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报他的名字
    37小说 .37xs.

    楼炎枭眉头跟着就是一皱,犀利的射向两人。

    梵芊菡双眸微眨,按住了身后的男人,从他怀里起身,随即一脸柔柔的笑着看向他们,“两位大哥,真是不好意思啊,是我不小心没站稳。”

    看着美女一脸歉然的样子,两个年纪都不大,还处在少男怀春状态的男子顿时一脸的尴尬,“啊,没事没事,我们也是没注意到。”

    “不过这里是平地怎么就没站稳了呢?”另一个长相挺清秀的男子还一脸关心的看过来,眼中带着担忧的小表情。

    楼炎枭将一切看在眼里,双眼微眯,却被梵芊菡抢先开口了,“啊,这不是里面太挤了吗,据说下午一过,我手上的房产证就没用了,我这心里有些着急啊……”

    随后哀叹了一声,这装的柔柔弱弱像是快破碎了的美人垂泪脸,就连之前的钟召云都没有多怀疑过,更何况这两个还算好心的年轻人呢。

    他们完全无视还站着的楼炎枭,在美女面前,一切男性生物都是纸老虎。

    “啊,房产证啊。”两人看了一眼那挤的满当当的大厅,脸上闪过一丝了然之色。

    随后两张年轻俊俏的脸上带上了犹豫之色,“我们倒是可以帮你们带进去,不过需要有人引荐,我们现在还不够资格。”

    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话说的倒是真的。

    “引荐人?”梵芊菡瞬间双眼就是一亮,“我们认识钟召云啊,他够不够资格啊,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因为误会了我们,说是欠我们一个人情,要是有需要的话让我们报他的名字呢!”

    脸都不带红一下的,谎话张口就来。

    站在后边的林鹤轩嘴角抽了抽,一脸无奈的扶额,他就知道,之前这姑娘说的那句话肯定是有意义的,这不,没想到这么快就运用起来了。该说,果真不愧是她吗!

    “钟召云?”之前还未碰过面的闵律风眼神暗了暗,一脸惊疑不定的看向旁边的人,“大鸟——”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等回去我们再说。”林鹤轩按住他的手,对着他眼神示意了一下。

    “嗯。”闵律风点了点头,脸色严肃了些。

    旁边同样沉默的还有元童,一张粉嫩的娃娃脸此刻带上了阴沉之色,颇有楼炎枭手下的气势。“钟召云,看来我之前看到熟悉的身影就是他了……”低低的呢喃了一声,随后转脸恢复了平常一副无辜无害的样子。

    “啊,钟召云?”两人心中微怔,看了一眼她身后站着的人时,顿时浑身一怔,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随后就笑道,“如果是仲少爷介绍的话应该有这个资格了,那我们带你去后门进去,不过你们这些人最好不要都跟过来。”小年轻开口道,一双闪烁着亮光的眸子直直的看向楼炎枭他们。

    梵芊菡眼神微闪,瞟了一眼身后的楼炎枭几人,随后看向站在她身前好似带上了一点严谨的两个男子,一缕幽光从眸中一闪而过。

    转而扬唇就是一笑,她怎么可能错过这个好机会呢,“那好,我就带林二一起去,你们留在这儿等我吧。”

    被点名的林鹤轩一愣,随后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对着他们温和的一笑。

    “嗯。”那两个人满意了。

    梵芊菡也满意了,笑着道,“那就麻烦两位大哥了。”

    “好,那你们就跟着我们来吧。”两人再看了她一眼,已经不似之前那么垂涎美色了,梵芊菡感觉到,他们的语气中还带上了微微的恭敬。

    她眉梢一挑,面色却不改的,依旧笑着跟上了他们。

    看着四人走远了的身影,闵律风这才上前一步,脸色带上了严肃之意,“老大——”

    楼炎枭剑眉一扬,幽深的眸中带着深沉的锐利和洞察,“没事,他们是老伍的人。”

