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你个败家子
    小鸽子笑嘻嘻的,眨眨眼睛,满是天真无辜的走过去,然后一只小胖手一伸,硬生生从那大汉的手中把那个黑色小袋子拽出来。

    无视那张像死了娘似的衰气表情,他小脑袋一转就换上了讨好的笑意,抓着袋子屁颠屁颠的就递给梵芊菡,“表姐,给你。”

    “嗯,乖。”梵芊菡脸上带上了点温和的笑意,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旁边一直默默跟着的楼炎枭一双犀利的眸子在那个黑色小脑袋上扫过,微微闪过一丝不悦,心中的酸泡泡咕噜噜的往外冒着。

    梵芊菡将黑色小袋子拿起来,在那汉子一脸肉疼的表情下将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随后嫌弃的将那黑色小袋子一丢。

    她唇边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一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里的白色脑核,一边看向地上那还跪在那里的汉子,“你说那个要教训我的人叫小情?”

    “嗯,对对对。”大汉赶紧忙不迭的点头,深怕点慢了又给他来上一记,那可是事关小命的啊。

    他旁边的那些爬起来了的小弟们也跟着一点头,一脸敬畏的看着她。

    这副像是凶狠的大狼狗收起了利爪乖乖点头的样子倒是逗乐了梵芊菡,“呵——你们倒是也挺蠢的,这白工也做。这样吧,你们回去帮我教训教训她,也不让你们做白工,这一枚脑核算是报酬,怎么样?”

    梵芊菡捏着一枚白色的脑核来,对着阳光照了照,还真像是水晶似的,晶莹剔透,还带着些许切面棱角,这么放在阳光下一照,还挺漂亮的。

    大汉顿时潸然泪下,“您说的太对了,还是您大度啊。”

    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接过那朝着他抛过来的脑核,怎么一个感动了得啊。一把从脸上抹下一层黑灰来,感激的道,“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贱丫头,就她那样的,她的男人您肯定也看不上!而且她还敢骗老子,老子一定得扒下她一层皮——”

    说着,那还闪着泪光的眼睛凶狠的一瞪,带着坚决。

    “嗯,很好,回去吧,马上要上路了。”梵芊菡赞赏的看了一眼他那张黑炭头的脸,没想到这汉子的演技还是不错的嘛,最重要的是还挺识时务的。

    嗯,再看一眼,这张黑炭头比刚才那满面油光横肉的顺眼多了。

    “是,是……。”一听到梵芊菡这句话,地上的大汉们如蒙大赦,赶紧屁滚尿流的跑了——

    “啪啪啪——”

    “姑娘这一手还真是精彩啊,看来以后可没人敢随便招惹你了。”莫展离带着一群人,他们或多或少的手里拿着一堆的东西走了过来。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哪儿搞回来一把扇子,一边装的风雅,一边拍着手笑着走过来了。

    梵芊菡将手腕一转,手上的脑核就消失不见了,随即微微挑眉看过去。

    旁边的楼炎枭却是脸色猛地一黑,狠狠地瞪了一眼朝着这边走过来的莫展离,哼,之前的那几个汉子也就罢了,这个小白脸就就绝对不允许多占用她的时间。

    在梵芊菡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掰着她的肩膀就往车里带,“走,要开车了,我们先回去。”

    “啊,哦哦。”梵芊菡被他这突然来的动作搞得一愣,没理清楚思绪,只来得及喊了一句,“小鸽子,别忘了带着你表哥过来。”

    “放心吧表姐,我肯定记得的。”小鸽子赶紧乖巧的应了一声。

    “表哥、女王,还有嫩脸叔叔我们走。”

    元童苦巴巴着脸,“啊,我能不能和鹤哥他们一起啊。”之前车上的冷气压实在是太难受了,tut!简直要虐死宝宝了——

    “呵呵呵……。你还是跟着小鸽子去吧,别惹老大生气。”林鹤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眯眯的安慰道。

    “哦。”元童瘪瘪嘴,无奈的只能应了。耷拉着脑袋就往车上走。

    随后林鹤轩几人也头也不转的快速朝着军用车走去。

    留下莫展离和一众围观群众:“……”

    莫展离僵硬的握着还没放下去的扇子,头微微往旁边一偏,脸带询问道,“你说,他们是不是很故意的?”

