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斩断血缘
    37小说 .37xs.

    “你们是军队的人,来救我的吗?”声音又再一次的响起,这一次明显更带上了几分着急和欣喜。

    梵芊菡双眼往旁边看去,军队的人,可不就是吴军卓吗!

    吴军卓:“……”他就知道,一旦遇上幸存者总会有这么一句话的。

    哎,轻叹了一口气。一看旁边这姑娘戏谑了然的眼神,他就知道了,她怕是早就看穿了他们的身份了。

    无奈,虽然不想沾上麻烦,但是总归这个代表着他们半辈子的荣耀身份不能丢弃,挺身往前走了一步,“是,但我们不是来救你的。”

    刚正严苛的声音响起,让人望而生畏。

    可是里边的那姑娘显然没注意到这语气和拒绝,而是听到了他承认了身份,瞬间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真的是军队的人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肯定会有人来救我的……”惊喜带着兴奋的声音响起。

    随后,众人就看见窟窿的另一边突然冲出来个人影,浑身狼狈,手拿扫帚,面皮泛黄,看不出原有的颜色,一双浑浊的眸子此刻带着亮光,正灼灼的通过这个洞口看向他们。

    活脱脱的就是饿瘦了形的竹竿形象。

    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她显然没有半分拘谨,更是自来熟的热情,把扫帚往旁边一扔,就开始说话了,“我的叫王怀薇,是z市人,这是我的身份证,谢谢你们来救我,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说着,好像是腼腆的一笑,又伸手抚了抚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整理的一下衣服,一副兴致冲冲,整装待发的模样。

    梵芊菡:“……”王怀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吴军卓:“……”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自说自话的姑娘。

    楼炎枭眉头皱皱,双眼嫌厌恶的在她身上扫过,又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了,还不走吗?”那姑娘像是刚发现他们的沉默似的,有些天真的看过来。

    “啧……”吴军卓剑眉不悦的皱起,浑身气势往外直冒,吓得对面的人浑身一缩。

    “啪嗒啪嗒——”此时,一道明显的脚步声从另一面传来。

    原本静默着的众人朝着那个方向看去,而对面的那姑娘,梵芊菡看到了她双眼心虚的闪烁,和瑟缩。

    倒是有点兴趣,随后唇角就弯了弯,“你认识这上来的人?怎么,这次是不想带他一起走?知不知道这也算是害人性命的一种?”

    听到声音,对面的王怀薇手臂一垂,手上的身份证吧嗒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双眼闪烁的就朝着她这边看过来,当看清楚了她的模样之时,又是浑身一怔,“你……你也是军人?”

    梵芊菡耸了耸肩,“你觉得呢?”

    “我……我……。”王怀薇眼神一闪,还有些浑浊的眼珠子一转,底气来了点,“你既然是军人,那你现在是什么语气,我只是一时着急忘记了而已。还有,你们军队为什么那么迟才来救我们,我们是人民,交了税的,你们收了钱怎么可以置我们于不顾。我这两天可是天天在打电话催的,要是你们再晚来一点,知不知道我就会死在这里了,这也是害人性命。”

    王怀薇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一脸忿忿的就朝着梵芊菡而来。

    不过此话一出,吴军卓和三个兵们的脸色显然不同了。若说之前只是公事公办的严肃,而现在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煞气,显然,这王怀薇的话戳中了他们心中的痛楚。

    梵芊菡看了他们一眼,眼中闪过了然之色。

    末世前,军人的责任是保疆卫国,保护百姓。可是,末世后,处处危机,丧尸遍地走,一着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之前因为他们军人的身份怕是帮助了不少的人吧,可惜,那些因为末世疯狂了的老百姓,普通人,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消费者,当成了上帝。和王怀薇一样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军人的保护,还指手画脚的导致了他们之中一些兵们的牺牲。

    这就是身为军人的无奈,一边教导了他们大半辈子的长者上司教育他们要保护人民,保护百姓,可是,又是因为那些他们要保护的百姓们造成了他们兄弟的牺牲。孰轻孰重,就吴军卓的性格来说,显然是后者。所以之前梵芊菡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穿着显眼的军装,而是普通的穿着。

    可惜,只是剥了这层皮,他们骨子里还是军人,有着军人们的大无畏,有着军人们的刚正刚毅。也有着军人的无奈!

