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花色熊猫
    “老大怎么今天还没下来啊?”闵律风在厨房里一边揉着面团,一边和着身边的人唠嗑。

    “谁知道啊,该不会是昨晚小楼楼那个那个了吧……”尧旭濯对着他就是一阵儿的挤眉弄眼,顺便在厨房里搜索有什么能装他那宝贝雨的东西,昨天可是浪费了好几只花瓶了,还是没把这雨水给兜住,弄的他可是一晚上的没睡好,和云霁轮流的就守着它了。

    “哪个哪个啊?你丫的两根眉毛都快扭成毛毛虫了。”闵律风一脸嫌弃的往旁边站了站,换了个方向继续揉面。

    “嘿,小风风你怎么就不懂我的意思呢,昨晚上我可是亲眼看见小楼楼进了小芊菡的房间的,所以就是那个那个了……”尧旭濯将找到的一个碗又放了回去,太小。

    “啊,老大都登堂入室了?”这下子可把闵律风给吓傻了,虽然昨天回来的时候牵着手呢,但是晚上就一间房了,这动作是不是有点快啊?

    难道他这么快就要喊女魔头叫小嫂子了?

    “呵呵呵……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尧旭濯像是猜到了他心里的想法似的,很没诚意的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继续埋头苦找,“我看来看去还是那个电饭锅的内胆用来装更好,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那是用来烧饭的,你敢用就没饭吃。”闵律风聪震惊中回过神来,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可是也就这个东西最耐高温,耐溶了,外面的那些花瓶放不到三小时就要漏了。”尧旭濯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要是换了以前他尧博士什么珍贵的器材没有啊,现在就这么个小小的容器居然要用到厨房用具了,而且还是被威胁不给吃饭,他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眼看着他就要嘤嘤嘤的哭出来了,闵律风烦躁的眉头一皱,“要不你去问问女魔……小嫂子,她那里估计有很多存货。”

    “哎,你真是太好了小风风,我马上就去。”说着刷的一下就飞冲了出去,就算是闵律风想抓都抓不住。

    这丫的是不是忘了,之前他还说老大进了她的房间吗,那他现在一大早上的去敲小嫂子的门可不就……

    一巴掌捂脸,这酸爽,嘿嘿嘿……

    不可否认他心里还是有点乐的,不知道尧旭濯那小子是不是又会被揍一顿。

    心里想的美滋滋,继续揉面,等着老大过来做糕点。

    另一边,尧旭濯已经一溜烟儿的兴奋的冲上了楼,然后砰砰砰的敲门。

    房间内,正好楼炎枭洗漱完出来,就看见了那还坐在床上的小女人,一会儿笑,一会儿懊恼的样子。

    微红着耳垂,刚打算上去再说点什么的,但是,“砰砰砰——”一道敲门声响起。

    “……”楼炎枭额上青筋就是一跳。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起身就越过他进了浴室。“砰——”

    看着那毫无留恋关上的门,楼炎枭顿时心中就哇啦啦的一凉,小女人这是生气了吗?

    “砰砰砰——”又是一道急促的敲门声。

    楼炎枭额上的青筋就跳的更加欢快了。阴沉着一张脸,浑身煞气的就朝着大门处走去,哼,最好是有什么急事,不然大清早的居然到小女人房间敲门,那就……

    一双深邃的眸中暗沉一闪,一把将门拉开——

    顿时就对上了外面那双手拍门停在半空,脸上带着兴奋的尧旭濯。

    “你……小楼楼……”尧旭濯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貌似、可能、大概惹麻烦了……

    “呵——什么事?”楼炎枭冷着一双眸子,直射向对面那张笑脸。

    “我……我我……”尧旭濯脸上一僵,一张笑脸渐渐的耷拉下来,有些嗫嗫的道,“我是来有急事的。”

    “哦,什么急事?”楼炎枭依旧冷着一张脸,一双含着锋锐的眸子凝聚成刀,像是要把他给射穿了似的。

    “我是来借锅的。”干脆破罐子破摔的就飙出了这句话。

    “哦——借锅?”楼炎枭唇边就勾起了一丝邪肆的弧度,“我看还是先借个锅给你挡挡,看看能不能挡得住我的拳头吧。”

    “嗷嗷,不要啊——”尧旭濯转身就跑,但是却没来得及,被身后的人一把拎住了后衣领,咬牙的声音传来,“走,我们去探讨探讨——”

    “嗷,不要啊,求不打脸,人家刚刚好了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脸啊,嗷……”这几声叫的惊天地泣鬼神,就连原来还在睡的人都纷纷的起床了。

    “噗嗤——”林鹤轩看着那被打完了,刚巧游荡到自己门前的那个身影,顿时没忍住的大笑出声,“哈哈哈哈……”

    “喂喂,大鸟你给人家留点面子啊,有什么好笑的,有什么好笑的啊。”尧旭濯恨恨的瞪着前面的那个笑的直不起腰了的人。

    心中更加狐疑了,就连大鸟这个平时绷的住的人都笑成了这副德行,那么他到底成什么样儿了?

