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当心着点儿我女神
    “放我进去啊,放我进去,我儿子还在里面呢……”

    “我的女儿啊,你们让我进去,就算是她变成了丧尸我也养着她。”

    “老婆,老婆你呆在那里等着我进去救你啊……”

    梵芊菡一路对着楼炎枭的眼神无视憋闷中,刚到了平民区的不远处,就听到了不少人的哭喊声。

    随即眉头微微一皱,加快了速度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身后跟着的人自然也是,闵律风把牙签一扔,也神色严肃的快步跟着上前。

    四人一到平民区的外围,就见小区的外面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一群兵们在那里守着,外面还有许多疯狂的人,泼妇、大汉,小孩一边大哭大喊着,一边还撕扯着他们的衣服。

    但是那些兵们依旧顽强的挺立着,梵芊菡能看的出来,他们严肃的外表下也是微微颤抖的。他们黝黑的脸上,漆黑的眸中也同样包含着对这些痛失家人的人的同情和悲伤。

    不过还是强忍着强硬道,黝黑的脸上充满着严肃,“不行,你们不能进去——”

    这一声犹如水入油锅,愤怒之中的矛盾一触即发。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就算是死也要跟我儿子死在一起。”一个凶悍的大妈指着他的鼻子骂咧咧的道。

    她眼中闪烁着凶光,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一个伸手就狠狠的往那小兵身上打去,“你让我进去,不然我打死你。”

    “对,打死你们这些人,我们想要一起死,你们凭什么拦着……。”

    不知道是谁高声一个呐喊,原本就悲愤的群众瞬间愤然而起,“打死他们——”

    一个个呐喊着,拿着尖锐的手指就对着眼前那些站着的大兵们抓去。

    一时间,哄闹声,尖锐的叫声络绎不绝,进去的,拦着的,怎一个乱字了得。

    梵芊菡看着那些被抓烂了衣衫,脸上还带上了不少血痕了的大兵们,眉头狠狠的一皱,正待要上前,突然异变又生。

    只见那个最前面的彪悍大妈不知道怎么的抢到了一把枪,直接的指着站在前面的一名大兵,“你给老娘让开,信不信老娘一枪毙了你——”

    凶悍的声音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小区外围,原本趁机闹事的众人也不免的被她的这股彪悍劲儿给吓到了。

    刚站在她不远处的梵芊菡脚步就是一顿,脸上阴沉,这个老娘们儿——

    “不行,你们要进去不仅是关系着你们一个人,这是关系到整个南方基地的人类生存问题,即便是你开枪杀了我,你也不能进。”大兵一双漆黑的眸子含着深邃犀利的锐光,一身刚硬,坚挺不屈的站在那里。

    仿佛前面指着他的不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身体都不带晃一下的。只是那挺拔的身躯和一丝不苟的气势,证明着他是一个军人,有血有肉也同样有着坚定意志的军人。

    就是这么一股悍然的不怕死的气势,震慑的原本在他面前那彪悍的妇人浑身一颤,一双带着凶光的眼神微闪,不敢再继续轻举妄动了。一时间,双方又陷入了僵持——

    梵芊菡看了一眼那个兵,啧……就这不怕死也要拦着人的精神,哎,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明明现在已经是末世了,这群人民群众的死活已经不归他们管了,但是他们却依旧有自己的原则坚持着。

    反正她是不会像他们这些大兵似的舍己为人那么傻的,就这群无理取闹想要自寻死路的放他们进去好了,到时候就算是变成了丧尸了,她也能不眨眼的把他们全部都解决了。当然,这也不妨碍她对他们的欣赏,在这个末世还能秉持着自己的本心,就算是梵芊菡也是佩服的。

    “他们不让,我们就杀了人质——”

    一声暴吼,原本已经安静下来了的人群又躁动了。

    那个凶悍的妇人首先响应,带着血色的眸中凶光一闪,“对,不放我们就杀人质——”

    就见她的枪口一转,直直的对上了站在一侧的梵芊菡。

    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的太阳穴,但当看到她的样子时,那个妇人却手颤抖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忍的,转头对上前面的兵,但是到底还是软了下来,“我就想进去和我的儿子一起,不管他是死是活,我们母子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我一定要进去陪着他,变成丧尸也好,是死也好……他才和这个小姑娘一样大啊,都是正青春的时候,要是可以我并不想这么对待这一个小姑娘,我只求让我进去,军人小兄弟,我求求你了……”