    眼见着他们的脸色渐渐变差,而对面的王怀薇却一点也不知,虽然狼狈泛黄的脸色,却是下巴抬着,一脸高傲的看向她。

    梵芊菡眼底闪过一丝嘲讽,“很可惜,我不是军人哦,你这一番胡搅蛮缠的话对我来说完全不适用。”

    “我——”王怀薇声音一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王怀薇,王怀薇你给我开门,楼上发生什么了?”俩人对话只之间,那道脚步声已经到了,还带上了急促的敲门声。

    “嗯?看来你不想带上的人自己上来了。”梵芊菡挑眉带笑,唏嘘嘲讽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从人群中走出来,跨过墙壁就到了另一面,完全无视那个还惊在原地狠狠的瞪着她的人,径自的就走到了那被敲得砰砰响的门边。

    “这声音听着有点耳熟呢!”梵芊菡嘀咕了一声,随后就伸手将门打开。

    门一开,外面的人瞬间踉跄了进来,“是你——”

    “哦呀——”梵芊菡挑眉的也看清了进来的人,唇角弯了弯,“是你啊,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你……。你们认识。”原本站在一边的王怀薇瞬间醒过神来,瞪大着眼睛看向他们。

    转过身就朝着他们走过来,而此时她看向梵芊菡的眼神中又带上了几分不屑,“呵……我道是谁呢,又是我哥勾搭回来的狐狸精啊,我该诉你,我哥可是结了婚的,还生了孩子,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进我家的门了,还得问问我同不同意呢。”

    “王怀薇,你不要太过分。”对面的王苗脸色瞬间一个铁青,在梵芊菡开口之前,一双充满戾气的眸子就迅速的射向她。

    “哼,我过分,我怎么过分了。你凭什么这么吼我,这次是想威胁我把我推出去喂丧尸还是把瘦猴哥推出去,哼,我告诉你,现在军队的人来了,你把瘦猴哥折磨成那样,他们会制裁你的。”面对王苗,王怀薇一反之前的僵硬狼狈,整个人都趾高气扬了起来。显然有了军队的人,她像是有了底气一般。

    梵芊菡原本弯着的唇此刻也平缓了下去,一双桃花眸一眯,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此时,楼炎枭也一个跨步进入了房间,脸色阴沉,一双黑色沉郁的眸子像是死水一般的就看着对面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虽然梵芊菡这个女人平时是行事恶劣了点,但是,在他的羽翼下,任何人都不容许对她侮辱半分。

    “你……你……”原本趾高气扬的王怀薇一看到进来的楼炎枭,先是被他俊美的面庞所迷,随后却被他浑身的气场一震,微微往后缩了缩。一双浑浊的泛着精光的眸子就看向他,声音比之刚才带上了点小心。

    “你是军队的负责人吗,你是来帮我的吗,我告诉你,我哥,不,他不是我哥,他要害我,他要把我推出去喂丧尸,还有,楼下的瘦猴哥已经被他折磨的不成样子了,我带你去看看——”

    说着,就兴奋的伸着她的鸡爪子朝楼炎枭抓来。

    “哼——”只听得冷哼一声,眼前黑影一闪,下一秒就觉得自己肚子一痛,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砰——”

    “咳咳——疼——”痛苦的呻吟声传来,不远处的地上,王怀薇抱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他就知道这男人不是什么好惹的,不过没想到对起女人来也丝毫不手下留情,但是,他不得不在心里说一声,踹的好!这女人要是真被他带回去,不知道又会牺牲几个兄弟呢!

    梵芊菡扬唇一笑,这军火头子的反应能力还真不错,这一脚踹的,啧啧……真是大快人心啊!即使是第二次看到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踹女人,她依旧觉得,这个动作颇为潇洒利落,很是帅气!

    原本还在火头上的王苗也是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脸上的怒气倒是消散了不少。看向那倒在地上的女人,一点没有兄妹之情,反而带着嘲讽的笑意。

    梵芊菡看向旁边的王苗,“嗯哼,这里就交给你了,反正是兄妹之间的事,军队的人可管不了这老太太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的家里长家里短的事,那什么队长,你说是吧。”语气一扬,就朝着还在墙另一边当木头桩子的几个人看去。

    “咳……。是啊。”看到她的示意,吴军卓此时也板起了脸,一副道貌岸然、刚正不阿的样子从墙那边走进来,“这位同志,你们兄妹的事你们先自己解决,我们这一次来还另有任务,时间紧迫,还希望你们能方便让个道。”

    王苗一听,就知道了这话中的意思,一张斯文的脸上闪过一丝精明,“这倒是,我妹妹不太懂事挡着各位长官们的路了,你们请便。”

    “嗯。”吴军卓很满意他的上道。然后示意着手下上前。

    于是,三个兵,连带着闵律风、元魁,全都走了过去,一脸认真的——砸墙!

    王苗嘴角一抽,原来正事是来砸墙的啊!

