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无人嫉妒是庸才
    37小说 .37xs.

    高高的火堆烧起,零星飞溅的火星噼里啪啦的吱吱作响,木柴被烧成了黑炭头最后一点一滴的化作烟灰,飞舞的飘远——

    昏沉的夜晚,仍旧挥散不去的热风萦绕在侧,一张张劫后余生的脸在这那火光映照下,越显通红,越显鲜活。

    之前他们八个人将俞访琴带回来与其他人汇合之后,就一起结伴出了z市,现在正是出z市不久的一处高速空地上。

    刚经历一场厮杀之后,一群人或是心有余悸,或是百无聊赖的在这里整顿休息。

    “喂喂,大鸟,你说女魔头这是怎么了?怎么自从花鸟市场出来之后就经常打瞌睡啊?”距离大部队外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型的篝火,此刻梵芊菡几人正围坐在这里。

    闵律风忍不住这沉默的气氛,拿着胳膊肘捅了捅身板的人作声了。

    “嗯——”拿着树枝正戳着火堆的林鹤轩眼皮子轻抬,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女子身下垫着个软垫盘坐在那里,纤细的小腰挺直,火光拂面,扬起的黑丝轻撩,黑色如瀑的发丝下一张容色绝美的小脸若影若现,那光华夺目的白皙肌肤也随着火光明明灭灭。

    初初一看,好一幅夜火下,萤火缭绕的仙女图。

    微微的往旁边一挪,视线就落在了那女子身侧的人身上。和白日里的霸气狂狷不同,男人鬼斧神工般雕刻的脸上此刻带上了一丝慵懒之色,领口解开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看上去更加邪肆诱人了几分。

    视线收回,转头看向那还在好奇的探头探脑的人,唇边扬起轻笑,“那姑娘为什么打瞌睡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要是再讲下去的话没准会给你做个免费的爆炸头。”

    “额……”闵律风顿时一噎,兴致昂扬的脑袋一下子耷拉了下来,“大鸟,你总是这么不知情趣。”

    “呵呵呵……”林鹤轩不语,只是一张看着斯文精明的脸上带着笑意,笑的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闵律风顿时一个激灵,差点忘了,大鸟这个瑕疵必报的不比女魔头差啊!

    赶紧讨好的笑笑,手上做了个拉拉链的闭嘴手势。

    “呵——”林鹤轩扬唇一笑,狐狸眸中潋滟璀璨的光亮一转,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而此刻,闵律风所说的女魔头,也就是梵芊菡在干什么呢。

    她闭上眼睛自然不是闵律风说的在打瞌睡了,而是在种地。

    没错,就是在种地。

    之前在花鸟市场的时候,她和楼炎枭收完了枪支,回去的路上顺带的把之前第一家店铺内看上的一房间的种子全给收了。这不,种子准备好了,自然得考虑考虑怎么种了。

    问了小精灵之后,让人失望的是这空间不是撒豆成兵就能种好了的,而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挖坑自己种。精灵一族崇尚的是热爱自然,与自然亲密的相处,所以,这种亲近自然的种地活动绝对不会偷懒。

    因此,这也就苦了梵芊菡了,空间内人有光有水有植物,还有空气,自然能装活物。但问题是她现在不能就这么大变活人搞失踪啊,所以小精灵就交给了她一个方法,那就是用异能。

    用异能在地上砸个坑,用意识将种子种进去,然后再浇水。雷系砸坑,水系浇水,齐活儿了。

    现在她可不就是苦逼逼的在砸坑浇水嘛!

    哎,说多了都是泪啊,不过为了以后的口腹之欲,她还是毅然决然的去做了,当然还有一点是这样还能锻炼异能的精准度,两全其美的事,自然得干!

    于是,也就有了闵律风看到的这一闭上眼睛瞌睡的一幕。

    红艳艳的火舔舐着干柴,噼里啪啦的响动还在继续。

    “你们不跟我们过去一起吃点?”一道声音突然闯入,打破了这静谧。

    几人随之看过去,就见吴军卓那带着爽朗笑意的脸正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

    梵芊菡下意识的微微一顿,随后缓缓睁开眼睛就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呵呵呵……。不用了,我们还不太饿。”林鹤轩也站起身来,笑着看了回去。

    “是吗。”吴军卓看着他们那空空荡荡的篝火两侧,不可置否。

    “吴队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林鹤轩笑着一语言道破,至于为什么知道他姓吴呢,当然是因为俞访琴叫的时候,说漏了嘴。于是,他们也就“知道”了吴军卓的名字,

    “哈哈哈……既然各位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不知道我能不能请教各位尊姓大名啊?”吴军卓也不恼,笑着就接话道。

    “嗯,吴队长倒是很好奇。”林鹤轩眼中精锐的芒光一闪,一时之间,两方有点僵持不下了。

    “呵——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个名字吗,他叫林二,他叫闵三,元四,元五,哦,还有一个楼大姑且就这么叫吧。”梵芊菡在种完第十五颗种子之后,也站了起来,缓缓走近,笑着漫不经心的道。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姑娘,你就算是起个假名也走点心吧,要不要这么随意啊!

