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哥哥我来找你了
    “来了——”互相背靠着的梵芊菡双目一凌,锐利的眸子迅速的朝着一个方向射去——

    只见几只披着白大褂的丧尸左摇右晃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跑过来。

    而且,速度还不慢——

    “战——”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空间内迅速充满了各色异能。

    紫色的雷电闪烁着芒光,条条雷蛇快速的游动,滑过。

    强劲的爆炸力道,风火的硝烟味充斥着几人的口鼻,大风刮过,小型的龙卷风直把丧尸吹的往后一个踉跄,最后元魁直接拿起斧子狂砍而下。

    几只一阶丧尸迅速利落的被解决掉。

    看着地上的几只咕噜噜滚了一地的丧尸脑袋和一地腐烂的尸体,梵芊菡眉头一皱,“女王——”

    “喵——”一声尖利的猫叫声响起,随后就见那边一道黄色的影子闪过,就见地上已经堆着几颗脑核了,林鹤轩配合默契的一道水柱而下,上面的肮脏腐烂瞬间被洗了个干净。

    然后那些脑核就直接的落在了梵芊菡的手中。

    吴军卓和几个兵看着她们这行云流水,不过眨眼之间的动作,嘴角抽了抽,这样的默契,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干了。

    “嗯?要分你们一个吗?”梵芊菡一挑眉,看向那几个目瞪口呆的兵们。

    “不……不用。”几人快速的摇摇头,打死这些丧尸的主力也不是他们,作为军人,他们的是非观和道德观显然比普通人高的多,并没有想分一杯羹的意思。

    “哦,那还傻愣着干什么啊,不是赶时间嘛!”梵芊菡给了他们一个白眼。

    “哦,对对对……”几人快速的收回神,随后继续往里面跑去。

    一路上,梵芊菡分了一点心神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分布,和她想象中的全白色研究室不同,这里的颜色并不单调苍白,反而充满了浓重的油彩味,以艳丽的基调为主。艳丽玫红色的墙壁,高档金色的大门,周围绿植缭绕,但却并没有变异。

    各种浓重的颜色冲击在一起,形成的视觉效果极强,要不是之前知道这里是研究室,她还以为是哪个油画家的展厅呢。

    通过一条长长的抽象墙壁廊道,几人顺利的进入了主大厅。

    “往哪条路走?”梵芊菡站在大厅中间,双眼扫视了一下周围,却四通八达的有许多个路口,而且条条都是抽象画的宽敞廊道。

    她嘴角就是抽了抽,“看来这个尧博士很有钱啊,这么大的一个研究所全属于他一个人的啊。”

    “那是,全球首富就是他老爹,而且就他一个奇葩儿子,有钱不给他给谁啊。”闵律风在后边回了一句。

    那边吴军卓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之色,原来是和尧博士认识大,怪不得——

    随即眉头就是一皱,“尧博士发来的信息怕被截获,并没有明说,所以,还需要找找。”

    “哦,那也就是说那一批先来的人可能也还没有找到了,那就好,先干掉那批杀手。”梵芊菡眼底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倒是让吴军卓、楼炎枭几个人刮目相看,这女人狠起来,比他们还要狠,而且这一次他们英雄所见略同。

    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迅速的决定了下一步的行动。

    “又来了,小心——”只见从四面的通道内又摇摇晃晃的走出来许多丧尸,一阶的……

    “靠,居然还有二阶的。”梵芊菡眉头皱了皱,差点脸皮没绷住了,这个研究室内到底怎么回事,之前遇见的全是高产一阶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出现了二阶的,这可就有点难办了。

    梵芊菡双眼落在它们那破碎了的衣服上,视线一凝,显然不是白大褂丧尸了,而是统一的黑色服装。

    “看来这些不是研究室内本来的产物啊,难道是那批杀手的?”

