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这醋坛子也是够了
    37小说 .37xs.

    “你……你怎么能……。”王怀薇捂着的脸,从指缝里露出来的双眼瞪大,一双带着血丝的眸子直直的看过来,充斥着不可置信。

    “哼——”王苗转眸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之前的狠戾怒火彻底消散不见,这一次是充满冰冷的荒凉,像是看待一个陌生人一般。不,此刻他们也确实只是陌生人而已,一个让人厌恶的陌生人。

    再看回梵芊菡之时,他双眼已经恢复了平常色,“我先走了。”

    “嗯。”梵芊菡点点头,这回没有再阻拦。

    随后,就看着王苗下楼毅然而去。

    “不……。你不能走,王苗,你给我回来,你答应过爸爸要照顾我的,你给我回来——”带着撕裂了的破嗓音尖叫而起,尖锐、刺耳,原本蜷缩在地上的王怀薇红肿着一张脸,不顾身上的疼痛踉跄疯狂的追过来。

    可是,没人理会她,回答她的只是那个转身快速离去的背影。

    “你……你怎么能,你怎么敢走……”双目瑕疵欲裂,双目红血丝爬了满,远远看上去像是个疯婆子一般。

    眼见着抓不到王苗了,她双目一横,面带狰狞的就直朝着站在一侧的梵芊菡扑过去,“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女人挑拨离间,不我哥不会丢下我的,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呵——”梵芊菡嗤笑了一声,双目一冷,抬脚就对着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踹了过去——

    “砰——”

    整个身体往后倒飞了出去,桌椅板凳接二连三的发出兵玲乓啷的脆响。

    “啊,啊——”等停歇下来之后,就见那个在一片杂乱之中痉挛的女人低低的呻吟,喉中只剩下微弱的声音了。

    “咕咚——”偷偷看了一眼的闵律风外加几个兵们暗暗的咽了口口水,这力道,可比刚才楼炎枭踹的重多了。

    果然同性相斥啊!

    果然他们之前是瞎了眼吗,还以为这是只小绵羊,可现在看起来,简直比母狼都凶悍几分。

    “嗯——”梵芊菡一眼扫过去。

    几人赶紧的收回视线,继续砸墙。

    “呵呵……”她微微一勾唇,就收回了视线,至于那个还在呻吟的女人,已经引起不了她的注意了,末世之下,注定的一个炮灰而已。

    转眸,微微的往窗户边上走去,刚巧看到的就是楼下王苗,一副凛然无畏的样子在路中央行走着。

    她不由的樱唇弯了弯,满意的点点头,这样的人以后才能当大任。

    楼炎枭、梵芊菡,此刻两人就站在窗口,静静的看着王苗不受任何攻击的远去,最终隐入那中心市场之中。

    “轰隆——”

    墙壁终于坍塌,闵律风快速的过来报喜,却刚巧的看到了这一幕。

    双目狐疑的看向了旁边站着的人,这女人都当真是看不透,“你为什么要一再的帮他?”

    梵芊菡眸光微闪,双目悠远,“大概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情人能够团聚吧。这也是这个道德沦丧的末世难得的有趣的事不是吗!”

    闵律风:“……”为什么前一句听着挺伤感,挺动人,挺让人觉得这个女魔头是个好人的,可是后面一句……

    他竟无言以对,这女魔头总是这么漫不经心,肆意戏谑,让人分不清哪句真那句是假!

    楼炎枭俊美如雕刻的侧脸微动,一双深邃的眸子落在那双灿若繁星,却又夹杂着几分怅然的漂亮水眸上,心中微微荡起了涟漪——

    “你们在看什么呢,快过来,我们要过去了。”吴军卓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

    “嗯?”梵芊菡微挑眉,收敛起之前的惆怅,转身扬着笑意的就往那边走去,“呵呵呵……。那边的危险还没测呢,就想让我们过去当沙包啊?”

