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人生中第一次大丑
    梵芊菡满意的在自己哥哥身上扫视了一圈,最后将他的头套套上,长长的袖子也遮挡住了他的手。

    嗯,完美!

    这样就看不出来他是个丧尸了,顶多看上去像是个性格孤僻的人。

    “吼吼——”不过满意不过两秒,就听到了他喉中发出来的两声轻吼声,还有那微微露出来的两颗比普通人稍微尖锐的牙齿。

    梵芊菡:“……”

    林鹤轩:“……。”

    这个样子出去真不会被发现身份吗?

    对上他一双清澈到底还带着点无辜的青色眸子时,哎——

    轻叹了一口气,梵芊菡决定以后可以慢慢教育。

    牵着他走到外面,无视所有人怪异的眼神,一副啥都没有发生的没事人一样的就看向了那边还站着的楼炎枭,“怎么,博士呢?还没进来?”

    楼炎枭看了她一眼,落在那两只相交的手上时,深邃的眸子一闪,“嗯,见不得人。”

    “咳咳……”梵芊菡差点被他这一句突如其来的玩笑给呛着了,好样的啊,这军火头子也能黑人了。

    外面听到这一句的某博士立马就不干跳脚了,“喂喂,本博士怎么就见不得人,本博士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嘶——车见车爆胎的,多少男人扑倒在我的白大褂底下呢,嘶嘶……你们知道吗……。”

    梵芊菡唇边一勾,“呵呵……那你倒是进来啊。”

    “我……。”某博士瞬间息声,捂着扯的有点疼的嘴角郁闷了。

    “哼,既然你不进来,那我们出去也是一样的。走吧,是时候离开了——”梵芊菡招呼了一声,瞬间室内的几人有志一同的点头赞成。

    纷纷笑眯眯的就朝着门外进发。

    “哎呀呀,小芊菡你实在是太坏了,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在我心里的美好小形象啪的一下破碎了知道不~”躲在门后边的尧旭濯那叫一个憋屈啊。

    原本以为严肃着的梵芊菡很冷酷很不好惹,但是没想到这笑起来的更难惹,妈妈咪呀,你儿子马上就要出人生中的第一次大丑了。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嘶,抽了抽被打的有点疼的眼睛,开始往四处扫了扫,最后定格在墙角边上那一株植物……的缎带上……

    双眼顿时叮的一亮,伸手就是一捞——

    等一群人从房间内走出来之后,原本他们想着看到的会是一个鼻青脸肿连放电都不会了的人,又或者是一个有点跛但是依旧笑的欠抽的人,还或者整张脸都成了猪头见不得人了的人,可是万万没想到——

    “噗,你这是什么鬼,爱劳动的农村妇女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还是电视上某个爱戴头巾的男明星,哈哈哈……。不过你的这个样子可比他……丑的多了!”

    “哎哟,不行了,居然还有个黑眼圈,哈哈哈……独居难看黑寡妇……”

    “不不不,是独眼熊猫,国宝来着,你高兴不,级别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呢!”

    “……”原本还得意洋洋,自认为挡住了嘴角乌青,露出白皙脸庞的尧旭濯脸上顿时一僵。什么提升了一个档次,人能跟熊猫比吗,啊呸,熊猫能跟他比吗?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黑……黑眼圈……”尧旭濯声音徒然变的尖锐了起来,“靠,我就说我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疼呢,黑眼圈这么快就出来了,这不科学啊,难道不是应该等再过一会儿,先红了再黑,我拿鸡蛋给它消灭了吗……。”

    “卧槽——”干脆的把头上包的像大妈似的红色布一摘,愤然的扔到地上,“哼,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说的跟你们没出过黑眼圈儿似的。”

    那有点黑的丹凤眸有点肿,现在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类型的眼睛了,唯独能看到的就是一只眯缝眼,还装的一脸悲愤蔑视的看着他们——

    “呵呵呵……我还真没有。”梵芊菡首先反驳他的观点。

    尧旭濯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哀怨了,“小芊菡,你怎么能这样呢?”