    “那……他们不是兄弟吗?”吴军卓脸色难看的垂死挣扎中。

    “哦,是兄弟啊,但不是亲兄弟啊,你瞧他们这长相也能看出来啊,自然姓氏也就不同了。就是他们父母奇葩了点,就喜欢取这样的名字,说是顺口。”梵芊菡摊了摊手,这样的名字她也很无奈啊的表情。

    吴军卓:“……”卒!

    闵律风几人:“……”这女魔头也是绝了!

    心中给她竖起了根大拇指,高,实在是高啊!

    梵芊菡扬了扬下巴,那是。而且楼炎枭那高高在外的名字可不是随便能说出来的,不然可不是全都知道他的身份了吗。就算是一般普通人不知道,但是身为赫赫有名的最年轻的少将吴军卓他能不知吗。所以咯——

    吴军卓抽动了一下嘴角,强忍着骂出口的闷气,“那姑娘的名字呢?”

    “我——”梵芊菡眉梢一挑,“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梵芊菡。”

    这句话一出,吴军卓算是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听到了一个像真名的名字了。

    嘴巴一咧,露出一口大白牙爽朗的笑道,“哦,楼夫人。”

    梵芊菡带着轻笑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楼夫人,什么鬼?

    闵律风怪异的看了他一眼,给他竖起了根大拇指,大兄弟,你有种!

    林鹤轩唇边带着轻笑,一双眼在不远处依旧坐着的人身上扫过,低低的笑了,楼夫人,这个称呼倒还真是不错。

    而再篝火旁的楼炎枭却有点不自然的收敛起了满身的惬意,有些僵硬的换了个姿势,继续戳着前面的那堆篝火。

    “好了,说说吧,你来到底是什么事啊?”梵芊菡挥挥手,有些不耐烦的道,她可不相信这人就是过来问一下吃了吗,什么名字这等小事的。

    “嗯。”说到这个,原本还带笑的吴军卓也严肃了起来,“我看各位实力非常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军队,我们刘上将已经带人成为南方基地的掌权人了,现在特邀众位有实力的人加入,共同对抗这末世。”

    “嗯?”梵芊菡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想到话题居然是这个。

    柳眉微挑,“你们现在还能联系?”

    “啊,不能。”吴军卓看了她一眼,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末世之后,磁场混乱,信号更是一团乱麻,怎么可能联系的上。

    梵芊菡却是笑了,“哦,那你怎么就决定邀请我们进进队了,不怕我们来历不明进去刺探军情啊。不是说进入军队都要身家清白,还需要考察的吗。”

    “这个……特殊时期特殊安排。相信上将也会很欢迎你们的。”吴军卓板着脸继续道。

    “哦,那就是还没有得到你说的那位上将的命令了,那加不加入这个问题就等到了南方基地再说吧。”梵芊菡挥挥手,示意此事现在不谈。

    “额……好吧。”吴军卓摸了摸鼻子,其实他也没指望着他们能够加入。一双鹰眸微闪,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感兴趣的,看来这几人应该对军队并没有其他的目的。

    “吴队长,过来吃饭了——”那边的大篝火处,俞访琴的声音传来。

    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的吴军卓也只能作罢,对他们说了一句,“那你们自便,我们明天早上出发,这里已经离南方基地不远了,再过半天,大概明天下午就能到,你们做好准备。”

    “嗯。”梵芊菡几人点点头。

    看了一眼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和篝火处一圈的零零碎碎的人,啧……轻笑一声,到底还是军队的人,这人救的还真不少。

    转回身,看着那几个还傻站在那里的人,眉梢轻挑,似笑非笑,“真不饿?”

    “嘿嘿,饿了饿了,早就饿了。”闵律风赶紧讨好的笑笑,这不是没食材,没东西吗,怎么烧啊。

    “呵——”梵芊菡轻笑了一声,随后转身在林鹤轩几人特意的掩护下,陆陆续续的拿出了东西。

    香肠、面条,还有西红柿和不少的看着还算新鲜的蔬菜,海鲜,哦,还有一块带着焦味的血淋淋的不知名肉……。

    “今晚没厨房,就将就着煮一锅面吧。”

    “嘿嘿,好嘞,看我的吧。”闵律风乐呵呵的笑了,“大鸟,大鸟快来帮忙放点水,我要开始烧了……”

    没过一会儿,这空旷的场地上就飘起了一股子的鲜浓香味,简直比高档饭店的味道也不差啊。

    原本吃着方便面还算满足的吴军卓此时那叫一个味同嚼蜡啊。怪不得那几个人不跟他们凑合呢,原来他们自己做的香多了,换他他也不想过来啊。

    少将大人难得的心里碎碎念,心里想着是不是要厚脸皮的过去凑一口——

    周围坐着的其他人也跟着蠢蠢欲动了,一个姑娘双目灼灼的就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眼底带着垂涎和嫉妒,“访琴阿姨,他们怎么这样啊,自己在那里吃独食。”

    “呵呵……他们自己的东西,怎么就不能吃了,快,锅里还有点方便面,小情要是还饿的话再去盛点。”俞访琴还保养的精致漂亮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点也没在意这个二十几岁了的姑娘叫她阿姨。

    “哦……”这个叫小情的姑娘微微低下头,看着自己已经只剩下几根面条了的碗,鼻尖却萦绕着那香浓的味道,唇瓣一扯,眼底恶意闪烁。“那为什么那个漂亮的女子能跟他们一起,难道是因为长得漂亮吗?”

