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攀上高枝了
    “答应吧,答应吧女儿,既然这位少爷救了你,你加入他的队伍报答他也是应该的。”还站在梵芊菡身前的刘雅芝当即双眼就是一亮,满是殷切的道。

    之前为了攀上高枝儿,他们可是把南方基地的高层全都打听清楚了的。整个南方基地除了刘伯康那个军部上将,南方基地一把手的掌权人之外,第二厉害的就是军火商的林堂主了。而这位长期在南方基地门口,身处高位的钟少就属于那位林堂主的人,比什么栾爷、莫少地位可是高的多了,搭上这个人准没错。

    想着还朝着梵芊菡抛了个得意的眼神,让这贱丫头之前还嘲讽他们。他们清涵才是真正的凤凰——

    梵芊菡接收到她的眼神时,顿时眼中就闪过一丝嘲讽之色。

    莫展离、林修栾、钟召云,这三人都是能装的主,莫展离头脑精明,狡猾如狐;林修栾手段狠辣,不见兔子不撒鹰;要说前面两人的行事还有迹可循。

    但是第三个钟召云却显然更加诡谲难以对付,他面上斯文温润,犹如贵族公子,但是内里却掩藏着一只别人都无法察觉的恶魔,甚至比表面上桀骜不驯的荀殷更加可怕。以他的性格可不像是莫展离对待手下都有几分真心,也不像是林修栾能在手下面前掩藏住本性,做他的手下怕是会活的很幸苦了,即使桀骜如荀殷,也流露出对他的惧怕,可想而知,他私底下的手段会是如何。

    也亏的刘雅芝、梵清涵母女两还在沾沾自喜,呵——

    梵芊菡唇角微扬,闪过一丝凉薄之色。

    无视她的挑衅,梵芊菡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但更多的是带着幸灾乐祸。梵清涵一家和钟召云搅和在一起了,看来以后可是更加有趣了呢!

    另一边,林修栾的脸色可就更加不好看了,本来已经算计在手了的东西,有了一个莫展离来争已经在他意料之外了,可是现在又来了个钟召云,那他可就完全没了优势了。而且那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显然已经选好了站队,这么做又把他放在了哪里?

    今天这一遭,给人白白的看了笑话。

    视线扫过那个笑意盈盈的女人时,他的脸上也更加的阴郁了几分。

    反倒是莫展离对这个结果还算是满意的,只要这个治愈系异能者没有到林修栾的手里就行。

    不过——这个女人竟敢无视他,呵呵……果然在这个南方基地还是仅存他一个治愈系异能者比较好。

    他唇边带着笑意,视线落在那已经一脸欣喜答应加入钟召云队伍的女人脸上,眼底闪过晦暗之色。

    同时,视线对上对面梵芊菡的眸中时,带上了几分谢意,毕竟这个治愈系异能者要是无声无息的落在了林修栾的手上,对他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几个眼神之间,这四方人马已经交战了一个回合。

    狭路相逢,权者胜!

    荀殷一脸鄙夷的看着那个对着钟少犯花痴的女人,“呵——既然已经决定好跟着钟少了,那就跟着过来吧。”

    “是,是,谢谢钟少。”梵清涵一脸激动笑意的点点头。

    刘雅芝和梵霖自然也是乐滋滋的跟了过去,不过——

    “这两个老东西是怎么回事?嗯——”荀殷桀骜的脸上满是嫌弃的看着那两个走过来的人,看着他们那蓬头垢面的摸样,嫌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身后的几个小弟当即上来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我们……”刘雅芝脸上的笑意一僵,一双哭的有点肿的眼睛有点懵。“我们是清涵的父母啊?”

    “啧……。她的父母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跟过来干什么,滚远一点,一股子馊味,难闻死了。”荀殷一脸凶狠加厌恶的对着他们不客气的骂了过去。

    梵芊菡挑眉,唇角扬起,她就知道,果然如此。

    这时候,梵清涵、梵霖和刘雅芝真的傻眼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跟过来,可是我女儿在这啊?”