    身侧的楼炎枭眼神突然一厉,“我也没有。”

    尧旭濯:“……”说的好像谁敢在你眼睛上给你打个黑眼圈似的。

    撇了撇嘴,双眼立刻就看着旁边笑的欢的闵律风,“你小子别笑,你肯定有,有一次我还亲眼看见了的。”

    被点到名的闵律风嘴角微微一僵,脸上的笑意渐渐收起,哼哼的一声转开视线,“但也没像你这么惨,还被围观了。”

    “噗——”尧旭濯瞬间胸口又中了一刀,“你……你……。”

    “哼,我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闵律风双手抱胸,赢回一局。

    眼看着就要把这个爱美的博士气到心肌梗塞了,那边吴军卓总算是站了出来,好歹这也是他们要营救的人啊,就算是再不靠谱,含着泪也要继续接着。“咳咳……好了好了,到此结束吧,打击人是不对的。博士还有什么东西要带的吗,我们马上上路了。”

    “啊——”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的尧旭濯顿时一噎,随后脸上就开始着急了,“我当然有很多东西要带了,实验器材,试管、培养皿、还有我最心爱的植物盆栽……”

    一样样的报下来,吴军卓听的头都疼了,这特么的是要把整个研究所搬空吗?重要的是他们能搬的走吗?

    无奈的揉了揉额角,非常冷酷的给了一句,“搬不走,挑重要的一样带。”

    “啊,可是每一样都很重要啊。实验器材很少了一样还怎么做实验啊。”某博士脸上一垮,不知道实验器材就是一个博士的命吗。

    吴军卓此刻也有点犹豫了,确实博士研究所里的器材不能丢啊,要是能带进科研院的话,那一定就更好了。

    双眼,不自觉的就移向了那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的姑娘身上。她像是早有预料似的,正微抬着下巴,一脸胸有成竹的看着他们。

    难道说,之前她在他们面前特意展示空间异能就为了等待这一刻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证明着这姑娘实在是太可怕了!

    心中慢慢的生起了一丝忌惮。他从一个小兵一步一步的升至上将,不可能没遇上点挫折,甚至更有好几次遇上了阴险狡诈,智商超高的犯人、敌人,可是他们之中从未有一个人能像是这位姑娘一般,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就像是刚觉得已经摸到了她的实力之顶的时候,而她却又告诉他,她还有更加强大实用的底牌,那么是不是代表,她除了空间之外,还有很多底牌呢?

    包括之前的那种吃了能让人身上的伤痊愈的小果子同样来历不明,却有奇效……

    看来,上将所划分的不可轻易得罪的名单里要有她一个了。

    尧旭濯看着他半响的没动,好奇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喂喂,小军卓,你看着小芊菡干什么,该不会是也看上小芊菡了吧?这可不行哦——”

    “额……”吴军卓猛然的收回了神,差点被口水呛个半死。之前他或许对这一位看着柔弱实则优雅大方的女子有点另眼相看,可是现在,这么手段莫测的女人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吗,这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号好吗,更何况——

    “她已经嫁人了,你能不能别老乱点鸳鸯谱啊,这会伤及无辜的好不好。”他无奈的一扶额,原来觉着这博士自己找找虐他也就不管了,看看好戏也是没什么的。

    可是现在涉及到了他了,那可不能就这么任由他胡说下去了,万一下一个被打成他这样的熊猫眼就是他了怎么办。他可一点都不想陪着这个欠抽的博士一起挨揍,还要挨冷眼。

    随后,赶紧的对那双冷光看去,带着尴尬的笑道,这可跟他完全没关系啊,我绝对没有半点觊觎你媳妇儿的心啊。再说了,这么样的高深莫测的女子,他可驾驭不了。

    哼——楼炎枭这才满意的挪开了视线,只是那句“嫁人了”还是让他忍不住耳尖一红。

    反倒是梵芊菡站在那里,依旧一脸笑笑的摸样,看不出任何羞涩的意思。

    “什么——嫁人了?嫁给谁了?”那边尧旭濯猛然间发出一道杀猪似的惨叫声,搞得丧尸哥哥也忍不住的有些焦躁的低吼了两声。

    “乖,乖——”梵芊菡脸色微变,赶紧安抚,她哥哥可不能出一点儿意外啊。

    于是,冷眼对着尧旭濯的方向就是一扫——

    “额……”尧旭濯浑身一抖,声音戛然而止,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小声的嘟囔了一句,“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吗,小芊菡看着好小的样子……。不知道是哪个老牛吃嫩草的,别让我知道他。”