    身侧的精英男脸皮子一紧,硬着头皮道,“莫少,好像是除了那姑娘之外其他人确实有点目中无人。”

    “对,尤其是那个其实很强的男人。”莫展离咬了咬牙,扇子往左手心狠狠的一拍,“不过,我总觉的那男人有点熟悉,他到底是谁呢?”

    “莫少,我觉的我们还是先上车吧,前面的车队已经开动了。”旁边下属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提醒道。

    莫展离脸上一僵,那双精明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尴尬,“哦,知道了,本少爷看到了,你们先过去把东西装上车。”

    “是,莫少。”一群人呼啦啦的抬着东西赶紧往前冲。

    留下的莫展离,原本扬着笑意的脸上猛然一收,眉头紧皱着,“难道真的是他——”

    这一段小插曲就这么愉快的过去了,但是一个车队内的人却对梵芊菡他们这一群的人或多或少的有了认知:这是一个外表柔弱内里强悍的姑娘,不可招惹!

    越野车上——

    随着前面的车队慢慢的向前开着,此刻的车内不似之前的那么凝重僵滞了,反而是一片祥和。

    哦,这当然是因为梵芊菡坐在了副驾驶,而元童则心满意足的坐到了后面,而且还顺利的摸了一把丧尸哥哥的手,虽然只是隔着袖子摸到的,他也相当的开心了。

    梵芊菡嘱咐了一句让小鸽子陪着哥哥好好聊天,这边她就自己开始忙活了。

    随着电脑上的字符一个个的开始跃动,屏幕上的东西也开始慢慢的显现出来。

    显然这是这附近一带的定位图,梵芊菡本来也打算侵入附近的摄像头查看情况的,可惜这几天过去了,电子摄像头的内储电量用完了,哎,装不了逼,只能让元童听,“听听,前方一百米外的动静,还有没有活人?”

    原本还在暗搓搓伸手想要再摸一把的元童赶紧的把手缩回来,有些小尴尬的应道,“哦哦——”

    被漂亮小姐姐抓包偷摸丧尸哥哥的,不知道下场回是怎样的?

    没敢想,赶紧的侧耳开始听——

    半会儿之后。

    “好像没听到有活人的动静,只有一大片的丧尸。”元童有些可怜兮兮的掏了掏耳朵,这嘶吼声实在是太大了。

    “哦,那你再听听,我们的目的地的,也就是这间大成制衣厂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声音?”梵芊菡指着电脑上的屏幕就对着他道。

    “哦哦,但是什么是特殊啊,不都是丧尸叫吗?”元童表示自己不是很懂,打算虚心讨教一番。

    梵芊菡倒是难得认真的开始教导了,“特殊就是比如说他们是分散叫的多呢,还是集中一起叫,漫无目的散漫的叫还是大家伙儿一起叫。又或者是有叫的特别大声的,它叫了再其他丧尸叫……”

    一大串的“叫”下来,一般人都听得有点懵了,不过元童却是双眼越来越亮,“哦,原来还有这样判断的啊,果然小姐姐很厉害。”

    他都完全没想到的事儿呢,有了这方法,岂不是能判断更多的东西了,赶紧兴奋的继续听——

    “嗯,那你仔细查看查看。”梵芊菡微沉的声音响起。

    随着车辆的开过,她脸上的阳光忽暗忽亮,让人捉摸不透——

    楼炎枭分出一丝心神来看了她几眼,一双幽深的眸子也跟着闪烁不定。

    梵芊菡微抿着唇,那双一向沉稳的水眸明明灭灭,其实她确实是有些担心的。之前除了她的哥哥是五阶丧尸,完全超过她的范畴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还可控制之中。

