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现场版植物大战丧尸
    37小说 .37xs.

    梵芊菡暗自翻了个白眼儿,这两智商不在一条线上的斗起来完全是一面倒,没什么看头。

    她龇着牙揉了揉手臂,等身上的疼痛缓解之后,就注意了楼炎枭此刻身上扎着的不少刺。

    嘴角抽抽,这男人的忍耐力还真不错啊,刚才闵律风才中一根就龇牙咧嘴了,但这人却没啥表情,只是脸色微红,表情依旧严肃。

    没好气的白来了他一眼,这男人还真是……把她保护的很好啊!

    轻叹了一口气,帮着他把身上的刺全拔了,这才开始观察起了四周的情况来。

    不大不小的房间内,周围围着的是一圈二十三四岁,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一个个身姿挺拔的像是原野上的一棵小白杨,他们长得壮壮实实,每个部位的腱子肉,都硬得像一块一块铁疙瘩。

    有几个年轻的立在门边,红脸蛋上飞舞着一片光彩,正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中间或坐、或站、或是躺着的他们。

    梵芊菡柳眉微动,漂亮的水眸中闪过了了然之色,这一群人虽然穿着各异,没穿迷彩,但是依旧能看出来其中的刚硬凛然和整齐划一的步调气势。想必是军队里出来的吧!

    随后视线落在了一旁距离她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身上,比之那些小兵他身上的气势更加强大,还独具阳刚坚毅的气息,健硕伟岸的身躯,爽朗的笑意,俊朗又棱角分明的脸庞,那双犀利的鹰眸时不时的闪烁着光芒,一旦被盯上就绝对逃不开的危险气势,更是让人知道这人不可小觑。

    梵芊菡眸中微光一闪,视线落在他手上的枪上停留了一瞬,脑海里迅速的浮现出了对应的人物。

    吴军卓,上辈子南方基地雷系异能的第一人,原属南方基地军方掌权人刘伯康手下。为人正义却又不失变通,谋算大,心有城府,是刘伯康手底下最受信任的将军。哦,也可以说是刘伯康一手提拔上来,并且培养起来的下一任掌权人,属于南方基地的权力中心人物。

    梵芊菡心中微动,倒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上他。

    她眸光微深,对于吴军卓的了解比以前那些名人录笔记里面的人物更深。原因有二,其一,科研院的那帮人对他的调查更加详细,这也让她隐隐的察觉到,这军方的掌权人和科研院中的人,尤其是青博士这一方关系并不如表面上的融洽。更甚的,两方都在隐隐的在相互合作又争锋相对。

    其二,就是因为梵霖渣爹一家人了。为了报仇,她自然要查清楚这一家三口的靠山了。让她都没想到的是,渣爹居然认识南方基地的掌权人刘伯康。

    刚开始到南方基地之时,这一家三口虽然不算落魄,但同样也不算是好,直到后来搭上了刘伯康之后,地位才慢慢的在南方基地提升。梵霖有了个大善人的表皮身份,加之靠山是南方基地最大的掌权人之一,求他办事的人更是不在少数,而他也夹在中间收取利益,根据他能装又油滑的性子,混的也算是上等了。

    同样因为不知名原因,刘伯康对待梵清涵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似的,而梵清涵有了刘伯康的宠爱,还有她本身的装逼能力,也成为了南方基地的公主一般的人物,后来刘伯康更是出面为她和吴军卓说亲。

    可惜,人家吴军卓的眼光是好的,话不多说一句几乎当场就拒绝了,可想而知她那位假清高的姐姐当时脸色是怎样的难看了。后来她查到了这件事的时候,差点没笑出声来。而当这两人的相亲不了了之后,梵清涵更是因为气愤的大肆抹黑吴军卓。而这也就让她抓准了机会,这件事更成为了让那一家三口身败名裂的第一个突破口。

