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霸刀身死
    “呵——林堂主手下的走狗霸刀。”楼炎枭唇边同样噙着笑意,一双深邃的眸子却充斥着暴虐的气息。

    不可置否,对于这一次的试探他毫不犹豫的接下了,同样的也叫破了对方的身份。

    梵芊菡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微微侧眸看了他一眼。

    嗯?

    暴虐?

    暴君状态了?

    “哈哈哈哈……那还真是承蒙大当家关注了,不知道大当家的这么藏头露尾的进入南方基地做什么,怎么也不跟林堂主打个招呼啊!也好让我们林堂主好好招待招待大当家啊。”霸刀一脸张狂的笑道,显然对于他的身份也是早有预料,一双眼睛布满了狠色。

    招待,拿子弹大刀招待吗?

    梵芊菡心里腹诽着,不过却没有接话。今晚可是军火商大当家楼炎枭的主场,她还是当当花瓶,装装小透明好了。

    “呵——我们是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原本还以为林堂主已经知道了,前些天不是还派人来跟着我们吗。怎么,难道这一次你不是帮着林堂主来招待我的?”楼炎枭唇边带着霸气的笑意接着道。

    但这浓浓的挑衅味道却足够传到了对方的那边。

    “哼——”霸刀当即眼神就是一冷,“大当家什么时候只知道逞口舌之快了,不过,既然大当家这么认为的,那么今晚我霸刀就代替林堂主好好招待招待您了。”

    就见他身上煞气外放,声音诡谲阴戾,大手随即一挥,“上,把那个女人和小孩先抓起来。”

    说着,他整个人就朝着梵芊菡冲去,一双铁爪直接对着她的面门。

    原本还打算先看看戏的梵芊菡神色猛然一冷,好家伙,她难得一次收敛心性不招惹人了,这人倒是主动来招惹她了,那这可绝对不能忍。

    “小鸽子,照顾好哥哥。”说罢,整个人就往一侧躲开,随后几道雷电轰然而下。

    逼的霸刀原本伸来的铁爪微微一侧,两个人的形式瞬间转变。

    “哈哈哈哈……果然和荀殷那小子说的一样,是个雷系异能者,好啊,看老子怎么抓到你——”他那张粗糙的大汉脸上带着邪佞的笑意,但是那双眼睛却布满了阴鹫,像是看待一只猎物似的看向梵芊菡。

    就这眼神,看的她一阵火大,今晚的闷热焦躁像是燃烧到了她的心底,噗嗤一声,瞬间蔓延蹙熊熊大火。

    “哼,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梵芊菡眸中冷色闪过,素手一翻,一把精致的枪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对面原本正张扬的霸刀瞬间瞳孔一缩,“mk23,军火商最新的研制的枪,应该还在军火库里,怎么可能在你的手上。”

    “嗯?这关你什么事啊——”梵芊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神色微闪,不过这mk23是最新研制的枪?那为什么楼炎枭那军火头子说z市没有最新的枪?奇怪——

    “喂,小丫头片子,你怎么能拿枪。”对面的霸刀眉头一蹙,一张凶恶的脸上满是难看之色,一声暴躁的就朝着她吼道。之前听说这丫头是个雷系异能者,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弄来了一套防雷的隔绝衣服,可是现在,这死丫头片子居然用枪了。

    梵芊菡眉梢一挑,“嗯?我怎么不能用枪了,谁规定的不能用枪了。”

    说着,眼睛都不待眨一下的,直接朝着他的方向就开了一枪,“砰——”

    声音响亮,瞬间打响了整个别墅,传到了外围,在整个南方基地的上空盘旋——

    同样也打响了今晚这一场行动的第一枪。

    楼炎枭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最终还是看向了那些冲着他们过来的人,眼中暴虐闪过,“杀,直接杀了,一个不留——”

    “是,老大。”身后的人齐齐的领命。

    战事一触即发,整个别墅大厅内充斥着火药的气息,楼炎枭一把当先,没用异能,直接上去就扭断了两人的喉咙。

    而那两人到死也没明白为什么主人会这么狠,这么快——

    刺激的打斗,血腥的弥漫,就连被小鸽子拽着的丧尸哥哥,不免的也暴躁的嘶吼了两声,“吼吼——”

    “什么?”原本与梵芊菡交手的霸刀神色就是一震,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那是,丧尸——”

    顿时,原本一向见过大风大浪,生死存亡的大男人不免的有些呆了,这别墅里为什么会有丧尸,而且还是一只看上去与正常人相差无几的丧尸。

    瞪大了眼睛,心脏扑通扑通的开始狂跳着,眼看着他们一方的一个人冲过去,却被那只丧尸直接拍飞了脑袋——

    “老李——”他瞳孔就是一个瑟缩,看着那鲜血迸射,血花四溅的无头尸体,他眼皮子跟着突突的直跳,“五,五阶丧尸——”