    闻言,闵律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就好。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锐利的眸子一收,对着那吵闹的任务大厅皱了一下眉,随后朝着一侧的阴影处走去。

    闵律风看了一眼,也乖乖跟上。

    “走,我们也去表姐夫那里,对了,嫩脸叔叔,你那里有水吗,小龙兄弟口渴了。”小鸽子的小胖手拉拉他的衣角,双眼期待的看着他。

    直把元童这个傻白甜也看的有些微愣,“啊,表姐夫,老大——”

    “水,有水吗,小龙兄弟想喝水了。”小鸽子不满意的继续拉着他的衣服,这个嫩脸叔叔脸上的表情这么奇怪干什么,简直比他这个小孩子还要笨。有些嫌弃的皱了皱小鼻子。

    “……”被嫌弃了的元童脸上一垮,这小个子这性格和小姐姐真像。

    于是又想起了刚才那一声表姐夫,赶紧的一个激灵,笑着讨好道,“有有有,我这儿正还有一瓶矿泉水呢,你的小龙兄弟还能进去游个泳呢!”

    一大一小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着,楼炎枭唇边的弧度不自觉的慢慢勾起。

    一直盯着的闵律风一脸狐疑,老大这是在高兴什么呢?这笑起来貌似有些闷骚——

    抬手摩挲摩挲下巴,决定就在这块阴地窝着了。

    突然,站在角落处的两人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老大,有人跟着我们”

    “嗯——”楼炎枭双眸微暗,“就让他们跟着,正好证明他已经起疑了,却没有证明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我们。”

    “嗯。”闵律风严肃的一点头,随后又恢复了一脸懒洋洋的摸样。

    而另一面,此刻梵芊菡正跟着两人来到了传说中的后门

    不过其实也不是什么后门了,反倒比前面任务大厅还严格正规许多。

    前方左右分为两个门,一边又迷彩服的小兵把守,另一个由两个黑色制服的年轻人把守。

    不过,双方作风却能从他们的站姿看出个一二来。右侧两个小兵腰杆笔直,犹如白桦林中的两棵挺拔的白杨,而左侧的这两个,歪歪斜斜的站在靠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一看到他们来,立马脸上露出了讨好的表情,“哟,这不是聪哥和滨哥吗,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儿来了?”

    “臭小子让你们看门呢,怎么站成这幅德行啊。”被叫做聪哥的一个年轻人立马笑骂着道,和之前一路上带路的严肃模样完全截然相反。

    身后跟着的梵芊菡一挑眉,哟呵,这演技不错啊!她双眸就是闪了闪,看了一眼旁边依旧笑的温润的林鹤轩,他像是早料到如此了一般。

    啧啧……看来现在分离出来了的第一军火商也不是完全铁板一块啊,果然楼炎枭可不是那个随便被算计,被动挨打的人。

    “嘿嘿,这不是站太久有点累了吗,我们和旁边的正规军可不能比,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两个守门小弟赶紧的讨好笑笑。

    “哈哈哈……那你们这日子可过的挺滋润的啊!”

    “那哪儿能啊,二位可是伍爷手下的得力干将呢,我们怎么能比。”

    “呵……好了,不跟你们多说,我们后面那两位是钟少爷介绍来的,一时之间找不到路,我们就帮着带到这里了,接下来劳烦你们领进去了。”被叫做聪哥的人这么说道。

    “咦——”前面的两个小弟狐疑了一下,钟少爷介绍的人,可是伍爷不是和钟少爷一直不和吗?怎么还好心的帮忙送到这儿了?

    不过,下一秒他们就没人怀疑了,因为美人儿柔弱,浅浅一笑间没人能抵御的了,更何况他们都是男人,自然之道男人对漂亮女人很难拒绝了。

    当即一脸猥琐的给他们递了个我都知道的眼神!