    之后的种种手段暂且不表,现在还是说说吴军卓这个人吧,他似乎是知道了梵清涵一家三口的本性。即使刘伯康信任梵霖,给他们撑腰,但是大多数时候他是完全没给人面子,全都无视。所以,他也算的上是梵芊菡上辈子友好对待的其中之一人,她猜测或许这人也是她促成梵霖一家身败名裂的另一个幕后推手。

    总而言之,吴军卓这个人有谋略,有武力,有智商手段,是个相当不得了的人,比之之前的林修栾、莫展离两个更值得注意。

    “嗯?”吴军卓麦色的皮肤微晃,随后若有所觉的就朝着她这边看过来。

    同样,一侧的楼炎枭早就注意到了梵芊菡的视线,原本眼中的尴尬担忧化作不悦。

    “这位姑娘在看我?”阳刚的脸上带着些许诧异,露齿带笑的俊脸更是带着独具魅力的人格。

    那双鹰眸在看到梵芊菡的脸时,同样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好漂亮的一个姑娘啊!

    梵芊菡柳眉微挑,慢慢的站起神来,回以一个淡雅的微笑,“是啊,谢谢你们借地方给我们避难。”

    举止间落落大方,礼貌有加,丝毫不似她外表上的娇弱,这更让吴军卓心中产生一丝好感。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罢了,我们也是刚来到这里不久。”吴军卓也同样笑着回道。

    眼看着这你来我往的,气氛越来越和谐了。楼炎枭的俊脸却越来越黑,一双眸子看了一眼那笑的别有韵味的女人,随后又灼灼的看向那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剑眉越皱越深,哼,这男人有什么好的?

    长得……不差,身形气度……。也不算差,看着身份气场……同样不差!

    瞬间,楼炎枭的脸色就更黑了,这男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该死的,女人盯着他看什么。他楼炎枭明明样样比这个男人好,怎么不见的她多看几眼啊!

    于是,身上的黑气越冒越大——

    原本坐着的林鹤轩一见,一双狐狸眼微眯,哎呀,老大这是碰上对手了。

    呵呵呵……有趣,不过,他对这个人的身份同样感兴趣。

    第一军火商同样掌握着一条消息网,在看到这人的同时,他几乎就知道了这人的身份。吴军卓,现今最年轻的少将。但是其余身份,无论是出生来历,还是身家学历几乎无处可查,像是一个从不知名的地方蹦出来似的,林鹤轩很有理由怀疑,他原来隶属的绝对是一个秘密单位,没准还是尖刀部队的,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有那么大的军功升至少将。

    啧啧……看来又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啊!

    老大的竞争对手有点强哟,再看看自家黑脸老大,和那位笑的灿烂的少将,顿时高下立见。如果周围不是那么多人在的话,他绝对得提醒一句:老大,没事,你比他帅,比他俊美,比他多金,你还了解这姑娘的真面目,只要你笑一笑保证俘虏万千少女。

    可惜……

    瞄了一眼正浑然不知为何生气的老大,唉,他也是操碎了心。

    随后,赶紧的起身拍拍身上的碎屑,就跨步上前,插入其中。一脸温雅笑意的看向吴军卓,“哈哈哈……这位不知道怎么称呼,这次还真是多谢你们打开方便之门了。”

    “哦,你是——”吴军卓也回过头来,脸上的笑意更加公式化了一点,并没有透露真实名字的打算。

    “哈哈哈……”林鹤轩自然也看出来了他的意图,不过不说就不说,正好,他这边也不用提名字了,想个假名字也是很费脑子的。

    镜框下的双眸精光一闪,唇边含笑的就道,“我是这位姑娘老公家的哥哥。”

    随后又快速的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闵律风和元童,“这两个也是我的兄弟,那个大块头是我家保镖,那孩子是这位姑娘的表弟,而你身边站着的是我们的大哥,我们都叫他老大,也是这位姑娘的老公。”

    话音一落,全场目瞪口呆。

    闵律风仰天张嘴:虾米,他和大鸟是兄弟,额,这个不算什么,但是什么时候老大和女魔头居然是夫妻了?