    妇人声音中带着绝望的哀凄,和之前那一副彪悍样儿截然相反,就连对着梵芊菡的枪也被她拿的有些颤抖了。

    看的出来,她确实是不忍。

    周围原本因为那道声音暴躁的抓了人质的人群,也因着她这低鸣声纷纷的呜咽起来。

    梵芊菡身上原本的煞气也减退了一点。

    无奈的抬手揉了揉自己没被指着的太阳穴,哎!是她之前认知错了,人善、人恶,并不是一件事一概而论的。经历了上辈子的末世十年,她反而愈加的分不清了。

    之前这个彪悍的妇人对待那个兵又抓又挠,甚至用枪相逼,一眼看过去的人都觉得她错,都觉得她狠毒,可是她也就只是想要进去陪伴儿子而已。她的感情真挚,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相依为命的儿子而已,这又是对还是错呢?

    该怪她太冲动了,动作太过激了吗?

    还是该怪她用着枪指着无辜的人?

    梵芊菡能感觉到她的手在颤抖,即使让她开枪,她也绝对不可能下手的。人性善与恶的界限,已经很模糊了!

    不过梵芊菡还是把她划入到了善的行列,因为比起恶,她比不上末世里推着亲人去死的人恶,比不上抛妻弃子的人恶,更比不上是他人性命于无物的人恶……

    眸子微闪,对着身侧的楼炎枭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随后像是一点没担心指在她太阳穴上的枪似的,视线看似随意的在人群中查看着。

    “有了——”梵芊菡唇瓣微动,一眼就看见了躲在人群中,和那些呜咽的人群不一样的人,他伪装的很好,脸上的悲伤也表现的很到位,唯独那双胡乱滚动着,一看就不怀好意的眸子让人怀疑。

    楼炎枭皱着眉头,意会的对着她点点头。

    视线再转回来,刚才脸色一直没有波动的那个大兵,看到她把枪指着梵芊菡时,脸上总算是有了波动。

    那张麦色的脸上纠结成了一团,看看那哭的不成样子的大妈,又看看还被指着的梵芊菡,抿着唇,纠结的不行。

    那妇人见状,顿时眼神一闪,有门儿。

    于是,将手上的枪又握紧了一分。“让我进去——”

    大兵张了张嘴,但是还没等到他开口的时候,突然外面又出现了几个人。

    “小芊菡——”俞访琴一声惊呼,将众人的视线拉向了她。

    梵芊菡一个挑眉,也顺着看了过去,就见俞访琴从不远处走来,脸带着惊恐的看向他们。

    梵芊菡眉头稍皱,对着她轻摇了摇头。

    俞访琴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咦,这不是梵小姐吗?”从俞访琴的身边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梵芊菡这也顺势看到了站在她身边的莫展离,此刻他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她,甚至还悠哉的双手抱胸,一点儿也没带担心的。显然他很了解梵芊菡,并不认为她现在处在什么危险里。

    倒是他旁边的一个长得挺可爱的男子,咋咋呼呼的跳了出来,“哎呀,好漂亮的妹子啊。阿姨,你可得小心着点儿,这简直就是我喜欢的女神的摸样啊,你要是一不小心让女神伤着哪儿了就不好了。”

    说着,还一脸担心的看着梵芊菡,那双带着着急的眸子愣是把梵芊菡看的一愣,这是打哪儿来的二傻子啊?

    “你是什么人,你别过来啊——”眼看着有人接近,那原本哭着的大妈立马就激动了起来。

    “哎,我不过去,我不过去,阿姨,你当心着点儿我女神。”男子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立马皱出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

    不过,他话音一落,瞬间就接收到了许多眼神,好奇的、狐疑的、看白痴的,还有一道极其冷冽的。

    让他没由来的浑身一个哆嗦,“怪了,我可是冰系异能者的,怎么还能感觉到冷呢?”

    “动手——”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那娃娃脸的男人快速的就朝着梵芊菡扑过来,那大妈瞬间脸色一变,一个着急,“砰——”

    带着刺鼻的硝烟味在众人鼻尖弥漫着,一时之间,一个个的人像是被按下了静止键似的,原本哄闹的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千……千河……”

    就见梵芊菡带着一脸戏谑的笑意站在那里,一只手扣着那大妈的手,利落的将她手上的枪缴获,把玩在手。潋滟的眸光微转,这才随意的朝着只距离她三步之远,仰面侧躺着的人看去。

    “我……我中枪了吗?”那个娃娃脸的男人哆哆嗦嗦的躺在那里,连一动都没敢动的,生怕动一下他就会死翘翘了似的。整个人怂的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