    “你小子,行了,把人带进去吧,我们就不跟着进去了,看到荀殷那狗东西可晦气的很。对了,你们两小子也不要把我送他们过来的事儿说出去知道吗,我怕那狗东西又拿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告到伍爷那里去,那我们可就惨了。”聪哥一脸嫌弃,又怕怕的表情,表演的堪比影帝。

    看的身后的梵芊菡大加赞赏,原来真是高手在民间,啊,不,在军火商啊,这可比电视剧里面的明星都要逼真几分,而且还是现场发挥的。一个被军火商耽误了的好演员啊!

    “嘿嘿,那是那是,聪哥放心,这点小事儿我还是懂的。这两位是我在外面上厕所的时候遇见的问路的,听说是认识钟少爷才带进来的。”

    “嗯,很好。”聪哥两人很满意,随后转身对他们道,“那这位姑娘我们就送到这里了,要是以后还有什么事的话,尽管找我。”

    “嘿,你小子想吃独食啊。”旁边的滨哥不乐意了,随后也一脸讨好的看向她,“有事也可以找我,我可比这小子细心多了。”

    “喂喂,武滨……”

    眼看着这两人就要为美女打起来了,梵芊菡又是赞叹了一下他们的敬业程度,作戏要做全套,他们这一出为博得美人心的戏码可是上演的淋漓尽致啊。

    以免他们再耽搁下去露出什么马脚,梵芊菡当即决定插一脚,“哈哈哈……那就多谢两位大哥了,芊菡以后若有事一定找两位商量。”

    “那就好那就好。”两人看着满意了,当即停下嘴,“那我们就先走了,这里可不敢多留。”

    “嗯,慢走。”梵芊菡笑意盈盈的目送着他们远去。

    前面两个守门的这才敢上前来,“姑娘既然是钟少爷介绍来的,那快跟我进去吧。”

    “咦,你小子敢抢我的活儿?”旁边一个守门小弟不乐意了,这小子居然想要一个人独占美人儿。

    “哼,替你跑腿还不好啊,之前你不是说要是下回还有人来就叫我去吗,我这不是兑现承诺了吗。”

    “喂喂,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叫我滚——”

    “你小子,这姑娘就是我看到的……”

    “我来带……。”

    眼看着这两人就要打起来了,林鹤轩对着那还在浅浅笑着,风轻云淡的姑娘看了一眼,啧……真是红颜祸水啊!

    要是老大还在这儿的话,还有这两小子什么事儿啊。

    “你们在干什么呢?”突然,里头走出一个人来,脸上带着一道浅浅的疤,看上去二十七八的年纪,身上却带着血腥的煞气,虽然浅,但是也足够证明着此人绝非善类。此刻他正拧着眉头,一张嚣张傲气的脸上写满了不爽。

    “荀,荀哥……”原本差点就要打起来了的两个人瞬间呼吸一紧,赶紧停了下来伏低做小,大气不敢出一声。

    “哼——”那男人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后视线落在梵芊菡两人身上,顿时还是不爽的眼中带上了一抹惊艳之色,“咦,这个美人儿是从哪儿来的。”

    对上他那充满恶意兴趣的眼神,梵芊菡眼底一丝厌恶闪过,他就是之前那两人说的荀殷啊,果然看着很恶心,不敢脸上却无半点表现,随后依旧浅笑的看着他。

    “啧……有点意思啊!”那男人邪佞的唇角戏谑的一笑。

    “荀,荀哥,他们是我在上厕所时遇见的,说是钟少爷介绍来的。”两个小弟见状,赶紧的禀明。

    “哦,钟少?”原本轻挑邪佞的眼神瞬间严肃了几分,双眼在梵芊菡身上打量了几下,微微皱眉,“你们跟我进来吧。”

    好了,这下就有人带路了。

    “好的,谢谢。”梵芊菡眉梢一挑,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过关了,看来这个钟少在这里的影响还挺大的啊。而且这人变脸也变的很快啊。

    一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显然是酒店服务台的规格,想来在这个地方称为任务大厅之前这里是末世前的一个高大上的酒店。

    随后,就对着他们指了指那柜台处坐着的人,“哝,就是在那里办理的,待会儿看着前面的人办好了你们再过去。哦,对了,你们是怎么认识钟少的?”

