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贪婪源于对活着的渴望
    “哦哦,怎么你听到霸刀这两个字这么激动啊,你认识?该不会真是一伙儿的吧?”梵芊菡见着他的摸样,双眼一眯,咄咄逼近——

    “不……不是……”荀殷僵硬的吐出两个字来,既然霸刀失败了,那么一切就得重新开始谋划了。接下来想必钟少和林堂主也肯定不会再贸然出手了。

    而且之前的那一场博士拯救计划,让这几个人在南方基地名声大噪,要是林堂主公然对他们出手的话,想必那些零散的战斗小队也会寒心,这极其不利于林堂主在南方基地的掌权,而且这几人居然和刘上将那边搭上了关系,那么再一次动手除非一击必杀,不然恐怕军方也会趁机向着他们发难。

    荀殷难得动了脑子,这一番想下来,确实眼前这些人现在处于一个极其安全的位置。要是抓不到什么实在把柄的话,想要对他们动手怕是还要再给南方基地整个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他那一向嚣张的两条眉毛瞬间皱成了两条毛毛虫。

    梵芊菡收回压迫力,一个挑眉,“哦——那就好,反正那几个小贼我已经喂花了,不过也亏得我把他们喂花了,不然要是交到你们手上的话他们怕是生不如死了。钟少折磨人的手段我可是听说过一二的,啧啧……那下场,极其惨烈……”

    看着梵芊菡一副死了喂花是为了他们好的样子,荀殷那几人又是一阵嘴角抽抽,还有,什么时候传言钟少折磨人的手段很惨烈了的?

    瞧着这姑娘有模有样的形容着,刚跟着钟少的几个小年轻,例如大力,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信了!

    “你不要胡说八道。”荀殷某根神经一崩,一下子压抑了许久的火气又上来了,钟少可谓是他的逆鳞,他那双阴鹫眸子闪过火光,“你既然能控制那些变异植物,那就让我们进去好好查查,不然我就治你们个妨碍南方基地安全的罪。”

    “哦,那我可没办法,那些变异植物或许是看着我们长得好看所以给我们自由通过的,有本事你们自己进啊,我也没拦着你们。”梵芊菡摊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你们长得难看怪谁咯!

    楼炎枭看着她这搞怪的样子,心中一片柔软,之前没抱到睡觉的以遗憾郁闷也消散了。随即转而一双深邃的眸子,也严肃的瞪向对面,威风小女人出,他就负责威慑。

    “哎,哎……”看着这一下子有剑拔弩张了的双方,还站在原地的大力这劝这边也不是,看那边也不是,干脆的,自己一溜烟儿的,躲开那条断臂,就回到了荀殷后面的小队里。

    现场顿时一片僵持——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突然的,远远的一道带着刚硬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一片静谧。

    “嗯?”梵芊菡看着那个朝这边走来的人影,眉梢一挑。

    随后双手抱胸,算算时间他确实也该到了。

    “吴少将。”见到来人,荀殷脸色一下子就更不好看了。

    之前栽在那个女人手上,还有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吴少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荀殷看着他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善。

    在几人的注视下,吴军卓很快的就走到了他们这边,他一双剑眉一动,视线首先落在了荀殷脸上,丝毫不为所动的,一张脸上充满了肃然,“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荀殷张张口,不过梵芊菡怎么可能给他机会呢,她一把接过了话茬,“他们说要来查查我们这里有没有窝藏丧尸,呵呵……。也不知道他这脑袋是怎么长的,居然能想出这么个理由来。”

    “是啊是啊,小军卓,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可得好好问问了,这南方基地现在难道流行起窝藏丧尸了,正好博士我实验需要,要不本博士也窝藏一个?”尧旭濯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顶着个黑眼圈儿也依旧改不了他这爱引人注目的习惯。

    闻言,吴军卓的脸色当即就是一肃,一双眸子犀利的就射向那还站着的荀殷身上,“荀殷是吗,下面有无数的丧尸在乱窜,无数的百姓面临危险,现在可不是查谁窝藏丧尸的时候,难道你们第一军火商是这样没有规矩的,事情轻重缓急都不分了吗?”