    而上辈子的几百人却将将少了一半还多,那也就是说,这一次的任务中还潜藏着更大的危机在,不然,不可能将这么几百人的队伍消耗的前三位数都不到了呢。

    “我听到了,听到了特殊的声音了。”元童在身后激动的叫了一声。

    “哦,什么?”梵芊菡也顺着看了过去,眸中闪烁着微光。

    “窸窸窣窣,好像是老鼠叫。”

    “什么,老鼠?”梵芊菡身体猛然一僵,一想起那黑不溜秋,在下水道里的东西,她就浑身发毛,最重要的是以前梵清涵那女人还特地让人抓了几只老鼠放到她的房间里,当时她还小,着实被吓怕了,而她现在对老鼠唯一的认知只是两个字:恶心!

    僵硬了几秒之后,眼睛眨了眨,不过,要是真是丧尸鼠,或者变异鼠的话,那么确实是很难缠的东西。毕竟这东西属于群居物种,往往一来就是一群。

    它们个头娇小,虽然很好打死,但是速度奇快,数量奇多,一旦被缠上,那就只要丧命的分了,毕竟老鼠的牙齿可比丧尸锋利的多,几秒钟下来就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咬成一个骨头架子。这个案例她也曾经在前世看到过。

    脸色有些难看的皱起了眉头,“它们在哪个方向?”

    “在左前方,好像呆在那里没动,像是在啃东西似的。而且距离我们要去的大成制衣厂好像并不远。”元童眨着眼睛,一脸认真的汇报道。

    “嗯。”梵芊菡点点头,心中思绪快速的跳动着。

    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哥哥,哥哥是五阶,能压制五阶以下的丧尸,可是那些不知道是变异鼠还是丧尸鼠的老鼠们却跟丧尸又不是一个体系的,就算是哥哥散发出了威压,也不能压制住它们。

    到时候成千上万只老鼠涌来,确实有些棘手啊——

    “很难解决?”看着她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一直注意他的楼炎枭自然也看的清楚了。

    “嗯,很难。”梵芊菡一脸沉痛的点点头,她不光担心还有点害怕恶心,老鼠这种东西,自从她小时候把它们拍死之后,那血肉模糊,黑毛中夹着恶心血液的样子……就再也不想看第二次了。

    不行,必要的适合一定要拿出那张防御符来,梵芊菡心中默默的下了这个决定,反正她是绝对不会让那些恶心的玩意儿近身的。

    “那我们回去。”楼炎枭的声音淡淡的从旁边传来,带着些许柔和之意。

    不过还在想着那些恶心的东西的梵芊菡并没有认真的听清楚,只觉得这果真不愧是军火头子,这话说的潇洒利落啊。

    “不不,不用,我想保命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其他人可就有困难了。”梵芊菡看着前面还行驶着,还无知无觉的车队,眉头微微一皱,“而且我们要是回去的话怕是会引起怀疑的。”

    吴军卓作为本次的指挥官,和他们有那么点交情,要是被询问起,他们也不可能把元童给交代出来;而且前面林鹤轩他们还在军用车上,他们要是去接人的话必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偷偷摸摸走人,这一条也完全行不通。

    “嗯。”显然楼炎枭在自己那句话出口之后,也想到了。微皱着的剑眉,更衬托男人味十足。

    不过梵芊菡却完全无暇欣赏,只是暗暗的嘱托元童,时刻关注着那群老鼠的动向。

    “喵喵——”女王翻着肚皮在小脑袋一点一点,快睡着了的小鸽子腿上叫了几声。

    原本还在沉默着的梵芊菡顿时双眼一亮,“对了,女王是只猫啊,能抓老鼠啊!”

    “喵喵——”老鼠是啥?

