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狂风暴雨的袭击
    37小说 .37xs.

    梵芊菡双眼闪烁,两旁的景物快速的往后倒退着,但是那双明亮的眸子却没有半点停滞,一双眼睛快速的在那市场一条街上挑选着合适的藏身之地。

    不过,在她找到之前,首先迎来的又是一场疾风暴雨。

    黑亮的双眸中,由片片竹叶飞刀带领的植物攻击已经临近眼前,瞳孔随着那最前面的一片竹叶骤然一缩——

    “快,有铁块的当盾牌,没有的用手挡脸——”

    抱着她的楼炎枭已经祭出一块盾牌,迅速的挡在了身体前,将两个人的正前方牢牢遮住。

    “什么——”后边的一个个只顾埋头往前跑的人突然一愣,脑子还没转过来呢,于是只能条件反射的抬头往前一看——

    瞬间,前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卧了个大槽,“快快快——”

    一个个原本挡在身体两侧的又将铁板挡在了前方,然后继续闷头直跑。

    不过可苦了没有盾牌的几个人啊,之前那一片花海也就算了,花瓣零零落落的随意被扎个两下也就过去了,可是现在,尼玛的这一片“大雨”,是要把人扎成马蜂窝的节奏啊。

    闵律风后悔了,早知道他就当那个拿盾牌的人了,可恨现在手里只有一把西瓜刀,难不成真听女魔头的只要挡着脸就够了?

    眼中余光一闪,在那前面一侧的摊子上瞟到了一个大锅盖,铁做的,看着还算结实,而且款式也很熟悉,他顿时心里就是一喜,这个好啊!

    看了一眼前面就快要到了的竹片刀子,顿时他心中憋了一口劲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前一扑,顺势抄起了那个锅盖。

    说时迟那时快,手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反手就往自己脸前一罩,“叮叮叮——”

    清脆的响声在前面传来,同时巨大的力道也随之而来,手腕微微一痛,他赶紧的调整了个姿势,使用最好的姿态迎接那狂风暴雨的袭击。

    “砰砰砰——”

    “叮叮叮——”

    那张俊脸总算是免除了一点危机,不过手臂和大腿却没有幸免于难。换了个位置,赶紧的往元魁的身后躲了躲。身上被针扎的疼痛感这才消退了一点。

    再过一会儿,一行八个人已经进入了这片攻击之中,花瓣刀子、竹叶刀子,还有各式各样的刺和豌豆铺天盖地的发射而来,原本在他们后面紧追不舍的丧尸动物们也遭到了袭击。

    它们的速度不如之前的快了,甚至冒头的几只已经被扎的千疮百孔,然后不甘的脑袋落地,死得不能再死了。

    对于这情况,八个人是欣喜的。

    “呼——”他们也随之松了一口气,虽然前方的攻击强了,但是后面的压力却骤减,要他们选择的话,还是站在这密密麻麻的植物攻击中比较放松一点,张开双臂,让这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啧……前面的梵芊菡在楼炎枭的怀中换了个姿势,将后边的人看了个清楚,瞧他们那没出息的样儿。

    不过她同样的也松了一口气,视线微转,落到了后方那一群追着他们的丧尸动物身上,它们最前方的几只已经身中了几百刀,密密麻麻的花瓣、仙人掌刺将它们整只的围绕了起来,可比它们原来那腐烂了的身子好看多了。

    梵芊菡眼见着前面的两只变成了个花球,然后扑街了,不得不说这个结果是喜人的。

    而且还有几只速度快的,到了最后一个人的两侧了的,也遭受了密密麻麻的攻击,然后也跟着扑街了——

    她心中一喜,果然还是这些零阶一阶的变异植物讨人喜欢啊,现在成了神助攻了有木有!她决定以后多养点豌豆射手!

    看着后面的危机已经差不多摆脱了,梵芊菡拍了拍楼炎枭的肩膀,示意自己要再转个身。

    而她没看到的是,底下的那个人一双犀利的眸中已经带上了一层迷雾,两只耳垂更是烫到不行!

    要是此刻林鹤轩在的话,一定又得感慨一下,老大有时候还是很容易害羞的。

    “进左边第一家店。”梵芊菡正色的说道,据她的观察,那家店内冒出来的攻击最少,而且还是豌豆射手,所以也是最好的躲避地点。

    身后人不疑有他,纷纷点头同意。

    等着楼炎枭第一个到达地方,梵芊菡直接一道雷电下去,暴力强势的就拆掉了那门锁,然后成功进入。

    当然,进入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了那些豌豆植物和旁边的几盆花。

    梵芊菡看了一眼后边还没跟上来的几人,赶紧的从楼炎枭身上跳下来,躲避着攻击,然后快速的绕到了那个盆栽之后,将几盆不知名的话和进化成豌豆的植物快速的收进了空间,就让它们在里面呆着吧,至于研究,等以后有时间了再来。