    心中一紧,一把推开前面的人,就冲到了房间里,急哄哄的道,“镜子,镜子在哪儿,镜子在哪儿……”

    “浴室有。”林鹤轩伸手拍了拍被他推了一把的衣服,然后很是“好心”的帮他指了一条路。

    “哦,谢谢了。”尧旭濯迫不及待的,风一阵儿的就朝着里面跑去。

    没过半秒钟,“啊——”

    一道惊天的叫声,顿时把所有人的瞌睡全都惊走了。

    “怎么了怎么了?”揉着眼睛,一脸没睡醒样子的元童就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个脑袋来。

    “嗯,过来过来,给你看个笑话。”站在门口的林鹤轩就对着他招招手。

    “什么笑话?”元童一听,顿时双眼就是一亮,赶紧的推开门蹭蹭蹭的跑过来。

    那边小鸽子也牵着丧尸哥哥屁颠屁颠儿的走过来,双眼亮晶晶的,比元童还精神。

    之后还有不明所以的元魁,被吵醒了的云霁,洗漱完了的梵芊菡,和下面已经交接了工作,闻询赶忙上来的闵律风,一群人除了楼炎枭,全齐了,就在林鹤轩的门外站了前后两层。

    一个个的就精神奕奕的盯着那浴室的门。

    可是,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的过去了,里面还是没出来人。

    顿时那小脾气暴躁的闵律风就忍不住了,走过去砰砰砰的敲门,“尧旭濯,尧博士,小尧尧,你快出来啊,我们等的好心焦啊……”

    “对啊对啊,快点出来啊,让我们笑话笑话,我好去睡个回笼觉啊。”元童也跟着凑了一嘴。

    “你们……你们这些没良心的,都欺负人家,嘤嘤嘤……”声音哀怨的带着哭腔的从里面传来。

    “咦——”这个妖艳贱货哭了?

    众人心中狐疑道。

    “哼,你们想看笑话就笑吧,就是你们嫉妒人家的美貌……”说着,门冷不丁的就开了,随后里面就出来了一只“花色熊猫”。

    “噗嗤——”

    “啊哈哈哈哈……。”有人没忍住的,差点儿笑抽过去,“哎哟,老大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哈哈哈……这是一只花色熊猫啊,哈哈哈……”

    “是啊是啊,这两个黑眼圈儿简直是惟妙惟肖。赞!”

    就连梵芊菡也忍不住点评了一句,“嗯,此熊猫只应天上有,人间才能几回闻啊!”

    “小芊菡……连你也不心疼人家了,人家可是为了来找你的。”尧旭濯对着她就是一阵哭诉。

    “哦,来找我干什么?”梵芊菡止住了大笑,唇边却依旧笑意盈盈的道。

    “当然是借锅的,就是电饭锅的内胆,那个雨水都把留下的花瓶都给腐蚀光了。”比起自己受辱,显然在尧旭濯心里还是他的实验重要一点。

    权衡一下,趁着这机会干脆的跟梵芊菡说了,要是楼下的那个花瓶破了,那他这一顿不是白挨了嘛。

    “嗯?”梵芊菡眉梢就是一挑,倒是没想到这个口花花的博士敬业精神很强嘛。

    也不拖后腿,直接道,“是有,现在就可以给你。”

    “哎,那真是太好了,快快,快给我,快给我。”

    梵芊菡被他这着急讨好的样子给逗乐了,扬手就是一个电饭锅出现在了手中,“哝,给你的。”

    “哈哈哈……还是小芊菡好。”尧旭濯一顿儿的就是乐,抱着电饭锅就朝着楼下跑去。

    随后,吃完了楼炎枭特意准备的早餐,一群人美滋滋的就出门了。

    不过,在去接任务之前,还是将尧旭濯和云霁送到了科研院门口。

    梵芊菡破天荒的脸色凝重的叮嘱了一句,“记得凡事小心,还有要记得提防青博士,有事找吴军卓。”

    “嗯,你就放心吧小芊菡,小军卓已经给我安排了两个门卫了,而且现在我们是两人一层研究室,不跟那个老家伙接触。”尧旭濯面上风轻云淡的说着,但是那隐藏在黑眼圈的眸中,却划过了一缕幽光,和平时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尧博士全然不同。

    梵芊菡一挑眉,对此倒是放心了一点,这个科研院若是没半点城府的人进去,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而这尧旭濯,倒是出乎意料的深沉睿智,从他的口气中可以听出,他怕是也知道一些关于这科研院的内幕了,至于就这么个刚进入南方基地的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梵芊菡桃花眸中幽光闪过——

    ------题外话------

    晚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