    来了,梵芊菡心里想,果然不是这么容易过关的啊。不过倒是没想到这人居然是先把他们带进来之后再问的,这是随便问问呢还是?

    对上他一双邪佞带着探究的眸子时,梵芊菡就知道是另一种,他对钟召云死心塌地,不愿意得罪任何和钟召云有关的人,所以先把他们带进来这里,然后再开始盘问,这样的话,就不会得罪了他们,若是以后他们发达了也只会对他另眼相看。

    而且他也料到了在这个基地里没人敢假借着钟召云的名字随意乱走,因为一旦被识破,那么等出去后只要他们还在南方基地还不是等于瓮中捉鳖。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儿还真有梵芊菡这么胆大包天的人,借着敌人的名字,轻轻松松的就进入了这里。不过也不得不说,梵芊菡他们的运气是好的,要换了其他不是钟召云的人,少不了在门口就发问了。

    还有的就是,这个男人看起来还是挺有几分智谋的。这智商和情商,从他那张邪佞桀骜的脸上可完全看不出来。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后,梵芊菡淡定自若的就道,“在门口认识的,钟少是位很有良心的人,他说到地方了就报他的名字。”

    这句话漏了关键,却明面上成立,就算是这人亲自去问钟少,那那位钟少爷只能吃这个可哑巴亏。

    “嗯——”荀殷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狐疑之色,钟少有良心?

    双眼又在梵芊菡那张绝美的脸上扫过,心中冒出了个猜想,难不成是为了美色?

    这个想法一升起就停不下来,钟少好像确实有不少红颜知己,身边美人儿环绕,但是这姑娘气质格外纯洁,长得更是比那些庸脂俗粉漂亮了许多倍,钟少也是男人,估计有心动的可能了。所以才门口的时候就让人家姑娘报他的名字,而他也还来不及知道有这么个人……。

    这么一想,确实逻辑通了。

    “荀哥,荀哥我们这边发现了可疑的人——”突然门口的传来一道声音、

    “嗯,来了。”他桀骜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爽,随后看向梵芊菡,“那你们在这儿等着吧,我先去办事了。”

    “好,你慢走,我们自己可以的。”梵芊菡优雅的一笑,进退有度。荀殷满意了,就这样的,没准还真和钟少有几分相配的。

    “嗯。”应了一声,随后就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走去。

    一直在旁边装木头的林鹤轩这下子终于笑着开口了,“呵呵……真是英雄最难过美人关啊!”

    梵芊菡勾唇一笑,毫不谦虚的就将这声夸奖收下了,“嗯,谢谢!”

    “呵呵呵……”林鹤轩笑着撇开了视线,随后开始观察起了四周,这里面的人很少,除了柜台上坐着的那位身姿挺拔的柜台小姐,和她身边站着的几个兵之外,就属柜台前面坐着在办理东西的人了。

    梵芊菡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里办理手续的人是属于军方的,由此可见,这里看来和上辈子还是一样的,南方基地的最大掌权人还是刘伯康,至于第一军火商分裂出去的部队虽然表面上看着能分庭抗礼之外,占了半个掌权人的身份,实则还是军方的人占了主导。

    不过,他们要是走军方那条路子,可就没那么轻松蒙混过关咯。

    瞧了一眼这高大上档次的大堂,确实比外面那热闹到不行的大厅好的太多太多了,这就是拥有特权的享受。

    啧啧……。梵芊菡感慨了一下,还好在门口阴了一把钟召云,不然他们可享受不了这待遇。

    ------题外话------

    晚安晚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