    不过也无暇理会他们的事了,对着一侧的梵芊菡两人示意了一下。就转身。脸色难看的据朝着地上的王怀薇走去,“告诉我,她们在哪里,不然的话,我之前说的话可不是玩笑。”

    “哼——”王怀薇脸色同样难看,不敢相信她就这么被抛弃了,不,那些军人肯定是被她哥哥给蒙蔽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杀我,那些军人是不会见死不救的,而且那个勾引你的狐狸精早该死了,她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家里有钱了一点,凭什么把她当菩萨似的供着,你也一样,爸爸也一样,我才是你的妹妹,你要救的人是我才对。”

    一双浑浊的眼睛充满着赤红和戾气,显然这姑娘已经有点疯魔了。

    “你,你别逼我。要不是爸爸死前让我照顾你,我绝对……”王苗拳头一握,青筋暴起,俨然已经压抑到了极致。

    “不然怎么样,哼,杀了我,哈哈哈……如果杀了我你就得不到那个狐狸精的下落了,哈哈哈……而且她还带着一个孩子,没准早就被丧尸咬死了。”干涩的嗓音充斥着阴狠。

    “你——”

    “砰——”一个拳头直接落在她的脸上,这还不够,下一秒,大手就掐上了她的脖子,“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王苗此刻也是被逼疯了,额上青筋直冒,直接掐着她的脖子,大有一副掐死她的架势。

    狂怒、窒息,死亡的阴影充斥着整个脑海——

    这会儿,王怀薇怕了,她是真的怕了,她从没有见过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这么狠戾的时候,看着他充满怒火狠绝的眼神,她知道,他这次是真的被逼急了。

    “我……我说,放……。放开……”双手无力的捶打着他的手,瞳孔极具收缩。

    周围砰砰砰的敲击声,像是直击心底,下一秒——

    “哼——”一声冷哼,脖子被放开了,久违的空气从口鼻尖涌入,这一次才感受到了呼吸的可贵。

    可惜,王苗这时候完全没过半点同情,只是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冷冽残酷,“说,她们在哪儿。”

    “我,我……咳咳……”看着他咄咄逼人的气势,王怀薇身子往后一缩,双眸微闪,“你答应我说了就不杀我的。”

    “哼,说——”王苗冷昵了她一眼,没半分退让。

    “我说。”王怀薇咬了咬牙,看了一旁还在敲着墙壁的人,心里有了几分底,“她们往乡下去了,那个狐狸……嫂子说,乡下人少,丧尸少,她带着小星星最安全了。”

    “乡下吗。”王苗不疑有他,转身就打算朝着外面跑去。

    不过,一直旁观的梵芊菡却是看到了这女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快意。

    快意什么,快意王苗这么容易就相信她了,快意司云香可能死了!

    可惜,她偏偏不让她如意。

    伸手就拦住了就要往楼下走的人,“等等——”

    “怎……怎么了?”王苗一看拦着的人是梵芊菡,倒是楞了一下,停下了步子。

    “嗯——我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你要找的人是不是一个女人抱着个孩子叫小星星的,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姑娘,叫秋寻雁。”梵芊菡收回挡路的手,双手抱胸,满眼带着笑意的看着他。

    “你……你怎么知道的。”王苗脸上带上了震惊之色,就连不远处的王怀薇也是惊讶,看着她还带上了狐疑,难不成这个女人真的是哥哥哪里勾搭来的狐狸精?

    “我怎么知道的,自然是我昨天刚见过她们,她们也在找你呢!”梵芊菡视线一撇,鄙夷的看了一眼那边满怀恶意揣测的王怀薇。

    “见过她们,真的吗,她们在哪儿?”王苗瞬间双眼一亮。

    看着他这么紧张急迫的样子,梵芊菡倒也不卖关子,“我之前告诉了她们你的消息,想必她们这几天会留在金都花园第十三栋等你,至于究竟是哪一层哪一间,你自己去找吧,我还真不知道。”

    梵芊菡也没想到,相隔一天居然还会遇见王苗。她跟这对夫妇还真是挺有缘的,不过也好,情深意切的人总会受到上天眷顾的不是,她就来当这个报信人也不差,人间自有一份真情在啊!

    她心中有几分感慨,希望有一天也能让她找到哥哥——

    “谢谢,谢谢。”耳边王苗充满感激的声音响起,“这些消息已经足够了,具体的地方我会自己找的,真的谢谢!”

    这一次,王苗是彻底把她感激到了心里了。

    这两天的寻找,害怕她们死亡的神经时时刻刻的紧绷着,催促着,让他不得一分的喘息,他怕,他怕晚一步就会再也见不到她们了。那两个他生命中唯一想要珍视的人,那两个唯一会想着他,念着他,为他着想,同样珍视他的亲人。

    此刻终于得到了真的消息,他是真的感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她们,一家团聚了。

    梵芊菡了然的一笑,“去吧,离这里不远,还有,这些饼干带上吧,我怕你还没到地方呢,自己就饿死了。”

    说着塞给了他几包饼干和一瓶水。

    这王苗才一天没见,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身体,比之前差了不止一点半点啊,想必是忧思过度了吧。

    王苗看着怀里的东西,一时间有些五味杂陈,自家的亲妹妹视他为仇人,却没想到被一个陌生人拯救了一次,还送上了这末世最珍贵的东西。

    对着她认真的一点头,“我,我先走了,下一次见面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呵呵呵……”梵芊菡不可置否的笑了,“哦,对了,你妹妹怎么办?”

    “哼,她——”王苗脸色一青,眼中带着狠戾,“她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我和她的兄妹血缘这一次彻底斩断了,就让她自身自灭吧。”

    ------题外话------

    小可爱们,晚安了,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