    “呵呵呵……姑娘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这不是请你们过来一起商量商量吗。”显然,经过刚才的事,吴军卓对梵芊菡这几人也更加亲切了一点,像是被知道了身份,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梵芊菡不可置否的笑了笑,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商量,我看就随意的扔点东西过去先试试。”梵芊菡还真不了解那些变异植物是为什么会发动攻击的,而当他们退到房子里了却又不发动攻击了,这确实是难解之谜。就连上辈子的科研院都没查找出来答案,当然,另一方面是科研院的人并没有把精力放在那些变异植物上面,他们最着重的还是丧尸,变异植物虽然也收集了一些信息,但也只是简单的研究了一下物种和可食用性罢了。

    不过,好像她在死亡的那段时间,科研院将那别变异植物看的重了一点,研究变异植物这个项目已经提上议程,可惜,她那时候完全在想着怎么报仇成功,并没有节外生枝的查科研院的事了。

    “哦,那就试试吧。”

    其他人也是赞同,然后扔了一把椅子过去,没动静!

    又扔了一把凳子过去,还是没动静!

    就在他们以为对面没有变异植物的时候,闵律风一脚踏进去,结果却悲剧了。

    “啊,卧槽——这里有食人花啊——”

    原本迈进去的脚快速的缩了回来,一脸惊慌的推开后边想跟上来的人,整个人猛力的摔飞了出去,那迎面而来的食人花口砰的一声直接咬掉了半面墙壁,又从他们的上头擦身而过的又缩了回去。

    “咔嚓咔擦——”的咀嚼声传来,听的人毛骨悚然。

    闵律风赶紧爬起来,无视地上的两个肉垫,快速的一窜,就逃到了几米远的距离,这才停了下来,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膛,还好他跑的快,要不然就成了花中食了卧槽!

    “这些花难道都长脑子了?”一边嘀咕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背,“嘶——”那该死的食人花口水都滴到他背上了。

    梵芊菡瞧了一眼他那惨样儿,眸光微动。

    随后快速的向前走了一步,一道雷光闪烁——

    “吱吱吱——”房间内的几朵食人花瞬间惨叫落地。

    几个男人的黑眸中,呈现的就是那一条条紫色雷蛇跃动闪烁的壮观场面,没一会儿的战斗就结束了,这可叫他们这些男人心里不是滋味了。

    吴军卓那是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要靠百姓,而且还是个女人保护的一天,这种心情,就像是吃了五味果。受到保护的甜,受到女人保护的心里苦,自己不如女人的却又感觉到酸,一个女人这么厉害的辣,心情像是吃了一坨盐的咸的无可奈何。

    “好了,继续——”软绵却又带着绝对威势的声音响起——

    随着梵芊菡那娇小,此刻在众人心中却异常高大的身影,几个男人感慨万千,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开心的,随着她的步伐就朝另一侧跨步迈去。

    而背后地上,被忽略了的那个倒在地上的女子,一双爬满血丝的眸子充斥着疯狂不甘,却无人看到——

    继而,没一会儿的功夫,又一面墙轰然倒塌。

    大家看看那宽阔的能过一个人的洞口,一个个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先进去吧——”

    “你先进去——”

    “这你就不仗义了吧兄弟,之前我可是进了一回的。”

    “哈哈……你的本事大,我就不跟你抢这个功劳了。”

    “哈哈哈……你小子特么的当这里是战场啊,立了军功能表扬啊……”

    在这相互“谦让”,你推我攘之间,他们一路势如破竹,轰轰烈烈的就成功突破了无数的墙壁,终于到达了那间百年老店的隔壁铺子。

    看着那一层被敲了大半,却依旧还坚挺着的墙。闵律风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果然不愧是百年老店,这墙可真厚实啊。”

    “哈哈哈……是啊。”吴军卓也跟着应和了一声,身上已经脱的只剩下件弓字背心了,手臂强健、流畅的肌肉,麦色的皮肤,还映着莹莹的汗渍,着实是一个身体强健的男人,这身材,这肌肉,锻炼的非常完美。