    等收拾完了房间内的危险物品,她双眼又对着周围扫了一圈,当看到柜台上那一包包种子的时候,她双眼就亮了。这可不就是她这次来的目的吗。

    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这个房间内的东西又开始了搜刮行动。

    还站在门口的楼炎枭侧眸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了了然之色,“他们还有一分钟到。”

    “啊,哦。”百忙之中的梵芊菡抬头看了一眼守在门口,挺拔身躯屹立的男人,神色微恍,这军火头子还挺善解人意的。

    脸上就是一喜,然后加快速的收东西,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那上面的一包包种子已经刷刷刷的全进入了她的空间。再等她把那些明显的标志都清理了一下之后,跟在后边的闵律风几人这才陆陆续续的来了。

    “快快,进来,赶紧进来——”带着着急的语气将最后一个人拉进来之后,梵芊菡赶紧的帮忙把那有点破洞的门关上,然后拖过后边的货架子挡住。

    其他人也跟着噼里啪啦的拉着一堆的东西过来挡门口,等把那门挡的结结实实了,门外的那些叮叮叮的声音都消退了之后,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瘫了——

    “哈哈哈哈……”沉寂了半响的室内,突然传出来几道大笑声。颇有种劫后余生的快慰感啊!

    休息够了的人,几下子的就爬了起来,“哈哈哈……刚才真凶险啊,我差点被那丧尸猫咬到了,也不知道异能者被咬到了会不会变成丧尸。”一个身材健硕的大兵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捶的砰砰直响。

    闵律风把锅盖往旁边一丢,然后蔑视的看了他一眼,哼,有胸肌了不起啊,他也有,属于穿上衣服显瘦,脱了有肉的那种。

    “咦,这位兄弟,你这是什么表情啊?”那大兵对面的就是闵律风了,瞧着他的眼神,当即就瞪了过来,这人莫不是在觉得他胆子小,在鄙视他吧?

    不要啊,那有点丢人,不知道队长嫌弃不嫌弃他,万一加练怎么办?

    想着,瞪向闵律风的眼神就更加“凶狠”了点。

    “不,他是觉得你的脸伤的有点重,你痛吗?”梵芊菡瞟了他们一眼,随后接过话茬。

    “什么,这么一说,还真挺疼了,嘶——”那大兵也顾不上对面的闵律风了,赶紧的拿手去摸脸,“嘶,痛死我了——”

    瞬间一道哀嚎声传出来,不过是他身边的一个兵,只见两人的脸上,手臂上扎着不少的刺和花瓣、竹片,不疼才有鬼呢。

    梵芊菡一挑眉,她之前不是嘱咐过要挡脸吗,显然这两个对自己的脸不够重视。

    闵律风看了看他们的惨样儿,心有余悸了一下,要不是他眼疾手快拿了个锅盖,不然怕是现在也和这两个一个德行了,还好还好,他帅酷无敌的俊脸保住了……

    他也跟着怕拍了拍胸口,砰砰砰的,也有胸肌。

    “这个要吗?”梵芊菡伸手递过去一支药膏。

    “给,给我的?”一个大兵看着那只递过来的白皙如玉的手,脸上红了红,没想到这姑娘不仅人美,还心善。

    并不是,梵芊菡只是觉得他们这血要是不止住的话,怕是引来不少的麻烦,毕竟这里的丧尸动物和变异植物们对血的味道可是敏感的。

    楼炎枭当即犀利的眼神就射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吴军卓浑身一绷,赶紧的接过话,“你小子瞎想什么呢,这当然是给你们两个的了,小磊也受伤了的好嘛。”

    轻斥了一句,还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小子真是太没出息了,不是说了人姑娘现在已经是小媳妇儿了吗,少男怀春也得看对象啊!唉,要不是他这个队长在,就这两个愣头青,怕是被人家的丈夫分分钟给手撕了吧!

    啧啧……有时候啊,男人的嫉妒心更可怕。

    想着,吴军卓接过那支药膏,就对着梵芊菡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这件事就算是这么揭过了,接下来就是帮两人上药了。

    房间的气氛也还算不错,梵芊菡又拿出了一支药膏,帮着楼炎枭几个也处理了一下细小的伤口,毕竟刚才那“看那个风暴雨”之中,就算是有遮挡的东西,难免的也有漏网之鱼,所以,八个人当中,除了被抱着的梵芊菡之外,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扎着刺或者竹叶和花瓣。

    “我们现在可以商量一下解救计划了。”看着已经涂抹完了的伤口,梵芊菡拉下楼炎枭的袖子,这才转身道。

    “嗯。”那边早已利落的处理完了伤口之后的吴军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对面,“郎有情妾有意”,女人抹药,男人顺从,一直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处理完了伤口。

    看的他简直无力吐槽,这男人这么有气魄,怎么处理起这个事情来就婆婆妈妈的,还很顺从,难道这就是爱吗?

    单身了二十几年的老光棍表示有点理解不了。

    “咳咳——”轻咳了两声,脸上正色了起来,“那间百年老店就在这一条街的中央,你们呢?”

