作,嗯,不错不错,这么快就能运用自如了,有成为超级强者的资质。

    随后,看了一眼还趴在高柜子上的女王猫,再看看还在花海里扑腾的小鸽子,绕过他们,就朝着里面走去。

    这一路的玫瑰花瓣从外面的客厅一直延续到了房间,她可是看见了的,不仅是主卧的方向,其他的几个房间门口也是一路的玫瑰铺路。

    她眼神微闪,直接朝着主卧走去,门一开,果然玫瑰飞扬。

    整个房间内也是大红的基调,玫瑰铺地,大红色的喜字粘贴,同心结高挂,木偶小人放在床头。一张大床上是绣着金色的龙凤被,上面也被玫瑰花铺了两个心形出来。整一个就是东方和西方的浪漫结合,虽然是混搭,但是看着那是绝对的喜庆。

    梵芊菡皱了皱眉头,看样子搞起来还是挺隆重的啊,可惜,这对新婚夫妇没那个福气享受到了。而是被他们这几个外来人给看了个遍,然后顺便给糟蹋了。

    梵芊菡一个大步就走了进去,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窗门一开,对着外面就喊了一声,“记得还有里面的别忘记了。”

    说完,双眼就落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大床边上的沉默男人身上。

    “嗯?”梵芊菡一挑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是那个玫瑰花组成的双心连箭。

    再抬眸看了一眼他有些柔和的俊脸,心中诧异了,咦,这个军火头子难道喜欢这个调调?

    可还没等她心里嘀咕完,就见那双深邃的的眸子看了过来,“你喜欢这样的?”

    “啊——”被问到的梵芊菡有点懵,难道是这个军火头子的爱好在心口难开,所以需要别人的支持?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军火头子啊!

    梵芊菡今天的心情还不错,觉得附和一下满足他的心里爱好也没什么。

    于是点了点头,“是啊,这样挺浪漫的不是吗?”

    “嗯。”楼炎枭低沉的应了一声,深邃的眸子闪了闪,不知道为何心中升起了一丝微妙的喜色,原来这个女人喜欢这样的啊!

    此刻的楼炎枭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问这个问题,只是下意识的问了。

    而梵芊菡此刻也是毫无所知,只是心情好的答了。

    可是殊不知这个场景居然出现在了他们以后的婚礼上,然后……

    ------题外话------

    楼炎枭:媳妇儿,喜欢吗?

    梵芊菡看着那浑身凌厉的男人身上抱着一束玫瑰,顿时嘴角抽了抽,心说我什么时候说喜欢过啊,要不要每天一束啊!

    楼炎枭: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喜欢,快收着,我以后每天送你一束。

    梵芊菡:……。

    哈哈哈……小可爱们元宵节快乐,记得吃汤圆哦,团团圆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