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叫我云霁
    “嗯哼——本博士开玩笑的嘛,小芊菡可真不可爱~~”尾音一个上挑,随后就见他从靠着的沙发上坐了起来。

    软趴趴的往扶手旁一靠,慢条斯理就将茶几上的饼干捡了起来。

    他修长的手指,带着些许苍白之色,却依旧破坏不了那“苏”到天际的美感。就见他轻轻抬手剥开包装,然后斯文的拿起一片往嘴里送去——

    一包饼干硬是被他吃的像是西餐似的,优雅且慢。

    “唔……有水吗?给本博士来一杯!”那双勾人的丹凤眼微抬,就朝着他们直勾勾的看来。

    要是这里有个花痴女在的话,一准得哇哇哇的的大叫:妖娆帝王攻啊!

    吴军卓嘴角抽了抽,这叫什么回事儿啊,在别人面前吃东西还能吃的这么心安理得的也是没谁了!

    看看周围一点没理会意思的几人,无奈,从自己腰侧扒拉出一个水袋来往前一抛,“哝,接着——”

    尧旭濯伸着双修长苍白的手,准确无误的接住了,不过下一秒那双带着勾人的丹凤眸就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军用水袋,“哼哼……这个该不会是小军卓喝过的吧,那不是有口水吗?”

    咦的一声,那张艳丽的脸上充满了嫌弃的意思。

    “你不喝给我——”还不等吴军卓黑着脸走过去把水袋拿回来呢,就见旁边另一个摊在沙发上的人猛然弹坐而起,一把捞过他手里的水袋,拧开盖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哈——”等他喝爽了之后,又把拉开他手上的饼干,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活生生的饿了好几天的人。

    梵芊菡眉梢一挑,哦,也对,他们确实是饿了好几天了。这狼吞虎咽的形象在梵芊菡几人看来,可比尧旭濯之前那斯文优雅的吃相顺眼的多了!

    “喂喂,小云云,不带你这样的啊,这可都是我的……”俗话说抢的东西才吃得香。

    刚才还一脸嫌弃的尧博士瞬间换了一副嘴脸,朝着另外一个人就扑了过去,从他手里抠出了一块饼干来就往自己嘴里塞。

    “哼,你不是嫌弃吗,有种的别吃啊!”

    “哎呀,小云云我才是博士,博士知道吗,就算是我不要的你也不能这么抢,瞧瞧你这副样子,简直就是饿了好几百年的乞丐。”尧旭濯一脸指责的道,手上却不慢的又从他手里抠出来半块饼干。

    “呵呵……你优雅的到哪里去,装模做样,还有别拿那恶心的名字叫我,叫我云霁,云霁知道吗?”男人抬起就是一脚,就对着尧旭濯的胸膛踹去。

    “哇……你这个小云云使诈,看我追魂无敌剪刀脚……”

    眼看着这两饿的有气无力的人在沙发上上演了一出死缠烂打夺食记,就连梵芊菡的冷脸也有些绷不住了。这么不靠谱的博士真的能干什么大事儿?

    闵律风几人齐齐脑袋一撇,他们现在说不认识那个叫尧旭濯的还来得及吗?

    “吼吼——”丧尸哥哥也跟着脑袋一转,往梵芊菡的身边靠了靠,一副我不想看的样子。

    “乖——”梵芊菡脸色柔和的在他手臂上轻轻拍了拍,以免这两个人又引起他的某些冲动。

    随后转头就是一副嫌弃脸,又往他们那边抛了几块饼干,“别抢了,难看死了!”

    原本还想上脚的尧旭濯顿时浑身一僵,那张艳丽的脸满是哀怨的看向她,一脸垂涎欲滴,“你……你……小芊菡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原本沉默着的楼炎枭当即剑眉就是一皱,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他的视线,“行了,别耍宝了,赶紧吃完说正事。”

    “哦——”被这么一凶,尧旭濯脖子跟着缩了缩。摸了摸鼻子,这小楼楼几个月没见,身上的气势又强了,啧……不敢惹啊!

    收放自如的收敛起表情,放开钳制着云霁的手,捡起落在茶几上的几块饼干又咬了起来,随后拿起旁边的军用水袋,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呼——本博士总算是活过来了!”

    随后两条大长腿往茶几上一架,一副完全主人公的姿态。“说吧,什么正事儿?”

    吴军卓急人嘴角抽了抽,还真是给点阳光他就灿烂啊!

    那边,总算是等到了这句的梵芊菡走上前一步,脸上已经失去了平时惯有的笑意,反而一脸的严肃,“为什么我哥哥在你这里?”