    元童脸上一呆,掏掏耳朵,他不会是异能消耗过度幻听了吧?

    元魁憨憨厚厚的站在那里,挠了挠寸头,脸上有点懵!

    至于小鸽子完全是捂上了小嘴,一双眼睛骨碌骨碌转着,原来这个气场很强大的叔叔居然是表姐夫啊!

    梵芊菡嘴角抽抽,这人瞎编编的也靠点谱好吧,她才十八岁刚成年,虽然前年刚修改的女性结婚年龄提早了一年,但是她现在也完全构成不上已婚妇女的要求啊。

    看着林鹤轩对她眨眨的眼睛和意味深长的眼神,当即脑子就转过弯儿来了。根据现在南方基地的状况和这吴军卓和南方基地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还是提前伪装的好。

    于是,梵芊菡当即扬唇就笑了,走过来两步就勾起了楼炎枭的一只手臂抱着,“没错,这就是我老公,我们刚登记结婚的却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个事儿,唉!”

    美人儿一声轻叹,楼炎枭瞬间虎躯一震,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温暖体温,他原本黑沉的脸瞬间消散了,眼中还带上了隐隐的享受笑意。完全忘了澄清什么夫妻的事了。

    不过这就让前面的吴军卓诧异了,他原本听着林鹤轩的说词以为是临时起意瞎编的。但是在看到这个俊美无涛的男人脸上的柔情时,却又有了点动摇。

    这个男人浑身气度气场绝对强势,生人勿进,一看就不是个能纡尊降贵的。即使再大的理由也不可能为了骗他而特意表现出爱意来,更何况,之前在他和这位姑娘聊天的时候,这男人就隐隐的表现出了敌意。

    再转眼看看这两人同样绝色的天人之姿,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眼力劲儿产生了怀疑。纳闷儿了,难道这两人真的是新婚夫妻?这几个真的是兄弟?

    他还觉得这个姑娘不错呢!

    至于那个保镖就不提了,这健硕的体格确实有点保镖的架势。

    心思一转,摆回了原来的和善笑意脸,“那各位来这里是?这里可不大安全啊!”隐隐的语气带着点担忧。

    “哦,是这样的,我家大哥很心疼小嫂子的,听说小嫂子的老父在这里摆摊卖花,就打算来这里看看,能不能解救一下岳父,我们几个兄弟当然不能让他们两夫妻独自涉险了,所以就跟着一起来了,倒是没想到这里居然这么凶险,还差点——”

    林鹤轩说着还轻叹了一声,脸上表情一言难尽,随后又道,“唉,多亏了你们帮忙啊。不知这位兄弟来这里又有什么事?或许我们也可以略尽绵薄之力啊。”

    看着他这么一番真心实意的“表演”,吴军卓也分不清究竟是真是假了,但是一听到他后边的一句话,当即决定顺水推舟,“这么巧,我们也是来救人的,我恩师的一位很亲密的侄女被带进了这个地方,所以我们是来救她的,要是几位兄弟愿意帮忙那真是太好了。”

    说着,脸上带起了笑脸,阳刚爽朗,这表演同样也不差。

    各个士兵纷纷的垂头,少将的演技还真是越来越好,让人看不透了。

    “哈哈哈……那是当然,互帮互助,互帮互助,那我们这边小嫂子的老父也劳烦这位兄弟帮把手了。”林鹤轩当即就笑了,乐呵呵的应承起来。

    于是,在两个男人心照不宣之下,这协议就算是达成了。

    那速度,那口才,看的梵芊菡也是一个愣神,随即就是赞赏了。不愧都是做大事的人啊!