    “哦,知道了又怎么样?”前面的吴军卓剑眉一挑,这博士又在作死了,他觉得要是他再作孽下去,能不能完好无损的回到南方基地还是两说。

    “要是知道了,我……肯定得代替小翰墨考考他啊,我和小翰墨怎么说也算是半个兄弟了,考考妹婿没什么问题吧。”尧旭濯得瑟的一挑眉,哼,还以为不知道你个小样儿给他下套呢。他好歹也是个天才博士,这么点小陷害能看不出来吗。

    哼,本博士就是这么厉害。

    “……”吴军卓嘴角抽抽,果然是个没节操的,改口的这么快,之前不是还说什么男才女貌的吗,现在全特么当放屁了是吧。

    “对了,说吧,本博士的妹婿是谁啊?”尧旭濯双眼睁大,亮亮的看着他求证,不知道是小绿帽呢,还是大鸟呢,还是小元童那个小屁孩,总不会是元魁吧……

    “……。就是刚才揍的你成熊猫的那个人,你打算怎么考他?”吴军卓带着那么点坏心眼的,似笑非笑的道。

    “什……什么,小楼楼?”尧旭濯简直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好吗,这么个大冰块,高傲冷艳的军火头子居然会娶媳妇儿,而且还是小芊菡——

    “怎么,有问题?”闵律风笑嘻嘻的插了一嘴,哎哟,这贱人的表情实在是太搞笑了。

    尧旭濯顿时就激动了,脸上一个扭曲,“问题,当然有问题啊,就小楼楼这炫酷狂霸拽,高贵冷艳范儿的,一看就知道是绝对挑剔的人,怎么可能早婚呢,而且他还有恐女症,要是真结婚了唯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爱啊!”

    这句话,振聋发聩,原本已经捏着拳头准备再揍上一顿的楼炎枭脚步猛然的一顿。

    虽然是假夫妻,但是每每的他都是真代入,甚至真有种做丈夫还不错的感觉,而且就如书上说的那样,会觉得她和别的男人接触他会不舒服,即使是她哥哥,他也恨不得一把剁了那只抓着她的手;会每时每刻的不经意寻找她的身影;会……

    反正很多,难道真的是因为爱——

    他觉得整个世界观受到了冲击,脑子像是打开了什么阀门似的,顿时茅塞顿开,以往的怀疑现在已经有了确定了。不只是喜欢,而是爱了吗……

    深邃的眸子灼灼的就朝着她看去。

    原本等着看好戏的梵芊菡一触及到这火热的视线,顿时微微一顿,嗯?这是怎么了?按照军火头子的脾气不是应该再揍他丫的一顿吗?怎么倒看起她来了,难道是想揍她?

    不应该啊,她也是受害者来着,又不是她要装成夫妻的?

    这军火头子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

    被梵芊菡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原本一头火热的楼炎枭顿时心火一熄,好像她还没有同样的感情啊,这就有点苦恼了。按照小说里说的,这是要追妻之路漫漫远兮的节奏吗!

    楼炎枭的眉头一拧,这到底该怎么办呢?

    嗯,果然还是要回去多看,准备一击即中,一举拿下才行。

    于是,有些霸道的军火头子就这样决定了攻略战术。可是殊不知,正因为这次的决定,让他越发的往忠犬的道路前进了——

    这又是怎么了?

    梵芊菡眼睁睁的看着军火头子那常年严肃的脸上,现在一个表情接着一个表情的转换着,简直比她之前好几天见过的拼起来还要多啊。难道是被别的灵魂占据了身体?现在正在身体内进行争夺拉锯战?

    不然还能怎么解释这军火头子的表情突然失去控制了呢?梵芊菡摊手。

    身为智商高,情商更高的林鹤轩当即就看出了其中的眉目,笑了,不容易啊,不容易啊,总算是看到老大开窍了,嗯,可以给尧旭濯那小子记一功。

    元童那张单纯的脸上也带着一点若有所思,随后恍然大悟,他就直觉老大肯定喜欢小姐姐的,哼哼,果然好看的人就应该在一起的。

    倒是闵律风有点懵,这是怎么了?老大怎么了?按照剧本不应该是揍他丫的吗?

    就连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说错嘴了的尧旭濯也是一脸的狐疑,原本已经快速躲到云霁后边了的他,又忍不住的探出来瞅了瞅,咦,怎么没动静啊?

    他还以为又要给他来上一个熊猫眼,两边对称呢!

