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还愁找不到好媳妇儿啊
    讪讪的闭上了嘴,还别说,上将他还真怕自己手底下的兵被这小子给宰了。

    毕竟军火商的那一个老不羞,和这个看着气势强大的小子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个嘴皮子不饶人,一个拳头不饶人。

    吹胡子瞪眼的,硬是没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原本还算有魅力的美大叔形象全然不在。

    反观楼炎枭,深邃的眸子,凌厉强势不变,一手搂着人霸道的宣布主权,他看上的女人谁都不能染指。

    这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可把身后的闵律风和元魁看的瞪大了眼睛,老……。老大什么时候表白了?居然在这女魔头面前这么强势霸道了?

    但是他们不得不说,干的漂亮啊,这才是他们老大本色嘛!

    闵律风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了,就连之后要叫梵芊菡嫂子这个憋屈的事儿都给忘了。

    梵芊菡白眼一翻,也叫那个无语啊,瞧这一老一少的,有问过她的意见吗,啊——

    还有这搂着她的铁臂也忒大力了点。

    她美眸微瞪,眉间轻蹙,上手就将他的铁臂往下拉。

    楼炎枭感受到怀中不安分了的小女人,有些恼的低头瞪眼:不放。

    梵芊菡美眸一抬,眸光潋滟流转:不放,你倒是试试啊,嗯——

    憋屈郁闷的第一军火商大当家不得不屈服了,瞬间霸道变委屈:我放,你别生气!

    于是在这一来一回之间,梵芊菡vs楼炎枭,东风压倒西风,梵芊菡胜!

    见状,刘上将立马就的得瑟了,不愧是妙薇的孩子,嗯,现在也是他的女儿了!哼哼,看这军火商的小子还得意个屁,竟敢在老子面前耍威风,改明儿他一定得给乖女儿多挑几个女婿去。刘伯康心里暗搓搓的盘算着。

    眼中闪烁的精光可是一点不符合他“刘伯康”这么中庸平凡的名字。

    闵律风暗暗的吞了口口水,老大,咱要不要这么怂啊,说好的霸气凌厉,强势炫酷的老大呢?

    怎么就碰上个女魔头就彻底变了呢?

    梵芊菡挑眉了看了他一眼,一点也不为他脸上的憋屈所动,随后转眸对着刘上将就道,“刘叔叔也不用给我介绍了,我现在还小,不着急考虑这个。”

    打的噼里啪啦响的算盘啪的一下裂开了。

    于是,楼炎枭高兴了,换做刘伯康憋屈了。

    “呵呵……呵呵……是,芊菡这年龄确实是小了点,也就你旁边这小子老牛吃嫩草的也下的去口。”刘伯康狠狠的瞪了一眼楼炎枭,哼,这军火商的小子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和他那个老不羞的教父一个德行。

    “喜欢的当然要提早预订。”楼炎枭一双鹰眸微转,漫不经心的分了他一个眼神,但是那眼中带着势在必得。

    “额……。”刘伯康顿时一噎,随后狠狠的磨了磨牙,这小子是在嘲讽他当初没有提早预订吗?

    哼,要不是那横插一杠的梵霖渣渣,妙薇一定会和他结婚的。早知道当初就不顾虑那么多先把人定下来再说,管自己是生是死的,只要妙薇等着自己,总比嫁给梵霖那个渣渣好。

    一想起这个,他的气性就上来了。

    对着楼炎枭就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军火商的小子一点也不知道尊老爱幼。

    梵芊菡可没管这一老一少只见风起雷涌,雷电交加的,脸带着些许的无奈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伯康挥挥手,有些无奈,“去吧去吧——”

    “嗯。”梵芊菡点了点头。看着他突然低落下来了的样子,也大致的猜到了原因,倒是没想到这堂堂一个上将还挺痴情的,居然为了她妈妈一个人到了现在。美眸轻蹙,或许以后可以适当的孝顺他一下,梵芊菡心中这么想着。

    随后也没多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楼炎枭自然也是跟上了的。

    “咦,你们这就走啊?”刚办完事往后走的吴军卓一个抬眸就看到了他们,俊逸阳刚的脸上诧异了一下。

    “嗯。”梵芊菡冷淡的看了他一眼,绕过他,也不多言的就走了过去。

    身后楼炎枭,一双犀利的眸子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哼——

    随后绕过他走了。

    感觉被针对了的吴军卓顿时一脸懵逼,这是怎么了?怎么他才出去了一会儿,这天怎么就说变就变了呢?