    惹的楼炎枭给了他好几记的冷眼——

    倒是梵芊菡,一个女子在几个男人堆里丝毫不显踌躇,该看的看,该笑的笑,一点没带害羞的,倒是把几个男人都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此时,梵芊菡又往那几个辛苦劳动的人身上看了一眼,心中感概,果然当兵的这身材锻炼的都不错。要不是为了维持她那岌岌可危的弱女子形象,没准还得吹个口哨表示赞赏呢。

    双眸划过几人,朝着最左侧的楼炎枭看去。

    相比于其他几个已经轻装上阵了的人,他依旧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过虽然一件休闲衫,却被他穿的格外有型,宽肩窄腰,随着他的动作之间,衣服下鼓起的肌肉若隐若现,充满着磅礴的爆发力。若是他真脱了,怕是和吴军卓也不相上下。不过要是再配上那张俊美又带着高贵霸气的脸,却是三个吴军卓也比不过他的。

    啧啧……。,在他回头之间,梵芊菡一脸意犹未尽的收回了视线。

    楼炎枭的回眸,两道视线交叉而过,却红了他的耳尖,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女人刚才是在看他。不过,当看到她的视线又落到了旁边的那些人身上时,他的脸色猛然一沉——

    抬手,直接一个灰色气团抛出。

    “轰——”的一声巨响,本就已经摇摇欲坠了的墙壁瞬间崩塌,灰尘、沙石炸了满脸。

    “咳咳……老大,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

    “是啊是啊……”

    一个个浑身狼狈的从那一片灰尘中出来的人,直接变成了灰头土脸,哪儿还有之前那帅气有力的形象啊。

    “……。”梵芊菡抽了抽嘴角,将视线收了回来,这满脸灰的形象还真是有点伤眼睛。

    于是,楼炎枭满意了,一张俊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把衣服穿上。”

    “啥,可是老大,真的很热啊!”闵律风拍了拍已经从黑毛变成了灰毛的头发,一脸的憋屈,这原本三月的天气应该是冷的才对,可是谁知道自从末世出现之后,这温度就像是脱缰了的野马似的,越来越高,连拉都拉不住。

    这不,现在太阳正当空,正午的时候,身上的汗刷刷的往下掉,穿上之前的长袖可不得热死啊。而且要不是顾忌这里女魔头也算是个女人的话,他早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

    “嗯——”楼炎枭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幽暗,“那你也可以又另一个选择。”

    “什么什么?”闵律风赶紧眼巴巴的凑过来。

    “穿那个。”只见楼炎枭伸手一指,就看见躺在这个房间内的几件蓝印花布的老农短袖。

    “……”闵律风面色扭曲了一下,他怎么说在末世前也是个时尚boy,末世后实在找不到好衣服发挥他的时尚感,只穿了一件衬衫那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让他去穿老农老土的衣服……他选择屈服——

    脑袋一蔫,“好吧,我还是穿原来的衣服吧。”

    身后的元魁也已经快快速利索的穿上衣服了。

    嗯。

    楼炎枭点点头,表示很满意,随后一双利眸朝着角落处的四个人一扫——

    吴军卓:“……。”

    这个醋坛子也是够了,现在他是彻底的相信这男人喜欢那姑娘了,不然就这醋劲儿,不在一起才天理不容。

    冷眼往旁边那还傻愣愣的小子们身上一扫,“还愣着干什么,穿衣服啊。”想找抽是吧,要是他们再光着膀子的话,没准下次就不是让他们吃一嘴的灰,而是直接炸到他们身上来了。

    “啊啊,哦哦哦……”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三个兵赶紧过去捡衣服,虽然不知道穿衣服的意义何在,但是队长的命令绝对要遵从。

    于是,楼炎枭满意了,看向吴军卓的眼神也友好了那么一点点,这个男人还算上道!