    反而当他对上那双鹰时,那很犀利的是现在已不再,反而带上了略微的感激。

    这是什么鬼?看的他有点懵,难道是准备以后洗洗再好好宰?

    瞬间浑身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要啊——

    没理会他的发神经,楼炎枭很是好心情的收回了视线,转而又朝着那道纤细的方向看去,嗯,果然一眼看不到就下意识的想找人。不过——

    看着那两个有抱在一起的人,她拍着他的手臂,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暖意温和,看的他瞬间狂躁了,这女人是他的,他的,就算是哥哥也不能抱抱,都这么大的人了……。

    气势汹汹的就像冲过去拉开那两个人,不过却被林鹤轩抢先一步的拦住了,“老大,按照小嫂子对她哥哥的重视,要是你这样过去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的话,很有可能被厌恶的。”

    “嗯——”楼炎枭心中的暴躁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暂时停歇了下来。看了他一眼,他倒是忘了,身边好像早已经有人提醒过他了。

    赞赏的看了林鹤轩一眼,哼,那就暂时让他们抱着吧,反正只是哥哥,亲哥哥……果然还是一件不让人愉快的事!

    神色带着点暴躁的收回视线,眼不见为净,迟早让他把人追到手了,到时候就算是哥哥也不能拉手。

    “咳咳……现在该谈谈正事了。”眼看着这些人的表情变化不一,就连睿智如吴少将也不免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知道,之前的那个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所以他这才站出来说话。

    “嗯。”梵芊菡转过身来,对着他笑笑。

    吴军卓也只能硬着头皮笑笑,这只狡猾的小狐狸。

    但还是不得不开口,“梵小姐,我知道你那儿有空间,不知道能不能帮博士把东西带回去,毕竟这是任务。”

    “哦,任务——”梵芊菡唇角一勾,“我只记得任务是营救尧博士,可不记得要把他的东西也带出去啊。”

    “我……”吴军卓一噎,他就知道这姑娘不是省油的灯。

    到时候那边尧旭濯一听到空间两个字,瞬间双眼buling的就亮了,赶紧的一把儿窜了过来,“你那里真的有空间吗?真的太好了,好神奇,居然有空间,就像是小说里写的那样,那我的东西是不是全都能带走了?”

    梵芊菡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还站着的吴军卓,“呵呵……我确实有空间,不过差不多已经满了哦,可没空间给你放东西。”

    “咦——是这样吗,那能不能把你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换上我的啊?”尧旭濯不屈不挠继续道。

    “呵呵……。你说呢?”梵芊菡给了他一个白眼儿,当他是上帝啊,还把东西拿出来换上他的,她又不是傻!

    尧旭濯顿时一蔫,好吧,他就知道。

    相比于他的失望,旁边的吴军卓却明确的知道这姑娘是在交换条件,而且等的就是他松口,奸诈,实在是太奸诈了!

    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道,“你有办法保证他绝对不发狂危害人类吗?”不然,他一点儿也不放心把这一只五阶丧尸放入南方基地里面的。

    “嗯哼,这你问我我就算是说能,想必你也不放心,这不是有专家在吗,让我们的尧博士来说说,我哥哥到底能不能跟我一起进入南方基地。”梵芊菡唇边挂着清浅的笑意,显然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

    “尧博士?”

    被指明叫道的尧旭濯眼珠子灵活的一转,顿时就了解了其中的关键,于是赶紧的点点头,“能的能的,小翰墨之前发疯都没有伤过我研究所的一个人,更何况现在他不发疯了,我保证,他绝对是一只好丧尸。而且我之前在研究的时候,还特意抽了一管血化验,阻碍他的神志的暴躁因子已经逐渐趋缓,现在他既然变成了人的摸样了,想必体内的基因一定更加完美了,既然他现在不发狂,那以后发狂的几率也少之又少,除非有人特意触碰到了能引发它情绪的人或者事情……”

    不得不说,尧旭濯的这一番分析下来,确实让吴军卓相信了几分,尽管他是个没节操的博士,但好歹的也是个天才博士,想必在研究这一系列的事上,他应该不会撒谎的。

    梵芊菡看着他的表情有点松动了,笑着又加了一句,“放心,我不会让他在人类居住地乱走的,就把他放在我们居住的地方,那个地方正片儿小山坡空空荡荡的,就算是它发狂了,也很难牵扯到其他无辜人。”