    “嗯哼……这个嘛可是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梵芊菡身上气势猛然一凌,充满压迫性的就朝着对面的男人压了过去。

    “哦呵呵呵……小芊菡也不好惹啊,我说我说……”尧旭濯很没骨气的赶紧挥起小白旗子投降,看的旁白的云霁忍不住的就翻了个白眼。

    随后接话道,“这是我从另一个非法研究室偷出来的。”

    “什么?非法研究室?”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侧过视线朝着云霁看去——

    “对,一个大型组织的非法研究室。”云霁冷静的瞟了她一眼,随后继续道,“梵翰墨就是那个组织的试验品,也是唯一一个还存活到最后的试验品,只不过我在他还没有融合最后一种药剂之前把他偷了出来。”

    “偷出来的……”梵芊菡眼底带着若有所思,双眼仔细的在云霁的脸上看了好几眼,听他这么一说,总觉得这个情节非常耳熟。

    “那当时我哥哥还是清醒的吗?”梵芊菡抓住重点的问道。

    “嗯,应该还算吧……”云霁那俊脸上眉头轻皱。

    “这话还是我来回答你吧,毕竟这小子把东西偷出来之后,自己也差不多玩完儿了。”旁边的尧旭濯插了一嘴,顺便白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小翰墨刚被我找到接收到研究室的时候不是很清醒哟,因为那个组织的研究本就类似于丧尸的病毒,在他身上试验的时候也破坏了他的记忆神经。不过小翰墨的意志足够坚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虽然只是时好时坏的样子。但也让我知道了一些信息,比如说他嘴里叫着的你的名字……”

    “嗯。”梵芊菡的眼眶微湿,她就知道,哥哥对她的承诺一直不会变的,他还记得她,真好!

    尧旭濯看了她一眼,随后继续道,“后来他在我这里呆了几天之后,神志越来越不清醒,脸上身上也开始慢慢的腐烂了,甚至还经常发狂,不过好在他控制力非常不错,没给我们造成什么损失。但是眼见着他越来越控制不住了,我就在他彻底发狂失去理智之前给他打了一支强效的昏睡针。”

    “不过,他的情况依旧还在继续变差……直到那天末世来临的时候,我研究室里的好几个助手都变成了丧尸,反而是他,原本溃烂的不成样子的脸却慢慢好转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在丧尸袭击的时候只来得及躲进这间小密室里。可惜……没有准备水和吃的啊!”

    说着,只见他一脸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手,他堂堂一个天才生物学博士,居然到头来差点被饿死,这不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吗!

    梵芊菡也不得不同情他一秒钟!

    既然哥哥的事情与他无关,梵芊菡也不纠着继续问了,而且有些问题,现在还不是时候!

    双眸若有所思在他身旁的云霁身上扫过——

    “嗯哼……小芊菡对云霁感兴趣?”像是注到了她的视线,尧旭濯来兴致了,艳红的唇瓣一启,戏谑道,“这可不好,这小子就是块们木头,你看看你长的这么漂亮是在可惜了,你看看本博士怎么样,英俊又多金,还是个天才,男才女貌,咱们两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哦!”

    说着,那双勾人的丹凤眼就对着她抛了个媚眼儿~~

    不过,还没等到梵芊菡接到呢,他视线就被一张严肃冷沉,比他帅上好几倍的俊脸给霸占了。

    原本抛媚眼儿的眼角有点抽——

    “小楼楼,你挡着我干什么呀,不要妨碍我跟小芊菡交流感情啊!”尧旭濯一脸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歪着身子就往他身后瞟——

    眼见着楼炎枭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那边林鹤轩不由的叹了口气!

    几个月没见,这人依旧还是胆大包天啊,连他们的未来主母都敢调戏勾搭~~

    哎,老大什么时候才能觉醒啊!

    推了推眼镜,无奈的走上前,“好了,别闹了,我们该赶回去了,这天快要亮了!”

    “咳……对,是时候回去了。”那边已经站着许久,同样也被当成背景许久了的吴少将总算是抓住机会了。

    什么时候他这个少将居然存在感这么低了,这严重不符合他的自身设定!嗯,肯定问题还是出在对面那个奇葩博士身上。

    对上他有些不满的眼神,吴军卓一脸严肃的道,“尧博士是打算跟着我们的队伍一起进行任务呢?还是先回基地?”

    那双犀利的鹰眸看了他一眼,带上了点高兴,总算是扳回一局。

    尧博士笑意一垮,果然能和小楼楼站在一起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脑袋一转,下巴微微一扬,“嗯哼——我跟你们一起,也正好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丧尸!”

    说着,又兴奋了起来,脸上带着蠢蠢欲动,心中的研究之魂正熊熊的燃烧起。

    “可是,会很危险——”吴军卓皱了一下眉,双眼在他那“柔弱”的身体上扫了一眼,就这身板儿,确定能给丧尸塞牙缝吗?

    ------题外话------

    加更一章,谢谢小可爱们的票票和钻石,么么哒~~

    很晚了,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