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小女人就该是他的
    空气中,又弥漫起了肉香和饭菜的味道。

    梵芊菡几人无奈的只能看着那一桌子的人恶声恶气的在那里狂吃。

    赶又赶不走,于是,只能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

    梵芊菡扫了一眼四周,最后在背对着他们的另一个沙发上坐下。

    小鸽子双眼就是一亮,屁颠屁颠的抱着女王猫,牵着丧尸哥哥过来。

    小脑袋乖巧的在梵芊菡左侧坐下,丧尸哥哥在楼炎枭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虽然身体有些僵硬,但是速度不慢的,已经迅速的抢占了梵芊菡右侧的位置。

    原本还打算牵牵小手,一补之前没亲到的不满的楼炎枭,那张俊脸唰的一僵,一双带着火气的深邃眸子就射向那右侧坐着的丧尸。

    丧尸哥哥眨着一双青色的眸子,一点也不畏惧那居高临下站着的人影。自顾自的掏出一枚脑核,咯嘣咯嘣的咬的脆响。

    于是,楼炎枭那张俊脸上那就更黑了。

    他一双深邃的眸下带着些许委屈的看向那中间坐着的小女人,希望她能多关注自己一点儿。可惜,梵芊菡完全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只是一双眼柔柔的左看看坐的乖巧的小表弟,伸手给了他一块饼干。

    右边看看自家哥哥,嗯,那双青色的眸子灵动了不少,虽然还是有些呆呆,但是比起之前的清淡无波,现在却起了涟漪。

    她心中甚是欣慰,唇边带起了温和的笑意。比平时都要真切又动人。果然让小鸽子陪着说话是对的。自家哥哥就是厉害,还是五阶刚开了灵智了就已经开始有情绪了。

    楼炎枭沉着一张脸,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这么看来,左边的那个小屁孩他是不能动了,右边的那只丧尸大舅子就更不能动了。

    满脸郁卒的只能黑着脸一屁股的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一双深邃的眸子直直的盯着那张娇颜。

    她此时此刻的脸上是平日里很少显露的真切情绪,柔和的,抛却浮华恨意、戏谑。倒是与她的外表逐渐贴和,仿若一朵纯真圣洁的白莲花,熠熠生辉。

    只是波光流转间却又有三分狡黠,七分深沉,五分戏谑,一分傲然又勾的人心里痒痒,动人不已。

    总之,就是怎么看怎么好看,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楼炎枭以前是嗤之以鼻的,但是现在他信了十二分。

    若是那个小鬼和丧尸大舅子能给她带来欢乐、真情的话,他倒是可以忍忍。

    渐渐的,那张黑沉的俊脸慢慢的舒缓了下来,深邃的眸子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小女人带上了丝丝暖意。

    “表姐,我还要吃糖。”小鸽子一只小胖手拉着她的白皙纤手,撒娇的摇了摇。

    “好,给你,记得晚上要刷牙。”梵芊菡唇角微勾,身上甚至还透着那么一点母爱的光辉。

    但是此刻的楼炎枭却没顾得上什么什么母爱的,只一双幽深的眼睛狠狠的瞪着那只该死的小胖手,他小女人的手是能随便拉的吗!

    恶狠狠的磨了磨牙,一个大跨步就走了过去。大手一伸拉上了那只已经垂涎了许久的纤手,声音霸道的道,“走,我们回去睡觉了。”

    “哎——等等啊……”梵芊菡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拉弄的有点懵。

    “表姐要去哪儿啊?”

    “吼吼——”

    身后小鸽子和丧尸哥哥拽着她的衣角,着急的道。

    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一双青色的眸子,都带着点眼巴巴的味道。

    让梵芊菡脚步就是一顿,转手一把拉住楼炎枭的大手,漂亮的美眸瞪了他一眼,“别闹。”

    这霸道总裁抢人,反被女主角的霸气征服了的既视感。看的闵律风几人爽歪歪,原来老大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啊!抢人什么的还真好玩儿!

    不过,还是有些煞风景的在。

    “什么声音,有丧尸——”那边还大快朵颐的几人瞬间一怔,惊的筷子都扔了。

    “怎么会有丧尸,我们之前进这个小村落时可是什么声音都没听见过啊?”

    “是啊是啊,而且距离还很近。”

    王千河几人饭菜都不吃了,全都警惕的抬起了头,满是惊疑不定的朝着四周观望着。

    那边,闵律风几人也是一脸的懵,戏没看完,差点把他们自己给坑了。

    梵芊菡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上方还黑沉着脸,削薄的唇瓣紧抿着的楼炎枭,“放手。”

    “我……嗯。”楼炎枭沉默了片刻,一双深邃的眸子幽光闪过,带着点不甘,但最终还是抿着唇,松手了。

    梵芊菡重获自由的手立马收了回去,她看了一眼自家哥哥那带着懵懂无辜的青色眸子,梵芊菡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将他的帽子拉拉好。随后对着一旁的小鸽子就瞪了一眼——

    这小豆丁现在真是越来越机灵了啊!

