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给一个丧尸换衣服
    “喂喂,你那个是什么眼神?”尧旭濯双手抱胸,一脸看色狼样儿的警惕的看着他,“该不会是瞧上了本博士的美色了吧,不行,本博士跟小芊菡才是男才女貌的一对儿的!”

    吴军卓嘴角抽抽,简直对他无语了,上将,他们特意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来救这么个不靠谱的博士真的对吗?

    不过,这还不是重点没重点是,吴军卓双眼往身侧的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身上瞄了瞄,果然看见他一脸阴沉的样子——

    有这么个大醋缸在,这人居然敢大言不惭的说和那姑娘是男才女貌,也不怕被这醋缸给宰了啊?心里为他默哀一秒钟,只要不打死了,他提着只剩下一口气的人回去也是能交差的。

    林鹤轩一巴掌扶额,自己作死的人也真是没救了,真是浪费他刚才还特意转移话题的口水呢!

    梵芊菡嘴角抽了抽,脸色不郁的看着他,要不是哥哥在这里,她早就怼回去了,这男人的脸皮简直比她还要厚。呼,深吸一口气,放松放松,他好歹也算是哥哥的半个救命恩人,要是把他气瘫了可就不好了,而且以后哥哥身体的问题没准还要问问这个博士的。

    尧旭濯倒也不是个笨人,眼见着这房间内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了,赶紧安分的闭上嘴。

    他那双共勾人的丹凤眸眨了眨,这是发生了啥?

    就见站在他身前的那个挺拔的身影,一双犀利的直直的射过来,低沉磁性带着绝不容许拒绝的声音强硬道,“既然你想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丧尸,那起码得先有些身手看看你会不会在任务中拖后腿,走,咱们出去练练。”

    说着,在众人一脸果然如此的眼神中,修长有力的大长腿一迈,一只大手就将沙发上的人提了起来。

    尧旭濯顿时一个激灵,心中大感不妙啊,划拉着双手死命挣扎着,但是身体还是被拖着往门外走去。顿时那张妖娆勾人的脸绷不住的慌了,“哎,放开我,本博士自己走,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这么大的块头本博士就没办法,我可是练过的哦,南拳北腿、太极少林功夫、散打跆拳道,全都会……啊——”

    紧接着,那门外又是传来了一道接一道鬼哭狼嚎的声音……

    于是,还在房间内的众人心里一下子莫名的舒爽了。

    吴军卓:哈哈哈……。哼,看你这个博士这么得瑟,现在好了吧,被大醋缸教训了也是活该!

    林鹤轩:哎呀哎呀,看来他们家老大果真是行动派的,瞧,现在还没醒悟呢,就知道守着萝卜坑,不让别的萝卜蹲了。嗯,不错不错,果然不愧是他们老大!

    云霁:丫丫的,这贱人,总算是有人收拾了。嗯,继续保持面瘫脸,他绝对不是在幸灾乐祸。

    梵芊菡:干的漂亮,丫的嘴欠就是得揍一顿才行,可惜她不能亲自上手。

    闵律风:哈哈哈哈……叫这丫的以前还敢嘲笑他被老大收拾,现在好了吧,风水轮流转,轮到这丫的了,看他待会儿回来他怎么嘲笑他。

    元童、元魁笑呵呵脸,哎呀,这惨叫的声音可真美妙啊!

    外面的人在叫的“花枝乱颤”,里面的人听的那个叫眉飞色舞啊。一个个的听的神清气爽,梵芊菡柳眉一挑,那丫的口无遮拦的妖孽博士还够招人恨的啊!

    “吼吼——”旁边没忍住本能的丧尸哥哥也跟着吼了两声。

    梵芊菡转头,也顾不上外面的那个还在惨叫的博士了,双眼在自家哥哥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漂亮的眉眼微蹙,“嗯,好像还差点什么——”

    “哦,对了——”

    左手一敲手心,双眼顿时噔的一亮,当场的就从空间内找了一套运动风的连帽休闲衫来,“嗯,要想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得遮着点,不然吓不坏花花草草,把人给吓坏了可就不好了。”

    “哈哈哈哈……。”旁边元童几人跟着笑了。

    闵律风轻舒了一口气,这个女魔头总算是恢复了平时的画风了,就之前她那又哭又笑,还很严肃的表情还真不适合她。哼,他才不是关心这个女魔头呢!

    吴军卓那边的几个兵双目一瞪,这姑娘居然还有空间啊,难道她是双系异能?

    真是了不得啊,了不得,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了她了,吴军卓心中感慨。那双犀利的鹰眸闪过一丝暗芒和思索——

    眼看着她就要自己上手换衣服了,那边林鹤轩猛然一僵,赶紧走上前两步,“我来吧,我来吧,你们虽然是兄妹,但是毕竟还是男女有别嘛。”

    最重要的是要是老大打完人回来看见了,没准下一个被揍的人就是他们了。

    “嗯?”梵芊菡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那还呆呆的乖巧的站在那里的自家哥哥,他能让别人上手吗?