    她在心里补了一句,其实她长得也不差啊,那边的几个帅哥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凭什么就捧着那个女人。

    “小情——”俞访琴原本带笑的脸上突然一顿,微微皱着眉头似是不喜,显然不喜欢她将梵芊菡看低了。“那姑娘也是有大本事的人,而且人家是夫妻,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你现在还小,可别走了弯路。”

    “对对对,俞姐说的对,小情你这话听着可酸,你要是有本事也找个那样的老公啊。好了,锅里的面你要是不吃了,那我吃。”旁边也是一个女人,看着和俞访琴差不多的年纪,一看就比那叫小情的姑娘圆滑多了。

    于是,剩下的面条就被她伸手一捞,全没了。

    “你——”小情怒目一瞪。

    不过却被那人抢先了一步拉下来,轻声的在她耳边道,“小情,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脾气,不过现在最好把脾气给我收起来,我看那个军人不是个好惹的,要不是看在俞访琴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们能跟着一起吃一起喝啊。没忘记俞访琴失踪的那段时间吧,我们可是被关在那个小房间里什么都不允许做的。现在你要是惹她不高兴了,万一再把我们赶走怎么办?”

    “我——”一想到之前的经历和那几个军人凶悍的眼神,小情顿时就蔫了。

    脸上微动,“对不起,阿姨,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俞访琴依旧带着和善的笑脸,但却不像是之前那么热情了,就像蒙上了一层隔阂。虽说她是善良的,但不是傻的,有些人能不能相交,她心里也算是大致清楚的。

    哎!轻声叹了一口气,还是以前她救助的那些小姑娘们可爱啊!

    吴军卓将之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眼中也带着几分笑意,不枉他费了点力气把人带出来,让俞访琴这傻娘们知道一下人心的险恶也好。

    另一边,他们的对话自然全数落入了元童的耳中了。

    元童一边捞着面条,一边笑嘻嘻的道,“小姐姐,有个女人在说你坏话呢。”

    “嗯——”梵芊菡捞面条的手一点没见缓的,继续淡然的捞着,“随便她说吧,没人嫉妒是庸才,有人说才能证明自己的优秀价值,所以说,嫉妒也是对我的肯定,我很乐意瞧她们嫉妒到扭曲的难看嘴脸。”

    “额……”闵律风抢食的手顿了顿,擦了把冷汗,这女魔头还真是神逻辑啊!

    不过还确实有那么几分道理的。嗯,大鸟经常说他长得黑,一定是嫉妒他帅!

    “哎,大鸟,那块肉是我的——”

    “呵呵……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啊,都是在锅里,嫉妒我比你下手快啊?”林鹤轩挑眉轻笑。

    闵律风:“……。”

    小鸽子笑哈哈,“哼,表姐说的对,那个女人肯定是嫉妒表姐,表姐你别听那女人的,妈咪说那样的女人不是小三就在成为小三的路上,所以不用管她,她也会自取灭亡的。”

    梵芊菡扬唇轻笑,“嗯,你妈咪说的很对。”

    闵律风继续被这对表姐弟弄的无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呼噜呼噜的吃了几口,嗯,果然他就是做面也无敌好吃。

    “表姐表姐,这是什么肉啊,真好吃,很嫩。”小鸽子夹着一块肉大快朵颐,吃的满嘴的油腻。

    “嗯,好吃就好。”梵芊菡没有回答,这肉自然是希德桑给的嗷嗷兽的肉了,虽然不够有嚼劲,但是够嫩,确实很好吃,这要是烤起来应该更有味道一点。

    楼炎枭侧眸看了她一眼,双眸落回碗里的肉上,眉头稍皱,这绝对不是他吃过的任何一种东西的肉,不过她到底是从哪儿弄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呢?

    看过末世小说的军火头子脑洞大开,难道是她身上有什么变万物的金手指——

    当然,这也就他心里自己yy了。

    一顿饭饱之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几个人就继续百无聊赖的坐着,丝毫没有为他们自己吃独食有一点歉疚。

    那边犹豫了许久的少将到底没厚着脸皮过来凑吃的,因为他敢保证,要是他过去了,手下这一帮子的臭小子们脸皮绝对能比他还厚,更何况旁边还有不少蠢蠢欲动的救下来的普通人。

    一双鹰眸就是一暗,啧……真是太麻烦了!

    梵芊菡看了看四周,随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慢慢的打开导航,带着点呢喃道,“嗯,距离南方基地还有一千多米,要是按照之前的路况的确实在明天下午就能到了。”

    “嗯,你做好准备了吗?”楼炎枭带着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什么准备?”梵芊菡抬眸看了一眼,这没头没尾的,去南方基地要准备什么?

    楼炎枭唇边的弧度微扬,一双深邃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伪装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