    身后跟着出来的闵律风倒是没对他不理不睬的,反而停下脚步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吴军卓被他看的浑身发毛,一双鹰眸就狠狠的对着他就是一瞪,剑眉微皱,“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闵律风一向被自家老大瞪惯了,倒是不怕他这么一眼。

    他摩挲摩挲下巴,一张帅酷的脸上带上了一点戏谑之色,“我就看看你长得怎么可以,能不能跟我家老大比,不过,我瞧着还是差远了。完全不能跟我家英明神武的老大比。”

    吴军卓:“……。”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虽然他对比那男人是差了一点的,但用不着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吧。怎么着也比你小子好就行了!

    “你拿我们比什么啊?”吴军卓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这小子欠抽是不是。

    原本绷着的闵律风瞬间就笑了,“嘿嘿嘿……这不是刘上将打算要拆散那女魔……。咳,我嫂子和我老大嘛,说要把你介绍给她相亲,我这不是就看一下对比对比嘛!”

    吴军卓脚上一个打滑,差点栽个狗吃屎,“你说什么——”

    闵律风耸了耸肩,“你耳朵没聋,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靠——”就算是吴军卓也不免的爆了一声粗口,刘上将,他的亲娘哎,可算是害死他了。就那个大醋缸子,平时他多跟那姑娘说了一句话就能被狠狠瞪一下,刘上将居然还要给他做媒,是嫌他活的太长吗。

    原本一张阳刚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点讨好的笑容,“闵兄弟啊,你看咱们好歹都是这么熟的人了,你也知道我对你们嫂子没什么觊觎的想法,也就是上将随口那么一说,你让你们老大别介意啊,我保证一定不跟他抢人。”

    “那你也得抢的过才行啊。”闵律风欠揍的得瑟脸瞥了他一眼。

    吴军卓狠狠的咬了咬牙,想想那暴力的男人,他忍。

    “呵呵……我还有事跟上将报告,就先告辞了。”随后眼不见为净的,一脚跨入了会议室。

    把门一关,就对上了上将那炯炯火热的视线——

    吴军卓顿时无奈的一个扶额,“上将啊,你可别把我往火坑里推了!”

    原本还期待的看着他的刘上将立马就不乐意了,“怎么,给你小子介绍媳妇儿还不乐意了,哼,还是你自己觉得不如那军火商的小子。”

    “上将,这能比吗,再说了,我在实力上确实比不上他,你就不担心他一怒之下把我给废了啊。”吴军卓哀怨的看了他一眼。

    “胡说,他敢——”刘伯康脸上带着怒气。

    “呵呵,他还就敢了。”吴军卓接话道,这话他可不是信口雌黄,就刚才在门口的那一眼已经杀气腾腾的了,要是上将再折腾的话,没准接下来他们就得相约战场了。

    被他这么斩钉截铁的一句话弄的,刘伯康也是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确实那军火商的小子气势够凌厉的,手段也狠辣,他还真不能保证他的这个学生,得力干将能全身而退。

    憋屈的只能退一步,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难道你就真没这个想法?我闺女多优秀的一个人啊。”

    吴军卓看着他已经软和下来了的态度,轻舒了一口气,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下,随后道,“没有,虽然那姑娘确实漂亮,能力又强,但是太过通透了,而且性子恶劣……咳,性子有点跳脱。”

    在刘伯康威胁的眼神下,硬生生的改了口,接着道,“总之,是我配不上她。”

    “嗯。”刘伯康看着这小子这么识趣的样子,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原本不满的脸上也带上了点笑意,“那你小子想要什么样的媳妇儿啊,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的,你这婚事啊,还是得好好上点心。”

