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丧尸头上长草
    越野车随着前方最后一辆普通车开出仓库,周围残留着的不少丧尸的尸体在灼灼的阳光下散发着恶臭,左侧路上距离五六十米的地方也浩浩荡荡的来了一群嘶吼着的丧尸。

    但是梵芊菡却充耳不闻,又开始和哥哥、表弟联络起了感情。看的驾驶座的楼炎枭那叫一阵牙酸,身上气势越来越强,压的元童直接缩成了个鹌鹑。

    “咕噜噜——”一道肚子叫的声音打碎了这越趋紧张的气氛。

    梵芊菡眼睛一眨,这才后知后觉的道,“啊,我们好像还没有吃早餐呢?”

    “是啊是啊,我饿了小姐姐。”坐在副驾驶的元童赶紧点点头,双眼泪汪汪的看过来。一边饿着肚子,一边还要受着老大的冷气,简直要虐哭了。

    好在梵芊菡良心发现,这次行动让她找到了哥哥,对于小伙伴她也不能吝啬不是。

    于是从空间内取出了最高档的蛋糕面包,进口食品,还有她最喜欢的酸奶——

    果然,就见她一拿出来,前面就伸出了一只大手拿走了其中的一盒。

    这一次梵芊菡倒是对军火头子爱喝酸奶这个癖好已经见惯不怪了,还好心的递了一个面包过去,“哝,先填填肚子。哦,对了,你一只手能吃不?”

    楼炎枭心中一荡,这个场景异常熟悉,书中也是这样写的,总裁在开车,旁边女友问他想吃东西不。

    然后总裁说想,旁边的女友立刻就喂他了。

    “喂喂,你怎么了,说话啊?”梵芊菡伸出两根手指戳了戳那宽厚的肩膀,眼中带着狐疑,这军火头子是饿傻了吗,不就是一个面包吗,用得着激动的呆了吗?

    “嗯,嗯,没事,给我吧。”楼炎枭略带着干哑着声音回答道,之前的那男吃女喂的场景瞬间破了。

    耳尖红了红,赶紧手忙脚乱的将面包接过。

    也亏得他开车技术娴熟,不然的话一准得撞上旁边房子。

    梵芊菡纳罕的看了他一眼,这军火头子到底怎么了?怎么和尧旭濯那妖孽相处之后的怪异症状还没缓过来呢?

    于是,可怜的尧旭濯再一次背了一口黑锅。

    “啊,表姐,表哥头上长了一棵草啊。”小鸽子清清脆脆的童音传来。

    梵芊菡也顾不上楼炎枭怎么回事了,赶紧的回头,着急道,“长草了,怎么会长草呢?”

    但是等她一转过头,就看到了自家丧尸亲哥哥正睁着一双青色的眸子,呆呆的看着她,那一副迷茫无辜的样子看的梵芊菡喉头一哽。

    随后视线朝着他的头顶上挪去。果然如小鸽子所说的长了棵草,不像是小鸽子那样头顶着一根小龙兄弟,而是切切实实的从脑袋瓜子里长出来一根草,两片嫩芽,翠绿翠绿的那种。

    梵芊菡赶紧的扒拉开他有些长的头发,看着那两片叶子已经长在头皮上了,顿时心中有些焦虑,怎么好好的一个丧尸居然会脑袋瓜子上长草了呢?

    不过丧尸头上长草——

    梵芊菡突然想起来,她记得上辈子确实有一只头上长草的丧尸,而且还不是一只普通的丧尸。

    她眸光幽深的对着自家哥哥看了几眼,觉得越看越像——

    丧尸青皇,因为头顶两片绿叶而闻名,上辈子在末世第七年起,青皇屡次带着丧尸来攻打南方基地,一次比一次声势浩大,虽然没有攻破城门,但是也给南方基地带来了重大的损失。在每次的丧尸大军攻城之后,城墙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被摧毁又被重建着。

    一开始,基地内的人人心惶惶,可是到了后来,见着丧尸青皇每每干掉几个高手,毁掉一些城墙之外,却没有直接带着丧尸大军长驱直入。这在前世,显然也成了十大难解之谜的其中之一。有人说是这青皇只是逗着他们玩儿,也有人说是它在找某个人,还有人说它只是无聊!

