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这都是什么眼光啊
    不关心身后的人什么表情,梵芊菡已经带着两人走远了。

    这一次和梵霖面对面的相见,虽然内心怨气有,仇恨有,倒是不如以前那么强烈了。她现在已经找到了哥哥了,她的人生绝不会只为了向那三个人渣复仇而活着了——

    心中顿时一片清明,但是这时候就发现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了。

    左手动了动,再动了动,好像被那已经熟悉了的温热包裹在那里——

    梵芊菡眨了眨眼睛,伸手一抬,就看到了自己手上覆盖着的那只修长的大手,根根手指骨节分明,摩挲之间还能感受到一点粗糙的薄茧,确实比梵清涵那只猪爪子好看多了,不过,为什么现在还抓着啊——

    “咳——”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了,楼炎枭轻咳了一声,“怕你冷。”

    “哦,那谢谢啊。”梵芊菡眨眨眼睛,现在这太阳当空照的鬼天气,哪儿来的冷,不过这军火头子难得的体贴,刚才是真的给了她温暖了。心中那被阴暗包裹的心,慢慢的破开一小点的微光——

    好心情的抓着他的大手又摸了一把,嗯,确实是一双很有艺术感,想要人跪舔的手——

    她唇角一扬,带上了戏谑的笑意。

    楼炎枭被她这么突然的一举动弄的一懵,从手心传来的酥麻一直痒道了心里,但是他却舍不得抽手离开,而且这是在调戏他吗?

    是吗?

    旁边在看着的尧旭濯瞧着他们两这小学生式的恋爱方式,怎么看怎么逗,赶紧捂着嘴到旁边偷笑。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又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了,无趣的挪开了视线,然后这才恋恋不舍的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然后递给他一块手帕,“看你都出汗了,快擦擦吧。”

    “啊……哦,哦……”手心空落落的,心里也跟着空了一下。但还是强忍着把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抓回来的冲动,接过手帕,胡乱的擦了几下,然后珍而重之的放到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最贴近左心房的地方。

    前面梵芊菡难得高兴的走着,沿路又买了一大堆的东西。

    附近摆摊子的人也跟着一阵儿的高兴,一个个欢天喜地的欢迎着这个“财神”,顺便一大堆的恭维声传来——

    “咦——”梵芊菡脚步一顿。

    “怎么了?”身后还沉浸在拉到手了的喜悦中无法自拔的楼炎枭差点跟着撞了上去。

    梵芊菡自觉的又往前走了一步,拉开距离,然后就指着前面道,“那个人不是俞访琴吗?”

    自从见到了俞访琴的真人之后,梵芊菡就不再像末世前那电话里厚着脸皮卖乖的叫阿姨了。

    “嗯——”楼炎枭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那个女人上心了,也随着她所指着的方向看去。

    果然是昨晚刚见过的俞访琴,此刻她正跟两对老少男女拉拉扯扯的,哦,不,应该是那四个人在拉着她。

    “访琴,访琴啊,之前是我们志斌不对,你就原谅他吧。”

    “是啊,姐姐,之前是我们不对,你就原谅我们吧,求求你了,看在爸妈年迈的份上,就收留我们吧。”

    “琴儿,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是我爸妈以前对你怎么样你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我们落难了,还希望你能帮帮爸妈……”一个三十出头,脸上沧桑,但仍有几分帅气的男人正拉着俞访琴的手,男子哀求,老人苦求,女子轻泣,怎么看怎么可怜。

    周围的人这回可没围上去了,只是有兴趣的脚步停顿在不远处观看,没兴趣的直接走人。

    因为这一幕在南方基地发生的实在太常见了,穷亲戚找来,苦苦哀求收留的戏码可真不少,就算是演的再神泪俱下,他们也都看腻了。

    梵芊菡看着俞访琴的那张精致的,保养良好的脸上果然在这一顿苦求之下露出了一点动容之色。

    不过她却在那两老的眼中看到了狡猾的神色,顿时她唇角就是一勾,“呵……这乐子还真是一件接着一件的来啊,走,今天本姑娘心情好,我们过去看看。”

    “嗯,都随你。”看着她难得笑的灿烂的脸,楼炎枭这一句宠溺的话语不自觉的脱口而出,随后等意识到的时候,那张俊脸就红了红。

    看的身侧的尧旭濯一阵惊奇不已,一向泰山崩于顶,枪指面门前都面不改色的军火商大当家居然因为这么件小事儿就脸红了,真是奇迹啊,奇迹——

    可恨他现在手上没有相机,不然拍下来没准能讹上好几顿饭菜呢,可惜啊可惜……

    尧旭濯一阵扼腕,但转眼的就看到了那两人一前一后远走的背影,“哎,等等我啊,等等我……”

    “我……”就在俞访琴就要说话之际,梵芊菡的声音突然响起,“访琴姐,真巧啊,你也出来逛街啊。”

    原本即将脱口而出的话瞬间又咽了回去,转而一脸惊喜的看向梵芊菡的方向,“是小芊菡你们啊,我只是出来买点日用品的,倒是没想到会碰上你们,你们这是来买什么的?”