    被认为上道的吴军卓:“……”嘴角抽抽,他这个当今最年轻的少将,何曾看过除了上司之外其他人的眼色行事啊,这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了,越发的让他觉得这男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无视他们的波光暗涌,梵芊菡就起身站起,朝着墙边走去。

    “好了,最后一道墙了。如果按照之前的推测,这里就是那铁线莲的大本营了,那我们可得小心了,能延长到外面抓人,并且还不被其他植物排斥的显然不会像是我们之前遇见的食人花那种小角色。”梵芊菡语气带上了丝丝沉重。

    “嗯。”其他人也跟着严肃了起来。

    楼炎枭依旧站在她的一侧,一双剑眉微拧,深邃幽暗的看着那道墙壁之内。

    相比于他们之前开过的墙,这里边一间却格外的黑沉,幽暗,只有零星的光点,稀稀疏疏的折射在地。

    众人的心,跟着猛然一沉。

    “戒备——”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几人迅速的穿好衣服,拿上武器。

    梵芊菡皱着眉头,站在了第一个位置。却是还没跨步迈进去呢——

    “小心——”就见一条巨大的藤蔓扑面而来,粗壮的宛如男人大腿,速度快的像是游蛇巨蟒,朝着面门就冲了过来。

    梵芊菡隐约之间还能看见那藤蔓上生长的紫色巨莲,散发着神秘悠远的气息——

    “我靠,这是要命了。”暗暗的咒骂了一声,瞳孔极缩。

    可是,那藤蔓来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就算是想退却来不及退,当机立断,伸手快速交握在前,紫色雷电噼里啪啦的在手中闪烁着,宛若飞溅的火花,电焊的火星——

    两两碰触之间,雷电异能急速的消耗着。

    梵芊菡咬了咬牙,额上青筋直冒,双眼闪烁,迅速的在四周寻找起了退路。

    周围的人也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了神,一个个脸上带上了着急,“快,快往后退,往后——”

    梵芊菡咬了咬牙,差点没翻白眼,谁不知道往后退啊,但是这藤蔓身上的强大压力震的她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不小心放松一下就被抽到了,那可就真是悲剧了。

    “不行了,快没异能了——”丹田处的异能漩涡迅速的旋转着,能量一丝丝的往外冒,就像是游泳池似的,里面水却放的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直到最后一滴水也被榨干,“啊——”

    “小心——”就感觉到腰上力道一重,整个人被翻了个面,男人坚毅的脸庞映照在眼前,一双犀利的眸子半眯着,唇角抿出极具压迫凝重的弧度。

    不过,此刻却没有半分心思关注这男人帅不帅了,因为那墙内透出来的那条巨大藤蔓已经展露在眼前,犹如绿色的巨大狂蟒,遮天蔽日,绿荫硕大,夹带这浑身凌厉的气息直接朝着他们扑来——

    快,太快了,即使速度如楼炎枭也没能在这么危机快速的时刻找到半分出路,梵芊菡带着迷雾的水眸一缩,“这是——四阶——”

    声音还未落下,那条藤蔓已然袭来。

    “作死啊——”梵芊菡充满惊惶的眸子一缩,速度极快的就从空间内取出了防御符,手腕一划,在那藤蔓刚到达眼前之际,两人身前一层透明光膜已经充斥盈满,“轰——”

    一个重击,两个人外面包裹的光膜就像是一个球一般猛然往外弹射去——

    “住手——”杂乱之间,只见那藤蔓缭绕的另一处墙内,一个女子一脸着急的叫道。

    梵芊菡已经被丢远了的身子,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终于出来了啊,俞访琴——

    ------题外话------

    梵芊菡:啧啧……这身材真不错!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条黑影,微微抬头往上看,一张俊脸上带着扭曲:媳妇儿,你在看什么呢?

    梵芊菡勾唇一笑:嗯,他们身材不错!

    男人原本带笑的脸猛然一黑,直接扛起人就走。一边咬牙道:媳妇儿,那是你没见过真正的好的,走,我带你去床上见识见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