    而上辈子的梵芊菡,每次的丧尸攻城她都没有出去,只有水系的实力不强,更何况她不想引起梵霖那一家三口的注意,所以一直没有正面见过。但是青皇的名头,她却如雷贯耳,因为后期的整理资料,她倒是见过一次它的照片,但也只是一扫而过。

    直到末世第十年,梵芊菡抓住机会与梵霖一家三口同归于尽的契机,也是因为丧尸青皇又组织了强大的丧尸潮开始攻打南方基地,导致南方基地内乱扩大,人心惶惶,那一家三口到最后也没人来救。曾今临死之前她也算是对这丧尸青皇有所感激的。

    可是现在——

    难道哥哥就是那个丧尸青皇,有人说丧尸青皇一次次的带丧尸大军攻打基地是为了找人,难道是为了找她吗?

    梵芊菡眼底闪过震惊之色,那她岂不是一次次的跟哥哥错过了吗!

    “表姐你怎么了?”小鸽子趴着身子看过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充满了关心。

    “吼吼——”两声吼叫声彻底惊醒了梵芊菡。

    “不,不,没什么。”梵芊菡唇边扯起一丝僵硬的笑意,双眼有些茫然,又是惊喜又是失落的看着那两只规矩的放在膝盖上的丧尸爪子。

    视线渐渐的变的有些模糊了,上辈子的青皇是哥哥吗,是哥哥在找她吗?

    是她错过了吗?

    可惜,现在重生一世了,她再也问不到答案了!

    可悲的她为了报仇,为了那一家三口万劫不复,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这究竟是对还是错,还是老天爷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上辈子她是不信命的,可是这重来的一生,却又让她不得不信了。

    即使她再坚强,也曾想过究竟为什么让她重生,是为了可怜?不,她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只是遗憾没有再见到哥哥,但是该报的仇她还是报了,死的如愿。

    还是说是为了补偿,补偿他们兄妹一次次的错过,补偿她没见过南方基地外的风景——

    见着她突然安静下来了,小鸽子也乖乖巧巧的坐在一边,鼓着腮帮子嚼着面包。

    前面的元童和楼炎枭也没发出什么声音,只是窸窸窣窣的面包包装的声音还有从远处传来的丧尸嘶吼声。

    楼炎枭眉头皱了皱,从后车镜上看到了她略带迷茫忧伤的侧脸,眉头不自觉的皱起,心也跟着一揪一揪的疼,好想伸过手去拍拍她,安慰她啊!

    不过一只爪子却先他一步做了他想做的事。

    “吼吼——”一个巴掌拍的她脑袋有点疼,却也彻底的打醒了她。

    看着那张青白的脸,她不自觉的扬起了笑意。是啊,不管如何,她重生了。她可以找到哥哥了,不管他上辈子是不是青皇,这一世都是她的哥哥,会永远陪伴着她的哥哥。至于梵霖那一家三口恶心人,她也可以更好的虐他们了,重生不是件很美好的事吗?

    “吼吼——”

    看着那两兄妹又恢复了其乐融融,而且她还笑的更温柔了,前面的楼炎枭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等着,等着吧,这个女人迟早都是他的。

    [叮,恭喜宿主有所醒悟,撒花撒花!]

    脑海中机器人小十一的语气依旧生硬带着质感,和“撒花”两个字很违和好吗!

    梵芊菡偷偷的抹了把冷汗,看了一眼自家哥哥和乖巧的小表弟,随后转头就开始质问了。

    梵芊菡:[小十一,你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比如说我的重生,嗯——]

    机器人小十一:[抱歉宿主,你无权查看此次事情。]

    梵芊菡憋起的一口气瞬间泄了,翻了个白眼,这个该死的小十一就知道来这一招。

    机器人小十一:[请宿主记得打卡报道,今日的问题已达上限,再见!]