    “嗯,很有可能。”她的这一猜测很显然的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那么出现二阶丧尸倒是不难理解了,因为异能者被感染成丧尸,那么进一阶的可能极大。

    可是,异能者被咬了一般不会变成丧尸的,除非那个咬异能者的丧尸比那个异能者的等级超出好几阶。

    想到这个猜测,梵芊菡猛然一怔,该死的,难道是尧博士之前说的实验室内的大家伙苏醒了吗?

    “想什么呢,快闪啊。”那边闵律风对着她咆哮了一句。

    梵芊菡一个回神,那只二阶丧尸已经到了她面前。

    收起之前的震惊,赶紧的开始着手应对。

    紫色雷电快速的在手中流窜,随后轰的一声猛然的朝着前方投掷而去。

    轰——

    激烈的雷电碰撞,强大的雷电冲击击碎天际,但那只二阶丧尸身前却竖起了一个黄色盾牌。

    “该死,是土系的。”梵芊菡眉头一皱,土系,这相当于乌龟壳的异能,可是雷系的天敌啊,乌龟壳敲不破,还打毛啊,而且这只丧尸居然是二阶,那就更加棘手了。

    “吼吼——”狰狞的嘶吼声在整个空间内传响,周围的通道内又涌现出好几只一阶丧尸,还有一只二阶的。

    “靠——”梵芊菡随意的一瞟就捕捉到了它那异常殷红的眼珠,她简直恨不得骂娘,一只二阶丧尸就难对付了,现在居然来了第二只,天要亡他们吗?

    兵兵乓乓——又是几个回合,但是那丧尸骨头硬的,她几次砍中了却只留下一点点的痕迹,但是她手上的西瓜刀却要卷叶了。

    “吼吼——”一支土箭快速的朝着她的方向飞射而来。

    “小心——”楼炎枭低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梵芊菡那身体速度却还是比脑子慢了点,眼见着土箭就要吻上面门,她眉头就是狠狠的一皱,却不见慌乱的,伸手拿起一张符箓。

    却还没等她伸手点上血滴呢,一道震天动地的嘶吼声传来。

    “吼吼——”

    整个身心都跟着一颤,给人的灵魂带来的巨大的冲击,而此刻梵芊菡面前的土箭也随着这道声音土崩瓦解。

    随后,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下,原本对着他们穷追不舍,疯狂攻击的丧尸们,不管是一阶的还是二阶的,全都停下了动作。

    随后只见它们纷纷对着一个方向嘶吼了一声,像是被控制了似的,完全忽视了在场的人,一致的朝着一个通道而去。速度快的,比它们之前扑过来的时候还要快了几分。

    只一眨眼只见,就快速的消失在了那个通道内。为那抽象扭曲廊道更增添了几分危险诡异的气息。

    几个分散了的人见状,迅速的围转了过来,“我们怎么办?”

    梵芊菡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问我?”

    “对啊。”几人、几个兵纷纷点头。

    梵芊菡:“……”什么时候她成了领头的了?

    眉头微微一皱,最后一脸决然的,“走,进去看看——”

    她总觉得,这一次若是错过了她一定会后悔的。当然,面上她还是给了一个很直接的原因,“若是四阶丧尸苏醒,我们必定也不能安全的出去,所以,还是去看个明白为好。”

    “嗯。”其他人也点头赞同,随后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警惕小心的朝着那个扭曲的诡异走廊内走去。

    “吼吼——”

    “该死的,小心啊——”