    瞧这,就连睁眼说瞎话,客套的也是十分的“真诚”。

    又站了一会儿,在双方互相交了“底”之后,吴军卓就热情的邀请他们去楼上了。

    梵芊菡当即就放开楼炎枭的胳膊,欢欢喜喜的上了楼,一副开心“小娇妻”的模样。

    “……”楼炎枭郁闷了一下,这女人又在搞什么。这手一放开,总感觉哪儿空了一块似的,有点不适应。

    深邃的黑眸微闪,大手摸了一下胸口,不解的皱着眉也跟了上去。

    将之动作清楚的看在眼里的吴军卓同样眉头一皱,这么看起来确实是一个小妻子在身边高兴,不在身边失落的一个爱吃醋的老公形象啊!

    啧啧……。搞不懂啊搞不懂,不过只要这几个人不要做对他们不利的事就好。凭借着他们之前的那些强势的雷电,和最后一击的强大爆炸的能力,也值得他装聋作哑,冒险将他们暂时放入队伍中了。

    随后,摇着头和林鹤轩互相谦让了一番,也跟着上楼了。

    一到楼上,梵芊菡就注意到了周围的守备,同样都是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小伙子,身材健壮有力,皮肤黝黑,挺拔如松的站在那里。

    她双眼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店铺里面楼下是空空荡荡的架子,楼上同样东西也缺少,看来是一个新的店,怪不得没有变异植物。

    她的眼神在右侧的一道小门上看了一眼,随后就直接奔向窗口。

    暗色透明的玻璃窗,一眼就看到了街道上的场景。

    此刻一群的丧尸猫,丧失狗还有迟迟而来的丧尸现在正齐聚楼下堵门。

    而之前攻击着他们的变异植物此刻却是朝着这些丧尸们招呼着,仙人掌刺、豌豆射手,和刚新出现的花瓣飞刀正齐齐的朝着这些丧尸攻击而去。

    梵芊菡亲眼看到密密麻麻的仙人掌刺齐刷刷的朝着那些丧尸射去,扎了这些丧尸满身的都是,当场一只零阶的脆皮丧尸被扎断了脑袋,彻底倒地不起了。

    梵芊菡:“……”这是现场版的植物大战僵尸,哦不,丧尸啊!

    紧接着,在这些植物的疯狂攻击下,又死掉了不少的丧尸。而那些丧尸却只知道追着人味儿的在他们楼下撞门,没有反击,那些植物自然就更加占据优势了,砰砰砰的又是一大片花瓣刀子,豌豆冲击,看来是不把它们全灭了不罢休似的。

    梵芊菡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等操作!

    原本她还在想着怎么摆脱这被围堵的困境呢,却是没想到这些之前攻击他们的植物现在成了神助攻啊!

    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上辈子她在南方基地呆了那么久,几乎很少出来外面,这等现象只是在记录纸上寥寥提了几笔,但却远没现场版的看上去壮观。

    看来,这些植物变异了,也不全是坏事儿。

    “在乐呵什么呢?”林鹤轩一上来,就看到了她的样子,当即就问了一声。

    “嗯——”梵芊菡扬着唇看了过来,对着他们就招招手,“快过来看——”

    “嗯?”几个男人诧异了一下,随后也走了上去。

    楼炎枭一个大跨步占据来了她的左侧,当那深邃的双眼看到楼下的场景时,也是一怔,没想到这些植物的杀伤力这么强。眼见着楼下的那一批来的丧尸动物和丧尸们已经越来越少了。

    吴军卓也是诧异的一挑剑眉,他们之前来的时候只是进了这间店铺这些变异植物就不再攻击了,随后这个街道上倒是没出现什么其他的物种,倒是他几次叫人下去试探,依旧是刚冒头就被攻击。

    却是没想到,它们居然也攻击起这些丧尸了,而且还事半功倍啊!

    看来,楼下的那些丧尸们将不是什么威胁了!

    瞬间也算松了一口气,救这几个人得到这点信息也算是够本了。

    ------题外话------

    再求一波月票,么么哒,小可爱们早点睡,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