    这一刻,风里来血里去的霸刀,难免的心中发出了震荡,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弥漫上全身。

    “呵呵呵……既然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那么今晚就留下当花肥吧。”梵芊菡阴恻恻的声音在一侧响起。

    “轰隆——”窗外一声惊雷响起,窗外猛然的就传来了淅淅沥沥的雨水声。

    “你——”霸刀猛地一转头,雷电映衬着那张凶恶的脸上满是狰狞、震惊——

    “怎么,是不是后悔今晚来了这别墅了,晚了——”梵芊菡话音刚落,又是一道枪声响起,步步紧逼而去。

    霸刀脸上顿时一个铁青,居然被一个小娘们儿给逼到这个程度,但是不幸,只要有那只五阶丧尸在,他就算是打死了这个死丫头片子也无济于事,所以,逃——

    抓住一个枪声的空隙,他转身就朝着门口夺命而去——

    “刀哥,刀哥……”

    场内,本就被丧尸哥哥吓破了胆的剩下几人,顿时双眼放亮也跟着转身逃跑。

    “哼,哪里跑——”闵律风、林鹤轩、元魁齐齐出手。

    “啊啊——”几道惨叫声传来。

    原本的势均力敌的形式瞬间大翻转。

    但是霸刀却充耳不闻,一心只冲着门口而去,就在要即将到大门口之际,他的双眼跟着就是一亮,伸手就朝着门把手而去。但是,千钧一发之际,希望破碎,前面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霸刀赶紧的一个急刹车,顿时脚步一顿,一双充满阴鹫的眸子就朝着前面射去。

    “呵呵……”楼炎枭一贯霸气的脸上此刻却带上了几分邪佞摄人,“哼,不是要好好招待招待我吗,怎么,你现在倒是急着要走了,嗯——”

    低低的鼻音却带着极致浓郁的讽刺,霸刀的脸上瞬间一青,古铜色的额上青筋直跳,“楼炎枭,你私藏丧尸,难道就不怕它会反噬吗?”

    “呵呵……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只要你像地狱去没人知道就好了。”楼炎枭的声音也冷到了极致,看着他眼神就像是看待一个死尸似的。

    “你——”霸刀额上青筋跳出,眼中充斥着狠绝,“那就别怪我也把你拉上个当垫背——”

    瞬间就见他阴险的一笑,身前突然出现几道墨绿色的气体,朝着对面的楼炎枭就扑了过去。

    另一边,早就防着他这一手了的梵芊菡神色一凛,伸手就抓过旁边的闵律风,“快,把那些毒气朝他自己身上吹回去。”

    突然被抓壮丁的闵律风脑子一懵,但是手却比脑子快了一步,顿时随手一挥,一道狂风就从他的手中流泻了出来,随后朝着那墨绿色的气团就直扑而去。

    “什么——”霸刀瑕疵欲裂,他一向无往不利的毒气居然被吹了回来。

    “不,不,别过来,别过来……”他摇着脑袋,狰狞着一张惊恐的脸快速的向后退去,但是再快也快不过那团风。

    一下子,风夹杂这墨绿色的毒气就瞬间将他包围了。

    “啊——”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在这淅淅沥沥充满诡异的夜晚格外的渗人。

    “啊啊——”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持续了五秒,这才停止了。

    “把风控制到外面去。”梵芊菡镇定的指挥者。

    “哦哦——”闵律风赶紧照做。

    只是这风一扯,那团墨绿色的里面却咕噜噜的滚出了一个白色的头盖骨,其他的骨头像是米骷髅牌似的轰然倒塌,剩下根根白骨,在这个带着暗色基调的客厅内,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怖——

    “嘶——”闵律风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是……”

    “这是毒系异能,毒性可以由异能者自己掌控,不过,看来他用的是最毒的那一种。害人终害己。”梵芊菡冷冷的瞟了地上的那些骨头一眼,随后,手上一道雷电瞬间劈下——

    “轰——”顿时,那一根根森森的白骨化作了齑粉,消散于空气之中,这才是真正的灰飞烟灭了。

    “嘶——”

    好,好狠!

    闵律风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林堂主手下有意亡命之徒霸刀,手段狠辣,杀人成性,赫赫凶名的人就这么死了,而且还是死在自己的毒气之下,还真是……死的窝囊至极!

    周围几人顿时吞了口口水,陷入了一片静谧之中。

    刚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的元童、尧旭濯、云霁几人也跟着吞了口口水,一个个的看向梵芊菡眼神都不一样了,这才是比亡命之徒还狠辣的女人啊!

    惹不得,惹不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