    随着前面的亮光越甚,声音也越来越强烈。

    人类的急速喘息声,丧尸的轻吼声——

    梵芊菡的心也跟着砰砰砰砰的跳着,像是遇到了什么期待已久的东西似的,只待拨开那一层迷雾,就能见到那东西的庐山真面目。

    为此,脚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甚至放弃了警惕——

    身侧的楼炎枭见状,剑眉微皱,看着她脸上的着急之色,眼底一闪而过的差异,没有提醒,只是随着的的动作,他也快速的加快了脚步,护在她身侧。

    旁边的吴军卓眼神微闪,也加快脚步的跟上。

    一群人,以着极快的速度,快速的走到了廊道的尽头,而那个房间内的凌乱凄惨的景象也快速跃入几人眼中。

    梵芊菡只一眼,就看到了那只站在中央的丧尸,相比于其他的腐烂的不成形的丧尸,它的外表状态要好的太多。虽然不至于像人类皮肤那般光滑,但也不似一般丧尸腐烂的能看见骨头。

    只介于腐烂和完好的中间,坑坑洼洼的像是水痘似的错落在那张脸上,还有那露在一身空荡荡的病号服外的手臂和脚上。

    它身形笔直的站在中央位置,若只是看气度、气场,他此刻就像是个儒雅的先生,不动不晃,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任由着那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在房间内上蹿下跳的跟其他丧尸战斗着。

    而它,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双幽绿幽绿的眼珠子闪烁着光芒,时不时的还轻吼了一声,似乎是在指挥那些小弟们战斗。

    当对上那双幽绿的眸子时,梵芊菡浑身一怔,有种它是在看她的微妙感觉。

    “你——”心中的一种冲动像是脱口而出,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卧槽,真的是四阶丧尸啊。”身后几人像是看到了它的眼珠子,瞬间爆发出了一阵惊愕声。打断了这一人一丧尸的对视。

    那只丧尸像是看到了他们,跟着幽绿的眼珠子一转,“吼吼——”对着几人就嘶吼了一声。

    瞬间,周围的零散丧尸也跟着朝着他们冲过来。

    “草——”闵律风几人暗骂了一声,随后开始对敌。

    梵芊菡依旧还站在原地,皱着眉头对着那只四阶丧尸看了几眼,要是等末世十年后,那么四阶丧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可是现在,在这个末世初期,还不到十天的时间居然出现了四阶,这一定是哪儿出现了问题——

    注意到旁边那鬼祟的几道黑色影子,梵芊菡眸子就是一冷,一道雷电轰的就朝着他们劈过去。

    哼,想趁着他们吸引了丧尸逃跑可不是轻易的事,那也要问问她手上的雷电答不答应。

    “你——”那猝不及防被劈出了一道焦痕的男人狠狠的朝着她这边瞪过来,犀利又阴鹫。

    “呵——”梵芊菡回以一个冷笑,“你们想要那我们当挡箭牌离开吗,呵——想的美!”

    “吼吼——”那边的四阶丧尸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对着黑衣服几人的方向就是一阵怒吼,像是对他们逃跑的不满。

    在梵芊菡的注视下,只见一眨眼,一道身影快速的朝着那个方向扑去,那黑衣男子惊恐、暴怒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定格。

    他的脑子像是西瓜似的,只一拍就炸裂了开来。

    “啊——”瞬间跟在他身后的几个黑衣服发出一声惨叫纷纷四散开去,却只是一个眨眼之间,那只四阶丧尸一手一拍一个,之前苦苦挣扎,撑了许久的黑衣服的人纷纷发出惨叫,脑浆炸裂,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彼时,梵芊菡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那一只已经停下了,站在那里的四阶丧尸没有害怕。看着它浑身沾满了脏污却觉得它似乎是在嫌弃的样子。

    丧尸脑袋微微一歪,一双幽绿的眸子空洞着,丧尸爪子提起那病服的衣角,半响的没有动作。

    “噗——”梵芊菡脑补了一下一只爱干净的丧尸,顿时没忍住的笑了出来。

    “吼吼——”那只四阶丧尸却在此刻猛然的朝着她这边看过来,速度快的几乎成了瞬移,梵芊菡跟着瞳孔迅速的一缩,全身跟着僵硬,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躲闪不了。