    听着他一通的大喝下来,原本还有几分底气的荀殷瞬间蔫了,有些暗恼的撇了撇嘴,这男人怎么到哪儿都能碰上啊。

    “我,我们这是先从上边排查吗,不是,哈哈哈……既然上边有吴少将在,那么肯定没问题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倒是身后的大力嘴皮子比较滑溜,一番讨好的就将这件事编了个理由,让荀殷也不得不跟着点点头。

    这小子,在这小事上倒是有几分聪明劲儿。

    他也不敢再得罪吴军卓了,毕竟他几次三番的岗位调动都是因为这个人的原因,要是这一次再被告到钟少那里,怕是钟少要彻底放弃他了。

    心中这么一想,于是赶紧的朝着吴军卓道,“那我们就到下面继续巡查了,告辞——”

    随后转身,兴致冲冲的来,如斗败了的公鸡而去。

    看着他们那模样,梵芊菡不免得了露出了几分笑意,随后看向吴军卓,示意他说话。

    吴军卓摸了摸鼻子,这姑娘还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上将请你过去,还有昨天你说的话……”

    吴军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梵芊菡一个眼神给看的咽了回去。

    她眉梢一挑,“既然找我的,那就走吧。”

    “那我和元童留下来看家吧。”林鹤轩跟在后面识趣的道。

    “嗯。”梵芊菡满意的点点头,军师不愧是军师,就是考虑的周到。留哥哥和小鸽子在家她总是不放心的,生怕那一群不死心的再来,要是动杀手还不怕,小鸽子手上有她给的防御符,但若是发现了哥哥,那么他们之前在南方基地的优势就将全部变成劣势了。

    “那我……我……”尧旭濯赶紧举手。

    “如果你不怕下面泛滥了的丧尸冲过来对着你咬一口的话。”梵芊菡轻轻的瞟了他一眼,但是尧旭濯却犹如雷击,蔫了,“好吧,那我就留下来吧,你们要小心啊,要是真的能窝藏丧尸的话,记得给我留一只啊。”

    “……。”吴军卓在心中再一次刷新了他的奇葩程度,“咳咳……好了,我们赶紧走吧。”

    “嗯。”梵芊菡点点头。

    身边楼炎枭自然也不例外,一个跨步走上来,就挤到了她和吴军卓的中间。

    梵芊菡嘴角抽抽,之前她是不理解楼炎枭的动作为何,可是现在……

    眼神顿时也有了些微妙,干脆的没管他,径自的就往前面走去。

    楼炎枭眸色幽沉了几分,狠狠的瞪了一眼身侧的吴军卓,然后快步追上。

    吴军卓:“……”这醋坛子又是怎么了?难道小两口吵架了?

    “走吧走吧,别磨蹭了,不是着急吗?”闵律风一把搭上他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思路。

    “哦哦。”吴军卓反应过来,也无奈的赶紧跟上,跟这几个脑回路都有点不正常的人呆在一起,他的三观迟早会被带弯的。

    闵律风:喂喂,说的你好像三观有多正直一样!

    一路到了山坡之下,也就是南方基地的正式中间地段。

    如梵芊菡想象的一样,到处都是尖叫声和嘶吼声,周围的一切坑坑洼洼的,都带上了几分破败。

    “啊——救命啊,救救我,我的孩子——”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就见不远处的小巷子里跑出来一个女人,怀里还抱着个小孩,一路踉跄的快速跑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只速度挺快的丧尸。

    白色的眼珠,一阶丧尸。

    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一来就是一阶丧尸,看来昨晚的那一场大雨对丧尸进化起了很大的作用啊,不然不可能刚进化就成了一阶丧尸的。即使她心中早有预料,但是见到这场景还是心惊。