    说完,又咻的一声消失了。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梵芊菡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她才问了一个问题居然就说问题已达上限了,tut,不带这么玩儿的吧,是不是以后还没开问就达上限了啊!

    翻了个白眼儿——

    不过,这次小十一跑的那么快,难道她重生的事有什么猫腻?

    又在脑海里呼叫了几声,却全然没有它的半分踪影,梵芊菡无奈了,也只能退出了。

    “表姐,你在想什么呢?”小鸽子一张小脸好奇的看过来。

    “嗯,没什么,想到了一些事而已。”梵芊菡摇摇头,红包系统的事她现在还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哦,那表姐我们是不是也该去找点东西啊,吴少将下了命令了,自行休息一个小时呢,其他小队的人都跑走了。”小鸽子又继续道。

    “哦——”梵芊菡双眼带着诧异的看向外面,果然原本的大车队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了,看来是各自行动去了。

    她倒是没想到,只是发了个呆而已居然时间过的这么快啊。

    眼见着前面林鹤轩三人已经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了,梵芊菡抬手将哥哥的帽子戴上,“我们也下车转悠转悠。”

    她看着周围也有不少的小型工厂,心里开始打起小算盘了。

    以后要是跟着军火头子去北方混的话,她可得自己配备点这些东西。北方不比南方工厂众多,北方大多都是以为种植业为主,反倒是食品加工厂多一点。所以她看可以在这里收收服装加工厂啊、什么零件加工厂啊之类的,反正姐有空间,就是这么霸气,来者不拒。

    “哦哦。”几个人跟着欢快的点点头。

    元童早就已经提着一大袋的东西冲出去迎接林鹤轩几人了。

    看着他那迫不及待,犹如鸟出笼子的样子,林鹤轩扬唇笑笑,拍了拍他的脑袋,看来这小子受了不少苦嘛!

    “走吧,我们找个人少点的地方去看看,元童——”这时候梵芊菡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牵着人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个脸色黑沉的楼炎枭,吓得刚从笼子里脱离出来的元童就是一个哆嗦。

    嘤嘤嘤——老大实在是太可怕了!

    跟在小姐姐身边,吃醋的老大更可怕,他能不能申请下次也跟着去蹭军用车啊?

    不过,显然,梵芊菡没给他机会,“快点听听那个方向人少,我们中午的时间可不多。”

    “哦哦。”元童顿时一个哆嗦,将手里装着的面包饮料的往林鹤轩手里一塞,就憋屈着脸开始听了。

    “往右后方,那边人最少,听说是因为那边是个大型一点的工厂,丧尸很多被关在里面,没敢去。”没过几秒钟,元童的报告传来。

    “哦,丧尸多的地方,那正好。”梵芊菡扬唇就是一笑,要是没有哥哥之前她或许会小心谨慎一点,但也会去闯一闯的,但是有了哥哥在身边了虽然不确定他能不能帮上忙,但是也有了保障不是。

    几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眼中的兴趣,也不反对,紧随着含笑点点头,表示一起去冒险。

    “嗯,那好,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赶紧走吧,哦,对了,女王呢?”梵芊菡四处扫了一眼,好像少了一坨黄色。

    “还在车里睡觉呢,刚才我们上车的时候它就一直在睡觉了。”小鸽子一根小指头往车的方向一指,果然看见在挡风玻璃处,趴着一小坨黄色。

    “哦。”梵芊菡汗颜了一把,她在车上的注意力全分给哥哥了,倒是忘了女王了。

    抬眸特意看了好几眼,有些狐疑,这女王平时可是精力旺盛的很啊,怎么现在这么会睡了?