    “我……”吴军卓下意识的脑海中就闪现了那一抹温和慈善的笑意,和那一张保养的精致的脸。

    顿时麦色的脸上闪过一小片红色,眼神虚瞟了一眼,“咳,这个上将就不用管了,现在正是末世初期,大乱的时候,可不是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

    “哎——”刘伯康叹了一口气,“说的也是。”

    他的脸上也带上了一袋沧桑的愁意,“那就算了,等你小子看上了什么人,我再帮你说媒。”

    “嗯,上将记得这句话就行。”吴军卓眼中划过一丝暗色,心中的某个想法逐渐成型。

    “行了,你小子,还愁找不到好媳妇儿啊。”刘伯康没好气的笑着骂了一句,恢复了平时那个充满睿智爽朗形象的上将了。

    “呵呵……”吴军卓也跟着爽朗的一笑,“那可不一定,到时候没准还需要您的帮忙呢。”

    刘伯康也没听出来其中的深意,只道,“好啊,为了你小子的人生大事,本上将就算是拉下脸来也得把那姑娘给你娶回来。”

    吴军卓同样也唇角一勾,笑道,“哈哈……那就麻烦老师了。”

    “对了,你也去城内帮忙吧,访琴那丫头拦也拦不住,我怕她那善良的性子会被人欺负,你帮着我去看看。”说到这个,他有些头疼,他的这个侄女啊,就是太善良了点,哎!

    “是吗——”吴军卓脸上正色了起来,眉头一皱,“那我马上就去。”

    说着,快速的一个起身,大跨步的,匆匆就往门外走去。

    留下的刘伯康看着那扇啪的一下关上了的门,脸上带上了一点纳闷了,“这小子,这么着急做什么,以前怎么就没见他这么毛躁呢……”

    刘伯康呢喃了一句,随后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低下头继续查看递交上来的公文。

    破败腐朽的味道渐浓,周围的一片坑坑洼洼显示着这个南方基地之前经历过何种惨状——

    梵芊菡皱着眉头迈过一个腐烂了的丧尸脑袋。

    “老大,看样子这里已经有人清扫过了。”闵律风瞧着这一路上零散倒着的几具尸首分离的丧尸和几个被咬的不成样子了的人。

    “嗯。”楼炎枭之前皱起的眉头到现在都还没放下,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身侧的那个人儿,那张微皱着的脸,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这小女人怎么就长得这么好看呢!

    闵律风不经意的一抬头,嘴角顿时就抽了抽,老大真是没救了,要不要这么痴汉啊!

    “嗯——”梵芊菡似有所觉的看了他们一眼,对这楼炎枭狠狠的一瞪,“看什么,还不快点走。”

    “哦。”楼炎枭那张俊脸上闪现几分笑意,知道这个小女人没有反面讥讽就好,他知道一旦这小女人开启了嘲讽模式,那就是代表着生气了。但是现在这恼羞成怒的眼神反倒是让他高兴了。

    他剑眉轻扬,随即看向一个方向,“去平民区吧,那里人最多,也最混乱。”

    “嗯。”这一建议,梵芊菡也是赞同的,平民区地段乱,人口多,丧尸似然也多,怕是普通的士兵应付不来。

    既然她现在背靠着军部一方,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白白折损人手,让军火商那一方坐享其成。而且就这些兵们的意志和作风,她虽然并不完全赞同,但也是欣赏的。

    “走吧,往这个方向。”梵芊菡带头就朝着一个小巷子走去。

    闵律风看看了看跟上去了的老大,又看了看在路中央的标准,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发,“这是抄近路吗?女魔头,啊呸,小嫂子什么时候对南方基地这么了解了?”

    身侧的元魁则完全无视他的嘀咕,反正老大在哪儿他在哪儿。

    可把把闵律风看的一张脸皱成了个包子,“哎,元魁还是这么无趣,要是大鸟和元童在还有个能聊天的呢!”

    哀叹了了一句,往嘴上叼了根牙签,就慢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题外话------

    谢谢小萝莉的钻钻,抱住么一个~

    也谢谢weixine43c96、elaineili和134**739月票,么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