    “呵……你们两个老东西是耳朵聋了还是怎么样,我们钟少说是只要你们女儿,至于你们两个,两个废物罢了,还不快给老子滚——”荀殷脾气极其恶劣的道,这治愈系的女人讨人厌,这两老东西也看着不耐烦,要不是看在她的治愈系异能上——

    “荀殷——”

    “是,钟少——”被钟召云这么一叫,荀殷顿时低眉顺眼的收敛了一下。

    随后就见钟召云笑的一脸温润斯文的看向梵清涵他们三人的方向,“梵小姐是吗,加入我们阿军火商虽然条件优厚,但是并不包括照顾队员的家人,所以还请梵小姐见谅,至于你的父母,可以拿着你以后做任务所得的报酬或者我们发的福利去赡养。”

    “我……”对上钟召云那张绝美的俊颜,原本还有些恼羞的梵清涵瞬间脸红了。

    “那就按照钟少的办,按照钟少的办就好,我们清涵以后就是钟少的人了,清涵,以后你要好好听钟少的知道吗。”刘雅芝当即接话道,以她的脑子,以前当小三的经验,这个时候,就得向着男人,不能闹小脾气,只要以后清涵成为这钟少的老婆,那他们还有什么享受不到的。

    “我知道了妈,我以后一定都听钟少的。”梵清涵当即羞红了脸,眉目含春的偷瞄准那个笑的斯文俊秀的人,脸上羞涩风情咋么也掩盖不住。

    “那,那我们怎么办,我们现在住哪里?”身侧的梵霖可没有刘雅芝的长远眼光,他一向养尊处优惯了,大男子主义惯了,虽然这两天吃过不少的苦,但是依旧改不了之前的脾性。眼看着女儿风光了,怎么能忘了他们呢!他们现在可是还住着破烂房子,常常看别人的白眼儿呢,他可忍受不了。

    “爸爸——”

    “老霖——”母女俩齐齐羞愤的看着他,这人这两天尽拖她们母女两的后腿,要是钟少把他们看低了怎么办啊?

    “我……我又没说错,以前是我养你们,现在你这丫头出息了,难道还不想养老子了。”梵霖这话是这么说着的,但到底只是自作小聪明了点,看着的却是钟召云,希望他松点口,多照顾他们一点儿。

    明显知道他目的的钟召云眼底暗光闪过,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分辨不出喜怒,“既然你们家现在缺钱,那这样吧,让梵小姐提前工作,我们医院里有不少受伤的人,只要梵小姐救了人就能得到相应的报酬怎么样?治愈系异能者的报酬可是很高的,相信只要救一个两个的人,你们的房租就有了。”

    温和斯文的语气,和提供的帮助让人不能反驳。但是对于梵清涵来说那可就欲哭无泪了啊,他说救人,说的倒是轻巧。可是她的治愈异能才只有一点点啊,之前救了林修栾身边的那个女人,可是花费了她全部的异能了,至今还没缓过来呢。

    熟知梵清涵的梵霖、刘雅芝两人也卡壳了,这……这……

    梵清涵视线对上了那边笑意盈盈的梵芊菡时,顿时咬碎了一口银牙,该死的,虽然她说出了自己治愈系异能者的身份,让自己摆脱了困境,但是现在,绝对不能让她看了笑话去。

    “钟少,真是谢谢您的好意,我手上还有点积蓄,住的方面还是没问题的。钟少不能为了我扰乱了入队的规矩,我门就按着流程来吧。”

    周围人嘴角抽抽,现在加入队伍还按什么流程啊,又不是以前上班,要来个一轮面试,二轮面试的……

    “哦——”钟召云的视线在她身上扫过,意味深长,直把三人看的有些发毛了,这才移开了视线,“那好吧,那么三天之后你来报道就行了。”

    “荀殷,我们走——”

    “是钟少——”

    一群人一个转身从人群中潇洒的走了出去。

    既然他们散场了,剩下的莫展离也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梵清涵一眼,随后笑呵呵的离开了。

    “哼——”林修栾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眸中阴戾暴虐一闪而逝,随后也甩袖走人。

    仍然一无所知的梵清涵现在却一脸喜滋滋的正在对着梵芊菡耀武扬威着呢。

    她昂着头,抬着胸,浑身洋溢着战胜了的喜悦就这么看着梵芊菡,“妹妹,要不要姐姐我跟钟少说说,帮你也找个活儿啊,你看烧火做饭这个活怎么样,毕竟你可是从小做到大的。”

    “呵——”梵芊菡冷笑的看了她一眼,“烧火的活儿我看还是留给你自己吧,还有我之前可是说过很多遍了的,我们可不是什么亲戚,可别叫的那么亲密,我可承受不来。”

    说着,将自己光滑白皙的右手往她眼前一放,“看见了没,我这双手像是做过粗活的吗,倒是你的……这粗糙粗壮的可比男人的手都要难看了,哈哈哈……”

    戏谑的笑着,就带着楼炎枭、尧旭濯扬长而去了。

    “你……”良久这才缓过神来的梵清涵狠狠的一跺脚,这该死的贱人,竟敢笑话她。

    刘雅芝皱了皱眉,“难道真不是梵芊菡那个贱丫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