    “嘿嘿嘿……表姐。”小鸽子赶紧讨好的笑笑,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中狡黠一闪而过。

    哼哼,表姐夫太凶了,而且还想要霸占表姐,妈咪可是说了,恋爱中的男人太猴急了,女孩子可是很吃亏的,所以他一定要保护好表姐,握拳!

    梵芊菡无奈的,不过小孩子有时候调皮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于自家人,她就是这么纵容。

    听着后面传来了王千河几人那一道道狐疑的声音,她的眸中冷色一闪,对着那边已经呆掉了的闵律风使了个眼神。

    元童、闵律风得令,这是要死不承认了,了解了!

    眨了眨眼睛,两人摇身一变就变的的热情了起来。

    “哟,哥们儿,不就是丧尸嘛,瞧把你们吓成这副德行,啧啧,胆子也忒小……”闵律风一个快步,就挡住了王千河几人朝着这边窥探的视线,一张阳光俊脸上带着笑意的就迎了上去。

    “就是啊,现在这末世嘛,有丧尸多么正常的事啊!”元童也嘻嘻哈哈的凑了过去。

    随后一双眼睛往他们的桌子上一瞄,一抬手勾肩搭背的将最前面的王千河按了回去,“你们这菜色挺丰富的啊。”

    “额……这个还是比不上你们啊。”说到这个,王千河立马就羞愧了。之前他们可是带着炫耀的心情来的,可是万万没想到,炫耀不成反打脸。弄的他都好想舔他们的空盘子,可不就丢脸了嘛!

    “哈哈哈……那是当然,我们的饭菜你们怎么可能比的上,就算是南方基地的掌权人都没我们吃的好呢。”说到这个,原本还想岔开心思的元童立马就得瑟了。鼻子一长,骄傲的不要不要的。

    林杏等人嘴角一抽,虽然这是事实,但是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得瑟啊,不怕被打啊!

    被打击的头都没抬起来的王千河立马不干了,一张娃娃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赶紧的转移话题,“对了,你们来这个黄泽湿地是什么任务啊?”

    “你们是什么任务?”元童可是一点都不傻,哼,想套取他们的情报,想的美。

    “这个,我们啊……”王千河顿时一噎,原本傻乎乎的脸上现在还是傻乎乎,不敢在犯傻之前一双眼睛已经习惯的瞄啊瞄的,看向身侧的林杏。

    “看我干什么啊,又不是什么秘密,说呗。”林杏耸了耸肩,倒是无所谓的很。

    她四处看了一眼,见着确实没什么丧尸的声音了,也放下心来,然后坐了回去,继续跟着大棒骨头做斗争。那吃相,可是跟女孩子一点儿也挂不上钩。

    闵律风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干脆的也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一副促膝长谈的摸样。

    另一边,隔了个沙发的梵芊菡这边这下子彻底的没人关注了。

    林鹤轩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梵芊菡安抚着自家哥哥坐下,然后让小鸽子看着。

    唯独还有些不爽的楼炎枭眸光深邃,别以为他没看见那小鬼狡黠的眼神,绝对是针对他的。

    他削薄的唇一抿,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想来想去,他堂堂第一军火商的大当家居然拿这么个小屁孩没辙,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了。

    一张俊脸严肃的不像话,但是最终还是在那一道带着柔软的眼神下败下阵来。

    哎,谁叫这小鬼是小女人的表弟呢。小女人能这么快有人情味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在,这一点,楼炎枭看的清楚。

    不然,就刚见到小女人那时候的样子,她虽然浅笑淡雅,看似柔和,但是内里的坚冰绝对牢不可破。要不是有外力的影响,怕是小女人不会这么快的从那种状态下柔和下来的,他也不会这么快就能抱到人。

    他幽暗的双眸微深,带上了点回忆,那时候的小女人是什么样的呢。

    虽然看似柔弱,但是其实强大莫测;虽然看似游戏人生,戏谑不羁,但是心有城府,暗藏杀机;虽然漫不经心,但是内里怀着的黑暗、仇恨却总不经意间的流露。

    那时候他便知道,她不是个好人,甚至强大的阴暗和有些偏执,一不小心,那一团仇恨的火焰就有着毁天灭地的可能。可偏偏的他该死的就是这么迷恋上了她,他同样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军火商亦正亦邪,配上她刚刚好。说来也是命中注定,早在他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的之前,目光就一次次的停留在了她的身上,所以这个小女人就该是他的。

    ------题外话------

    谢谢即墨翎,小墨翎的月票,么么哒~爱你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