    “对对,而且有了五阶丧尸,对丧尸病毒的研究一定更便利了。我也会帮他安抚暴躁的,你就放心吧!”尧旭濯又忍不住的插了一句。

    “放心。”那边楼炎枭也跟着沉声说道,争取表现机会。

    于是,吴军卓瞬间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嗯,好。不过回到南方基地之后我希望你们能跟我去见一见上将,毕竟这么危险的家伙在,只有上将才有决定权。”

    “嗯嗯,没问题。”梵芊菡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不就是见上将吗,刘伯康,上辈子她只是远远的看到过,除了对待梵霖那一家三口意外的和善,心慈手软之外,倒是一个合格的掌权人。那么她自然不怕他会不让哥哥进来。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微光——

    眼看着交易达成了,尧旭濯迫不及待的道,“怎么样怎么样,现在可以把空间腾出来给我装东西了吧?”

    梵芊菡眉梢一挑,“嗯——不用腾出来,你的那些东西挤一挤我想还是可以放进去的。”

    尧旭濯:“……”

    瞧着她那一副毫无负担的样子,吴军卓又忍不住的骂了一声小狐狸,哼,他就知道这姑娘怎么可能把属于自己的让出来呢,原来在这儿等着呢,说谎不打草稿的也是没谁了。

    看了一眼旁边还呆着的尧博士,哼哼,现在傻眼儿了吧,这姑娘贼精着呢!

    “还傻愣着干什么啊,有什么东西要收的,赶紧带我去啊!”梵芊菡瞟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的,做事一点都不干脆。

    被嫌弃了一句的尧旭濯郁闷了,怎么小翰墨的妹妹跟小翰墨一点都不一样呢,明明小翰墨很温柔的说!

    云霁:喂喂,你是从哪儿看出来常年暴躁的梵翰墨是温柔的?眼瞎了吧。

    等梵芊菡跟着他,将研究所里的东西收拾个七七八八的,除了打斗时被砸碎了的那些,全都一股脑儿的塞进了梵芊菡的空间了。

    看的尧旭濯一阵啧啧称奇,说好的挤一挤塞进去呢?他怎么觉得把整个研究所搬进去都没问题啊?

    而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是对的,小精灵给的空间,岂止一个研究所啊,就算是来上十个八个的也就占一小片地方而已。

    “好了,东西收拾完了就走吧。”那边云霁走过来,一巴掌拍醒了他。

    “哦哦——”

    一群人,又多了个尧博士和云霁,最主要的是有梵翰墨的加入,原本还守在小诊所里面的丧尸瞬间全无障碍。

    你说有个**oss在他们这边,还怕什么小喽啰啊!

    他们安全的从主治医生室内出来,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了小诊所的大门口。让吴军卓也不得不感叹一句,有个五阶丧尸在身边真好啊,其他对他们来说很危险的二阶丧尸成了小弟,一阶丧尸没命的逃窜,简直不能太爽了。

    可惜,这也是个不定时的炸弹,而且也不在他的掌握里。不过,倒是可以合作——

    双眼在那个眉目柔和的姑娘身上扫过,眼底闪过一丝深思,看来回去之后该跟上将好好商量商量了。

    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东方天际已经出现了一点云彩了,此刻正是破晓——

    梵芊菡伸了个懒腰,远远的感受到有人影正朝着他们走过来,她不免的眉头皱了皱。

    伸手将哥哥的兜帽拉好,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道,“哥哥,把身上的威压收一收,别让人察觉到你。”

    不知道他听没听懂,梵芊菡又轻柔的说了一句——

    果真,下一秒,一直萦绕在周围,让众人身心有点彷徨的那一股气息消失不见了。

    一个个的顿时啧啧称奇,看向那兜帽下的那张青白的脸都不一样了,看来还真听话了,没准他们之前的担心可以放缓一下了。

    梵芊菡很高兴的扬着笑意,果然哥哥现在正慢慢的产生灵智呢,那以后的日子就更有盼头了,要是能恢复以前的记忆那就更好了。

    “是你们?”就在梵芊菡又将哥哥的兜帽往下拉了拉之后,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梵芊菡几人顺着那声音看去,就看到了几个颇为熟悉的面孔。

    视线在那两个领头人身上扫过,柳眉一挑,南方双公子到齐了啊!

    ------题外话------

    枭爷觉醒了,下面开始追妻计划了,哈哈哈……。

    晚安了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