    “那就不用带上它了,让它看车吧,我们走。”

    “嗯嗯。”小鸽子乖巧的点点头。

    楼炎枭一马当先走在了前方,增添了几分存在感。

    可惜,梵芊菡半点没注意的,依旧牵着自家哥哥的手,一脸笑眯眯。林鹤轩在后面看的也只能扼腕惋惜。

    看来他得回去给老大提点建议了,就这姑娘的性格,他那闷骚的性子可是不行的,她若是发觉了也只会当没发现,然后继续逗着玩儿的。到时候就老大这智商和情商,恐怕还不够用!

    几个人,帅哥美女,气势强大,但是此刻已经稀稀拉拉没剩下多少人了的场地也没多少人看着他们。

    只是看到他们走的是丧尸嘶吼声最大的方向的时候,暗骂了一声疯子,随后就各自散去了。

    倒是另一边原本还想邀请他们一起的吴军卓——

    “报告少将,梵小姐他们几个人已经进入右后方区域。”

    “哦——”吴军卓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右后方,那个丧尸聚集地最多的地方,就算是他们军方也不敢轻易踏入。

    不过一想到他们那边还藏着一只五阶丧尸之时,顿时他就一阵羡慕,有了那个作弊利器,他们确实不用怕丧尸。

    哎!原本还想邀请他们一起的呢,看来是没戏了。

    脸上严肃了几分,“吩咐下去,士兵们暂时原地休整,下午我们再行动。”

    “是,少将。”

    不过,梵芊菡几人却一点也不知道吴军卓这边的情况,此刻他们正一脸兴致勃勃的朝着那个工厂处走着。

    “咦——这里建的还真不错啊!”几人看着那高高的围起的围墙,那嘶吼声全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而且看着这木门严严实实的关着,看来是一只丧尸都没出逃出来啊。

    “嗯,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建的。”梵芊菡也跟着点点头,随后朝着一旁那堆着砖块的地方走去。

    将几块砖块一摞,一脚就踩了上去。

    “哎,哎——”几人被她这么豪爽的动作给惊呆了一下,还好穿的是裤子,要是裙子的话可不得曝光了。

    几人非礼勿视的挪开了视线,唯独楼炎枭和小鸽子,还有一只呆呆的丧尸还在抬头看着她。

    “怎么样啊什么情况?”有些忍不住的元童也想看看啊。可惜他千里眼不能穿墙看。哼,咬了咬牙,他迟早也要要练就能穿墙的千里眼。

    “嗯,院子里有不少丧尸,不过我们应该能对付,走,进去吧。”说着,完全没给人机会,抬脚轻点,一脚就跳了进去。

    “哎,哎,你等等啊,要不要这么草率的就爬墙了?”闵律风几人简直对她无语。单枪匹马的就往丧尸堆里冲,这样的女人也是没谁了。

    随后,他们就见一道身影晃过,就着梵芊菡摞起来的砖块,楼炎枭也一脚跟了上去。

    很快,里面厮杀的声音就传来了——

    留下还在墙角的人一脸面面相觑,原本也想着登高进去的,但是这里还有一丧尸一小孩儿,都是一脸呆呆样儿,无辜的看着他们。

    林鹤轩无奈扶额,上辈子真是欠了那姑娘的,不光要照顾弟弟,现在哥哥也得照顾了。

    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走吧,我们从正门进去。”

    “嗯嗯。”闵律风几人也没反对。

    小鸽子小心翼翼的牵上表哥的手也跟着走了过去。

    看着表哥没有挪开,小鸽子可开心了。

    在旁边看了个清楚的元童脸上也带着垂涎,他也好像试试牵丧尸的感觉啊。不知道丧尸皮肤怎么样,光不光滑,有没有弹性……

    闵律风逮着就给了他一个脑瓜子,这蠢孩子想啥呢,“还不快走。”

    元童捂着后脑勺,一脸的委屈,“哦,风哥我知道了,别打我脑袋嘛,会打笨的。”

    闵律风:“呵呵……。说的跟你有多聪明似的。”

    元童愤怒憋屈脸,“喂喂,风哥,我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一点都不笨。”

    闵律风吊儿郎当叼了一根牙签,“说的好像我不是那里毕业似的。”

    ------题外话------

    晚安了,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