    梵芊菡无视那四个正对着自己狠瞪的人,唇边不着痕迹的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随后拍了拍最手上的一个大袋子道,“如你所见,都是一些饰品,我对这些金的、银的、铂金翡翠宝石什么的有特殊嗜好,瞧着这街上多,反正手里的脑核也多,就来兑换一点儿。”

    几人齐齐的看着她手上的两个大袋子,再看看她身后那个男人身上的四五个大袋子,顿时嘴角抽了抽,这确定只是一点儿?

    那拉着俞访琴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幽光,随后笑容洋溢的,摆出了一副自认为最好看的笑意就朝着梵芊菡亲切问了起来,“哈哈哈……小姑娘是喜欢这些东西多一点,正好我以前就是做钻石生意的,手头上还有那么一两件好的,如果小姑娘不嫌弃的话,哥我可以送给你啊!”

    瞧着他泛着幽光,像是看待囊中之物似的眼神,梵芊菡顿时眉头就是一皱,这男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就这德行,就连她身边的熊猫眼尧旭濯都比不上,还想勾搭她,呵呵……莫不是真以为她是个小姑娘就好骗啊!

    她梵芊菡这辈子加上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勾三搭四,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男人了,原本就想帮助俞访琴解一下围,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身侧的俞访琴似乎也看出了他的意思,对于这个前夫是德行的,她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这一次居然看上了小芊菡,这绝对不行,美眸跟着就是一蹙。随后一个后退,甩开了那四只还抓着自己衣服的手。

    梵芊菡身后的楼炎枭深邃的眸中更是一阵暗沉翻涌,之前的温情沉醉早就消散了,此刻就瞪着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嘿嘿嘿……好戏啊,又有好戏看了,啧啧……这一次出来真是太走运了。什么狗血情结的都跑出来了,简直一点儿也不枉费他这一次拼着挨揍也要出来当一回电灯泡的压力啊。尧旭濯暗搓搓的想着。

    还不待其他人说话,梵芊菡就首先发难了。

    只见她诡异的一笑,“哦,那感情好啊,只不过我买的也都是好的啊。比如说这个,全球限量版,只有三只的钻石耳钉,我全买下来了;再比如这个翡翠玉镯,最顶级的帝王绿,要是再末世前少说也得要千八百万的;还比如说这个红色宝石项链,采用最精巧的名匠设计,意大利首席珠宝设计师设计,z国女王都带过了的项链,也是个好东西,嗯,反正像这样的好东西还很多,就是不知道这位叔叔所说的好的,可比这些要好?”

    “这些东西我可都是只用一包饼干换来的,要是你说的东西比这些好的话,我可以用一包加一块饼干来换,不能再多了哦!”双眼戏谑的就从他脸上扫过,看着他越来越僵硬的脸色,心中畅快极了。

    尧旭濯:小芊菡威武!

    俞访琴轻笑:这丫头!

    楼炎枭抿着薄唇,眼底含笑:真可爱!

    不过,这还没完,梵芊菡视线一下子就落在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身上,在她耳朵、手上和脖子上瞟了一眼,顿时心中有数,“你旁边的就是你现在的老婆吧?”

    “啊,是,是……”男人脸上僵硬难看,真是看走了眼了,原以为是个柔柔弱弱,只知道靠色相的小姑娘,没想到居然遇上带刺的了。常年游走花丛中的男人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但是这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接话道。

    就见梵芊菡一脸嫌弃的在那女人身上扫过,“啧啧……这位叔叔,怎么就给自己老婆戴那么廉价的东西呢,瞧瞧那耳环,去年lom的新品,今年还戴着呢,是因为怀旧吗?还有,那脖子上的项链,虽然是珍珠的,但是老气的很,哦,也对,也就是你家现任的这个老婆这么老才刚好可以搭配。哟哟哟……再看看她这手里带着的手镯,更惨,前年的滞销货吧,没想到被你太太给带上了,这都是什么眼光啊……。”

    ------题外话------

    晚安了,小可爱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