    女王表示它刚出生几天还从未见过老鼠。

    “额……”梵芊菡无奈扶额,她还真忘了,这是一只爱吃鸡腿不爱吃鱼干的猫了,而且像老鼠这么恶心的东西,它估摸着比鱼干还嫌弃。

    “要到了——”梵芊菡没再多说什么,视线看着前方停下来了的车队,眼中恢复了沉冷严肃。

    “嗯。”楼炎枭低沉的应了一声,那双黑沉的眸子先看了她一眼,随后又看回前方,随着前面的车子停了下来。

    原本在周围游荡着的丧尸,一路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丧尸也快速的朝他们接近着。

    梵芊菡看了一眼那后面跟着的几只一阶丧尸,眉头一皱,直接一甩车门。就朝着后面走去,漫步游走之间,接二连三的几道雷电下去,直接把他们劈成了渣渣,只剩下脑核还在飞灰之中。

    轰隆的晴天霹雳——

    吓得前面的刚下车的人腿就是一软,花擦的,好厉害啊!

    “原来之前劈那个大汉的雷电是她发出来的啊,而且居然直接把丧尸劈死了——”一个青年男子瞪大着眼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脸色有些发白。

    之前那一场女子狠斗大汉的戏码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却没想到她的雷电劈在丧尸上远比他们想象的威力大的多。

    末世初期,第一批觉醒异能的人少之又少,而且就算是觉醒了也还在摸索的初期中,很少有人能用异能直接把丧尸给弄死的,一般大多数的异能者还是只能用武器、刀子或者枪杀丧尸。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三道雷电,劈死了近五只的丧尸。

    而且那女子好像还不满意似的,一张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

    简直扎心了,老铁!

    让他们这些既没觉醒异能,也没尝过异能什么滋味的人怎么活?

    捂着胸口,特娘的脸有点疼!哦不,捂错地方了……。

    在他们还在犹豫徘徊着还要不要过去帮忙的时候,那一辆车内,三大一小的也从里面出来了。

    随后就见那个最为高大,气势强大的男人大长腿一迈,直接走到了那女子的身侧,然后大手一挥,瞬间,“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吓得刚站稳的几个人腿又软了,赶紧手忙脚乱的扶着车门,这才没丢脸的摔下去。

    tut,简直太虐了,这男人也特么的好强啊,而且这是什么异能,这爆炸能力堪比小型炸药了吧!

    这一天,他们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颠覆。

    不过这还没完呢,就见那个站在那里笑起来像是个小天使的小豆丁拍拍自己的小肩膀。

    瞬间,他肩膀上的两片绿叶暴涨,成了灰褐色带刺的藤蔓,几乎有成人手臂那么粗壮的直接朝着前面的一片碎末渣渣里翻滚,掀翻了丧尸无数,紧接着又快速的往回缩着——

    在距离那一男一女的不远处,一片叶子包裹着的脑核缓缓的递送到了那女子的面前。

    观看的众人:“……”

    刚带着几个小兵过来打算帮忙扫尾的杨帆:“……”少将,看来你又多此一举了,这几个人强着呢,哪儿还用的着帮忙啊!

    说好的低调呢,现在是高调到不行了吧,怕是等到这支队伍回到南方基地的时候,他们的事迹该传遍整个南方基地了吧。

    唯独一起跟着过来的闵律风三人倒是一脸的理所当然,这威力,他们早就见识过了。

    只不过,为什么老大两人将这一次的动静闹的这么大呢?之前还不是特意的没有在人前显露吗?

    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后面的丧尸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中间出现了很长一段的断层,剩下的就是还远远的跟着的五六十米外的丧尸了。不过这就不在他们考虑的行列了,因为他们目的是前面那个大成制衣厂。

    梵芊菡让大叶子将包着的脑核送到林鹤轩面前,他也配合的放了一波水出来呼啦啦的清洗着。

    看的那些缺水了的人一个个差点骂娘,别人家还没水喝呢,你个败家子的居然还拿来洗脑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