    “梵芊菡——”楼炎枭带着暴怒、焦躁的声音响起,梵芊菡只看到他脸色难看的迅速朝着她这边跑过来——

    而她却感觉的原本卡在她喉咙处,将她推倒在地的丧尸爪子在名字叫出口的那一刻起,猛地僵在了原处。

    “叮叮——”一声脆响,被她挂在脖子上的吊坠滚落在地,露出了里面的照片来。

    生死危急的时刻,梵芊菡只距尖锐的獠牙只五厘米的距离,那带着点腐烂的味道充斥着口鼻。

    而此时的她,却定定的只对着它那双幽绿的眸子,那双如翡翠般漂亮的绿色眸子像是一道涟漪闪过,落在那右上角处的吊坠照片上。

    缓过神来了的她,也同样的注意到了挂在它脖子上的那一条熟悉的吊坠项链,同样的纹路,同样的大小,同样的里面也有一张照片,只是被衣角遮挡住了,只看到了最旁边一角,那个三岁大小的小男孩,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稳重优雅——

    梵芊菡瞳孔迅速的一缩——

    “吼吼——”两道低沉痛苦的嘶吼声传来,原本卡在她喉咙上的爪子迅速的缩了回去。

    “咳咳……”轻咳了两声,梵芊菡快速的跟着坐起身来,随着那病号服看去,只见那它远远的奔逃出好几米的距离,一双爪子捂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嘶吼声来。

    刚巧赶到的楼炎枭神色凌厉,手上的灰色光芒已经蓄势待发。

    梵芊菡脸上瞬间闪现一抹慌张之色,“等等——”

    楼炎枭即将脱手的灰色气团快速的被他一把捞了回来,转而脸上带着不解的看着她。

    当触及到她脖子上那一道血色的还带着翻皮的伤痕时,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梵芊菡像是看懂了他的狠戾,急忙的张口,“咳咳……不……不要伤它。”

    “啊,你开什么玩笑——”楼炎枭还没有开口,那边闵律风却急的跳脚了,这女魔头该不会是疯了吧,虽然不知道那只丧尸怎么了,但是四阶的丧尸怎么看留着都是祸害啊,难道不是趁它病要它命吗?

    女魔头一项的原则怎么现在不行了,难道是被砸傻了?刚才被推到砸的那一下确实很响。

    不过,此刻梵芊菡却没时间回答他,着急的将那吊坠一捞,随后快速的坐起来,朝着那病号服的方向就一步一步的走去。

    “哎——”眼看着她的动作,闵律风几人那叫一个着急啊。

    “等等——”楼炎枭微皱着眉头,伸手拦住了他,眸光扫过身后已经攻过来了的二阶丧尸,“先解决了它们再说。”

    “啊,是,老大。”有些犹豫的朝着梵芊菡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转身的朝着那二阶丧尸砍去。

    而那边,梵芊菡已经离着那病号服越来越近——

    “吼吼——”那还捂着脑袋痛苦的四阶丧尸龇着獠牙,对着她警惕的吼了两声,却没有再冲过来的意思了,反而随着梵芊菡的走近,它微微的往后缩去。

    见状,梵芊菡脸上的笑意却越发的大了,低低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哥哥——”

    “吼——”龇着的獠牙一顿,一双幽绿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虽然空洞,但是梵芊菡知道那是在看着她。

    又往前走了一步,“哥哥,是我啊,小菡来找你了,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声带着哽咽的声音,迅速的将梵芊菡的记忆拉回了三岁之时,那时候妈妈生病,脸上带和苍白但是却依旧看着他们兄妹两充满了慈爱之色,哥哥带着一张包子脸却带着稳重温润。

    她跟在哥哥的身后屁颠屁颠的大笑着,“哥哥,哥哥,我要蝴蝶,你帮我抓蝴蝶……”

    “好。”

    清脆稚嫩的童音却带着宠溺和数不尽的柔和,那是她记忆里最美好的时光。

    ------题外话------

    哥哥出来了,撒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