    “我们啊,应该是他的斜对面吧。”梵芊菡道,然后继续说,“我父亲是刚不久前找到的店面,我也还没去过,具体哪一间我还要去找找。”

    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就道。

    看的旁边闵律风心里暗暗的竖起了根大拇指,他就知道,就算是大鸟不在,这女人也能把这谎圆回来,并且圆的看不出丝毫破绽。

    果然,被冲击过的单身狗少将也没有其他怀疑,只是点了点头。“那么我们的目标算是不一致了。”

    “嗯。”梵芊菡不可置否的点头,“不过之前既然答应了你们要帮忙的,我们就先去你说的那家店吧。”

    竖着耳朵听着的闵律风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女魔头会这么好心?

    就连楼炎枭也看了她一眼,剑眉微皱,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是下意识的还是没有反驳。

    吴军卓唇边带着爽朗的笑意,不动声色的将几人的表情看在了眼里,一双鹰眸微微一暗。这几人中居然是这个女子在做主的,奇怪了!

    双眸特意的在那个强势霸气的男人身上扫了一眼,只见他虽然神色不愉,但是却没有直接开口反对,倒是让他更奇怪了。难道这又是爱?

    光棍了二十几年的少将依然理解不能。

    不过,这也正好有利于他们啊,按照那条绑走人的藤蔓来看,显然不简单,可能那个比他们之前遇上的那朵巨型食人花还要难缠几分,所以这几个人既然要跟他们一起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毕竟不管那个使用爆炸的气势极强的男人,还是那个看上去很温和柔弱的姑娘,都是强者,再加上那个力气极大的保镖,他们能成功救出人的概率就更高了。

    至于剩下的闵律风,他的实力比他手下的小兵强点,身手不错,也算上佼佼者的人物了,但是比起珠玉在前的其他三个,他稍微不起眼了一点。吴军卓在心里暗暗评估了一番,随后就爽朗的笑了,“哈哈哈……那就麻烦你们了。”

    “嗯。”梵芊菡也跟着淡淡一。

    实际上救了俞访琴就可能攀上刘伯康,虽然不至于让他出手帮助,但是或多或少也会看在这次的面子上,他们在南方基地的日子会好过的多。

    尤其是在那里,第一军火商的人,也就是楼炎枭他们的那个组织,也是南方基地的一把手,属于刘伯康的对立面,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与这个朋友提前交好一下也不过分吧。

    此时的梵芊菡完全没注意到,她已经将楼炎枭几人划入自己人的范围内,同仇敌忾了,又或许是在林鹤轩编出他们之间是夫妻关系的时候,她就已经默认了这一点了。

    “不过,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呢?外面的情况有点不太妙啊?”其中一个小兵道。看看他们之前带过来的大铁块,有两块已经出现断裂了,要是再出去的话,怕是支撑不了几秒钟了。

    尤其是楼炎枭这一块,他挡头阵,受到的攻击自然是最强的。

    “对了,宁武,你的金系异能能不能修复啊?”

    “啊,这个,要是一块的话还行,两块的话,哈哈……我现在的能力只能凝聚出来一把小刀,至于修复这个问题还真没尝试过。”小兵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表示自己只能尽力了。

    “嗯,那好,你就在楼下尽力试试吧,我们先去楼上观察一下情况。”梵芊菡看了他一眼,随后提议道。

    “嗯。”几人也是赞同的,留了两个小兵在楼下倒腾,其他的人就一起上楼了。

    这里的环境比他们刚进这个花鸟市场的那条街上的更好一点,至少空间更大一点,而且还是三层楼的。

    梵芊菡之前看过了,第一楼是卖种子的店铺,第二层则是存储种子的仓库,第三层大概就是偶尔居住小憩的房间了。

    看着第二层的那一大包一大包的种子,梵芊菡是心动的,早知道刚才就跑楼上一趟了,说尿急也好,说上来看看也好,总好比现在只能看不能拿强啊!

    楼炎枭一眼就看出了她内心的焦躁,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不过却没有动作。反正这女人想要拿这些东西有的是办法,之前那一仓库的食物也是,那一地的女性用品也是,总归有办法的,只是不要再像之前那么冒险就好了。

    想到之前发生的那些千钧一发的事,楼炎枭不免的眉头一皱,早知道把鹤轩带来当掩饰也好啊。

    双眸望了一眼在旁边大大咧咧走着的人,眉头微皱。

    而丝毫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的闵律风此刻正一脸悠哉的走着呢,东看西看的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最后一步就登上了第三层。

    “卧槽——”眼见着刚走到楼梯口的人就是一个闪身的跳了回来,众人吃了一惊。

    不过随后就看见了那墙壁上叮叮叮的被扎上了无数的刺,就明白了。

    原来这上面也有植物啊,于是,一个个警惕了起来,不敢再像之前那样随意的走了。

    闵律风捂着自己被扎了几根刺的手臂,心中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为什么受苦受难的总逃不过他!

    楼炎枭也抬眸看了他一眼,嗯,刚才的不满倒是消散了不少,只是这人来了还可以提前预警。

    闵律风:tut,老大,不带这么重色轻小弟的啊!

    ------题外话------

    晚安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