    “该死的,巡防小队应该刚走,怎么刚才没发现。”吴军卓青黑着一张脸,眼看着那一阶丧尸就要追上那女人了,他当即大跨步的就是一迈,一道雷电轰然而下。

    这速度、强力的攻击已经到了二阶的程度了。

    梵芊菡眉梢一挑,看来吴军卓不愧是上辈子南方基地的雷系第一人啊,这么快就进阶了。

    不过三秒钟,两道雷电下去,瞬间那只丧尸的脑袋就开了花。

    “呼呼——”那个抱着孩子的妇女不喜反哭。

    原本跑着的人顿时脚下就是一软,满目哀戚,“当家的,当家的……你怎么就变成了丧尸了呢,说好的要好好照顾好我们母子的,为什么啊,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到南方基地的,为什么变成丧尸的不是我啊,这叫我们母子两可怎么活啊……”

    “爸爸,爸爸……”

    听着母子两满脸的哀泣,绝望的哭声接连不断的传入耳中。原本打算直接走人了的吴军卓和梵芊菡几人也不由的顿下了脚步。

    皱了皱眉头,看着她那悲伤的样子,亲人变成丧尸而死,确实是悲伤的。早已承诺相知相守,想要扶持到老的,却在这以为是苦尽甘来的是会离开了,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梵芊菡眸中也闪过一丝哀凄,悲伤吗?以前看到妈妈去世的时候她同样是这样的悲伤的。什么时候变得冷硬了呢,应该是在那三个白眼狼不给她饭吃的时候吧;应该是在天寒地冻梵清涵指使她用冷水洗衣服的时候;应该是那些乡里邻居对她快要被冻死了却不闻不问的时候吧……

    视线在那一大一小身上扫过,同情只是一瞬,因为软弱的人在这样的末世是活不下去的。这一场酸雨才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大灾难、丧尸的袭击等着他们。不是这一次,就是下一次,亲人离世,骨肉两隔,生死离别都是迟早的事。

    只有你真正的强大起来,强大到连末世都畏惧了你,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至于软弱的人,只有变强才是真理。

    身侧,吴军卓看着她从一点的动容到心硬如铁的严肃表情,剑眉微皱,这个姑娘会不会太冷血了一点——

    唯独楼炎枭和她一样,眼中带着冷色,像是无关紧要的旁观者。因为在他心里,只有身边的人最重要,至于其他,又关他什么事呢?

    身为军火商的大当家,心性早就被锻炼的冷硬如铁了。

    “少将——”不远处,一列小兵匆匆而来。

    “嗯。”看到他们,吴军卓这才松了一口气,“将她们送回去。”

    “是,少将。”

    “不,我们不走,我们不走,除非你把我老公的脑核给我,你们是军人,不应该把遗物留给他的家人嘛。”原本哭的惨兮兮的妇人突然发出一道尖锐的叫声。

    吴军卓脚步一顿,脸上难看了几分,原本还是对这个妇人有几分同情的,但是现在……

    犀利的视线在她那张充满泪水的脸上扫过,那双眼中有悲哀,有痛楚,也有贪婪和理所当然的无知……

    他倒是不在乎这么一枚脑核,但是现在实在是这个妇人太不像话了,原本她好声好气的求他倒是不在意,但是这么理所当然,外加威胁的语气却是让人心生不喜的,和末世那群口口声声让军人保护他们,却在关键时候推着军人去挡丧尸的人一样,一样理所当然的语气。

    反倒是梵芊菡早有预料,一点也没有吃惊的样子。

    末世生存不易,活着的人渴望活着,不择手段的活着,就如这妇人理所当然的讨要脑核只是为了活着,这也是最为低劣的手段。道德沦丧这只是刚刚开始……

    最初的贪婪源于内心对活着的渴望!以后这种事怕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梵芊菡眼中的郁色彻底变为了不屑,“给她吧,不是说赶时间吗。”

    “嗯。”吴军卓眸光沉沉,低沉的应了一声。

    那妇人一看得逞了,顿时脸上带上了喜色,“谢谢,谢谢这位小姑娘了,呵呵……什么男人了,还没一个小姑娘大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