    显然,林鹤轩也看出了她的担忧,他自己额上也是一滴冷汗划过,这个可是五阶丧尸啊,五阶啊,要是一不小心被刺破了个伤口,没准的就会感染病毒变丧尸了,这么冒险真的值得吗?

    一向善于分析,谋略的林鹤轩也有点亚历山大了,就算是为了老大不吃醋,他也还真是拼了!

    看了一眼他微僵的表情,梵芊菡双眸带着若有所思,看来这个狡诈的狐狸有时候还是挺有绅士风度的嘛!

    “嗯,那好,就麻烦你了。”随后,就把身上的衣服往他手里一塞,包括了最上面的那条男士内裤。

    在场的一众多的男士们瞬间浑身一僵。

    看了一眼那最上面的黑色条纹内裤,顿时像是被针戳了似的,脸上一红,赶紧的撇开了视线,这姑娘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怎么一点也没有女儿家的娇羞呢?

    而且,她的空间里为什么还收藏着男士的外衣内裤,难道——

    顿时,几人看着她的眼神有点微妙。可偏偏的梵芊菡脸上带着一惯的戏谑笑意扫了他们一眼,半点没有不自在。接着笑意盈盈的道,“怎么,我脸上长花儿了?”

    众人:“呵呵……”

    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纷纷的继续转移视线。

    闵律风投了个同情的小眼神给林鹤轩,大鸟,你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林鹤轩嘴角抽了抽,好在他脸皮厚,硬是撑住了。瞄了一眼那门外,还好老大还没回来,不然下一个被拖出去的就是他了,哎,身为老大的军师,这个锅他背了。

    双眼无奈的看着眼前的那姑娘,“还请姑娘一起帮个忙,你的哥哥我一个人可搞不定啊。”

    “嗯。”梵芊菡笑着看着他,不可置否,要她说,她自己也不放心把哥哥一个丧尸的就交给他,万一把人给怎么样了,那军火头子的那条大金腿没准就跑了。

    于是,两人带着丧尸哥哥到一旁,梵芊菡负责抓住它的手不让它乱动,林鹤轩则任劳任怨的看着换衣服。一时间配合良好——

    闵律风等几人表示对丧尸换衣服这件事有点好奇,时不时的抽点余光过去瞟瞟,不过梵芊菡显然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德行了,未免的哥哥被看光,还特意的在沙发外顺手的搬了个很骚包,布条飘飘的架子。

    “……”这个品味,一看就知道是谁的东西了。

    “咳咳——”还坐在那里的云霁对着前面几人那伸头探脑的样子表示很无语,于是紧接着引发了一个疑问,他们到底靠谱不?

    “哎哟,疼死我了,小楼……楼爷,你这打的也太疼了,你说,你是不是嫉妒我的花容月貌……”门外,尧旭濯那不知死活,带着点哀怨的声音传来。听的众人纷纷将注意力转移,再一次叹息了一声,这人被揍了一顿怎么还是不知道安分两个字怎么写呢?

    “嗯——”刚进入门口的挺拔身影闻言微微一顿,一双灿若星辰般漆黑的眸子就射了过去。

    原本一只脚踏进来了的人顿时一缩,滋溜儿的跑远了几步,赶忙讨好的笑笑,“嘿嘿嘿,我开玩笑,开玩笑的,你长得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帅,怎么可能嫉妒我呢,虽然我也是风流倜傥、帅气耀眼……”

    楼炎枭收回视线,没理会这个还在自卖自夸的人,迈着一双修长的大长腿就走了进来。

    ,诶呦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眉头微皱,最后定格在那艳红布条飘飘的架子后边——

    “嘿嘿,大鸟在那边丧尸哥哥换衣服呢。”旁边闵律风一个意会,上来打了个小报告。

    “嗯。”楼炎枭眉梢蹙蹙,眼中闪烁着些许的不悦,双目在那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身上扫过,见着她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的方向,这才满意的收敛起了身上的气势。

    那边,梵芊菡也同样的满意了,有她在,他的手下肯定没事!军火头子也不用担心了。

    不过几秒之后,林鹤轩擦了把额上的冷汗,总算是把这衣服给换完了。

    要问他第一次给丧尸穿衣服是什么感觉,他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惊心动魄!

    穿衣服的时候,布料在那只利爪上划过,看着那还带着一点血腥的爪子时马上就想起了它之前一巴掌一个脑瓜子拍破裂的场景,生怕一个不小心,也给他来上一下,那他可不就是悲催了吗!

    他为了老大,为了未来祖母,也算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呜呼哀哉~

    ------题外话------

    下午遇上了点儿事儿,先发三千,晚上继续,不过可能比平时还要晚上一点儿,早睡的小可爱们不要等了,早点睡,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